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言情小說’ Category

8ww2c优美都市言情 問丹朱 愛下-第三百一十三章 幫忙相伴-33ybl

星期四, 17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皇帝的决定,陈丹朱也快就得知了。
金瑶公主这次不用谁叮嘱,亲自出门来告诉陈丹朱,半路上被小曲追上。
金瑶公主自然知道小曲是三皇子派来的,她让小曲回去,这件事由她说就好了。
小曲不肯回去,笑道:“殿下也担心丹朱小姐,让奴婢好好看看才能回话。”
金瑶公主一笑不再劝阻,带着小曲一起来到桃花观,周玄已经比他们更早一步站在院子里,看到金瑶公主抬了抬眉毛,看到小曲垂下嘴角。
“又不是什么大喜事。”他沉脸说道,“来这么多人干什么?”
金瑶公主道:“正因为不是大喜事,我们担心丹朱才来的,倒是你,又来干什么?别给丹朱小姐添堵。”
陈丹朱笑着从廊下迎来,她正在忙碌,袖子都挽起来:“公主不要骂他,周侯爷是特意来给交接房子的。”
说着又回头唤阿甜,阿甜燕儿忙忙碌碌的从内走出来,拎着箱子包袱。
陈丹朱叮嘱道:“你们先过去,也不用忙乱,家里用的都是旧人,也都归置的很好。”
阿甜燕儿齐声应声是。
周玄在一旁挑眉:“家里归置的好这句话说的好,多谢丹朱小姐赞誉。”
陈丹朱对他一笑,伸手指着一旁:“我现在在做一两金这种药,做好了,给你一箱子表表谢意。”
周玄道:“这是专为我做的吗?”
陈丹朱道:“瓶子上都刻了你的名字!”
周玄哈哈一笑,带着燕儿阿甜离开了。
陈丹朱走到金瑶公主身前,笑着牵住她的手:“公主别担心,我都知道了,虽然很荒唐,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姐姐和孩子能重见天日,还是好事。”
自进来后金瑶公主已经亲眼看到小道观里的忙碌,嘈杂驱散了忧愁,陈丹朱本人也眼睛亮亮,没有丝毫的垂头丧气,她也放心了。
“虽然事情很让人难过,但我想丹朱你这么厉害,陈大小姐一定也是个很厉害的人。”她握着陈丹朱的手轻声说,“她一定不会惧怕那位姚小姐。”
陈丹朱点点头:“我姐姐不怕的。”再看这边站着的小曲,“多谢殿下,让殿下放心,我没事的。”
小曲含笑应声是,又忙道:“丹朱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徐妃娘娘说家里的事她来操办。”
陈丹朱施礼道谢:“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跟娘娘说,还望娘娘到时候不要嫌我烦。”
金瑶公主笑了笑,小曲亦是笑着连连道不会不会,心意已经转达了也看到了丹朱小姐,回去能给三皇子描述,他便先告辞了。
看着小曲离开,金瑶公主笑道:“看来徐妃娘娘对你很满意啊,我听说先前已经送过了礼物了,现在又要帮你布置家宅。”
陈丹朱轻叹一声:“当母亲的都会全心全意对孩子好。”
徐妃娘娘对她这么好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好,怎么样才算是让三皇子好呢?当然是有事找徐妃,不要找三皇子,离她的儿子远一点,尤其是这个时候。
金瑶公主察觉她话里的意思不太对,忙要问,陈丹朱先拉住她:“我正好有件事要请公主帮忙。”
帮忙吗?那当然可以,金瑶公主立刻问是什么事,又让她尽管说,不管帮得上帮不上,都要帮。
陈丹朱牵着她的手被逗笑了:“帮得上,公主你帮我跟陛下说,请陛下给我一队人马,护送我去西京接我姐姐。”
“你要去西京啊?”金瑶公主惊讶问。
陈丹朱点点头:“我要亲自去接我姐姐,我要陪着姐姐一起接圣旨。”
金瑶公主明白了:“好,我去跟父皇说,你放心,我撒泼打滚绝食也要说服陛下。”
陈丹朱哈哈笑:“你们一个个的都被我带坏了,陛下会气坏的。”
“不会,父皇应该会习惯了。”金瑶公主笑道。
竹林站开远远,不忍心听着两个女子大胆的说笑皇帝,不过,丹朱小姐想要回西京啊,怎么没有跟他说?使唤他去找将军要人马不是更方便吗?
金瑶公主也想到这个,笑着打趣陈丹朱:“你不是说我父皇不如你义父吗?”
陈丹朱摇头:“这件事不一样,我义父再厉害也只是将军,陛下可不一样,我要用陛下的人去接我姐姐,我姐姐就会更风光,至少要比那个女人风光。”
金瑶公主轻叹一声抱了抱她的肩头:“好,你放心,我去跟父皇说,你等我好消息。”
陈丹朱握着手对她一礼,郑重的道谢。
金瑶公主笑道:“你还跟我客气什么。”
陈丹朱起身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肩头:“我常常想,我陈丹朱能活到现在,是不幸的,又是极其幸运的,能认识公主这样的人。”
金瑶公主被她说的想笑又想哭:“你这是干什么嘛,好啦,你不用跟我说甜言蜜语,我也会为你去两肋插刀的。”说着捏陈丹朱的腰。
陈丹朱笑着躲开,携手与金瑶公主下山,目送久久,看不到车驾了,也没有回到山上去,而是坐在卖茶阿婆的茶棚里喝茶。
“阿婆,你不要这么小气啊,好吃的果盘给我端上来。”
“丹朱小姐给钱吗?”
“不给,阿婆你因为我挣了好多钱,请我白吃白喝一顿怎么了?”
卖茶阿婆被缠不过送了一个果盘给她,自己也坐下来陪着吃,多吃一口就少亏一个钱。
陈丹朱笑的伏在桌子上:“阿婆,你挣钱挣习惯了,以后不挣钱了可怎么办。”
卖茶阿婆生气的瞪眼:“好好的干吗咒我!”
陈丹朱捏起一片干果片扔进嘴里含糊的点头:“不过,阿婆就是不挣钱,也能活的好好的。”
吃吃喝喝一番,又拎着一壶茶才上山去,阿甜燕儿翠儿英姑都去周玄的家里收拾了,这边山上只剩下她和一个仆妇,暮色中比以往更加安静。
陈丹朱站在院子里环视一刻,抬头唤竹林。
竹林从屋顶上跳下来。
“我有陛下的人马护送,你就不要跟我去西京了。”她说道,“你在京城,把我的家,和阿甜她们守好了,不要让她们别人欺负,就算是太子,也不行。”
谁敢欺负你们啊,竹林有心像往日那样反驳,但心里念头转过,最终只嗯了声,看着陈丹朱拎着茶走进室内,伴着灯火继续制药,在窗户上投下忙碌的身影。
也不知道金瑶公主能不能说服陛下,竹林犹豫着要不要去跟将军说一声,还没等他去说,第二天就传来好消息,陛下果然同意了。
“太可惜了。”金瑶公主派来的小宫女一脸遗憾,“我们公主说,她都没有跪求。”
更别提绝食啊什么的撒泼打滚。
陈丹朱笑着给她抓了一把药糖:“等我回来再去谢公主。”
小宫女捧着药糖高高兴兴的走了。
陈丹朱走到山下,看着陈列路边的十几个金甲卫士威风凛凛,让路人们心惊胆战,她满意的点头。
“皇宫里的金甲卫果然比你们看起来更有气势。”她对竹林笑道。
竹林木着脸心里哼了声,气势有什么好比的,要看谁更有本事才对。
“竹林,你替我跟将军说一声。”陈丹朱道,“待我接了姐姐回来,我带姐姐一起去拜见将军,多谢将军这两年多的照顾。”
竹林哦了声,奇怪,陈丹朱一向把对将军的感激挂在嘴边,听得都麻木的,但这次听来,还是莫名的心里一酸。
唉,正如将军先前说的,这到底不是什么值得欢喜的事吧。

