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六百九十八章 年前熱推

Home / 都市小說 /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六百九十八章 年前熱推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去市区,六块钱,有没有去市区的,上车就走,还有位置呢……”
“……诶,老陈,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好些时候都没见到你了吧……”
“……这不在外边干活吗,得给孩子挣学费啊……前些天才回来……”
新娘 18 歲
一辆有些老旧的公交车上,挎着挎包,站在司机位旁边的中年妇女从车窗边,探出身,朝着路边等着的行人,招呼着。
路边的行人,或是带着孩子的父母,或是背着背篓,提着肥料袋子的附近村里人,
心理罪之画像 雷米
限制 小説
几辆面包车,黑出租,也挤在这路口,招呼着来往的行人。
车上,乘客或站或坐,或是提着肥料袋子,袋子戳了些洞,装着些鸡鸭家禽,收着脚,将袋子放在自己脚下,或是背着背篓,将背篓放在身前。
或是拿着手机,闷着头,似乎同人聊着天,或是隔着几个座位,隔着个过道,招呼着相熟的人,各自说着话,
车厢里,鸡鸭家禽的叫声,混杂着些乘客的话语声,那车前妇女朝车外的招呼声,显得有些热闹。
墓地封印
又上来些乘客,公交车再摇摇晃晃着,沿着路,向前行驶,
带着些寒意的清风透过前侧车窗,不时拂进些,
车厢里,一众乘客各自说着话,话语声愈加嘈杂。
……
公交车上,车厢靠后,廉歌坐在个靠窗的位置,
摊开着《术》,随意翻看着,听着车厢里,在耳边响起着的话语声。
……
“……老徐,你这穿得这么崭新崭新的,是去走亲戚啊。”
“……这不是孩子要从外边回来了吗,还说带了个女朋友回来,我去市里接接……”
“……都找女朋友啊,什么时候办酒说一声啊,到时候我也来喝杯喜酒……”
“……早着呢,还早着呢……你也是去市里。”
“……这不是马上眼看就要过年了,去置办点年货,顺便买点香蜡纸钱,祭祭祖先……”
靠着车厢前,两个隔着过道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说着话,脸上挂着笑容。
……
“……别把脸贴在车窗上,别冷着了……”
“……嗯!”
“妈妈,我想吃包子,就是那种很小的那种……”
“……好,一会儿到街上了,妈给你买……我说让你吃早饭你都积极呢,等着吃包子呢……”
靠着车厢最前排,一个女人,抱着几岁的小孩,同小孩笑着说着。
……
“……老秦,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昨晚上刚回来,买到张晚上的票……”
“……能回来就好……你这是去哪啊……”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屋里老太太非让去大佛寺拜拜,求个来年吉利……”
……
“……再带副春联啊?成……我知道了……猪头,猪尾,一条鱼,我都记得呢。”
“……说是要过两天,看年前能不能回来……人还没回来呢,就先给我和他妈寄了两件衣服回来……就是身上这件……还成吧,屋里还有件灰色的,料子还好些,摸着光滑着勒……”
“……这不是快过年了吗……屋里到处都得花钱啊,把这些鸡啊,鸭啊,拿到镇上去卖了些,正好屋里也吃不了那么多……今天啊,没喂那么多……他们两口子说今天也不回来……”
“……听人讲了吗,孙家那大儿子,带了个儿子回来呢,说是过完年,就办酒席……嘿,我家那个……我家那个不管他,还年轻呢……你家孩子都三十了啊?那是该着急了……诶……我邻居家屋里的个婶婶,有个闺女,说是也是过年的时候要回来……那姑娘是长得真得水灵啊,我跟你讲……”
“……我说我用不着过来的时候穿什么新衣裳,你说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讲究个什么啊……结果啊,他才隔了两天,就给我寄了好几件新衣服回来……你说,花着这么个钱做什么啊……”
“……他吵着,闹着要冰糖葫芦呢,一会儿别给他忘了……”
“……要到了啊?好,好,我这也快到了……”
……
一路,公交车摇摇晃晃着,沿着路,朝前行驶着。
廉歌随意着,翻看着手里的《术》,听着车上,或喜或愁的话语声,
车上,话语声混杂着,响着。
乘客或上或下,公交车走走停停。
车窗外,阵阵寒风渐带进些喧嚣声,车外,渐也热闹起来,
公交车摇摇晃晃着,驶进了又一座城市。
……
“……把拉链拉好,别着凉了。”
“……妈妈,有卖包子的,我想吃包子……”
“……好,好……小心点……”
公交车再在个站台前停了下来,车上乘客相继走下。
将摊开的书重新合上,廉歌看了眼已经空荡下来的车厢,一抬手,手里厚重的书重新收回了系统。
起身,走下了车厢,
看了眼各自往着各处走远,汇入了人群中的,先前公交车上乘客,公交站边,摆着摊,摊位上溢散着热气,招呼着客人的摊贩。
转过身,廉歌再沿着道路,看了眼身前这繁华着的城市,再挪开脚,沿着路,往前走着。
……
“……橙子,橙子……降价了,降价了……”
“……年前大甩卖,先生进来看看吧……”
沿着街道,廉歌往前走着,看着沿途的景象,听着随着阵阵寒风,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朝着四侧张望着。
道路上,车辆缓缓往前移动着,街道旁,行人或是裹紧着衣服,闷头玩着手机,或是三三两两,在一家家店铺里外流连,
卖着水果的流动摊贩,在路口大声冲着来往行人吆喝着,一间间店铺里,一阵阵招呼声,叫卖声传出,
身侧,话语声,叫卖声,吆喝声,车辆驶过声,混杂着,似乎掩盖了阵阵寒风带来的寒意,热闹着。
……
“……好看吗?”
“……好看。”
“好看就好……”
路边,一个母亲手里提着个袋子,蹲下身理了理身旁孩子身上穿着的崭新衣裳,再站起身,拉着孩子的手从廉歌身侧走过。
“……爸,我自己提吧。”
“……你拖着行李箱就行了。”
街道旁,一个老父亲提着两个编织袋,一个年轻人拖着个行李箱,走到他父亲身旁,伸出手,想接过老父亲手里的编织袋,那老父亲,只是摆了摆手,就接着往前走去,
“……这次回来几天啊?”
