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7q3都市言情 明尊 辰一十一-第二百三十二章尾聲!看書-4z6hy

Home / 仙俠小說 / pb7q3都市言情 明尊 辰一十一-第二百三十二章尾聲!看書-4z6hy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咦?”
九幽黑暗之中,传出一个疑惑的声音。
少顷,一个如山如岳的脑袋探出九幽,他的眉心长着一只竖眼,眼中没有瞳孔,反而似乎有无数黑色的火焰在燃烧,从那张开的裂隙之中透出来。
竖眼射出一道毫光,贴着面前的一道九幽裂隙,照入金陵洞天之中。
“无日之国中的那群仙秦方士不是已经被九幽吞噬了吗?为何有一股玄妙至极的丹气氤氲?”
他犹如龙蛇的下半身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将竖眼紧紧凑到面前的九幽裂隙之前,通过那道狭小的裂隙,向其中窥视。
只见虚空之中,无尽元气被那股丹气一冲,化为条条的龙蛇垂落,犹如华盖一般笼罩了那片区域。
“好浓重的龙气,居然显化出群龙朝觐这般的外景!莫不是无日之国死寂千万载,终于萌发了生机,孕育了一条新的龙脉?”
煉金大中華 每音十流術
那魔头心中砰砰直跳,兴奋的又扭动了一下自己粗壮的尾巴,心道:“这无日之国荒废万年,早已不在天庭的监视之下……那这条新孕育的龙脉,岂不是无人看守?”
“不对!”他突然回过神来:“这龙气所在之处,地气枯竭,根本没有孕育龙脉的底蕴,而且……”
他那只竖眼,赫然已经看破了周围那群龙氤氲之气,照进了龙气蒸腾的最深处。
灵光的核心处,一条真龙雏形把自己长长的身子团成一团,就像一个球一样,躲藏在一朵红莲之中。
“一朵还未成熟的先天灵宝!”
“这条龙脉,竟然是由人炼出的一枚灵丹!”
魔头激动的浑身颤抖,瞪大了那只竖眼,其中透出道道九彩毫光,朝着那朵模糊的红莲照去,直射在那只真龙雏形身上。盘坐在丹炉面前的钱晨,只是抬了抬眼皮,貌似无所察觉的继续蕴养炉中的灵丹。
“一、二、三……这丹药炼成之后,经历了六次本质变化。”
“嘶嘶!这是丹成六转!”
“不对,这一炉丹第二转时明明夺尽了一炉造化,吞尽了所有丹魔,有万古丹王的气息,为何第六转的品质没有想象中的高?”
“……原来是第三转时走了丹灵!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魔头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道:“哪个败家子如此粗疏,这丹灵若是成就,能抵我五千年道行……加上这条真龙,便是九千年的道行!”
“这炼丹之人性情果然粗疏,这般重要的灵丹,到了这个火候,居然只派了一个烧火的童子看守!”魔头冷冷瞥了丹炉面前的钱晨一眼,这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修为。
看到此人只有通法境界,更是不屑,他魔眼扫视过周围万里,锁定在了谢安的身上。
美女校花的貼身輔助
“竟然只是阳神圆满,难怪走了丹灵。”
“这般的万古丹王若是六转,到了最后丹药灵性太重,此人只怕压不住。如此说来,也是一种取舍!”
那些年,我们走过的青春 秋若殇
“我还以为是一位元神丹师呢!不过就算是元神丹师,这一炉丹我也抢定了!”
“可惜九幽之中魔气太重,就算将他强掠到九幽,也炼不出好丹来……下界元神丹师炼制这等灵丹,无不是虔心求了天界的诸多神祇,绘制种种神箓来守护丹炉,以防我等出手抢夺。如此一炉丹中至少要交四成供奉诸神,除非是点子硬到了一定程度,不惧我等九幽魔神,才敢自行炼制。”
生化末世之幸存者 小小牛
“区区一尊阳神,便敢孤身炼制此等灵丹,简直无知无畏到了极点!”
魔神暗暗运用法力,扩大这道九幽裂隙,似地仙界这般天地胎膜古老浑厚的,便是一尊魔君用尽全力,也未必能撕开。但这幽冥无日之国,不过是一处洞天本源,而且已经有一半坠入了九幽,因此这道裂隙,也就十分容易打开。
若是在地仙界发现这等灵丹,魔神也就只能降下魔念,设法谋夺。
但如今这丹味,就飘在家门口,伸伸手就能捞到的东西。
为了以防还有魔神冒出来跟他抢夺,魔神决定冒险以真身降下,夺得此丹,至于那人间丹师,他也不准备为难,只将一点魔念潜入其神识,暗中扭曲其心性,让他生出一股执念来,可以牺牲一切,去炼制一枚此生丹道之大成的丹药便是。
如此,说的不得还能收割第二回!