affei精彩言情小說 問丹朱 txt-第三百一十四章 發覺分享-klnfs

星期四, 17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得到了皇帝钦赐的三十个金甲卫做护卫,陈丹朱立刻就要走,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要走让她们相送,只有阿甜和竹林在跟前,并没有满城招摇。
“傻不傻啊,我在这里招摇什么。”陈丹朱对竹林撇嘴,“我在这里就是没有金甲卫,难道不能招摇吗?”
那倒也是,丹朱小姐一直很招摇,竹林在心里撇撇嘴。
“就是。”阿甜在一旁得意的补充,“小姐是要去西京招摇。”
行吧,是丹朱小姐的做派,竹林无语,陈丹朱哈哈笑了,拉住阿甜的手,看着阿甜娇嫩青春的脸,轻声叮嘱:“你要照看好自己。”
阿甜问:“小姐,不是应该说照看好我们的家吗?”
陈丹朱又笑了点头:“对,照看好我们的家。”她又看竹林,“阿甜要照看好我的家,竹林,那阿甜就请你照看好。”
为什么说这种话?他的职责不就是照看她们主仆吗?竹林木然着脸应声是。
竹林和阿甜送走了陈丹朱,又看着阿甜哭了半天,接着又守着陈宅,盯着磨磨蹭蹭不肯搬走的周玄,等两天后,竹林才来亲自跟铁面将军说这件事。
他事先已经让人给将军禀告了,不用他禀告,铁面将军也早已经知道。
“丹朱小姐这次怎么这么懂事,没有来找将军你?”王咸跟铁面将军说笑,“而是让金瑶公主去求陛下。”
铁面将军声音有些心不在焉:“因为这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皇帝已经表明要封赏陈家大小姐和其子,陈丹朱要求用金甲卫护送去西京迎接姐姐也不算什么,这也算是皇帝的封赏。
王咸对竹林说:“丹朱小姐有了皇帝的金甲卫,就不理会将军了,临走也不来看一眼。”说着哈哈笑,看一旁坐着的可怜老父亲。
竹林忙解释:“丹朱小姐是急着赶路,说等接了陈大小姐再一起来拜见将军,感谢将军的照看。”
王咸笑声更大:“她分明是要她姐姐一样跟她受到将军的照看。”
虽然说皇帝要封这位陈大小姐为郡主,但只是一个虚名,至少跟另外一个郡主姚小姐不能比,那位姚小姐有太子做靠山。
陈丹朱只能抓着将军给姐姐当靠山。
他这边说笑热闹,那边铁面将军沉默,似乎在看面前的书卷,又似乎在出神。
“将军,你想什么呢?”王咸问。
铁面将军抬起头问竹林:“丹朱小姐走了多久了?”
还是在想陈丹朱嘛,王咸撇嘴。
竹林道:“两天了,将军不用担心,阿甜她们没有去,要忙着把家里收拾好,不过丹朱小姐带了两个仆妇两个丫头,都是以前陈大小姐的使唤人。”
带着姐姐熟悉的旧仆很好,能让陈大小姐减少几分对新京的恐惧,铁面将军点点头,陈丹朱一直是个很聪明考虑很周道的女孩子,他并不担心,但——
他的手指再次轻轻的抚着桌面,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一直到竹林离开,暮色降临,铁面将军还忍不住想这件事。
陈丹朱就这样走了?这么急,什么也不跟他说,比如到西京后,拜见六皇子什么的,这么好的机会,陈丹朱怎么可能放过?
“因为人家有皇帝的金甲卫啊。”王咸撇嘴道,“你看着吧,进了西京,丹朱小姐比皇子还威风呢。”
说到这里笑了。
“给府里写封信吧,我怀疑丹朱小姐到时候敢闯六皇子府,要亲自见见这个六皇子呢。”
铁面将军道:“她哪有那个心情——”
说到这里话一顿。
丹朱小姐这样心情,还能考虑这么多事,给皇帝要人马,给周玄要房子,唯独什么都不跟他要,怎么看都是要故意把他撇开——
外边响起一阵喧闹,似乎有千军万马奔来。
“将军。”兵卫进来道,“周侯爷来了。”
话音未落,周玄就掀起营帐进来了。
铁面将军道:“出去!”
周玄倒也没有愤怒,转身就出去了,然后在帐外高声道:“将军,周玄拜见。”
铁面将军道:“进来吧。”
周玄这才走进来,也不介意先前的难堪,对铁面将军一礼,又对王咸一笑:“王先生也在呢?来给我诊诊脉,总觉得不太舒服。”
王咸对他翻个白眼:“不用诊脉,我一看你就知道什么病,一会儿熬好药给你送过去,侯爷记得喝。”
周玄笑:“我可不敢喝,上次喝了王大夫你的药,我拉了三天肚子。”
铁面将军打断他们的互相嘲讽,问周玄:“去哪里了?四天不见人影?”
周玄要坐下,一面道:“前两天太子那边有事,帮太子选了些人手,太子殿下要送太子妃的妹妹,姚小姐回西京接孩子,这两天是给陈丹朱腾房子——”
铁面将军打断他:“你是军中之人,又不是太子的人,口口声声将君臣,首先要记得臣的职责,是忠君之事,这个君,是给你职的君,除了陛下,别人不是你的君。”
要坐下的周玄顿时站直身子,收起嬉皮笑脸,郑重的应声是:“末将明白了,末将会跟太子说明,末将不受他的调遣。”
铁面将军摆手:“下去吧。”
周玄施礼大步而去。
看着帐帘飞舞,年轻人的身影消失,外边旋即又传来一阵喧闹,马蹄腾腾伴着年轻人的嘶吼远去了。
王咸呵了声:“什么叫跟太子说,将军不让他受太子调遣?这小子,竟然还挑拨太子和将军你的关系,安得什么心思!”
铁面将军道:“他说太子让他——”说到这里声音一顿,不说话了,人也顿住了。
王咸道:“不是我小人心,自从你直接出面去找陛下不要给李梁封功,说太子是与你夺功之后,太子就恨上你了,咱们这个太子什么脾气,别人不知道,你看的还不清楚吗?你也太不慎重了,他——”
他的话没说完,铁面将军就站了起来。
“不对。”他说道,“不是回西京,是要去杀人。”
王咸被说的一愣:“谁?杀谁?”
他们不是正在说太子吗?太子要杀谁?
铁面将军看着他:“陈丹朱,不是要回西京,而是要杀姚芙。”
……
……
营帐里变得有些闷乱。
王咸展开一张舆图,铁面将军的手指在其上滑落。
“周玄先前说姚芙已经走了四天了。”他说道,“陈丹朱晚两天,她一定日夜不停的急行追上。”
王咸举着舆图在身前,急急道:“追上又怎样?她真敢杀了姚芙,她是不是不想活了?她一家人都别想活了。”
铁面将军站直身子,铁面具后发出一声笑:“她啊,大概就不想这些。”
他早就知道,这个女孩子根本不是什么冷静的人,她当初杀李梁就是这样,根本就不考虑杀了以后怎么样,她要做的只是我现在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她这次谁也不求,什么都不说,分明是不打算说,也不求,是要直接杀人。
你们要封赏姚四小姐,那她就直接杀了她,看你们还封赏什么。
她一直都是要杀这个女人的,只是一直在等机会,因为那个姚四小姐从不出宫,现在机会来了,她等到了!
这个疯子啊!
铁面将军抬脚就向外走,王咸眼明手快跳起来抓住他:“将军你要干什么?”
铁面将军道:“当然去救她,你难道不清楚这个女人会用什么办法杀人?”
同归于尽,给别人下毒,也是在给自己下毒,这样才能最让人不防备,王咸当然清楚,还似乎能感受到那时候走进李梁的营帐,闻到的未散的余毒,以及看到那女孩子眼里脸上残留的毒。
王咸看着铁面将军的铁面具,无奈道:“你怎么去啊?多少眼睛盯着你啊,还是我去。”
铁面将军摇头:“你不行,你来不及。”
陈丹朱已经走了两天了,要追出两天的路程,王咸虽然能跟随他行军打仗,但到底只是个大夫,这种急行赶路,还是不行。
铁面将军看着营帐外,夜色火把人声马鸣喧闹,他伸手按住铁面具,喊道:“枫林。”
伴着他一声唤,枫林从外边进来,刚站住就瞪圆了眼,看着面前的铁面将军摘下了面具,露出一张白皙年轻美貌的脸。
“将——”枫林一瞬间舌头打结。
铁面将军手一扬,铁面具落在枫林的手里,他的人也走过来,身上的灰袍解下,在解下内里裹扎一层一层的衣袍,他似乎一步一步的长高变瘦,站到枫林面前,就像一个从臃肿的茧里新生而出的青蜓。
他的面容俊美,他的声音清冷:“既然人人都盯着铁面将军,那就让人人都不认识的那个我去吧。”

