Posts Tagged ‘我真是實習醫生’

2zian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真是實習醫生討論-第438章 手起,刀落展示-boeez

星期二, 6 10 月, 2020

我真是實習醫生
小說推薦我真是實習醫生
手术室里陷入了短暂的凝滞。
被递到中央的手术刀直直的反射着无影灯的光,显得有些晃眼。
“主任?”
张天阳有些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但泌尿外科大主任直直的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
“小张,你来。”
“主任!”
这回大家听清楚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赵天王。
只见他喘息加粗,有限的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开始有些变色了,显然是情绪激动。
“嗯?”
泌尿外科大主任扭头看向赵天王,双眼一眯。
“张医生手稳,且有过多次的镜下无视野止血经验,赵医生,你觉得不妥吗?”
“我……”
赵天王本能的想要使出惊天一吼,可今天以来张天阳的种种操作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犹豫了一下,缓缓低了头。
“小张,来吧。”
大主任重新看向了张天阳,脸上的严肃和凌厉瞬间消失,眼睛里带着鼓励和信任。
“好。”
张天阳不推辞,收回了手术刀。
但他没有马上动刀,反而扭头看向了不远处正伸着头看监护仪的潘麻醉。
“麻醉老师,需要你帮个忙。”
张天阳指了指手术室门口的治疗台,“那个台子上面有我刚刚从洗手的地方拿过来的干净毛巾,麻烦麻醉老师帮忙拿过来。”
“嗯?这个毛巾是……”
潘麻醉有些愣神,但听话的把几条毛巾依言拿了过来。
“这样。”
张天阳指了指自己的防护面罩。
“等会万一血喷出来,会影响视野,可能需要麻烦麻醉老师你帮忙给我们擦一下。”
“哦哦……”
潘麻醉愣愣的点头,心想这臭小子想的还挺周到,张天阳那边又有了新的任务。
“还有,麻醉老师,我这边需要你拿着毛巾过来,先帮我把面罩上半部分围住。
这样我还可以用下半部分看视野,等会血喷出来之后,你就把毛巾抽走,我就可以一直保持视野了。”
潘麻醉又开始发愣了。
这臭小子,真想夸他一句小机灵鬼!
潘麻醉乖乖的拎着毛巾,站到了张天阳身后,双手举高,帮他围着毛巾。
同时半个身子还往旁边扭曲的侧过去,时刻关注着监护仪上患者的生命体征,堪称兢兢业业。
“台下老师。”
张天阳又开始喊台下护士了。
“那边桌子上有我拿的另外几条毛巾,等会需要您帮忙擦一下无影灯上被喷上的血。
哦对了,无影灯上面我搭的布是叠起来的,等会第一波血喷上去之后您扯一下,别让天花板上的血滴下来污染。”
“对了,输血科那边的血等会腾出手一定要再催一下。”
“台上老师,咱们先挑一下等会我要用的器械,放在这里我好拿……”
张天阳很少这么絮絮叨叨,但这时候不得不考虑万全。
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在现实里遇到这样的病人。
泌尿外科大主任看着张天阳有条不紊的安排,强行面色沉稳。
虽然知道这个场合不合时宜,但心里还是忍耐不住的大喊——
这个小张!我一定要他!他是我的!是我的!!!