钱晨蕴养炉中灵丹十二个时辰后,终于将司马炎的元神完全炼化,借助业火红莲,收敛进那枚莲子之中。
其中一道本质如元神一般的龙魂,已经孕育,只消以众生心念、愿力、气运滋养,绝不逊于中土的那几条龙脉。而且下一次,再有魔道想要对国运真龙动手,仅凭真龙自发的反击,就等若一尊元神出手。
如此,建康有这条真龙守护,再加上司马氏失势之后,王导必然也会进京。
有两尊元神常驻,足以镇压宵小了!
“我第三转时,削去了此丹的丹灵,不复为万古丹王。又因为此丹乃是应众生祈愿、王朝大运而生,一应因果自然有南晋和日后刘宋的国运镇压,所以出炉之时,应该没有什么劫数。”
“至于旁边那个窥伺灵丹的蠢货,估计只是道君的残留道果在九幽重生的魔魂,这样的货色,烛九阴一抓一个准……”
钱晨算了算天时,便一点面前的太上八景炉。
只见炉中红莲再次盛放,在丹气的滋养下越发鲜红欲滴,红莲的莲蓬之上,盘踞着一条泥鳅一般的金龙。
它眨巴眨巴眼睛,怯生生的看着钱晨,让钱晨不禁失笑:“怕什么,又不会吃了你!”
金龙听闻此言,才浑身一震,抖抖鬓毛,摇头摆尾的飞腾而起,化为一道浩浩荡荡,暗合金陵地脉,笼罩方圆万里的龙气……
洞天之外,建康城从大梦真人的梦中坠落而出,全城的生灵,恍如同时坠入一场大梦一般,迷迷糊糊的醒来。
而司马师在三位天师赶来之前,便掠了宫中的两件灵宝,遁逃往西南去了。
北方乃有北魏,东方更是灵宝道的地盘。
唯有西方大漠佛国林立,南方十万大山魔道盘踞,才好躲避道门的追究。
三位天师的身影,高悬于太初宫上,冷笑一声,将宫中其他忠于司马氏的修士、供奉都摄入袖中。
而陶天师挑挑拣拣,选出了十几位与司倾城关系亲近,可堪一用的司马家族老供奉,喝令道:“尔等镇压好皇城,以防宵小趁乱抢掠,等公主回来处置!”
张天师看了一眼残破的南晋国运,叹息道:“生灵就此多艰了!”
陶天师迟疑道:“或可以封神榜再次册封诸神,镇压各地的气运,使天灾人祸不至于……”
“陶师弟此言差矣,如此以道院的气运,代替南晋国运,而众生的愿力、气运依旧只会滋养残余的国运,元始道的气运得不到补充,如此怨气反噬,空耗道门气运,而国气渐长之下,必以为我等携神道夺权。”
“久而使得人道反噬,非但无法保存生民,还使得正道内耗……魔道若再掀起魔劫,而原本可以出手抵御的道门,实力也都枯竭。祸患比今日更大十倍!”
“我等道院监察神道,镇压仙道,就切不可再插手人道。此乃元始道祖之意……陶师弟须谨慎!”
陶天师一声叹息:“那便如师兄所言,还是让南晋世家共治罢!”
“只是这些世家面对如此天灾人祸,肯拿出多少救济天下……”
陶天师无奈:“真不令人乐观!”
这时,一道龙吟高亢,三位天师闻声往下一看,只见原本受创不清轻的金陵龙脉,忽地活跃了起来。
一道活泼的真龙之气,从地脉之中冲天而起,融入了南晋残余的龙气之中,再次化为顶天立地的国运龙柱!
建康城上空的气运灵云也再次稳定,虽然经历此劫,残破了少许,但有国运龙柱支撑,也稳定了下来,不再呈现渐渐崩溃之势。
而金陵的山水两条龙脉,相互盘结,汲取地气缓缓恢复,龙脉之上魔道残留的种种恶毒禁制,也被龙气净化,只见随着那一声龙吟,大江涛涛而去的水龙顾回首,吐出一点龙气,再次滋养东南,原本干涸的水汽又得到了滋养。
一场大旱就此消弭!