fjhys人氣連載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一十一章 冷靜相伴-0fwjo

星期三, 16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从关内侯手里把房子要回来,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皇帝既然要封赏陈家大小姐和其子,那陈家要回自己的房子岂不是理所应当,皇帝怎么能拒绝?那到时候,周青的儿子又怎么办?
为了李梁的儿子,就不管周青的儿子了?
李梁的功劳比周青还大?天下人如何说?
枫林听了丹朱小姐的话,忍不住笑了,丹朱小姐就是这样,想要欺负她也没那么容易。
周玄在一旁生气:“陈丹朱,我是特意来给你通风报信的,还愿意助你进宫跟太子和陛下理论一番,你倒好,竟然第一个念头是算计我。”
陈丹朱认真的说:“这不是我算计你,这说起来还是因为太子。”她将手里的切药刀放到周玄手里,郑重说,“侯爷,为自己鸣不平吧,我支持你。”
周玄握住刀作势敲她的头。
看着两人的嬉闹,枫林悄然离开了,丹朱小姐还能想接下来怎么做,可见很理智。
王咸听了枫林的话,点头:“没犯傻,不亏是当初能独行毒杀姐夫的女人。”
他说到这里,一旁坐着的沉默的铁面将军忽道:“你说什么?”
王咸看过来,自从枫林回来说了丹朱小姐的反应后,铁面将军就有些出神。
“没说什么啊。”他说道,“说丹朱小姐杀她姐夫,当然我的意思是丹朱小姐不会糊涂的因为这件事去跟皇帝太子闹,她很冷静,知道事不可违抗,就开始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铁面将军哦了声:“冷静吗?”
“很冷静了。”王咸道,“而且很聪明,把周玄扯进来,让陛下和太子多一层为难。”
铁面将军没有再说话,对枫林摆摆手:“给袁先生那边送信去吧。”
枫林应声是,拿着王咸递过来的信退了出去。
快马信兵向西京去了,这边桃花山上,周玄也告辞。
看着翻上墙的周玄,陈丹朱站在廊下喂了声唤住。
周玄回头看她。
“走门不行吗?”陈丹朱指了指门,“开着呢。”
周玄道:“我想走哪里就走哪里。”
陈丹朱撇撇嘴,又唤住他,道:“谢谢啊。”
周玄自嘲一笑:“不用谢,我也帮不上忙,也解决不了你的痛苦。”说罢跳下墙头消失在视线里。
陈丹朱站在廊下望着矮墙久久未动,阿甜小心翼翼过来唤声小姐,陈丹朱才回过神看她。
“那老爷他们是不是要回来了?”阿甜问。
虽然她一直盼望着老爷他们回来,但因为李梁的功劳而回来,实在不是什么高兴的事。
按照老爷的脾气,只怕一家子都自尽也不会接受这种封赏。
陈丹朱默然一刻,对阿甜一笑:“别担心,问题总有办法解决的,先不要想了。”
解决吗?怎么解决啊,三皇子周玄以及铁面将军都解决不了,阿甜不知道也不敢问,免得让小姐心烦,她点点头,又小心翼翼问:“那给大小姐写信说一声吗?”
多少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圣旨到了一家子晴天霹雳措手不及。
陈丹朱摇摇头:“不用写。”又对阿甜柔柔一笑,“这么大的事,将军一定会告诉六皇子,六皇子那边会给姐姐他们说的。”
阿甜不问了,看着廊下摆着的草药工具:“小姐,这些我来做吧。”
陈丹朱摇摇头:“我来吧,快要做好了。”
阿甜应声是,她也是担心小姐累,这些天小姐一直日夜不停的做药材,比前些时候用心多了,唉,用心也是一种分心,大概只有这样才能缓解痛苦吧。
陈丹朱重新坐回去,将切好的药片举在眼前对着日光仔细的看,细细的挑选,一簸箩的药片只挑出一小碗,然后一片一片仔细的碾碎,碎成粉末,她看着粉末轻轻的嗅了嗅,似乎被药香味陶醉,闭上了眼。
…..
…..
铁面将军的信比以往更快到达了西京,很快又到了陈丹妍的案头。
这一次袁先生坐在院子里的花架下,没有见到陈小元。
陈丹妍轻声说抱歉:“先生来的突然,父亲他带着小元玩呢。”
袁先生其实每次来都有固定的时间,那时候陈丹妍会提前将陈猎虎支走,这一次袁先生是突然到来的,陈丹妍没有准备——
后院传来老人低低的咳嗽声,但很快停下,只有叮叮当当木头锤子敲打的声音。
“父亲给小元在做小木马。”陈丹妍含笑说道。
袁先生点点头:“是有突发的事,这次的信不是丹朱小姐写的,是将军身边的人写来的,丹朱小姐没有亲自写信来。”
陈丹妍道:“那看来不是什么好事了,丹朱都不肯给我写信。”
坐在花架下的陈大小姐纤瘦的像一株藤蔓,但袁先生知道这个女子有着怎样强大的力量,生死边缘能挣扎回来,不仅把孩子生下来,自己也活下来,以及明知不是什么好消息,还能平静的打开信。
看着低头看信的女子,袁先生在一旁轻声道:“老王把事情说得很清楚,太子的动机,以及你们的拒绝后果,我就不多说了。”
陈丹妍将信看了一遍,面色没有半点改变,轻声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她对袁先生一笑,“因为我从来不想能有好消息,这个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它不是突然发生的,它是一直都存在的,只不过现在摆到我们面前了。”
袁先生笑了笑:“大小姐能这样想很好。”又问,“那大小姐的意思想要怎么做?”
陈丹妍将信叠好放在桌子上:“我当然要进京,既然陛下要封赏李梁的儿子,那就只能封赏我的儿子。”
袁先生愣了下。
“可能陛下忘记了。”陈丹妍笑了笑,“李梁只有一个明媒正娶的妻子,那就是我,陈丹妍,所以他也只有一个儿子。”
袁先生恍然明白了,看陈丹妍的神情更添几分敬佩,还有几分怜惜。
“那个女人以及她的儿子想要获得封赏。”陈丹妍对袁先生轻轻一笑,“就要先得到我这个正妻的认可,我不喝她的茶,她就休想进李家的门,她的儿子,也休想上李家的族谱。”
袁先生点点头:“大小姐说得对,大小姐做得好。”又轻声,“只是,委屈大小姐了。”
要去跟那个女人纠缠,要去撕开被丈夫背弃的伤痛,要去让自己生下的儿子,重新冠上仇人的名字。
这对一个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折磨。
陈丹妍轻轻笑了笑:“不委屈,我很高兴,这是我能做的事,不能什么事什么痛苦都让我妹妹一个人来承担。”