赵天王则显得有些不在线了,这时候沉默着看着,眼神复杂,嘴巴无意识的张开。
“原来……这都是早准备好的……”
好一会,他才回神。
然后默默的平心静气,低头盯着患者的大肚子了。
一个不学无术的人老是在你面前蹦跶,你会觉得他分不清楚状况,又烦人又碍事。
可如果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在有条不紊的安排工作呢?
赵天王感觉,他之前或许是先入为主了。
谁说年轻医生不靠谱呢?
这个张医生,也许就是值得信赖。
“大概就是这样了,麻烦各位老师打起精神,咱们等会打个配合。”
张天阳终于分配好了任务,转回头来,重新看向了患者的肚子。
他深吸一口气——
“那么……我开始了!”
屏息,提刀。
无影灯的光芒闪耀。
一圈全副武装的蓝色身形全神贯注。
“滴滴——滴滴——”
安静的手术室里,只有监护仪在兢兢业业。
刀,落下。
轻柔的,且灵活的在皮肤上划过。
锋利的刀尖闪过几分锋芒,继而快速的被鲜红色浸染。
“呼——”
一圈人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
但张天阳保持着很平稳的力道,刀尖只划破了皮肤,并没有探到更下层。
一条绵长的红线在患者的肚皮上显现,一排血珠缓缓冒出。
患者的血压不太够了。
以至于浅层的小血管被划破,出血的速度都很缓慢。
“滋滋——”
电刀扫过,细小的出血点一一被处理。
“我要进去了。”
张天阳知会了一声,再次拎起了手术刀。
患者疑似出血破裂的是左肾,所以张天阳下刀的地方在左侧的腹直肌前。
刀尖缓缓下压。
已经被切开的皮肤因为巨大的张力,缓缓往外张开。
皮下组织和腹直肌前鞘快速的被切开、清理。
腹壁的组织本应该柔软而厚实,现在却因为持续的张力被拉扯得菲薄,且水肿。
张天阳小心的钝性分离腹直肌,速度却一点也不慢。
半分钟不到,他再次开口。
“要进腹腔了。”
两边的大主任和赵天王自觉的充当助手,连忙跟上。
2次提起法提起腹膜后切开,腹腔便出现在面前。
轻柔的打开腹膜后部分大网膜及肠管,张天阳把它们拉出了切口范围,同时向着旁边一伸手。
“温盐水纱布!”
“来了。”
大主任早就跟台上器械护士一起备好了,这时候赶紧捏着纱布,将被张天阳扯出来的大网膜和肠管包裹保护住。
“粘连有点严重。”
赵天王眉头紧皱,脸色不太好。
入眼处,大网膜与腹壁多处粘连,挤在了一起。
张天阳没有说话,但手下不停,很快,大网膜的粘连被松解。
赵天王抬头,略带迷茫。
再往下看,一部分肠管呈现出花斑状,显然是因为巨大的张力导致的充血和瘀血。
张天阳皱着眉,又翻开了一段肠管,脸色微沉。
那段肠管下,赫然是高高隆起的腹膜后区,血肿和瘀血遍布视野。
“呼——”
身边是大主任和赵天王粗重的呼吸声。
“就是应该急诊手术啊……要不然……”
耳边小小声的呢喃仿佛是来自大主任的,张天阳目不斜视,双手将肠管向右侧推移,然后快速分离粘连带。
赵天王的眼神里再次闪过了迷茫。
“要进后腹膜了。”
张天阳稍微停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四周。
“麻醉老师,台上台下老师,最后一层了,大家打起精神。”
“毛巾可以围上来了。”
“头顶的布要记得准备。”
“补液速度加快一点吧。”
“吸引器功率开大一点。”
“呼——”
张天阳再次深呼吸,双眼一凝,
“走!”
手起,刀落。
——————————————
啦啦啦啦啦啦~
是勤奋努力安()