“……待到年后,再出去。”
“……走吧,你妈在家里等你呢。”
说着话,两人从廉歌身侧走过。
……
听着,看着,廉歌沿着街道往前走着,
头顶之上的太阳变换着位置,渐往西斜,
夜幕接替着白昼,路灯亮起,沿着路边的一家家店铺里,也映出些光,
远处,高楼间,万家灯火也相继点亮,点缀着,照亮着整座城市,照亮着道路上,照亮着道路上的人。

tygou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六百八十七章 羊鑒賞-ln8r5

Home / 都市小說 / tygou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六百八十七章 羊鑒賞-ln8r5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把手套带好,别把手冻着了。”
“……知道了!”
“……老程,这这么一大早的,赶着羊去哪啊。”
“……去集市上给卖了。”
一条蜿蜒着,盘绕在连绵山岭间的道路上,不时有些附近村里人,从道路前不远的岔路坡道走上这道路,
或是带着孩子的父母,或是挑着扁担,扁担两头提着两个篮子,装着些蔬菜的老汉,或是背着背篓,攥着装着鸡鸭的肥料口袋的老太太。
或是步伐匆匆,带着帽子,系着围巾,避着寒风,埋着头,或是提着东西,不时放下东西,喘几口粗气,哈出几口雾气,歇下脚,哈出的雾气又被寒风很快吹散。
从道路上走过,往着各处去着。
道路往外,两侧是山丘坡面,从道路边,山脚往上,坡面上是层层梯田,纵横交错着的田埂,
田地里,种着些应季的蔬菜,不少盖着层保温的塑料膜,扎破的塑料膜的蔬菜,正随着阵阵寒风摇曳着。
田埂上,不时有些扛着锄头,提着撮箕的附近村里人走过,往着各自田地里去,一块块田地里,也有不少人已经在忙活着。
不时,有些忙活累了的人,站着歇息着,同山底下,隔着也不远,道路上走过的同村人搭着话,
这时候,一个在田地里忙活着的老农站起身,解开了穿着厚实衣裳几个纽扣,擦了擦额头上沁出来的汗水,喘了喘几口粗气,再站了站脚,转过身,杵着锄头,朝着山底下望了望,
看到了个老汉,赶着只羊,从道路上走过,老农出声朝着山底下喊了声,招呼了声。
赶着羊的老汉赶着羊停了下来,朝着山上的老农应了声。
这时候,本就从道路上走过,不时朝着赶羊老汉侧目的附近村里人,更放缓了些脚步,朝着这侧看了过来。
“……先前那只羊都已经遭了殃了,我怕这只到时候也留不住,就还是赶去镇上卖了吧,也免得招晦气。”
赶羊老汉顿了顿,哈了几口雾气,再抬着头对着梯田上的老农接着说着,
“……这事情邪性的厉害,先前找得那些个师傅也没起什么作用,死得那只羊,那模样也不敢要了……这只羊留着,到时候又找到我屋里来……我还是赶去镇上卖了吧……”
老汉说着话,看了看赶着的羊,摇了摇头,再抬起头,对着梯田上的老农出声说道,
“……村长,你看还是再找个师傅来看看吧……这事情……”
“……成,我知道了。”
站在山坡上,梯田里的老农听着赶羊老汉的话,顿了顿,沉默了下,才点了点头,应着,
“……那你去镇上吧。”
山下,道路,赶羊老汉点了点头,赶着羊,又再朝前走去。
从路上走过,先前各自说着话的附近村里人,相继都止住了声,望着那渐渐走远的赶羊老汉。
梯田上,那老农拿着锄头,看着那赶羊老汉走远后,站在田地里,又再站了站脚,弯下腰,提起了放在脚边,还装着一半菜苗的撮箕,拿着锄头,
有些沉默着,从梯田上,沿着田埂往下走了下来。
……
蜿蜒山道旁,听着随着阵阵寒风,混杂些山顶上树木枝叶晃动窸窣声,在耳边响着的话语声,廉歌微微顿足,看了眼那赶着羊走远的老汉,山道上,各自止住声,放缓了脚的附近村里人,再转过视线,看了眼那从梯田上,沉默着,正往山坡下走的老农,
收回目光,廉歌再挪开了脚步,沿着脚下的路,接着往前走着,
一天前,从那雪山上下来,再穿过那县城,再随意选了个方向,穿过些城镇,村落,路过些山林,翻过些山丘,走过些道路,人家,再在块山林中露宿了一夜,走过段道路,廉歌行至了此处。
……
“……妈妈,他们说要是没羊了,就会轮到人了,会不会……”
路边,一个牵着自己母亲手的小孩,有些害怕着,抬起头,冲着自己母亲问道,
“……别瞎说!瞎说什么呢……呸呸呸!”
那正朝着那赶羊老汉远去的方向望着的母亲,听到自己孩子的话,脸色变了下,赶紧低下头冲着自己孩子骂了声,再朝旁边吐了几下吐沫。
被自己母亲凶了下,小孩低下了头,没再说话,
“……走吧,去镇上给你买衣服……然后妈带你去你小姨家玩两天,不许乱说话,知不知道!”