cfkpz火熱小說 問丹朱笔趣-第三百零九章 功過鑒賞-4odtx

星期二, 15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一个臣子竟然要和君上争功,明明应该是双手奉上,臣都是为了君上。
铁面将军作为一个武将这样说,是以下犯上了。
哪个君王能忍受武将如此。
初夏灯火明亮的殿内,一瞬间恍若寒冬。
“陛下。”铁面将军抬头看着皇帝,“老臣的功劳都是为了陛下,但现在太子还不是陛下,他是储君也是臣,是他的功劳就是他的,不是他的,也不能强夺。”
其实一个武将这样说,做皇帝的会很高兴,毕竟皇帝也是最忌讳武将与皇子们走的太近,但想到这灰袍白发下的真实身份,皇帝的神情又有些犹豫——
“于将军。”皇帝语重心长道,“朕明白你的心意,不过此事太子的确有功,你想想,陈丹朱为什么杀了李梁?自然是因为李梁已经足够威胁,如果不是因为李梁,陈丹朱会这么做吗?陈猎虎能被吴王放逐吗?我们怎能不动兵戈拿下吴地?”
皇帝已经这么低声下气的解释了,将军就适可而止吧,进忠太监忍不住看铁面将军给他使眼色,如今因为五皇子皇后的事,皇帝对太子正心生怜爱呢。
铁面将军铁面具让他整张脸硬邦邦,声音也硬邦邦:“陛下,您只想到了因为,没有想到如果,是,陈丹朱是因为察觉李梁被人收卖,对陈家对吴地不利才杀了他,但当时那女孩子只是一时惊怒杀了人,至于杀了李梁后怎么做根本就没有想。”
所以呢?皇帝看着铁面将军。
“当时在营中,丹朱小姐只靠着十个亲卫要掌控大军,李梁的人马察觉后必然要反抗,但丹朱小姐也不会坐以待毙,到时候打起来,靠着陈猎虎,陈二小姐的名义,李梁的人马也不一定就能势如破竹,陈猎虎也必然会发现不对,到时候吴都里外防守加固,陛下,不动兵戈是不可能的,而动了兵戈,陈猎虎领军多厉害,陛下心里也清楚。”
听着铁面将军缓缓道来,皇帝的脸色变幻。
“陛下。”铁面将军声音沙哑而苍苍,“李梁这不是功劳,这是失误,这个失误导致我们本来占先机的筹划全盘被打乱,是老臣稳住了陈丹朱,说服她投诚朝廷,才有了丹朱小姐瞒着陈猎虎,让吴王与老臣达成了协议,陛下,老臣不是霸道独占功劳,是事实如此,陛下非要认为这是太子的功劳,李梁有功,这是奖罚不分明,这是让万千将士寒心,这也不会让太子得到太大的威望,只会引发更多非议。”
皇帝默然不语。
“陛下。”铁面将军俯身,“老臣明白陛下对太子的苦心,但身为一个储君,不急功近利,沉稳就是最大的声誉。”
皇帝轻叹一声,声音无奈:“你啊你,自来就很会讲道理。”
“老臣讲的道理是为了陛下。”铁面将军道,“老臣已经这把年纪,黄土埋身,无儿无女无牵无挂,能看到大夏安定,朝堂清明,储君沉稳,陛下圣明,老臣死而无憾。”
铁面将军这把年纪了,生命已经开始倒数,人若死了,天大的功劳也都归于尘土,也没有什么功高震主,皇帝默然一刻,点点头:“好了,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铁面将军再次俯身叩头:“陛下圣明,老臣告退。”
皇帝看着起身的铁面将军又冷笑一声:“别整天说什么无儿无女装可怜,你不是有义女了吗?”
铁面将军低头道:“天下是陛下的,老臣是陛下的,老臣的女儿也是陛下的。”
皇帝恼火的摆手:“快滚滚滚。”
铁面将军这一次干脆利索的退出去了,皇帝站在大殿里安静一刻摇摇头。
“头疼。”他说道。
进忠太监吓了一跳扑上来搀扶“陛下你怎么样?”又要唤太医。
皇帝被他逗笑了:“朕是因为这两个儿子们头疼。”
进忠太监松口气,点点头:“儿子们太优秀了当父亲也是烦恼。”
皇帝再次笑了,又想到不优秀的儿子,摇头叹气:“朕不求他们多优秀,只要他们不为非作歹,兄友弟恭就足矣。”
进忠太监扶着皇帝向后走,低声道:“有陛下在能调教好,不懂规矩的关起来教,不沉稳的敲打,您是父亲更是天子,他们是儿子,也是臣,咿——这样说来,阿玄这孩子最先懂事。”
皇帝再次笑了。
进忠太监看他脸色,笑道:“老奴有个主意,陛下,咱们去徐妃那边坐坐,让她这个当母亲的教训儿子,陛下就不用出面了。”
没错,还有一个三皇子,身体好了,又出门走了一趟,以为沉稳懂事了,结果呢?听到涉及陈丹朱的事,火烧火燎的就跑出去告密了!皇帝一甩袖子:“走!”
夫妻教子也是一种恩爱情趣嘛,进忠太监笑着跟上,走到门口看到一个小太监探头探脑,便对他使个眼色,那小太监飞也似的向徐妃宫殿去了,不忘捏着袖口,免得把徐妃娘娘给的好处跑丢了。
…..
…..
姚芙依旧在太子妃门外站着,似乎与先前一样,甚至还跟以前一样乖乖的挨太子妃的冷眼和叱骂,但当太子与太子妃说过话起身走向书房时,她则会婷婷袅袅跟随而去,无视太子妃在后铁青的脸。
“这件事,父皇又反悔了。”进了书房太子直接说道。
姚芙神情惊讶不安:“莫非陛下对殿下您有所不满?”
太子冷笑:“不是父皇对我不满,是铁面将军求见陛下,说认定李梁有功就是与他抢功。”
姚芙顿时瞪圆眼,抓住太子的衣袖:“殿下!这是那陈丹朱干的!陈丹朱蛊惑铁面将军呢!”
陈丹朱啊,太子想着那天惊鸿一瞥的女子,他笑了笑:“的确是很媚惑。”
男人真是,看到女人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姚芙酸溜溜摇了摇他的衣袖:“殿下,你还笑的出来,这个陈丹朱已经多次坏了殿下的好事了。”
太子道:“更应该说是坏了你的好事吧?”
对于聪明的男人不能狡辩,姚芙垂头喃喃一声殿下,哭道:“我真是不甘心啊,几次三番都是这个陈丹朱,如果不是陈丹朱,李梁还活着,哪有今日这么多事。”

qmb6n超棒的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一十章 插刀熱推-njrrn

星期二, 15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是啊,没有这个陈丹朱的确不会有今日这么多事,不会有以策取士,不会有三皇子声名远扬,也不会有铁面将军与他作对,太子看着桌角默然一刻。
“孤一直认为这些事,与其说是陈丹朱做的,不如说是陛下的心意,有没有陈丹朱都不太重要。”他说道,“但现在看来,这个陈丹朱的确很重要,她做的事,牵涉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三皇子,周玄,铁面将军,这样下去,她将这三人牵连在一起,就更麻烦了。
“殿下殿下。”姚芙拭泪道,“必须除掉她啊。”
太子看她一眼:“别只想着除掉她,现在除掉她只会给我们找麻烦,孤以前就说过,不要拿刀戳她的皮肉。”
她才不管,她只想戳烂那贱人的皮肉,尤其是那张脸,姚芙咬牙,乖巧的问:“那要怎么做?”
“戳她的心啊。”太子道。
心?姚芙不解。
太子扬声唤福清,门外的福清立刻走进来。
“陈猎虎一家在西京的动向都有消息吧?”太子问,“那位陈大小姐怎么样?”
福清点头答道:“陈大小姐养了一个孩儿,孩儿是李梁的遗腹子,陈家让那孩子姓陈。”
太子轻叹一声:“李梁两个儿子,一个不见天日,一个只能跟别人姓,跟了孤的人,看到如此结果,岂不是心寒?”
姚芙看着他,问:“那殿下要怎么做?”
太子捏了捏她的脸颊:“李梁无功有过,孤不计较了,但孤要为李梁的儿子们出面说话,至少让他们得见天日,延续李梁的香火。”
姚芙明白了,也不管福清在场,伸手将太子的手按住在脸上,娇声道:“殿下,那我也要母凭子贵。”
太子笑着应声:“好,你们都要母凭子贵。”笑意在嘴角散开,满满的嘲讽。
姚芙也笑了,对她来说是母凭子贵,对那位陈大小姐来说,可就滋味复杂喽,果然还是太子殿下厉害,对付这个陈丹朱,不伤皮不伤骨,以皇帝恩赐的名义往其心口上狠狠插一刀。
陈丹朱啊陈丹朱,这次有你好看的咯。
……
……
皇帝见了一次太子,旋即铁面将军进宫求见,但第二天又见了太子,然后紧接着宣太子妃觐见,太子妃并不是一个人,还带了一个妹妹,引发了宫里的很多猜测,三皇子听到徐妃宫里的宫女们低声议论说,可能是要给太子立侧妃——
三皇子起身向外走去,还没走几步,徐妃的声音在背后唤住他。
“阿修。”她轻声说道,“不管你要去见你父皇,还是去见丹朱小姐,今天你走出去,回来记得给母妃我收殓。”
三皇子有些无奈的转过身:“母妃,我身体好了是想好好的活着,你难道不也是这样的期盼?怎么能这样要挟我?”
徐妃手里轻轻抚着柔顺白绫:“我就是想让你好好的活着,所以才一定要阻止你去寻死。”
三皇子默然不语。
“阿修,这件事对丹朱小姐来说,不是致命的。”徐妃道,“我也不是对丹朱小姐有不满,你也知道,我自始至终都是赞同你与丹朱小姐来往,这次只是太子为了夺功劳,他要夺就让他夺啊,丹朱小姐现在受些委屈,将来你再替她讨回来就是了。”
三皇子道:“那现在就什么都不做了?”
徐妃起身走过来,拉住儿子的手:“连铁面将军都没能说服陛下,修容,你更不行,你不要以为你在你父皇面前真的有求必应,你父皇之所以应你,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他,是他自己先想要,才会给你。”
三皇子神情有些哀伤,是啊,真相就是这么无情。
“阿修。”徐妃握紧他的手,“要真想帮丹朱小姐,就要先保护好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再跟陛下和太子作对了。”
三皇子垂目:“那让小曲去给丹朱小姐说一声,好让她做好准备。”
徐妃脸上浮现笑容,点头道声好,又对小曲吩咐:“带一些礼物给丹朱小姐,告诉她是我的心意,让她忍一时的委屈,才能得长久的平安。”
小曲应声是。
与此同时铁面将军也得知了宫里的动向,甚至比三皇子得到的更详细。
“陛下也顾忌你。”王咸道,“所以不提李梁了,只提他儿子的母亲们。”
铁面将军笑了笑:“儿子的母亲们,怎么,还要让两个母亲共处一室吗?”
王咸道:“肯定啊,太子不就是为了羞辱陈大小姐,给丹朱小姐一巴掌嘛。”
还有比跟仇人共处一室平起平坐更大的羞辱吗?
“当然陈大小姐可以拒绝,可以让丹朱小姐去跟皇帝闹。”
王咸摊摊手。
“到时候皇帝会怎样,那就是她们自找的。”
这件事说白了,太子不是再争功,是在出邪气,就是针对丹朱小姐。
铁面将军唤声来人。
“你现在就算进宫再去闹,解甲归田也没用。”王咸摇头,“这是陛下仁善,奖罚分明,而且除了李梁,太子还为当时在吴地的线人们都请了封赏,将军,你不能为了丹朱小姐一人,断了那么多人的前程。”
铁面将军道:“我不是进宫。”看着进来的枫林,将事情简单的讲给他,“跟袁先生说一声,让他转告陈大小姐,好让她有个准备。”
枫林应声是,转身要走,铁面将军又道:“先去给丹朱小姐说一声。”
枫林领命去了。
王咸斟茶摇头:“可怜的丹朱小姐,这下要气坏了吧。”
铁面将军指了指桌案:“你也闲着,给袁先生的信你来写吧,等枫林回来就能直接送走了。”
王咸撇撇嘴:“小袁自诩聪明,只给他说一句话他就什么都明白,用不着写信。”
话虽然这样说,还是乖乖的提笔写信。
枫林来到桃花观,发现已经用不着他多说了,三皇子的太监小曲刚走,而关内侯周玄就坐在丹朱小姐身边。
“你打算怎么办?”周玄问。
陈丹朱正在切药材,闻言想了想,看周玄:“既然这样的话,我打算让陛下把我家的房子还给我。”
周玄一怔,呸了声:“又不是我惹你了,怎么反而倒霉的是我?”