dptrl都市言情 我真是實習醫生 請叫我醫生-解釋一下熱推-6gmpd

星期六, 26 9 月, 2020

我真是實習醫生
小說推薦我真是實習醫生
断了很久,在这里解释一下安安都去干什么了。
1、干活
特指学业方面的,包括查文献、写文章、做ppt、出门诊、上手术、出差等等。医学狗之所以被称为医学狗,你们懂的。
2、看病
之前说过几次的,总结一下,就是:发作性面部及肩部触觉减退3年,加重1月。
之前都是隔几个月发作一次,每次持续10分钟左右,会自行缓解,没有明显诱因和缓解因素。但是最近突然加重了,触觉异常的范围扩大到全身,包括腹部和四肢,时间持续了一天半。
然后我就去做了一堆检查。
(脑电图实在是太可怕了!)
然后结果呢,大概是这样:
先说轻松一点的,脊柱颈曲消失,轻度退行性病变,但是没有压迫脊髓。
然后是神经内科医生给的意见:
有可能是器质性的,有点像多发性硬化症。(具体详情可以百度)
也有可能是功能性的,比如焦虑和惊恐发作。
后续还要继续做检查,包括增强MRI,腰穿等等……
(检查真的好贵!医保竟然还不能报销!(╯‵□′)╯︵┻━┻)
昂……
3、给我娘干的好事擦屁股
群里的小伙伴们应该知道一点,安安虽然一直都有在兼职(小卖部、陪玩、写书等等),但是一直显得很穷。
为什么呢?
因为学费自己交,生活费没有,我娘还会经常跟我要钱。
以前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工资很高(一两万绝对够她潇洒了吧?)但是还这样。
现在我知道了。
因为她把钱都“借”给一个男的了。
对方第一次开口借钱的时候说是1个月还,结果到期了又开口借,越借越多。
我娘不知道怎么想的,对他特别相信。
都没写欠条!
我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她已经扔出去五十多万了。
然后我跟她讲过道理,吵过也闹过。
结果她嘴上说的好好的,背着我又扔出去五十多,现在一共一百多了。
厉害吧?
还有更厉害的。
你们以为她扔出去的这些钱是她自己的吗?
嗯,展开想象力。
你们能想到的她都干了。
昂,现在安安已经不回家了,住宿舍,但是这个事我还得管。
嗯,你们也知道他们已经离婚了,我爹没义务也没理由管这个事。
唉。
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是我?”
但是莫得办法。
如果第二条说的病是功能性的,那我可能已经知道原因了。
4、这本书没有打上“完本”标签之前不会太监
嗯,不太监。
但是可能更的有点慢……
好了好了别骂了……

j99k5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真是實習醫生笔趣-第469章 潘麻醉:終究是錯付了熱推-y5ovj