奇 門 遁甲 2
再朝着道路前望了望,又回头看了看,那孩子母亲再对着自己孩子说了几句,拉着自己孩子,再脚步有些快地朝着前侧走了去,
道路上,其他些在之前相继止住声停下脚的附近村里人,也再走动起来,往着各处走着,只是都有些沉默。
……
听着随着清风,在耳边响着的话语声,廉歌挪着脚,沿着脚下的道路往前走着,看着沿途的景象,人,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朝着四下张望着。
“……哎……等下午,你带着娃去他外婆家里待几天吧。”
“……成……”
半山腰梯田上,一对扯着地里杂草的夫妇中,男人蹲着身,扯了把杂草还攥在手里,抬起头,望了望,再叹了口气,对着旁边的女人说道,
女人顿了下,再点了点头,应了下声。
从山坡更上面梯田上,沿着田埂往下走的老农,有些沉默着,从这对夫妇在的梯田旁走过,再走过了几块梯田,走下了山坡。
……
看着那提着撮箕,拿着锄头的老农沉默着走下山坡,走到身前不远处。
廉歌挪着脚,随着这老农身后,挪着脚,听着,看着往前走着。
沿着山坡下的山道,往前走了段距离,走到了那道路岔路口,那老农往着那岔路口的坡道走了下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廉歌挪着脚,跟在老人身后,沿着那坡道往下走着。
坡道往下,是个四面环山的山谷,山谷底,是坐落着不少人家的村子。
脚下的坡道,铺着些碎石,一直延伸到了村子口,连接着村子里的村道。
村道上,不时有些人走过,村道旁,挨着村道边,一户户人家院子里,一户户人家,或是忙活着,收拾着,准备出门,或是还吃着早饭,或是三三两两正聚在一块,说着些话。
“……哎,这都要过年了,好端端的,出这么档子事儿。”
“……这事情也是邪门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哪冒犯,冲撞到了……”
“……我看啊,这事情指不定啊,就和……”
“……这事儿说不准,还是别乱说……”
村子口,一户人家院子边上,几个挨着的,几户人家屋里的人,正一边端着早饭吃着,一边说着话。
一个妇人看了看村子里某个方向,张嘴想说些什么,
化为虚无
旁边个中年男人摇了摇头,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那妇人闻声,张了张嘴,也没再说什么,沉默下来,
旁边,其他几个人也各自有些沉默着,端着饭,吃着,没再说话。

blsyb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六百七十七章 冷閲讀-m5zfu

Home / 都市小說 / blsyb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六百七十七章 冷閲讀-m5zfu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村长叔叔他们晚上的时候来过,几个阿姨帮奶奶穿好衣服,村长叔叔他们把奶奶从床上抬下来,抬到了堂屋里,就又走了。”
堂屋里,男孩站在桌旁,说着话,渐渐埋下了头,
“……村长叔叔说让我去他们家待一晚上,等到第二天你们回来了,我再回来……我想跟奶奶在一块……村长叔叔就让我照顾好奶奶,让村里的一个阿姨留下来陪我……”
“……我睡不着,那个阿姨太困了,就去睡觉了……”
“……我一个人待在奶奶屋里……前一天晚上我跟奶奶一块睡得,她要给我讲故事,还没讲完呢……”
“……屋里好黑,好像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想拿奶奶的手机给妈妈你们打电话……可是都那么晚了,我想着,你们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男孩说着话,仰起了头,冲着他父母笑着,
倾世蛇妃
夫妇两人,眼眶愈红,男人浑身止不住颤抖着,女人哽咽着,又强忍着,抿着嘴,对着男孩笑着,听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就没给你们打电话……我就裹着被子,跑到了堂屋里,跑到了奶奶旁边,陪着奶奶……”
“……小望,对不起……对不起,小望……妈妈对不起……”
女人声音颤抖着,捏着筷子的手颤抖着,眼眶愈红着,止不住地说着,
“……没事儿呢,是我对不起呢……”
“……然后,我就在奶奶旁边睡了一晚上……陪在奶奶旁边,就不怎么害怕了呢,裹着被子,也一点都不冷……”
男孩接着说了下去。
上官 凌
女人浑身颤抖着,手里还捏着筷子,慌忙着转过身,擦了擦愈加红的眼眶,再转过了身,
“……妈妈,对不起……”
“……没有,小望没有对不起……小望没有对不起……是妈妈,是妈妈……”
男孩站在桌旁,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又再缓缓低下头。
女人对着男孩说着,又有些哽咽着,浑身都颤抖着,说不下去,
“……小望,先吃饭吧,先吃荷包蛋吧,我们不着急,我们慢慢说……”
又慌忙着擦了擦自己泛红的眼睛,女人慌忙着对着男孩说着。
“……我已经吃完了呢。”
男孩抬起头,朝着自己母亲脆生生说道,
眷念 眷眷
夫妇两人看着男孩碗里还完好的两个荷包蛋,先是动作僵了下,紧随着,眼眶一下红了起来,
女人慌乱着,拿着筷子,朝旁边别着头,遮掩着红了的眼眶,只是拿着筷子的手都在颤抖,
“……小望……小望长大了啊,吃得比爸爸都多了,来,这个也给小望吃……”
男人眼眶愈加泛红,浑身都颤抖着,夹了个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再放进男孩的碗里,冲着男孩笑着说着,
“……对,妈妈,妈妈碗里这个也给小望吃……小望多吃点……”
女人眼眶还红着,也跟着说着,拿着筷子夹着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只是刚夹起个,又滑落,重新落回了碗里,女人有些慌忙着,再将那个荷包蛋再夹了起来,夹到了男孩碗里,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爸爸妈妈,你们也吃啊……”
男孩脆生生应着,对着自己父母说着,
“……好……好,妈妈也吃……爸爸也吃……”
女人应着话,有些慌忙着埋下了头,夹了筷子荷包蛋,咬了口。
男人眼眶红着,也夹着碗里的荷包蛋,吃了口。
男孩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再朝着身前还升腾着些雾气,装着荷包蛋的碗里,低下些头。
……
“……然后,然后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村长叔叔他们就又来了……村长叔叔问了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然后他们就在堂屋里商量事情……”
男孩埋下头会儿,又再抬起头,望了望自己的父母,低下些头,再接着说了下去,
“……爸爸妈妈说下午就要回来……我好久,好久都没见到爸爸妈妈了……这件衣服是妈妈去年过年的时候,回来给我买的……”
男孩说着话,扯了扯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衣服的下摆已经显得有些短了,对男孩来说只是勉强能穿,
衣服上,袖口沾着些灰,身前上也沾着些污渍,衣领边上,肩膀上还有个被什么东西烫过留下的小孔,露出了里面的棉花,