kya7g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三百零八章 反對閲讀-wx30j

星期一, 14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燕儿翠儿和英姑将灯笼点亮,璀璨如明珠。
陈丹朱坐在廊下,手里的扇子轻摇。
“陈丹朱,到底什么事?”周玄站在廊下,挡住了摇曳的灯光,皱眉问,又俯身压低声音,“我都能把那么大的秘密告诉你,你连你为什么不开心都不能跟我说吗?”
陈丹朱看着他:“伤心事嘛,我是不想说出来让你也伤心。”
周玄狐疑的看着她,问:“真的?你担心我伤心?”
灯下的女孩子一笑:“当然假的了。”
周玄冷笑:“陈丹朱,这话可是你说的,你别怪我当成真的——”
他的话说完,就见女孩子眼神戚戚,幽幽一叹:“周公子,你不要生气,我是有点不开心,所以混说话。”
这样子大概一多半是装的,周玄心里想,但还是忍不住软了神情和声音:“到底什么事?”
陈丹朱示意他坐下来,低声道:“说来话长,是我家的旧事,你知道我那个姐夫李梁吧?”
战事开始的时候,他负责领兵在周国,对吴国这边并不了解,不过,现在的他当然把陈丹朱的事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广为人知的她怎么迎皇帝进吴,以及不为人知的喜欢吃生的萝卜不喜欢吃熟的。
“他怎么了?”周玄皱眉,“都死了那么久了。”
陈丹朱道:“他是太子的人。”
周玄明白了,也明白了太子要做什么了。
“按理说他一个死人,太子也不至于贪图那点功劳。”他说道。
陈丹朱道:“因为还有一个活人,姚芙姚四小姐,你认得的吧?”
周玄想了想:“我见过,这个姚四小姐跟李梁关系匪浅吧。”
陈丹朱道:“她是太子用来诱降李梁的美人,李梁将她养在外宅,还生了一个孩子。”
周玄表示自己懂了:“男人嘛不外乎权色,李梁有用,可以给太子添些功劳,但更有用的是这个活着的姚芙,且不说这个女人一直活着能提醒皇帝和世人他的功绩,再者,这个女人能俘获一个李梁,自然还能为太子俘获更多的人手——”
他说了这么一大通,女孩子却没有眼睛亮亮满面赞叹的看他,而是握着扇子一下一下的扑一只飞蛾。
“陈丹朱!”周玄生气的喊,“你听没听我说话。”
陈丹朱哦了声道:“听了,太子怎么想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想不能让我的仇人成为朝廷的功臣。”
周玄伸手捏住绕着灯的飞蛾坐下来,塞到陈丹朱手里:“那现在不好办了,太子既然开口了,陛下一定不会驳回,你应该早点杀了这个女人,就像杀李梁一样。”
陈丹朱看着手里的飞蛾:“我也想啊,但这个女人躲在太子身边,我哪有机会。”
周玄摸了摸下颌:“她在太子身边,我也不好动手,不过,等她出来的时候,就很容易了。”他用胳膊撞了撞陈丹朱,“别难过了,这件事交给我了。”
陈丹朱瞪了他一眼:“你别乱来啊,你要是杀了她,可不是再挨五十杖那么简单了。”
周玄一笑:“怕我再来你这里养伤吗?”
陈丹朱沉声说:“我怕你给我惹麻烦,我之所要杀我的仇人,是为了让我和我一家人都能好好的活着,不是与她同归于尽,为她一个人,贴上我全家的性命,不值得。”
周玄也沉着脸:“我知道,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陈丹朱缓和了脸色,轻声说:“也不要给你惹麻烦,周玄,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呢。”
周玄哼了声,想了想也轻声说:“总之,你,别怕,也别太难过,我们既然能活着,这种事也无可避免。”
陈丹朱将两根手指松开,捏住的飞蛾扑棱飞起。
周玄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飞蛾,笑了笑,站起来:“那我走了。”
陈丹朱道声谢谢。
周玄低头看她:“不用谢,下次,再想我的时候,别只看一眼就走。”说罢大步而去。
什么想啊!陈丹朱忙道:“我那时候的想不是那个想,你别多想啊。”
周玄没有回头,翻过墙头,带着笑跃入夜色中。
小院中恢复了安静,陈丹朱坐在廊下轻轻摇着扇子,山风袭来灯火在她脸上忽明忽暗。
此时皇宫里大殿内皇帝无奈的走出来,看着灯火照耀下席坐的铁面将军。
“老臣——”穿着灰袍的老将俯身。
话没说完就被皇帝不耐烦的打断:“行了行了,你又来干什么?朕忙着呢,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铁面将军先说声臣有罪,又问:“陛下在忙什么?是不是太子为李梁请功的事?”
果然——皇帝按住乱跳的眉头,沉声道:“将军怎么知道的?此乃宫廷私语不是朝堂议事。”
窥探宫闱的罪名可不是小罪名,进忠太监在一旁屏气噤声,尤其是铁面将军的身份——
铁面将军没有丝毫的惊惧:“三皇子得知,去见了陈丹朱,所以老臣便也知道了。”
三皇子知道的事,进忠太监已经回禀皇帝了,皇帝也知道三皇子立刻出宫去见了陈丹朱,所以陈丹朱知道后,就立刻去哭求这个义父,这个义父也立刻跑来为义女讨说法了?
听到说铁面将军求见时,皇帝就心里隐隐冒出这么一个顺序推论,所以拖着不肯见,铁面将军就是不肯走,果然,就是为这个来的!
“你想怎么样?”皇帝没好气的问。
铁面将军干脆利索道:“臣反对。”
“胡闹!”皇帝喝道,又压低声音,“你,朕警告你,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了,还真当女儿养了。”
铁面将军道:“陛下,臣不是为了陈丹朱,臣是为了自己。”
什么为了自己?皇帝皱眉。
“太子为李梁请功。”铁面将军声音淡淡说,“那就是要与老臣争功,老臣自然要反对。”
争功?
皇帝想了下明白了,吴地虽然是不动兵戈拿下了,但论起功劳应该是铁面将军的。
现在太子搬出了李梁,就是要从这里分功劳,对铁面将军来说就是抢功了。
他自然不肯——
皇帝缓和神情:“这个担心没有必要啊,太子有功,也不影响将军的功劳啊。”
铁面将军道:“陛下,这肯定影响啊,陈丹朱是老臣收服的,那现在太子说李梁有功,先有李梁再有陈丹朱,那老臣的功劳自然也是太子的。”
这话就更有些不妥,进忠太监将头垂的更低,果然听到皇帝沉默一刻,然后声音沉沉:“天下都是朕的,那要这么说,你的功劳也与朕无关了?”

xx9g6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問丹朱 ptt-第三百零八章 反對展示-9yaps