星期六, 5 9 月, 2020

我真是實習醫生
小說推薦我真是實習醫生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潘麻醉心里疯狂的怒吼着,呆立在了当场。
可是,可是……
虽然大家在手术室里都包的严严实实的,又是手术衣又是口罩又是帽子的。
但是就凭这体型和这双眼,化成灰他都能认得出来!
分明就是那个技术不错但是脸黑的一批的张天阳!
更何况,张天阳白大褂下面穿的还是没换下来的手术衣呢!
潘麻醉的双眼瞪得溜圆,用力实在太大,以至于眼球里血丝都凸了出来。
偏偏,长长的桌子末端,张天阳也注意到了他。
今天是熟悉的麻醉老师值班?不错不错,配合起来都有默契了。
张天阳脑海里瞬间划过这个念头,心下稍安,下意识的冲潘麻醉小小的颔首当做打招呼。
潘麻醉:!!!
眼里张天阳的脸不断放大,甚至开始狞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靠靠靠靠靠!
一瞬间,潘麻醉想起了无数个被张天阳的“脸黑”带来的“厄运”支配的画面!
他浑身僵硬,在风中石化。
耳边,不由自主的响起了震撼人心的BGM——
“北风~萧~萧~雪花飘~飘~”
完了!
今晚这个病人,问题大了!
潘麻醉眼前一黑,腿一软,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
一想到等会手术室里将会很刺激,他就小脸煞白,冷汗直冒。
“嗯?”
旁边,正在用老父亲一般的目光注视着对面侃侃而谈的张天阳的刘教授,不由得因为身边的动静太大而被迫扭过了头。
自己身边刚刚赶来的医生他并不认识。
但对方是在场的医生里,除了自家小张以外,唯一一个穿着手术衣的。
所以身份自然就不言而喻了——麻醉医生!
但是这个麻醉医生……
刘教授皱着眉头看着他难看的脸色,惨白的皮肤,簇簇而下的冷汗,突然感觉似曾相识。
自己当初低血糖不行不行然后被张天阳救下来的时候,可不也就是这个表现吗!
这麻醉医生怕不是低血糖了哦!
刘教授眉头一皱,发觉此事不简单,赶紧在自己的口袋里摸索起来。
自从上次吃了低血糖的亏之后,他就养成了在兜里放几块巧克力的习惯。
这会儿刚好拿出来,直接递了过去。
“吃点,缓缓?”
刘教授想着自己当初难受得站都站不稳话都说不出来的感受,生怕潘麻醉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自动自觉的把巧克力拨开,递到他嘴边。
已经失去灵魂的潘麻醉感觉嘴边多了个香香甜甜的东西,下意识的咬了一口,才发现吃的是巧克力。
他愣愣的扭头看向身边的刘教授。
心里却全是巧克力。
巧!克!力!
潘麻醉突然想起来了!
那个天杀的张天阳,他他他他他他今天下午给自己留了一块巧克力!
所以说……
他果然是早有预谋的吗!
是的吧!
这一刻,潘麻醉嘴里嚼着香甜的巧克力,心里却苦涩一片。
草率了啊……
早该知道的,那巧克力就不该吃啊!
……
对面,张天阳自然也注意到了明显有点不对劲的潘麻醉。
但对方旁边坐的就是刘教授,而且巧克力也吃了,应该问题不大。
麻醉老师应该不会换人,默契还在!
张天阳放心的把注意力再次放在病历上面。
这个患者的病史是真的简单,但病情却很复杂。
所以张天阳主要介绍的,也是他的各项刚刚催出来的检查结果。
生化检查结果没有什么异议,医生工作站后台显示的明明白白。
患者白细胞和感染二项的结果都往上飘了不少,代表着他正处于感染的状态。
而血红蛋白已经掉到了90g/L,血压更是在补液的基础上依旧掉到了86/54mmHg,这代表了患者大量失血的状态。
患者明明并没有外伤,浑身上下也没见红。
那么,这些血都失去哪里了呢?
在场的医生脑海里,都划过了患者那巨大的有些过分的肚子。
张天阳继续报着数据。
“肾功能方面,肌酐431μmol/L!”
肌酐是反应肾功能的重要指标,正常人的肌酐水平一般在九十以下,实际上正常最好不要超过80。
在肾内科的时候,肌酐一百多的病人已经是肾不好需要治疗的阶段了,而这个患者,肌酐直接跳到了431!
更吓人的是,据说,他以前体检数据肾功能都没有异常。
从正常值直接往上跳了好几百的数据,那么他的肾……
张天阳顿了顿,继续汇报。
“十分钟前患者行右下腹穿刺置管引流1500ml暗红色血性液体……”
在做手术之前,保守治疗也是要尽量尝试的。
急诊科那边的腹穿还是他嘱咐了小医生,让他去请示上级医生之后赶紧做的。
有一点效果,但患者挺着那么老大一个肚子,都够一胎十宝了,这1500ml才顶什么事?
都不够一个宝的!
但是腹穿放液是不能一直放的,压力骤减会引起一系列反应。
而且,患者腹腔内出血点依然存在,那边在出血,这边根本来不及抽啊。
还是得上手术台!
在场的医生们眉头纷纷皱起,心里大概有了谱。
血常规、肝肾功、离子六项、感染二项、血气分析、B超结果……
张天阳一项一项数据报出来,终于,读到了自己准备的病情简介的最下方。
他顿了顿,继续读了下去。
“全腹增强CT提示左侧中腹部巨大囊性病变,其内多个分隔并钙化,考虑来源于腹膜后,左肾未见明确显示。
右肾多发结石并积水。
腹腔积液。
双肺多发结节样影。”
增强CT确实做了。
图像也确实出来了。
文字结果不可能有那么快。
所以,这是他自己阅片得到的结果。
顿了顿,张天阳自然的抬头,做总结。
“患者本次受伤前曾有可疑左肾外伤史,但家属叙述不清,无以往病历资料,导致病情复杂。
现患者腹腔张力级高,考虑为左肾破裂至肾内及肾周出血血肿,目前腹膜后呈极高压状态。
腹腔脏器高压可以导致器官功能障碍,腹腔筋膜室综合征,造成缺血、多器官功能障碍甚至坏死等严重后果。
目前考虑需要急诊手术探查、止血、切除已经病变无正常解剖结构的左肾,减压等处理。
目前患者病情危重,请各位老师会诊。”

