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9pi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極夜玩家 線上看-001 醒來·悲傷·幸福讀書-eodmb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双子领地,新极夜大楼,顶层vip密室。
醒来后的李想因为还没适应过来,吓了魏琳琳一跳后很快又沉沉睡去。
此刻他静静躺在柔软的沙发上,脑袋枕着一号修长浑圆的双腿,双手横置胸前,神态安详,离得最近的一号能清晰感受到他胸膛里那颗有力跳动的心脏,传递出一股又一股极强的脉动。
气息流转,暗金色的氤氲之气从他嘴里一口口喷出,在房间里弥漫,给人非常舒服和安心的感觉。
这是李想外溢的本源气息,是他最精华的东西,其他人吸收进体内后仿佛被温暖的阳光照耀了一般,暖洋洋,浑身发热。
四周围聚着新极夜最重要的一些年轻高层,火凤、王博、猎空、赵凌空、娜娑萝、暮等等,连常年在外奔波的蝉露寺天音、雪倪她们也回来了。
暮和娜娑萝的脸色极差,她们本该保护的鸣绪大人死了。
那颗苍翠碧绿的古树就竖立在亚陆的嚎哭山脉,听说是双月领主使用大地种子封印的,别说是他们,他本人也无法解开这道封印。
失去了生机的鸣绪和姚葵就这么在古树里,一个被钉在圣十字架上,一个单膝跪地,双眼空洞,全身还紧绷着,似乎随时会爆发出惊人的一击。
魏琳琳叹了口气,难怪艾莉这么着急送他们出来。
等李想苏醒,得知真相,那时候火山爆发的他,恐怕谁也不敢离得太近。
见识过鸣绪对李想那疯狂至极的爱后,他们能想象到李想对鸣绪同样的深爱,那时,谁能阻挡他?
“记得当初在极夜训练营,他们两个的关系就很好很好了,第一次见到鸣绪,我还以为这是个机器人,根本不会和我们任何人交流,她唯一愿意说话的似乎就只有李想。”一旁的利蔚蓝看着李想的脸颊叹息,“一转眼,我们都长大了。”
不远处的俞白偷偷瞪了眼她,这丫头每次都是不看场合说话,让他着实头疼,这个节点提到鸣绪,大家多尴尬,多难受啊。
几年前,李想帮利蔚蓝找到了真正的家人,她的父亲叶羽还活着,让一直大大咧咧其实很渴望家庭的利蔚蓝了了心愿,对此,俞白万分感激,这才是他决定加入新极夜的最重要因素。
可眨眼间,就物是人非了。
“还记得吗?那一次,训练营的最终考核,狂铁穷途末路后选择自爆,距离他最近的鸣绪被李想瞬间扑倒在地,那时候,他们的关系还没现在那么好呢,李想都会义无反顾的去救她。”八云爱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缓缓说道,“那时,为了反救李想,鸣绪甚至疯狂到打算将灾厄心脏移植到他身体中!”
移植灾厄心脏!
站在旁边听的几个人心惊肉跳,尤其是王博,恍然醒悟了不少事情。
原来这群人在这么早的时候就胆子大上了天啊。
那时候他们是什么,魔术学徒都不算,居然敢将灾厄心脏移植到一个人的身体中……
“当弥茶质问鸣绪是不是疯了,鸣绪回了一句话‘帮我,不然杀光你们。’,从开始到如今,鸣绪的眼中一直都只有他,其他人都是可以牺牲和杀掉的东西。”
天草烈接过妻子的话头。
“所以我一直在想,是不是鸣绪从新世界出来的时候,就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对付吞天翼王和双月领主?听说她最后试图让邪神降临,连吞天翼王都惊恐不已,差点就让她成功了。为了李想,她真想杀光一切阻碍。”八云爱长出一口气,有些头疼,“现在我担心,等他醒过来,一样的事情又会重演。”
“我感觉,会更疯狂。”从白家偷偷溜出来的白弥茶攥紧拳头,看着一号腿上安静睡着的李想,当她知道白冬雪和李想始终暗中有合作后,放心了不少,而且他亲自出手,打了军部和世家联盟一个措手不及,原以为事情会安然解决。
但没料到,他们会引动9级亲自出手。
鸣绪的意外,一定会严重刺激到李想,以她对李想的了解,多么可怕的事情他都会做出来!