星期一, 14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燕儿翠儿和英姑将灯笼点亮,璀璨如明珠。
陈丹朱坐在廊下,手里的扇子轻摇。
“陈丹朱,到底什么事?”周玄站在廊下,挡住了摇曳的灯光,皱眉问,又俯身压低声音,“我都能把那么大的秘密告诉你,你连你为什么不开心都不能跟我说吗?”
陈丹朱看着他:“伤心事嘛,我是不想说出来让你也伤心。”
周玄狐疑的看着她,问:“真的?你担心我伤心?”
灯下的女孩子一笑:“当然假的了。”
周玄冷笑:“陈丹朱,这话可是你说的,你别怪我当成真的——”
他的话说完,就见女孩子眼神戚戚,幽幽一叹:“周公子,你不要生气,我是有点不开心,所以混说话。”
这样子大概一多半是装的,周玄心里想,但还是忍不住软了神情和声音:“到底什么事?”
陈丹朱示意他坐下来,低声道:“说来话长,是我家的旧事,你知道我那个姐夫李梁吧?”
战事开始的时候,他负责领兵在周国,对吴国这边并不了解,不过,现在的他当然把陈丹朱的事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广为人知的她怎么迎皇帝进吴,以及不为人知的喜欢吃生的萝卜不喜欢吃熟的。
“他怎么了?”周玄皱眉,“都死了那么久了。”
陈丹朱道:“他是太子的人。”
周玄明白了,也明白了太子要做什么了。
“按理说他一个死人,太子也不至于贪图那点功劳。”他说道。
陈丹朱道:“因为还有一个活人,姚芙姚四小姐,你认得的吧?”
周玄想了想:“我见过,这个姚四小姐跟李梁关系匪浅吧。”
陈丹朱道:“她是太子用来诱降李梁的美人,李梁将她养在外宅,还生了一个孩子。”
周玄表示自己懂了:“男人嘛不外乎权色,李梁有用,可以给太子添些功劳,但更有用的是这个活着的姚芙,且不说这个女人一直活着能提醒皇帝和世人他的功绩,再者,这个女人能俘获一个李梁,自然还能为太子俘获更多的人手——”
他说了这么一大通,女孩子却没有眼睛亮亮满面赞叹的看他,而是握着扇子一下一下的扑一只飞蛾。
“陈丹朱!”周玄生气的喊,“你听没听我说话。”
陈丹朱哦了声道:“听了,太子怎么想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想不能让我的仇人成为朝廷的功臣。”
周玄伸手捏住绕着灯的飞蛾坐下来,塞到陈丹朱手里:“那现在不好办了,太子既然开口了,陛下一定不会驳回,你应该早点杀了这个女人,就像杀李梁一样。”
陈丹朱看着手里的飞蛾:“我也想啊,但这个女人躲在太子身边,我哪有机会。”
周玄摸了摸下颌:“她在太子身边,我也不好动手,不过,等她出来的时候,就很容易了。”他用胳膊撞了撞陈丹朱,“别难过了,这件事交给我了。”
陈丹朱瞪了他一眼:“你别乱来啊,你要是杀了她,可不是再挨五十杖那么简单了。”
周玄一笑:“怕我再来你这里养伤吗?”
陈丹朱沉声说:“我怕你给我惹麻烦,我之所要杀我的仇人,是为了让我和我一家人都能好好的活着,不是与她同归于尽,为她一个人,贴上我全家的性命,不值得。”
周玄也沉着脸:“我知道,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陈丹朱缓和了脸色,轻声说:“也不要给你惹麻烦,周玄,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呢。”
周玄哼了声,想了想也轻声说:“总之,你,别怕,也别太难过,我们既然能活着,这种事也无可避免。”
陈丹朱将两根手指松开,捏住的飞蛾扑棱飞起。
周玄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飞蛾,笑了笑,站起来:“那我走了。”
陈丹朱道声谢谢。
周玄低头看她:“不用谢,下次,再想我的时候,别只看一眼就走。”说罢大步而去。
什么想啊!陈丹朱忙道:“我那时候的想不是那个想,你别多想啊。”
周玄没有回头,翻过墙头,带着笑跃入夜色中。
小院中恢复了安静,陈丹朱坐在廊下轻轻摇着扇子,山风袭来灯火在她脸上忽明忽暗。
此时皇宫里大殿内皇帝无奈的走出来,看着灯火照耀下席坐的铁面将军。
“老臣——”穿着灰袍的老将俯身。
话没说完就被皇帝不耐烦的打断:“行了行了,你又来干什么?朕忙着呢,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铁面将军先说声臣有罪,又问:“陛下在忙什么?是不是太子为李梁请功的事?”
果然——皇帝按住乱跳的眉头,沉声道:“将军怎么知道的?此乃宫廷私语不是朝堂议事。”
窥探宫闱的罪名可不是小罪名,进忠太监在一旁屏气噤声,尤其是铁面将军的身份——
铁面将军没有丝毫的惊惧:“三皇子得知,去见了陈丹朱,所以老臣便也知道了。”
三皇子知道的事,进忠太监已经回禀皇帝了,皇帝也知道三皇子立刻出宫去见了陈丹朱,所以陈丹朱知道后,就立刻去哭求这个义父,这个义父也立刻跑来为义女讨说法了?
听到说铁面将军求见时,皇帝就心里隐隐冒出这么一个顺序推论,所以拖着不肯见,铁面将军就是不肯走,果然,就是为这个来的!
“你想怎么样?”皇帝没好气的问。
铁面将军干脆利索道:“臣反对。”
“胡闹!”皇帝喝道,又压低声音,“你,朕警告你,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了,还真当女儿养了。”
铁面将军道:“陛下,臣不是为了陈丹朱,臣是为了自己。”
什么为了自己?皇帝皱眉。
“太子为李梁请功。”铁面将军声音淡淡说,“那就是要与老臣争功,老臣自然要反对。”
争功?
皇帝想了下明白了,吴地虽然是不动兵戈拿下了,但论起功劳应该是铁面将军的。
现在太子搬出了李梁,就是要从这里分功劳,对铁面将军来说就是抢功了。
他自然不肯——
皇帝缓和神情:“这个担心没有必要啊,太子有功,也不影响将军的功劳啊。”
铁面将军道:“陛下,这肯定影响啊,陈丹朱是老臣收服的,那现在太子说李梁有功,先有李梁再有陈丹朱,那老臣的功劳自然也是太子的。”
这话就更有些不妥,进忠太监将头垂的更低,果然听到皇帝沉默一刻,然后声音沉沉:“天下都是朕的,那要这么说,你的功劳也与朕无关了?”

iy4vj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零八章 反對相伴-dav9m

星期一, 14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燕儿翠儿和英姑将灯笼点亮,璀璨如明珠。
陈丹朱坐在廊下,手里的扇子轻摇。
“陈丹朱,到底什么事?”周玄站在廊下,挡住了摇曳的灯光,皱眉问,又俯身压低声音,“我都能把那么大的秘密告诉你,你连你为什么不开心都不能跟我说吗?”
陈丹朱看着他:“伤心事嘛,我是不想说出来让你也伤心。”
周玄狐疑的看着她,问:“真的?你担心我伤心?”
灯下的女孩子一笑:“当然假的了。”
周玄冷笑:“陈丹朱,这话可是你说的,你别怪我当成真的——”
他的话说完,就见女孩子眼神戚戚,幽幽一叹:“周公子,你不要生气,我是有点不开心,所以混说话。”
这样子大概一多半是装的,周玄心里想,但还是忍不住软了神情和声音:“到底什么事?”
陈丹朱示意他坐下来,低声道:“说来话长,是我家的旧事,你知道我那个姐夫李梁吧?”
战事开始的时候,他负责领兵在周国,对吴国这边并不了解,不过,现在的他当然把陈丹朱的事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广为人知的她怎么迎皇帝进吴,以及不为人知的喜欢吃生的萝卜不喜欢吃熟的。
“他怎么了?”周玄皱眉,“都死了那么久了。”
陈丹朱道:“他是太子的人。”
周玄明白了,也明白了太子要做什么了。
“按理说他一个死人,太子也不至于贪图那点功劳。”他说道。
陈丹朱道:“因为还有一个活人,姚芙姚四小姐,你认得的吧?”
周玄想了想:“我见过,这个姚四小姐跟李梁关系匪浅吧。”
陈丹朱道:“她是太子用来诱降李梁的美人,李梁将她养在外宅,还生了一个孩子。”
周玄表示自己懂了:“男人嘛不外乎权色,李梁有用,可以给太子添些功劳,但更有用的是这个活着的姚芙,且不说这个女人一直活着能提醒皇帝和世人他的功绩,再者,这个女人能俘获一个李梁,自然还能为太子俘获更多的人手——”
他说了这么一大通,女孩子却没有眼睛亮亮满面赞叹的看他,而是握着扇子一下一下的扑一只飞蛾。
“陈丹朱!”周玄生气的喊,“你听没听我说话。”
陈丹朱哦了声道:“听了,太子怎么想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想不能让我的仇人成为朝廷的功臣。”
周玄伸手捏住绕着灯的飞蛾坐下来,塞到陈丹朱手里:“那现在不好办了,太子既然开口了,陛下一定不会驳回,你应该早点杀了这个女人,就像杀李梁一样。”
陈丹朱看着手里的飞蛾:“我也想啊,但这个女人躲在太子身边,我哪有机会。”
周玄摸了摸下颌:“她在太子身边,我也不好动手,不过,等她出来的时候,就很容易了。”他用胳膊撞了撞陈丹朱,“别难过了,这件事交给我了。”
陈丹朱瞪了他一眼:“你别乱来啊,你要是杀了她,可不是再挨五十杖那么简单了。”
周玄一笑:“怕我再来你这里养伤吗?”
陈丹朱沉声说:“我怕你给我惹麻烦,我之所要杀我的仇人,是为了让我和我一家人都能好好的活着,不是与她同归于尽,为她一个人,贴上我全家的性命,不值得。”
周玄也沉着脸:“我知道,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陈丹朱缓和了脸色,轻声说:“也不要给你惹麻烦,周玄,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呢。”
周玄哼了声,想了想也轻声说:“总之,你,别怕,也别太难过,我们既然能活着,这种事也无可避免。”
陈丹朱将两根手指松开,捏住的飞蛾扑棱飞起。
周玄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飞蛾,笑了笑,站起来:“那我走了。”
陈丹朱道声谢谢。
周玄低头看她:“不用谢,下次,再想我的时候,别只看一眼就走。”说罢大步而去。
什么想啊!陈丹朱忙道:“我那时候的想不是那个想,你别多想啊。”
周玄没有回头,翻过墙头,带着笑跃入夜色中。
小院中恢复了安静,陈丹朱坐在廊下轻轻摇着扇子,山风袭来灯火在她脸上忽明忽暗。
此时皇宫里大殿内皇帝无奈的走出来,看着灯火照耀下席坐的铁面将军。
“老臣——”穿着灰袍的老将俯身。
话没说完就被皇帝不耐烦的打断:“行了行了,你又来干什么?朕忙着呢,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铁面将军先说声臣有罪,又问:“陛下在忙什么?是不是太子为李梁请功的事?”
果然——皇帝按住乱跳的眉头,沉声道:“将军怎么知道的?此乃宫廷私语不是朝堂议事。”
窥探宫闱的罪名可不是小罪名,进忠太监在一旁屏气噤声,尤其是铁面将军的身份——
铁面将军没有丝毫的惊惧:“三皇子得知,去见了陈丹朱,所以老臣便也知道了。”
三皇子知道的事,进忠太监已经回禀皇帝了,皇帝也知道三皇子立刻出宫去见了陈丹朱,所以陈丹朱知道后,就立刻去哭求这个义父,这个义父也立刻跑来为义女讨说法了?
听到说铁面将军求见时,皇帝就心里隐隐冒出这么一个顺序推论,所以拖着不肯见,铁面将军就是不肯走,果然,就是为这个来的!
“你想怎么样?”皇帝没好气的问。
铁面将军干脆利索道:“臣反对。”
“胡闹!”皇帝喝道,又压低声音,“你,朕警告你,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了,还真当女儿养了。”
铁面将军道:“陛下,臣不是为了陈丹朱,臣是为了自己。”
什么为了自己?皇帝皱眉。
“太子为李梁请功。”铁面将军声音淡淡说,“那就是要与老臣争功,老臣自然要反对。”
争功?
皇帝想了下明白了,吴地虽然是不动兵戈拿下了,但论起功劳应该是铁面将军的。
现在太子搬出了李梁,就是要从这里分功劳,对铁面将军来说就是抢功了。
他自然不肯——
皇帝缓和神情:“这个担心没有必要啊,太子有功,也不影响将军的功劳啊。”
铁面将军道:“陛下,这肯定影响啊,陈丹朱是老臣收服的,那现在太子说李梁有功,先有李梁再有陈丹朱,那老臣的功劳自然也是太子的。”
这话就更有些不妥,进忠太监将头垂的更低,果然听到皇帝沉默一刻,然后声音沉沉:“天下都是朕的,那要这么说,你的功劳也与朕无关了?”