j90bw熱門連載小說 我真是實習醫生 線上看-第467章 “消失”的左腎鑒賞-5t5ch

星期五, 28 8 月, 2020

我真是實習醫生
小說推薦我真是實習醫生
患者就躺在最靠抢救室大门的病床上。
像是怀了一胎十宝一样的肚子高高的挺起。
明显带着泥印子的裤子已经被解开了带子,拉到了堪堪最下。
患者的肚子实在是太大了。
大的只能看见肚子!
张天阳迅速的靠前两部,才终于看到了患者的面部和手臂。
患者原本应该是很黑的。
因为面部和手臂上的皮肤都呈现出了一种饱经沧桑的,日晒雨淋的颜色。
唯独肚子,白了一号。
张天阳的脑海里不合时宜的想起了被吹起来的彩色气球。
“呼——呼——”
靠的近了,能听到对方微弱而艰难的呼气声。
张天阳偏过头,于是便看到了一张双目紧闭,眉头深皱,肌肉不自觉的微微颤动的脸。
痛苦面容。
“滴滴!滴滴!”
监护仪在持续的发出刺耳的尖叫。
红色的提示符号在屏幕上疯狂的闪烁。
脉搏119次每分,呼吸30次每分,血氧饱和度96%,血压……只有84/54mmHg!
患者已经进入休克状态了!
张天阳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开始飞速的进行体格检查。
然而,手掌刚刚碰到患者的肚皮,还没开始使劲,患者却猛然间抖了一抖。
换个位置,再碰。
又是一抖。
再换个位置。
还抖。
但耳边除了稍微变得急促了,但依旧微弱的呼气,并没有听到患者的痛呼。
患者这是,已经没有力气喊疼了!
这是极其危险的预兆!
张天阳沉着脸,手掌迅速移动。
伴随着患者全身的抖动,他很快得出了结果——
全腹压痛伴反跳痛,墨菲氏征阳性,移动性浊音阳性!
移动性浊音只有在肚子里有大量液体的时候才会呈现阳性。
一般仅在有大量腹水的患者身上能够试出来。
但现在……
患者肚子里的,难道是腹水吗?
怕不是……
全是血吧!
“嗡——”
抢救室大门再次开启,推着机器步履匆匆的白大褂扯着嗓子开始大吼。
“是哪个危重病人要做B超的!”
“这里!”
“在那!”
张天阳和另一个年轻的小医生同时举起了手。
“来!”
B超医生推着机器就冲了过来,“搭把手!”
张天阳没有应声,但手已经伸了出来,接住了带着冲势的机器,让它稳稳的停在了床边。
然后,随手抄起机器旁边小篮子里的耦合剂,直接往患者的肚皮上挤了上去。
透明而粘稠的液体被均匀而轻柔的涂在了肚皮上,因为患者肚子被撑大的缘故,耦合剂的用量也大大增多。
但张天阳手速飞快,并没有耽搁多少时间。
“插个电!插座在哪?”
B超医生捏着插头跟另一个年轻医生去找插座去了,一回头,机器前面已经多了个张天阳的身影。
“滴滴”
机器已经开机了。
“你在干什么?!”
B超医生下意识的呵斥出口。
身为B超医生,这台B超仪就是他最重要的东西,机器在人在,机器被玩坏了,他也带够呛。
而这种需要术业有专攻的机器,一般的临床医生都是不会用的!
“你别给我弄坏……”
了字还没喊出口,就被B超医生咽了下去。
因为张天阳已经熟练的开始调试界面,并准确的调到了做腹部B超所需要的模块。
“给!”
抹上一层耦合剂的探头被张天阳递了过来。
B超医生抬头看了他一眼。
机器旁边挂着的探头可是有三种的!
他竟然问都不问?
然后还拿对了?
难道……是同行?
“等什么?”
B超医生稍稍开了一会小差,愣了一下。
张天阳眉头皱起,直接伸手就把探头拿了回来。
患者的病情肉眼看着就很危重,半小时后就是全院会诊,做完B超之后必然还需要继续完善CT。
要做手术的话,麻醉科还要进行评估。
但每耽搁一会,患者的病情就会更加严重一分。
兵贵神速!
需要争分夺秒的时候,哪里由得开小差的时间?
探头到手,张天阳直接把它按在了患者的肚皮上,眼睛紧紧的盯着屏幕。
“嗯?”
B超医生只觉得手里一松,回过头来的时候,身边的白大褂已经抄着探头开始做了!
“你怎么!”
同样是下意识的呵斥,脱口而出半句话之后又自动自觉的咽了下去。
因为他发现,这个抢了探头的医生,好像真的会做。
而且,屏幕上显示出的图像,好像不太妙。
在场唯一一个看不懂情况的是急诊科小医生,他看看B超医生,又看看张天阳,眨巴眨巴眼。
这两个医生是一起的吗?
他们的脸色都好严肃……而且越来越严肃了!
所以B超是发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腹腔大量积液。”
张天阳轻轻开口,陈述自己看到的情况。
旁边,B超医生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腹腔脏器模糊,但右侧隐约可见肾轮廓,左侧……”
探头移到了患者的左侧,开始一点点移动。
患者的肚子很涨,很大。
所以跟正常的B超比起来,这样的移动持续了很久。
张天阳的手很稳。
气也很稳。
但心里却不由得一颤。
因为……
“完全看不到左侧的肾轮廓……”
一丁点也看不到!
虽然这里面肯定有大量腹腔积液的干扰,但是相对应的右侧肾脏依旧看得出轮过……
所以说……
左肾,消失了?
张天阳突然扭头,盯着急诊科的小医生。
“这个患者以前切过肾吗?
或者他的左肾原本有什么问题吗?”
“这……”
急诊科小医生被问住了,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转身就往外走。
“我去问家属!”
抢救室的大门开了又闭,小医生步履匆匆。
“患者以前没做过腹部的手术,以前在别家医院检查的时候也没听说肾有问题!”
“所以……”
张天阳心下一沉。
患者“消失”的左肾,去哪里了?
3米处摔下。
左腰腹部着地。
腹部膨隆。
全腹压痛反跳痛。
移动性浊音阳性。
外加,左肾“消失”……
一个可怕的猜测出现在张天阳的脑海里。
“滴滴!滴滴!”
监护仪在疯狂的尖叫。
心率再次加快,蹦到了122次每分。
一声,又一声。
在场的医生们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
最近太累了。
嗯,而且身体又不好了。神经系统好像又出毛病了。
过年那段时间我在书里说过面瘫的事情,最近又复发了,然后这次不局限于面部,全身触觉减退。
约了磁共振和脑电图,要等。