“……这个孔,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玩鞭炮烫着的呢,奶奶还说我来着呢……”
男孩伸出手,碰了碰衣服上那个烫出的那个小孔,
進化 之 眼
“……我不是故意的……我特别特别小心了……可是……”
男孩低着头,指头捧着那个小孔,说着,
旁边,夫妇两人眼眶愈红,女人眼底带着泪水,哽咽着,男人眼眶愈加泛红,浑身愈加颤抖着,
“……这件衣服有些脏了……我都穿了好多天了呢……从奶奶开始说,就快过年了……我就让奶奶把这件衣服给我拿出来了,然后就一直穿着……然后就有些脏了……我想妈妈回来的时候看着我穿着这件衣服……妈妈说我穿着这件衣服很好看呢,爸爸也说,对吧,爸爸,妈妈……”
“……对,对……我儿子穿着这件衣服最好看……最好看……”
女人眼眶愈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哽咽着,出声说道,
“……爸爸妈妈说下午就要回来……这件衣服又好脏好脏了……我就想把这件衣服拿去洗……洗干净……村长叔叔他们都在堂屋里商量事情……我就拿着盆子,拿着洗衣粉,把衣服脱下来,放到盆子里,去了河边上……”
“……然后……河里的水好大……”
男孩说着话,穿在身上的衣服开始如同被水浸湿了般,衣襟处往下滴着水,
望着身前,男孩浑身微微颤抖着,
“……然后,就把衣服给冲走了……我想去抓衣服……那是妈妈给我买的衣服,妈妈去年回来的时候,带我去店里买的衣服……我想把它抓住,我想把它抓回来……可是水好大,水好大……”
我的女仆机器人 明月子时
“……妈妈,对不起……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像陶奶奶说得那样,是去河边玩水的……对不起,对不起……”
最强玄学教练 笔下生滑
“……妈妈知道,妈妈知道……是妈妈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是妈妈……”
男孩说着话,再埋下了头,
女人听着,哽咽着,浑身颤抖着,强忍的泪水止不住从眼眶里涌出,应着,伸出手想要去搂住男孩,
手却直接从男孩身上穿了过。
“……是妈妈,是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小望……”
哽咽着,女人蹲下身了,虚搂住了男孩,浑身还颤抖着,一遍遍说着,
一旁的男人蹲下身,搂住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泪水止不住地滚落。
“……是爸爸对不起,是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5e7fh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六百七十六章 荷包蛋閲讀-5hv0e

Home / 都市小說 / 5e7fh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六百七十六章 荷包蛋閲讀-5hv0e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呼……”
带着些寒意的风在屋外呼啸着,不时微微晃动着虚掩着的堂屋门,
堂屋里,廉歌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家子,也没出声打扰。
那男人半蹲着搂着自己的妻子,虚搂着自己的孩子,眼眶愈加红着,望着自己怀里的妻子,孩子,浑身止不住颤抖着。
女人将自己孩子虚搂在怀里,额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眼底带着些泪水,有些哽咽着,又强忍着,没让眼泪落出来。
男孩在他母亲怀里,眯了眯眼睛,再重新睁了开,
“……妈妈,爸爸……对不起……之前的时候,我把陶姨推倒了……我就是,就是不想让他们说你们坏……不过陈姨家的鸡真得不是我打死的……还有旁边杨姨家,我也没有去过……”
男孩说着,又再缓缓埋下了头,
女人闻声,止不住地哽咽着,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有些说不出话来,
男人眼眶愈红,看着自己孩子,
“……爸爸知道,爸爸知道……是爸爸,是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小望……”
“……爸爸妈妈,你们不用对不起呢……”
男孩抬起头,望着自己父亲,自己母亲,出声说着。
“……妈妈知道,妈妈知道……知道小望是为了维护爸爸和妈妈呢……”
女人深吸了口气,对着男孩勉强露出些笑容说着,只是说着,又有些说不下去,眼底的眼泪积蓄着。
“……小望,小望……饿了吗……妈妈知道你,你……走的时候都没吃午饭……妈妈去给你做饭……给你煮荷包蛋……”
网游之剑走偏锋
女人站起了身,眼眶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画魂师 七月潇潇
男孩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嗯。我想吃。”
“……好,小望想吃,妈妈就去给你做,妈妈去给你做……”
女人说着,转过去身,擦了擦眼睛,再眼睛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妈妈,能让我看着你做饭吗。”
“……好。”
女人说着,回头望着男孩,缓缓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男孩跟了上去,男人站起了身,站在了原地,望了望,又再转回了头,望向了堂屋这侧的廉歌,
“……小伙子,谢谢。”
不是错过是无缘
感激着,男人朝着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男人,微微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
“小伙子……”
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有些犹豫着,望向廉歌,
四大神兽の爱恋
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些什么,却又只是唤了声,没再接着说下去。
再看了眼这男人,廉歌转回了目光。
“到天黑之前。”
“……谢谢。”
闻声,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再朝着廉歌说道,
“……小伙子,还要再添点水吗,水壶里还有些热水。”
“老哥不用招呼我,去陪着自己孩子吧。”
廉歌看着透过虚掩着的堂屋门,望着屋外,没转回头,语气平静着说了句。
男人闻声,再站了站,
“……谢谢。”
再道了声谢,男人转过了身,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
“……小望要吃几个荷包蛋啊。妈妈给你做。”
狂妃逆天,绝品废材嫡女
“……就给我打两个吧,然后再给爸爸打三个,给妈妈打三个……”
“……去年的时候,小望就能吃两个了,今年小望长大了,肯定能吃更多了,妈妈一会儿也给小望煮三个吧……”
“……妈妈……”
“……怎么了……”
“……没事儿……妈妈,是要等水烧开了,就把鸡蛋打好放下去吗?”