gmu97寓意深刻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零六章 奔走閲讀-31h8l

星期日, 13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三皇子过来的时候,太子已经告退了,但皇帝也没有见他。
不过进忠太监亲自来跟他解释。
“陛下有些事要想一想,不能分心。”进忠太监低声说,“殿下事情不急的话,明日再来可好?”
三皇子对进忠太监道谢:“不急,我明日再来。”迟疑一下问,“是不是因为我让父皇和太子为难了?”
五皇子和皇后是因为谋害他被皇帝圈禁,这两人毕竟是太子的嫡亲。
看着三皇子略有些自责的面容,进忠太监不由心疼,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却还要承受这样的煎熬。
“不是不是。”他忙说道,“是太子有事求陛下。”
说到这里想了想,对三皇子压低声音。
“这件事关系到丹朱小姐。”
三皇子伸手抓住进忠太监的胳膊,低声急问:“她怎么了?她最近好好的,没有惹事啊,她怎么会惹到太子?是不是因为我——”
人人都知道三皇子与丹朱小姐要好,如果太子对丹朱小姐不利,也极可能被认为是报复三皇子——进忠太监当然不能允许有这样的猜疑,忙打断三皇子:“不是不是,殿下你不要多想,与你无关,这件事其实算是丹朱小姐的家事,以前,吴国还在的时候,她和她姐夫的一些旧事。”
为了不让这样猜测出现,这也是对太子好,他告诉三皇子,皇帝是不会怪罪的。
三皇子听了神情果然缓和了很多,关于陈丹朱的旧事他也知道一些,比如杀了她的姐夫。
“怎么现在又提这个了?”他不解的问,“与太子殿下有什么关系?”
进忠太监就不多说了:“陛下就是在想这件事,等想明白了再说,殿下现在不要问了。”
三皇子知道分寸,对进忠太监再次道谢,转身离开了。
三皇子走的很快,大概是身体好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慢悠悠,小曲在后忍不住小跑跟上:“殿下,是回宫还是去值殿?宋大人他们已经过来了吗,也看了齐郡以策取士的信件,殿下你做好决议后,他们准备出发——”
三皇子停下脚:“去桃花山吧。”
小曲吓了一跳:“殿下,这个时候?”
“当然是这个时候,丹朱小姐还不知道这件事。”三皇子道,“要去告诉她一声。”
小曲忍不住上前一步拦住:“殿下,您刚得知消息就去告诉丹朱小姐,太子殿下会怎么想?陛下会怎么想?”
三皇子如今有声望,又刚被五皇子皇后暗害,按理来说是最受皇帝信重和宠爱的时候,但实际上并不一定,看,皇帝越来越多召见太子,反而将三皇子拒之门外。
这个时候不好再让皇帝不满。
三皇子笑了笑:“我这样做不会让陛下不满的,我这样做才是在陛下预料中,得到这样的消息不去急急的告诉丹朱小姐,反而不像我。”
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像自己了。
他加快了脚步,小曲只能在后再次小跑着跟上。
陈丹朱还没有回到桃花山,与刘薇李涟告别后,她从车中爬出来,换上护卫的马。
“丹朱小姐,你要去军营吗?”竹林看着催马狂奔的女子询问。
马奔驰的极快,路上的民众纷纷躲避,看到一个女子如此嚣张的纵马也没有多少愤怒,见怪不怪,丹朱小姐嘛。
陈丹朱没有回答竹林的话,只向前方疾驰,很快就看到占地宽阔的京营,高大的门架,瞭台,更远处飞扬的中军大旗——
远远的兵卫也看到了疾驰而来的女子,准备好了撤开关卡,好让丹朱小姐畅通无阻。
但陈丹朱却在远处勒马停下。
“丹朱小姐?”竹林在一旁不解的问。
陈丹朱没有说话,只看着前方,竹林看着她,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眼前的女子穿着华丽的衣裙,不管是纵马疾驰在街市还是缓步行走在皇宫,顾盼神飞横行肆意,又随时随地能装可怜娇弱——比如要见到铁面将军的时候。
但此时此刻她柳眉垂下来,她的脸雪白,她的眼里幽幽暗暗,她的神态沉寂——
陈丹朱也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可能已经是习惯了,遇到委屈的时候跑来铁面将军这里哭一哭,但这一次,来这里哭是没用的。
她伸手摸了摸脖子,当年被姚芙婢女割破的伤口早已经痊愈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当年铁面将军就阻止了她杀姚芙,现在,站在太子身边能亲自去见皇帝的姚芙,铁面将军更不能做什么。
平心而论,姚芙才是朝廷真正的功臣,她只是得占先机抢来的。
陈丹朱调转马头,沿着原路疾驰而去。
搞什么啊,竹林不解,回头对一个同伴示意一下,自己追上去,那同伴则向军营中去了。
“丹朱小姐来了?”枫林问,“然后又走了?”
这个骁卫点点头:“可能是惦记将军,但又怕打扰将军。”
枫林还没说话,身后传来铁面将军的失笑声。
“她哪有那么多想法。”铁面将军道,手指敲了敲桌面,看向那名骁卫,“丹朱小姐有什么事?”
骁卫摇头:“这几天真没有事。”
铁面将军想了想,问:“丹朱小姐适才从哪里来?不是突然从山上过来的吧?”
将军还真说对了,骁卫忙点头:“从皇宫来,今天金瑶公主邀请,丹朱小姐和刘薇李涟两位小姐一起进宫玩,但在宫里没什么事啊,一直玩的开开心心的,然后刚出宫,丹朱小姐就这样——”
他的话没说完,铁面将军站起来,道:“备车,我进宫去看看。”
进宫看什么?这骁卫不解,如果担心丹朱小姐,不是应该去桃花山上看看吗?
……
……
陈丹朱还是没有回桃花山,骑着马又回到了城里,竹林无奈的跟着,看着陈丹朱来到曾经的陈宅如今的关内侯府——旁边的宅院。
陈丹朱很少来这里,守门的下人很高兴,但丹朱小姐还是没有在意他介绍将家宅围护的多么好,而是又让他搬着梯子放在后院的院墙上。
竹林无奈的看着陈丹朱爬上去,要见周玄也不用这么鬼鬼祟祟吧?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嗯——周玄和陈丹朱最近的传言是有点见不得人。
丹朱小姐到底要干什么?一会儿跑到铁面将军那边,一会儿又跑到周玄这边,她到底想见谁?
陈丹朱在墙头上坐下来,看着那边的宅院出神。
见周玄,告诉他,她与他联手,他杀皇帝,她杀姚芙——
但是,皇帝死了,她就能杀姚芙,家人就能活下来了吗?
肯定不行啊,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陈丹朱望着熟悉又陌生的院落出神一刻,大概到时候这座家宅依旧被抄检,被焚烧化为灰烬。
陈丹朱起身沿着梯子爬了下去。
……
……
“公子公子。”青锋冲进周玄的书房,顾不得满屋子的门客副将,“丹朱小姐来了!”
原本歪坐懒懒的周玄立刻坐起来:“她怎么来了?”一面向外看,人也站起来,“在哪里?”
青锋又道:“又走了。”
什么啊!周玄皱眉,扔下满屋子的人,将青锋拎着走出来:“是你发疯还是陈丹朱发疯?”
青锋笑:“应该是丹朱小姐发疯,她适才在后院的墙头坐着看着这边,看了一刻,就又走了。”
因为不知道丹朱小姐要干什么,护院们看到了不知所措,没想好怎么反应的时候,丹朱小姐又走了。
真来了,周玄的手松开,心里顿时爬满了蚂蚁一般,是来看他的?想见他?
“丹朱小姐肯定是想见公子。”青锋凑过来低声说,“又不好意思,那句诗词怎么说的?辗转反侧寤寐思服——”
周玄将他凑近的脸嫌弃的推开:“什么乱七八糟的,陈丹朱会想这么多?”
话虽然这样说,但嘴角咧开的笑。
也许,会吧——