5qq4g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真是實習醫生》-第461章 迷霧重重相伴-btubh

星期二, 18 8 月, 2020

我真是實習醫生
小說推薦我真是實習醫生
“有空没有?内镜室需要你,速来!”
电话是邱明师兄打来的。
要求单刀直入,言简意赅。
张天阳本能的询问。
“是不是那个转到普外科的病人出事了?”
对面一阵沉默,良久,回了一个“是”。
“唉——”
挂了电话,张天阳默默的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
今天肯定不会好过的!
他转头看向护工阿姨。
“等会麻烦您跟家属一起过一下床,我还有点事。”
摊上事了,能怎么办呢?
只能跟大主任请个假,然后溜去消化内科内镜室,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了。
“唉——”
电话对面,邱明也默默的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
事情一定跟张师弟有关!
他盯着电脑屏幕,发了几秒钟的呆。
张师弟确实牛逼,确实厉害。
但是好像身边的风水不太好。
“呼——”
下一秒,他整个人重新振奋了起来。
“我先去换衣服,在内镜室里等好了。”
……
张天阳来的很快。
得益于之前的一念之差,他现在仍然穿着手术衣。
往内镜室更衣室一站,白大褂一脱,他甚至比邱明师兄还要早一点到达手术台。
“什么情况?”
“病历我给你调出来,你一边看我一边说。”
没有多余的寒暄,两人默契的直入主题。
“这个患者就是上周末急诊来的三个患者之一,患者自述近三月来数次呕血,入院前一小时再次呕血,约15ml。”
“但是急诊胃镜和肠镜的结果你也看过了,里面干干净净的,啥都没有。”
“这周以来患者再次行胃镜、肠镜,依旧没有发现出血点,但患者持续黑便。”
“后来在患者和家属强烈要求下转普外科开腹探查,结果刚刚手术室那边的消息,患者上台前突然吐血了,量还挺多。”
“找你来是……”
张天阳点头,“怕他胃里都是血,看不见东西是吧?”
“是。”
邱明也不反驳。
在张师弟兼张老师面前,没啥面子不面子的。
他迅速看了一眼手机,“病人快到了,我去接一下。”
“嗯。”
张天阳没急着跟过去,反而大马金刀的坐在电脑前,眯着眼迅速浏览患者的病历。
吐血有很多种原因,有时候咯血也会被误诊为吐血。
但张天阳相信消化内科的医生们不会在这种简单的鉴别上出错。
患者偶吐血,常黑便,血色素持续减低,消化系统出血可能性非常大。
但胃镜和肠镜都毫无建树。
甚至连专门看小肠的胶囊胃镜都没拍到东西。
这三个检查可以覆盖从食管到肛门的整条消化道的情况。
没理由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但偏偏,就是出现了。
而且患者又吐了一次血。
这里头,必然有问题。
一定有什么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张天阳拧着眉头,心中念头急转。
“咣当咣当”
胃镜室外,平车已经推着患者过来了。
“师兄,还需要我帮……老张?你怎么在这?”
陈佳杰震惊的发现自家宿友竟然跨越了科室的距离出现在了胃镜室里。
可没等他继续询问,邱明师兄就直接把他推了出去。
“这里不需要你,你回去写病历吧!”
“咣!”
屏蔽门在眼前无情的关闭。
因为刚刚跑动的原因,陈佳杰额头上的汗水还在缓缓渗出。
他愣愣的盯着屏蔽门看了好一会。
一股子酸楚突然冒了上来。