我家王爺總坑我
金陵龙脉稳固,地龙之气蒸腾,周围损失的地力,南晋各郡田中萎靡的稻秧谷苗,也都缓缓汲取地气,恢复了生机。
“还好保住了八成的收成!”陶天师扫视万里地气,暗暗欣喜道。
南晋国土之上,那亿万百姓心念汇聚的大潮也渐渐平复,人心之中的礼义道德,也汇聚成龙,再次镇压那些贪婪,愤怒,恐惧和憎恨,使得躁动的人心平复……那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人心大潮之中的许多魔头,也被那龙气扫尾泯灭。
南蛮十万大山之中,那河谷深渊之下,一声叹息幽幽回荡。
“道门气运不绝啊!”
天上的星辰,忽的放出微光,那无数星辰汇聚的银河在大日之光的遮掩下,以北辰为首,汇聚成一条蜿蜒长龙,稳固了国运命数。
“地脉如龙,大江如龙,众生如龙,北辰如龙!”
陶天师掐指一算:“虽然并非九龙汇聚的圣皇之世,但也算太平年月了!”
张天师摇头道:“不对,还有一条人皇潜龙,只要此人征讨四方,稳固朝廷……天下又有六十年的安稳!”
超能戰隊 雲可凡
旁边的孙天师眼中闪过一缕奇光,他知道,之所以张天师之说有六十年安稳,是因为六十年后,人皇潜龙之气便会勃发,今日支撑南晋的种种,异日就是天翻地覆之因。
“张天师为东南世家之首,陶天师也收拢了司马家的余势,唯有我,依旧未能掌握大义。六十年后潜龙翻身,吾可有机缘,也占据那一方之势?”
在张陶两人的挤压之下,孙恩可是憋屈够了!
壹品孤女
此时心中也不免有些算计。
“群龙朝觐……”
“四龙拱卫……”
白芍 海青拿天鵝
“赐福诸神……”
“天降彩花,地涌金莲,龙气垂珠!”那尊三眼魔神眼中异彩连连,不但将此时中土南晋风云变色的一幕收入眼中,更将眼前此地的种种异象看的分明:“原来这一炉丹,是为人间王朝续命的!”
“难怪尔等要进入如此偏僻之地,偷偷炼制此丹!”
魔神咧嘴笑道:“但,这一切都是我的了!”
他看到那道灵丹所化的龙气,朝着一人俯冲而去,于是便赫然撕裂了那道九幽裂隙,跳入了洞天世界之中。
可这时候,他面前的一切却骤然扭曲,丹炉,红莲和龙气都消失不见,反而出现在一处满是黄沙,荒凉偏僻的所在。
家有七仙夫 作者:百裏落櫻
一尊撑天的残破铜像,龙首人身蛇尾,正面对着他,散发着令魔神都窒息的气息。
魔神竖眼之中发出一道火光,顷刻便看透了那道铜像的本质。
浩瀚巍巍如山海一般的强横气息背后,乃是一片无边广大,被九幽侵蚀的世界,而这尊铜像,便是承载这那个世界的神祇。
“仙秦铜人!”
魔神回忆起数万载之前那场伐天之变,刚刚震惊怒吼,便被一道棋盘,正正砸在了脑后。
虚空之中,一只手收回棋盘,坐视自己砸晕的魔神,被铜像伸出巨手,彻底镇压在掌中。
此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入魔神耳中:“神主,不知可分我一杯羹否?”
“读书人心眼就是坏!不过大哥既然不肯要他那份,分你一点又何妨。最多给你十分之一!”
被铜像拽在手中的魔神,眼睁睁的看着暗算了自己的那人,摇着羽扇从虚空中一步迈出来,笑道:“昔日我真身所留,琴、剑、棋、扇,已经耗费其一。若是炼化此魔的一点残魂,说不定,还能再多一次出手的机会……”
“今日我承了他一个大人情,异日,便要为他出手一次!”
暗鐵 歐陽乾乾
“原来如此……”烛九阴笑道:“难怪他不肯要他那一份,我就说,他什么时候那么大方过!”
两尊道君的残魂分神,在虚空之中指指点点,犹如分猪肉一般,将那尊魔神划分了数份……
被罗天仙器镇压得念头都难以运转的魔神,眼角隐隐流出了一丝泪痕,就这么怔怔的注视着天光渐暗,夕阳西斜。
…………
三日后,钱晨驾驱着本命飞剑,正往东海而去。
他神念扫过手中的舆图,目光突然落在了距离东海郡不远的飞舟坊市之上,暗道:“早就听闻飞舟坊市乃是海商汇聚之所,亦是中土最大的坊市,乃中土,海外修士共同汇聚的所在。我对海外一无所知,不如先去此处采买海图,打听一些消息!”
于是便改变方向,剑光直往那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