“……嗯,对,小望真聪明……”
“……妈妈,你能教我怎么做吗……这样以后,我还能自己做呢……嘻嘻……”
“……好……”
厨房里,女人的眼眶还红着,拿着锅接了些水,点燃了火,站在灶台前,同男孩说着话,
男孩垫着脚,望着灶上的锅,同自己母亲说着话,
男人走进厨房里,站在一旁,眼眶愈红着,脸上笑着,望着自己妻子,望着自己孩子。
……
堂屋里,听着随着阵阵寒风,从厨房里传出,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廉歌转过视线,望了眼那屋后厨房里,再转过目光,望向了屋外,
屋外,寒风刮着,还呼啸着作响。
那厨房里传出的声音,也混杂在风声中,响着。
……
“……妈妈,好像有点鸡蛋壳被打进去了……”
“……妈妈没注意……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妈妈,你别难过,没事儿的,没事儿的……嘻,煮荷包蛋真简单,我好像都学会了呢,妈妈……”
“……没事儿,没事儿……妈妈没事儿……小望真聪明……这样,这样把荷包蛋捞起来,然后加点锅里的汤,加点糖……小望喜欢加点醪糟对吧,妈妈给你加点醪糟……”
……
“……来,妈妈给你端,妈妈给你端到桌子上……”
女人眼眶红着,端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从厨房里再走了出来,
男孩跟在他母亲身边,男人端着两碗荷包蛋,走在自己孩子,自己妻子身后。
“……这个是小望的。”
三碗荷包蛋被依次摆到了桌旁,女人将她手里端着的那碗再往男孩身前挪了挪。
男人将手里那两碗放下,又再转过身,看向了旁侧的廉歌,
“……小伙子,你不嫌弃的话,也一起吃点吧……锅里还有些,我去盛过来。”
“……这顿饭我就不吃了,你们自便吧。”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一家子,摇了摇头,再转回了目光。
“……谢谢。”
站了站脚,男人朝着廉歌再道了声谢。
……
“……小望……”
男人望着自己孩子,又再看了看自己孩子身前那碗荷包蛋,眼眶不禁再红了起来,
“……真的好香啊……爸爸,妈妈,你们快吃啊。”
就站在桌旁,男孩望着身前那碗荷包蛋,脸上笑着,
“……嘻嘻,妈妈,爸爸,你们快吃吧……刚才我都偷吃了一点了……”
男孩抬着头,冲着自己母亲,父亲笑着,
男人眼眶愈加泛红,赶紧低下了头,慌忙着拿起了筷子,
女人深吸了口气,眼眶红着,对着男孩笑着,也拿起了筷子,
“……嗯,好吃,真好吃……小望也吃啊。”
男人拿着筷子夹起自己碗里个荷包蛋,咬了口,笑着,出声对着男孩说道。
“……嗯!”
男孩重重点了点头,再埋下头,对着自己碗里,
旁边,女人笑着,眼底带着泪水,看着自己丈夫,看着自己孩子。
“……对不起,爸爸,妈妈……”
男孩再对着碗里埋下头会儿,又再抬起了头,看向了自己母亲,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那天晚上奶奶去世了……我跟爸爸妈妈打电话,妈妈和爸爸说第二天要回来……”

9raab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不冷的分享-o6srj

Home / 都市小說 / 9raab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不冷的分享-o6srj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卧室屋里。
床上被子整齐着铺着,带着卡通元素的枕头摆在正中间。
走进屋里的女人虚掩上了卧室门。
站着,望着那床上,看着那被子,看着那枕头,沉默着,似乎有些出神。
许久,女人弯下腰,俯下身,理了理那枕头上的褶皱,掀开了被子的个角,坐在了床边,
手搭在床上被子上,女人望着,一点点看着这屋里,似乎又有些失神,眼眶愈加泛红。
就在这时候,那男孩的身影穿过虚掩的门,进了卧室屋里,
站在床边过道,男孩望着自己母亲的模样,沉默着,站在原地,再渐渐埋下了头。
……
望着这屋里出神许久,女人再顿了顿动作,再抬起手,擦了擦泛红的眼眶,站起身,拉开了床边衣柜的门,
手还拉着衣柜门没放下,女人看着衣柜里挂着的一件件衣服,浑身动作再停顿住,刚擦拭了下的眼眶再愈加红了起来,
再伸出手,女人将衣柜里的一件件衣服,外套,一件件从衣柜里拿了出来,小心着,铺到了床上。
等最后一件也从衣柜里拿出,放到了床上铺着,女人回身,再伸手进衣柜里的手停顿了下,再望了望衣柜里,才收回手,转回身,在床边坐了下来。
“……小望……”
恶魔书
“……你这会儿在妈妈旁边吗?”
女人转过身,低下头,望着铺在床上的衣服,小心着,伸出手,一点点理着那件衣服,唤了声,又再出声说道,
那男孩听到他母亲的声音,抬起头,望向了自己母亲,紧跟着挪着脚,走到了自己母亲旁边。
“……小望……天时冷了,记得穿厚点,知道吗?”