就在这时,一直平静的李想仿佛做了噩梦般脸色发生剧烈的变化,一号连忙抱住他,过了许久,他的神色才渐渐恢复了平静,一号也有些虚脱的瘫软在沙发上。
他的力量太强了,要不是没有攻击性,一号可能当场就死了。
密室里响起一记沉闷至极的鼓声,李想的胸膛一起一伏,随后双眼终于缓缓睁开。
他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还出现了艾莉,身体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一般,暖洋洋,很舒服,然后就醒过来了。
“李想!”
“李想大人!”
“总教官!”
各种声音交织在密室中。
李想挣扎着坐起,茫然地看向他们:“我在哪里?咦,大家为什么都在?灾厄长城的战争结束了?我们赢了还是输了?”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最后一击。
“早结束了,你成功逼退了费钰景,灾厄长城现在一片宁和。”白弥茶白了他一眼,“你为什么非要这么拼命?你难道不知道那一下有多可怕?”
“我必须那么去做……你们不懂,那是永恒存在,让它穿过长城感知到七大陆的存在,也许哪天就真的从门里出来了。我为什么还活着?那一下,我感觉自己必死无疑。要不是复生药剂,我可能瞬间就形神俱灭了。”
李想揉了揉还有点疼的脑袋,看了看他们,愕然发现他们的神情都很怪异,
“怎么回事?”
他扫视了下四周,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少了什么。
鸣绪不在。
自己醒来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会不在。
背后柔软的肉体是一号,为什么是一号?
“鸣绪呢?”他看着众人,轻声问道,“她一定很担心我,我得先去找她。”
“啊、啊,你睡了那么久,一定饿坏了,要吃点什么吗?”白弥茶拙劣的岔开话题,然后一对上李想灼灼的视线,立即低下了头。
她在李想面前实在无法掩藏内心的想法。
“你的身体里现在刚融合了永恒之水,先适应好再说其他的。”白冬雪推门而入,看了看周围一群人,忽然说道,“反正他也醒了,有什么话,以后有的是机会说,你们先出去,我有事情和他谈。”
众人如释重负,实在不知道一会儿该如何面对李想,一号也起来深深看了眼他,随着众人一起离开了密室。
“永恒之水?”李想摸了下胸口,感觉自己和至暗本源的联系更紧密了,“这是什么?”
“来自新世界的神秘物质,反正就活了你,我听三叔说,这东西可遇不可求,9级玩家都视为珍宝,你吸收以后有什么不适吗?”
白冬雪走近,身体却有些不自然,李想注意到,他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
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悄然而起。
“不适感倒是没,我感觉自己进阶了,5级。”李想握紧拳头,一股强大的力量蔓延开来,“应该能使用烬灭天堂的第三种形态了,魔法符文也更加完美了,我有感觉。”
“1级,嗯,估计药力之后还会慢慢铺展开,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你就6级了,说实话我是真的羡慕你,升级就和坐火箭一样,永恒之水,据说是9级突破到9级之上的关键物品。”
白冬雪靠着他坐下,语气渐渐变得凝重,
“你沉眠之后,虚空之女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将你带进了虚空世界,但依旧无法阻挡你的生机流逝,后来、后来……不知道鸣绪从哪里听说,在新世界有救你的办法。”
鸣绪,终于听到了这个名字,但此刻,李想最不愿意从白冬雪口中听到的就是她。
“然后呢,新世界有白莉莉在,她有手段救我,就是这份永恒之水?那鸣绪呢?鸣绪去了哪里?”李想忽然间感到心底起了一阵莫名的寒意,仿佛整个人瞬间置身于冰天雪地,莫名的恐惧占据了他的大脑。
“然后鸣绪顺利从新世界出来了,似乎有人早就知道她会带着永恒之水,因此在她出来没多久,世家联盟和军部就动手了,他们派了很多很多军团,海陆空三条路线阻截鸣绪,我们的人都被盯住了,蔷薇女仆团都被阻挡在了外围,听说有好几名女仆团成员重伤。”
“具体的布置是什么?”李想冷静点头。
白冬雪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句话,从怀里取出了一份厚厚的文件:“之前军部有人私通给了我一部分布局计划,当时我就惊住了,仅仅那一部分,就有超过七名将军参与,大多是纪斩血下属。可没料到,他们的人远比我们想象的多……”
李想快速翻阅文件,随后脸色凝重,慢慢合回去,露出了一个极度冷厉的目光:“这是做什么?倾尽七大陆的力量去抓一个女孩子?”