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怎么就被嫌弃的这么彻底呢?
而且……
老张到底是为什么会在这种明显出事了的时候出现在消化内科啊!
……
没有理会门外想东想西的陈佳杰,屏蔽门内,两个医生一个护士已经做好了胃镜的准备。
患者自动自觉的爬上了手术台,不用医生和护士指导,就主动向左侧着身子躺了下来。
“张师弟……”
“你来吧,我看着。”
张天阳洗了手,但没有去接邱明师兄递来的镜子。
他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
患者安安静静的侧躺在手术台上,除了嘴角处和病号服上还残留着隐约发黑的血迹,看上去就好像个正常人一样。
没错,他呕了几口血之后,好像又没事了。
但在场的医生们可不会认为他是真的没事了。
“那我开始了?”
邱明师兄的声音里带着询问。
明明他才是级别更高的主治医师,但此时此刻,却以张天阳这个实习医生为主。
“开始吧,如果里面都是血,我来接手。”
张天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认真的回答着。
打配合的小护士不认识张天阳,但她能分辨出张天阳脸上写满了的“年轻”二字。
不知道是哪里请来的外援啊……
看起来真的好年轻啊,年轻有为,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
“进去了。”
屏幕上,画面几个抖动。
这次的胃镜依旧是想要探索出血点的,所以邱明师兄看得很细。
食管壁上挂着零星的条带状血迹,但看了一圈,确实没有破损。
镜子继续往里面深入。
很快,胃壁出现在眼前。
想象中胃里血海汪洋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这让战战兢兢的邱明师兄稍稍松了口气,振作精神,开始寻找出血点。
胃镜下,胃壁上也挂着不少血迹。
这是刚刚活动性出血的证明。
如果真的存在这么一个不好发现的出血点,刚刚活动性出血过的现在,是发现它的最好时机。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镜子在整个胃里都转了一圈,又下到十二指肠仔细寻找了一圈。
却依然没有发现出血点的存在。
“不能啊!明明刚刚出血过的!”
邱明师兄有些沮丧和抓狂。
他手腕转动,控制着胃镜进进出出,试图通过再看一遍的方式,找到那个“隐藏”的出血点。
张天阳一直在旁边看着,眉头此时也高高的皱了起来。
眼看邱明师兄已经开始了第三遍巡查,张天阳缓缓的把眼神从屏幕上移开,然后落在了患者身上。
很不对劲。
没理由刚刚出血,现在却找不到出血点。
患者在手术室里吐血的量不少,而且送过来的也很及时,出血点没理由这么快就愈合。
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张天阳盯着男孩,思维开始渐渐发散。
患者是侧躺在手术台上的,因为东方医院消化科习惯采用左侧卧头高位来进行胃镜。
看他的脸色,并没有非常痛苦的样子。
等会。
张天阳突然愣了一下。
病人进来的时候,没有人指导他怎么躺,他是自己就乖乖的往左侧偏着躺好的!
虽然说他之前已经做过两次胃镜了,但……
张天阳突然叫住了有些炸毛的邱明师兄。
“师兄,你记不记得,患者第一次做胃镜的时候,是你教他怎么躺的,还是他自己躺的?”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
感谢瑜子歌的万赏呀~大佬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