098vs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三百零三章 偷香看書-u8dht

星期六, 12 9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围绕在膝下的孩童们被带了下去,太子妃手里犹自拿着九连环,随着她的摆动发出叮当的轻响,响声杂乱,让两边侍立的宫女屏气噤声。
一个宫女从外边匆匆进来,看到太子妃的脸色,脚步一顿,先对四周的宫女摆手,宫女们忙低头退出去。
“小姐。”从家中带来的贴身婢女,这才走到太子妃面前,唤着只有她才能唤的称呼,低声劝,“您别生气。”
太子妃专注的扯着九连环:“说!”
婢女低头道:“太子殿下,留下了她,书房那边的人都退出来了。”
留下姚芙能做什么,不用再说大家心里也清楚。
太子妃抓着九连环狠狠的摔在地上,婢女忙跪下抱住她的腿:“小姐,小姐,咱们不生气。”说完又狠狠心补充一句,“不能生气啊。”
姚敏又是心酸又是愤怒,婢女先说不生气,又说不能生气,这两个意思完全不一样了。
作为姚家的小姐,如今的太子妃,她首先要考虑的不是生气还是不生气,而是能不能——
她怎么跟太子生气?
因为太子睡了她的妹妹?
在世人眼里,在皇帝眼里,太子都是不近女色醇厚老实,闹出这件事,对谁有好处?
三皇子风头正盛,五皇子和皇后被圈禁,皇帝对太子冷落,这时候她再去打太子的脸——她的脸又能落下什么好!
夫妻一体,荣辱与共。
姚敏坐下来掩面哭,她活着这么多年,一直顺风顺水,心想事成,哪里遇到这样的难堪,感觉天都塌了。
站在外边的宫女们没有了在室内的紧张,你看我我看你,还有人轻轻一笑。
太子妃真是好日子过久了,不知人间疾苦。
这算什么啊,真以为太子这辈子只能守着她一个吗?本就是为了生养孩子,还真以为是太子对她情根深种啊。
太子能守这么多年已经很让人意外了。
再说了,这个美人妹妹,还不是太子妃自己留在身边,一天到晚的在太子跟前晃,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嘛。
而且,听说当初姚芙嫁给太子的时候,姚家就把这个姚四小姐一起送过来当滕妾,这时候,哭什么啊!
宫女们在外用眼神说笑。
内里姚敏的陪嫁婢女哭着给她讲这个道理,姚敏心里自然也明白,但事到临头,哪个女人会不难过?
“四小姐她——”婢女低声说道。
话没说完被姚敏打断:“别喊四小姐,她算什么四小姐!这个贱婢!”
“是,这个贱婢。”婢女忙依言,轻轻拍抚姚敏的肩背安抚,“当初看到她的美貌,太子没有留她,后来留下她,是用来引诱别人,太子不会对她有真情的。”
姚敏深吸几口气,这个话的确安慰到她,但一想到引诱别人的女人,太子竟然还能拉上床——
她伸手按住心口,又痛又气。
“小姐小姐。”婢女抱住她,摇晃着安抚,“咱不气啊不气,就算太子留下她,她也不过是个玩物,在小姐手里还不是随意的蹂躏?太子不会为了她跟小姐您作对。”
姚敏深吸几口气,是,没错,姚芙的底细别人不知道,她最清楚,连个玩物都算不上!
“好,这个小贱人。”她咬牙道,“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好日子的!”
…..
…..
书架后的小床上,垂下的帐帘被轻轻的掀开,一只曼妙修长赤裸的手臂伸出来在四周摸索,寻找地上散落的衣衫。
抓起一件衣衫,床上的人也坐了起来,遮挡了身前的风光,将赤裸的后背留给床上的人。
太子伸出手在女人赤裸的背上轻轻滑过。
姚芙回头一笑,拥着衣衫贴在他的赤裸的胸膛上:“殿下,奴喂你喝口水吗?”
太子笑道:“怎么喂?”
姚芙咯咯笑,手指在他胸膛上挠啊挠。
太子抓住她的手指:“孤今天不高兴。”
姚芙仰头看他,轻声说:“可惜奴不能为殿下解忧。”
太子笑了笑:“你是很聪明。”听到他是不高兴了所以才拉她上床发泄,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说一些悲伤或者献媚盘缠的废话。
“殿下不要忧心。”姚芙又道,“在陛下心里您是最重的。”
太子点点头:“孤知道,今天父皇跟我说的就是这个,他解释为什么要让三皇子来做事。”他看着姚芙的娇艳的脸,“是为了替孤引仇恨,好让孤渔翁得利。”
姚芙恍然欢喜“原来如此。”又不解问“那殿下为什么还不高兴?”
太子枕着手臂,扯了扯嘴角,一丝冷笑:“他事情做完了,父皇还要孤感激他,照看他,一辈子把他当恩人相待,真是可笑。”
姚芙深表赞同:“那的确是很可笑,他既然做完了事,就该去死了啊,留着给谁添堵啊。”
是啊,他将来做了皇帝,先靠父皇,后靠兄弟,他算什么?废物吗?
明明他也做过那么多事,现在却没有人知道了,也不是没人知道,知道上河村案是因为他废物,被齐王算计,然后靠三皇子去解决这一切。
太子冷笑,明明他也做过很多事,比如说收复吴国——如果不是那个陈丹朱!
“你想要什么?”他忽的问。
姚芙正乖巧的给他按压额头,闻言似乎不解:“奴有了殿下,没有什么想要的了啊。”
太子再次笑了,将她的手推开,坐起来:“别对孤用这个,孤又不是李梁,你想要留在孤身边吗?”
姚芙半穿衣衫起身跪下来:“殿下,奴不想留在您身边。”
这个回答有意思,太子看着她哦了声。
“殿下。”姚芙抬起头看他,“奴在外边,更能为殿下做事,在宫里,只会拖累殿下,而且,奴在外边,也可以拥有殿下。”
太子哈哈笑了:“说的没错。”他起身越过姚芙,“起来吧,准备一下去把你的儿子接来,孤要为李梁请功。”
李梁的功就是忠于朝廷,这个功来自她的助力,李梁有功,她自然也就有功了,姚芙大喜,跪下叩头:“多谢殿下。”
脚步声走了出去,旋即外边有很多人涌进来,可以听到衣衫悉悉索索,是太监们再给太子更衣,片刻之后脚步碎碎,一群人都走了出去,书房里恢复了安静。
跪在地上的姚芙这才起身,半裹着衣衫走出来,看到外边摆着一套新衣。
她丢下被撕裂的衣裙,赤身裸体的将这新衣拿起来慢慢的穿,嘴角飞扬笑意。
留在太子身边?跟太子妃相争,那真是太蠢了,怎能比得上出去逍遥自在,就算没有皇家妃嫔的称号,在太子心里,她的地位也不会低。
偷的永远都是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