冰晶葬 夜郎不自大
女人再停顿了下,才出声说道,
“……妈妈等会儿,等会儿就把……这些衣服给你……给你……你记得带上……”
再一出声,女人的声音止不住地有些哽咽,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
“……免得,免得着凉,知道吗……”
“……以后……”
哽咽着,女人有些说不出话来,手一遍遍,一遍遍理着手里那件棉袄,一遍遍拂拭着,
“……以后,妈妈和爸爸不在你旁边……记得照顾好,照顾好自己……这些衣服,这些衣服,妈妈一会儿都让你带上……”
……
堂屋里,
听着随着带着些寒风的清风,透过那屋门缝隙在耳边响着的话语声,
廉歌端着手里的水杯,再喝了口水,转过视线,望向了屋外远处。
旁边,中年男人坐在凳子上,低着头,出神着,沉默着,望着身前,
“……嗡嗡,嗡嗡嗡……”
这时候,中年男人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都市天才医仙 独孤八戒
中年男人先是再愣了下,才慌忙着摸出兜里的手机,
摸出手机看了看,中年男人站起了身,接通了电话,
皇家六少恋上千金女 玉兮寒
“……喂,师傅……”
“……要晚点过来啊……行,我知道了……”
怪掉了电话,中年男人将手机揣回到了兜里,又在原地站了站,再抬起头看向了旁边那虚掩着门的卧室,
朝着那卧室门走了过去,走到卧室门跟前,中年男人又再停住了脚,
站在那卧室门跟前,似乎听到了屋里哽咽着的声音,男人站着,沉默了阵,才抬起手,敲了敲虚掩着的卧室门,
“……慧柔,先前的师傅他下午有些事情,要下午晚点才能过来。”
男人说了句,
哥哥 小說
又过了会儿,屋里才响起女人的声音,
“……知道了。”
听着自己妻子的应声,男人又再那虚掩着的卧室门跟前站了会儿,才沉默着,重新走回到了先前坐得凳子坐了下来。
如之前一样,出神着,沉默着。
……
“……小望……等会儿,等会儿妈妈就把这些衣服都给你送下去……你走得时候一定要穿上,带上……”
卧室屋里,应了屋外男人一声,女人再转过头,望着铺在手上的一件棉袄外套,
抬起手,先是擦了擦自己的眼眶,女人再伸手理着那件衣服,
冰魄雷魂 忠字
“……这些衣服你都带上……要是不够的话,妈妈再给你买……妈妈不知道你那儿有多冷……”
女人说着话,才擦拭过的眼眶里,眼泪再涌着,
“……这件衣服是前年妈妈回来给你买的,那时候你穿的还有点长……现在穿应该差不多了……这件衣服是三年前妈妈给你买的……奶奶之前给妈妈打电话说,你已经穿不上这件衣服了……说给你买新衣裳,不要这件衣服了,你还跟奶奶生气了是吧……这些衣服,这些衣服你都带上……要是以后衣服不够长了,记得,记得跟妈妈说……”
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女人眼眶红着,说着,
“……天气冷了,穿厚点……以后……以后妈妈,还有爸爸没陪着,没陪着你……”
疾風
烟雨濛濛 琼瑶
说着话,没再说下去,女人眼底的眼泪已经落在了手里那件棉袄上,
似乎看到了棉袄上那滴眼泪,女人慌忙着,伸出手去擦拭自己眼底的泪水,紧跟着,又去擦拭那棉袄上的泪水,
泪水在棉袄上被擦拭开,留下点湿润的痕迹,又一滴眼泪落到了上面,化为阴气,骤然溢散了开。
“……妈……妈妈……”
那站在旁边的男孩朝着自己母亲唤着。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女人擦拭着那棉袄上泪水的手渐渐止住,望着那棉袄,又再出神了会儿。
“……小望……小望,你这会儿在妈妈旁边吗……要是不在的话,快回来吧,回家吧……玩够了就回家吧……小望……回家了,小望……”
抬起头,唤了两声,又再顿了顿,女人将那铺在床上的一件件衣服叠着放在了一起,抱了起来,
“……小望,快中午了……该饿了吧,妈妈去给你做饭,给你煮你喜欢吃得荷包蛋,回家吃饭了,小望……”
望着这屋里,女人出声唤了声,再顿了顿脚,伸手拉开了虚掩的卧室门,走了出去。
……
“……把这些衣服……”
“……先放到这儿吧。”
女人抱着衣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男人赶紧站起了身,拿着东西慌忙着擦拭了下桌子。
女人点了点头,将衣服放到了桌上,
“……我去煮饭……快中午了……”
“……好……”
女人再说了声,站了站脚,朝着屋后厨房里走了去。
男人应了声,站在原地。
这时候,那男孩也跟着自己母亲走出了卧室,
信仰精灵牧师
走到了堂屋里,望了望往厨房里去的母亲,又再望了望自己父亲,转过了头,朝着廉歌看了过来,
紧跟着,看着廉歌,有些犹豫着,男孩挪着脚,朝着廉歌走了过来,
“……大哥哥,你能不能,能不能跟我妈妈说……我不冷,我不需要厚衣服的……我没事儿的,我可以一个人的……”

lic22优美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六百六十二章 哎呦!閲讀-wkl9h

Home / 都市小說 / lic22优美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六百六十二章 哎呦!閲讀-wkl9h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呼,累死我了,累死我了……”
似乎喘着粗气,年轻男人擦着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出声说着,
而那朝着客厅门慌忙着跑过来的年轻女人一下穿过了年轻男人的身体,伸手去抓住了门把手,拧着把手,
杀手狂妃:魔皇万万岁 雉尾
把手转动,年轻女人一推,踉跄了下,客厅门便直接朝外推开了。
被惊了下,浑身止不住哆嗦着,也想往门口跑的算命老头见客厅门重新再打开了,止住了动作,
“……门能打开吧……没事儿,这超度嘛……鬼肯定会有些反应……别慌……别慌……”
年轻女人听着算命老头的话,推开了门,犹豫着,止住了动作,侧身就站在了堂屋门口,
那算命老头说着话,脚步也朝着门边不动声色着,再挪了挪。
掌权 一三五七九
萌寶無敵:拐個鬼王當爹爹 格零
“……那师傅……师傅你接着超度吧……”
声音颤抖着,年轻女人望着客厅里,眼底带着恐惧,浑身也颤抖着,手紧紧拽着那门摆手,出声说着,
“……好,好……”
算命老头紧跟着应着,抬起手,手微微哆嗦了下,再做了个掐诀的模样,声音颤抖着,再出声念着,
“……太上敕令……”
有些颤抖着的经文念诵声在客厅里响起。
“……小姐姐,小姐姐,我错了,你别走啊……”
年轻男人似乎喘过了粗气,再靠近在年轻女人旁边,出声说着,
鳳惑天下【完結】
“……小姐姐,我错了,真错了……你可别走啊……”
慌忙着,年轻男人一脸懊悔,出声说着,
“……小姐姐你别走啊,我们培养感情吧,小姐姐……你渴了吗,要不我给您拿瓶水吧……小姐姐,你可别走啊,我们好好培养感情吧……我不摸你了,不搂你了,不亲你了……不摸你的大腿了,不搂你的腰了,不搂着你的腰摸你的腿了,不搂着你的腰摸你香香软软白白的大腿还有其他地方了……”
“……啪!孙振啊孙振啊,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你的礼义廉耻呢,你的道德呢,羞耻心呢……你怎么能光想着小姐姐的大腿呢……香香软软的大腿呢……香香软软套着滑溜溜丝袜的大腿……”
“……啪!孙振啊,孙振,你对得起谁啊,孙振……你就不能想着别得地方吗……软软的腰……香喷喷的脸蛋……”
“……啪!下贱!”