“鸣绪是5级玩家,真实战力和我们差不多,她一路逃跑,路上杀了至少二十个玩家,死在她手里的军部士兵不知凡几。”白冬雪叹气,“后来,我总算赶到,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她,可……”
“9级。”李想缓缓吐出两个字,“在灾厄长城时,双月领主和吞天翼王阻挠你们支援我就发现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他们和兰斯洛的计划,冬雪,我说过了,希望背叛你们的只有他纪斩血一个。”
“我知道,但我想不到,会有9级……”和李想这个穿越重生者不同,白冬雪是土生土长的七大陆人,对9级有种异样的崇拜感,认为他们就是七大陆活着的神灵。
纵使是他,对每一位9级玩家也都充满了敬畏和尊重。
“吞天翼王动手,鸣绪让我带着永恒之水先走,只有一个叫做姚葵的小家伙一定要陪着她,据说后来鸣绪企图用降临仪式唤醒沉睡在大地中的一个永恒存在的分身,然后被双月领主……”
说完这些,白冬雪忍不住看了眼李想,却发现他始终很平静,既没有悲痛欲绝,也没有任何过激的行动。
他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整个人都有些颓废。
白冬雪看着李想,从他身上忽然感受到了一阵莫名的寒意。
“你知道吗?在人类之光时,我们一起洗完澡,互相吹头发,她和我说,她在家里一直学着怎么当一个好妻子,做家务、洗衣烧饭,去和孩子玩耍,她说,亲口和我说,‘我想成为李想的好妻子,我很努力,真的很努力的去学,去做了,可是,我太笨了。’”
李想忽然轻轻一笑,
“你知道我怎么回答她吗?”
“没关系啊,就算笨手笨脚,就算是学习白痴,都没关系的。因为我们有着比普通人漫长无数倍的人生,我们可以用这样的人生一直慢慢磨合,不会烧饭洗衣服就一步步来,总有一天,你会做得比其她人都好的,不用担心,因为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等着,等到你自己都满意为止,好吗?”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就找个地方隐居,再也不出来了,也不让其他人找到,就过着我们的小日子。不去管人类,不去管灾厄,什么都不管了,好不好?”
“等所有事情都结束,我们就在双子领地定居,就和城镇里那些普通的小夫妻一样,你去种地,我来烧饭洗衣服,好不好?永远不分开。”
这是鸣绪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很正经的对他说出了自己的小愿望,即便如此,她还是考虑着李想的一切。
李想放不下灾厄长城,放不下人类阵营,放不下太多人和事,所以她愿意迁就,迁就到一切都结束。
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在这三年里,她从未抱怨过一句。
在鸣绪眼中,人类,灾厄长城,什么东西都不如自己的一根手头重要。
可纵使如此,她为了自己,还是耐心地等待了下去。
就只是为了这样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小日子。
“可连这样的幸福,你们都要剥夺。”
李想的声音变得空洞而冷淡。
在外面徘徊的众人忽然听到一声震天巨响。
偌大的新极夜大楼顶层被一股恐怖的力量轰穿。
从高空看,仿佛被开了一个大口子,空洞无比,能从一头看到另一头,中间全部变成了粉末。
白冬雪的身体猛地后撤,飘飞到空中,一连翻滚了十几次才堪堪稳住身形。
而李想已然化为一道流星,朝着远处而去。
他竟然在有防备的情况下完全拦不住李想!
“他的方向,咦,不是嚎哭山脉,那是……灾厄长城?”白冬雪感觉一股莫名的恐惧感蔓延了开来,终于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