“……孙振啊,培养感情啊,培养感情再摸啊,培养半个月……几天……的感情再摸小姐姐的大腿啊……啪!”
“……咦,小姐姐,你怎么出汗了呢,是热了吗,我给你把外套脱下来吧……”
懊悔着,站在年轻女人旁边说了阵,年轻男人又抬起头,兴冲冲着看着年轻女人说道,
年轻女人站在客厅门边,手紧紧拽着门把手,不时张望着这客厅里,眼底带着恐惧,浑身颤抖着,额头上多了些冷汗,
“……小姐姐热了吧,小姐姐穿得这么厚热了吧,我把你外套脱下来吧……”
年轻男人兴冲冲着说着,
“……把外套大衣脱了,小姐姐你就不会热了吧……脱了外套,小姐姐没穿得那么厚就会不会热了吧……没穿外套的话,小姐姐里面穿着毛衣吧……毛衣弹性真好啊……裤子要不要脱掉了,脱掉了之后,里面就剩下白白的大腿,会不会着凉啊……一会儿去洗澡的时候,应该会脱吧,会洗白白的大腿吧……白白香香软软的大腿……”
说着话,年轻男人伸出手,费劲着,解开了年轻女人身上穿着大衣的一个扣子,
年轻女人一只手紧紧攥着门把手,一只手紧紧裹着自己的大衣,再外衣的扣子被解开了个过后,浑身顿时就僵住了,
“……师傅……师傅,他在解我的大衣扣……”
眼底多了些泪水,浑身先是僵着,紧跟着又止不住颤抖着,站在原地,似乎不敢动,年轻女人抓着厚实的衣裳,冲着那正念诵着经文的算命老头出声说道,
“……莫慌……莫慌……”
闻声,算命老头浑身颤抖了下,念诵着的经文声也紧跟着有些发颤,
望着身前狭小的区域,算命老头一边说着,一边再往着客厅门边挪了挪脚,
“……太上敕令……”
有些发颤的经文再响起,
学姐爱上我
年轻女人紧紧抓着被解开一个扣子的大衣,浑身颤抖着,眼底恐惧着,带着些泪水。
“……啪!”
“……孙振啊,孙振啊,你怎么能这样呢!”
那年轻男人一脸懊悔,再打了自己一巴掌,
“……你怎么能脱别人小姐姐的衣服呢,你怎么能想把小姐姐的外衣脱了呢,你把小姐姐的外衣脱了,她里面不就只剩下弹性很好的毛衣了吗……你把小姐姐的外套脱了,下面半截腿不也遮不到了吗……小姐姐穿着厚厚裤子,还笔直的腿不就全露出来了吗……你怎么能这样呢,下贱!”
“……啪!”
獸武神皇
又打了自己一巴掌,年轻男人说着,却垫着脚,抬着头,朝着年轻女人的脖子往下,似乎想看到大衣里面,
“……不过都打了自己一巴掌了,都惩罚了自己了,就看一眼……摸一下吧,应该可以吧……小姐姐都被我摸了好多次了……都还没走……这次应该也不会走吧……嗯……肯定是我和小姐姐已经培养出感情了……那摸一下应该没事儿吧……”
“……那就摸一下……摸一下没事儿的话,摸两下应该也行吧……那就两下……三下吧……都是一次摸的……就一次好像也没事儿吧……”
年轻男人说着,弯下腰,伸出了手,朝着年轻女人裹着厚实裤子的腿摸了过去,
“……哎呦!”
就在这时候,年轻男人一个踉跄,仰面朝着地上摔了一跤。
不禁叫了声,紧跟着,年轻男人又站起了身,朝着那念诵着经文的算命老头望了望过去,
后现代宠姬养成 茫喵
網王之守護我的王子 淘氣蟲
“……大师?”
年轻男人试探着,朝着算命老头喊了声,
算命老头依旧浑身微微颤着,念着经文。
霧起新疆 無風止境
“……呼……应该是巧合……对,巧合……”
见算命老头没反应,年轻男人似乎松了口气,然后又再转过头,低下头,看向了门边年轻女人的腿,
“……就摸一下……三下……应该没事儿……”
“……哎呦!”
记忆的蓝色大门 晚风2013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紧跟着,年轻男人再仰面朝天,摔倒在了地上,
“……大师,大师?大师?”
赶紧着,再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到那算命老头跟前,年轻男人张牙舞爪着,比划着,喊着,
见算命老头还是没反应,年轻男人眼底有些疑惑,
不过这回老实了,没再朝着年轻女人再过去,站到了一边。
旁侧,客厅沙发跟前,廉歌笑着,看着客厅里几道身影,收回了手。

rhecy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五十六章 街邊-8xoki

Home / 都市小說 / rhecy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五十六章 街邊-8xoki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歌,那件毛衣你拿到了吧。快穿上看看,看合不合身……”
这是个还算热闹的镇子,林立的高楼和破败老旧的街道并存,有些斑驳褪去墙灰,掉了些瓦片的瓦房便混杂在亮着万家灯火,灯火映出到街道上的高楼,和高楼下,靠着街道的各种铺面中,
老旧昏黑的巷子里没什么人进出,亮着盏盏路灯的街道旁,形形色色的人来往着。
君主独宠淡漠妻 蝶恋
混杂着些行人话语声,街道旁还亮着灯店铺里的叫卖声,热闹着。
一条巷子口边,热闹街道的街尾边,一家快递店前,廉歌拿到了顾母让顾小影寄过了的那件毛衣。
先前的视频电话还没挂,顾母笑着,同廉歌说了句。
“好。师母,”
微微笑着,应了声,廉歌打开了装着毛衣的袋子,就袋子扔进旁边垃圾桶,脱下外衣,将顾母寄来的那件毛衣穿在了里面,
“……怎么样,还行吗?”
视频电话那头,顾母笑着,出声再问道,
“挺暖和的。”
微微笑着,廉歌将先前的外衣再重新穿了起来,应了句。
“暖和就好,我看看,再给你织一件,你到时候好换洗。”
顾母看着,点了点头,笑着再出声说道。
“……妈,那我的呢,我的那件呢……”
“……在织了,在织了,你着急什么……”
“……妈,我感觉你在骗我,你把廉歌那件毛衣织好的时候,我的那件毛衣我连衣领都没看到……”
旁边,沙发上,顾小影有些幽怨着出声说道。
“师母,一件就足够了,就不用再织了。”
廉歌微微笑着,看着视频电话那头,再出声说了句。
“……也是。”
顾母闻声,点了点头,应了声,再转过了头,
“……顾小影,你看看人廉歌多懂事……你看看你,一天天,坐没坐相,站没站像,浑身就跟没骨头似的,才坐到沙发去,头就挨到枕头上去了……”
“……妈!亲妈……”
顾小影再干嚎了声,还是没从沙发上起来,
“……廉歌,你岳父岳母欺负我……这个家,我没法待了,你还不赶紧过来接我……”
哼哼唧唧着,顾小影再说了声。
顾母没好气着,白了她一眼,
“……把那沙发垫子拉一下,都要给你带到地上去了。”
“……哦……”
止住了声,顾小影乖乖着坐起来,拉了拉垫子,再重新趴了下去。
再没好气看了顾小影一眼,顾母看向了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
“……小歌,那你差不多也去吃晚饭了吧,我和你老师就不跟你多说了,你和小影聊吧。”
“好,师母。”
看着视频电话那头,听着电话那头的话语声,廉歌微微笑了笑,应了声。
美漫之道門修士 太清妖道
视频电话那头,顾母和顾汉国走开了些,顾小影趴在沙发上,垫着枕头,再拿起了手机,
“……廉歌,廉哥哥……你刚才好像心情有些低沉,现在好些了吗?”
“好多了。”
微微笑着,廉歌应着。
……
“……吱吱,吱吱吱……”
又再和顾小影说了会儿话,廉歌挂了电话,将手机随意着重新放进了兜里。
肩上,小白鼠转动着脑袋,张望着四周,沿着街边,岔路口边,摆着的些小吃摊,立起了前肢。
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廉歌微微笑了笑,再转过身,朝着路边个没多远的小吃摊位走了过去,
“……来碗炒饭,打包带走……”
“……好嘞,马上就好……小伙子,你要点什么?”
招呼了声旁边个客人,见廉歌走近,摊位后的摊主一边忙活着,一边再招呼着,
“炒份回锅肉,炒个土豆丝吧。”
看了眼立在摊位旁边,牌子上的菜,廉歌出声说了句。
沐雨流年 空嶺寒
“……行,打包还是就在这儿吃?”
“就在这儿吃吧。”
“……好嘞,您先坐,稍等会儿。”
摊位后的摊主应了声,再忙活了起来,拿着勺子翻炒着摊位上铁锅里的菜。
廉歌转过了身,再看了眼,
这摊位就摆在街道边,支着个摊子,摊位前,摆着几张折叠桌,摆着些塑料凳。
随意选了个位置,廉歌坐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阵阵拂来,带着寒意的冷风,街道旁,几个摊位前,都没坐什么人,来往的食客大多带着些小吃便离开了。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摊位前,挨着街道边的台阶旁,
还有几个往地上押着张布,摆摊算命的算命先生,
—————
“……这天气,真他娘冷了啊……”
“……冷,冷能冷到哪去,你个老家伙,别等会儿说手抖了,耍赖啊,落子无悔我跟你讲……”
“……就你个臭棋篓子,我还反悔……你别说你脑子冻木了就成……”
靠着近的两个算命摊位后,两个老头在两个摊位中间摆着象棋,正一边下着。
……
“……这天气,真是冷啊……”
摊位后,那摊主将碟炒好的土豆丝,和一碗饭端着,从摊位后走出来,走到了廉歌身侧,
“……小伙子,你先吃着,剩下个菜马上我就给你炒过来,免得等会儿冷了。”
摊主笑呵呵着,说了声,将那碟炒好的土豆丝和那碗饭放下,再沿着路,望了望,重新走回了摊位后,
廉歌点了点头,将饭碗端了起来,看了眼肩上正眼馋着的小白鼠,夹了筷子土豆丝递给了小白鼠,小白鼠爪着捧着,把土豆丝往嘴里递着。
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活著的選擇 瘦感兒
再夹起筷子菜,廉歌吃了起来。
……
“……给我来份面,多放点辣椒,这天气,真他娘冷……”
正下着棋的个算命老头,抬起头,朝着那小吃摊主招呼了声,
“……也给我他娘来一碗。”
“……成。老陈,老徐,你们今天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收拾啊。”
殘骸 寒爽孤魂
“……他娘的,收拾什么啊,一整天都没开张……诶,等等,那碗面先别下,好像他娘来生意了,别破坏了老子的形象……”
算命老头骂咧咧说了句,紧随着抬起头,朝着路边望了望,似乎看到了些什么,再对着摊主喊了声。
“……我那碗面,也不要了。”
赶紧着,另一个算命着也跟着说了声,老神在在的坐在摊位后。
听着随着清风在耳边响着的话语声,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那路边,
路边,不远处,一个年轻女人浑身裹得严严实实,显得有些臃肿的,站在了那路边,犹豫着,朝着马路边几个算命摊位看着。
又再踌躇了下,那年轻女人还是朝着那几个算命摊位走了过去。
停在路边第一个摊位前,那年轻女人看着摊位后的算命老头,眼底还犹豫着,那老头转动着目光,再打量打量了这年轻女人,
“……师傅,您这儿,能抓鬼吗?”
再犹豫了下,那年轻女人还是出声对着那算命老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