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gms好看的都市言情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線上看-第574章 來者不善相伴-64uoa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方正执着一本书卷走出来,脸上带着错愕神色,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与你无关。”
老者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说道:“你虽是仙玄之体,甚得掌教看重,但他看重的绝非是你如今的实力,而是你未来的潜力,此事不是你能插手的,你专心看书就是了。”
说着,他抬眼望天。
眼底浮现几分凝重神色。
看来,事情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来的严重一些啊……那个老家伙竟然也来了。
嘿,莫非是他们的宗门当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不成?
想着,纵然明知此事若是一个处理不当,怕是对蜀山要有不小的损伤,但看着那些老家伙一把年纪了,还得出来奔波,他眼底仍是出现几丝微不可查的幸灾乐祸之意。
而方正沉默了一阵。
心头却暗暗苦笑,这事儿怎么可能跟我无关呢?!
如果方正没得到世界树,也许他还能安然看戏,认为一切都会由掌教来搞定,他这小虾米在外围呐喊助威看热闹就成了。
可如今……
他早已经入局,只是被玄机保护起来了而已。
他神色凝重,抬眼看着那数十道剑光,到得洞虚之境,兼之得了世界树的灵气,他的真元已经较之寻常修士的真元要大为不同,解读真元的能力亦大为上升。
他能清晰的察觉到天空中那数十道剑光,人数虽不众多,但每一道剑光都是凝实无比,真元凝结,在天地之间穿梭,宛若鱼儿遨游于潜水之中……举重若轻,全无半点勉强之意。
这些人,都是能在外面灵气稀缺的世界里御剑飞行而毫不在意的人,换言之,他们的修为都是极高。
最起码,也得在洞虚后期的地步。
方正幽幽的叹了口气,乾前辈有句话说的很对,这不是他能插手的事情,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的他,就连旁听的资格都没有。
蜀山的大事,也轮不到他来操心。
只希望掌教能平安渡过这次劫难吧。
他背转身子,回去继续钻研术法去了……他现在的修为进步虽是神速,但也不可能一步而蹴吃个胖子。
想要大幅度提升修为的话,一来可能需要借助5级灵气液的功效,5级灵气液功效非凡,若是拿来炼丹,效果非凡,到时候就算不能助自己突破洞虚初期,但却也能省却他半年一年的苦修。
而二来,就是取决于这些法术了。
修为高深是等级,而法术强弱便是技能了,强大的技能,毫无疑问能让方正发挥出120%的实力。
尤其是上古法术威能本就凌驾于寻常法术之上,更有钻研的价值。
而此时。
玄天峰上。
玄机与薛杏林两人并肩而立,看着天边剑光冲撞蜀山护山大阵,来人实力通天,一击之下,蜀山大阵都随之轰然震荡,虽然阵法仍然稳固如旧,但来人显然是拥有着挑战蜀山大阵的实力的。
“看来这次,他们真的是来者不善啊。”
玄机面色凝重,也不回头,问道:“师弟,化神丹怎样了?!”
薛杏林答道:“灵气稀缺,小弟在等待下一次的灵气潮汐,然后借潮汐灵气炼丹,当能成就更高品级的丹药,到时,我蜀山炼真修士人手一颗,不是问题。”
“灵气潮汐?!”
玄机算了一阵,下次灵气潮汐确实不远了。
他放弃了动用唤灵花的举动。
唤灵花借方正所送的荒土,如今长势惊人,短短几日功夫,已经繁衍了一千五百多株。
正是关键时刻,方正炼剑倒还好,但若是事事都依赖唤灵花的话,那么他的目的怕是几十年都实现不了。
“走吧,去迎接贵客。”
他迈步往前走去,喝道:“开放阵法!!!”
声如轰雷,响彻天地之间,整个蜀山灵气亦尽都随之一荡。
一阵又一阵的闷雷响声在来人耳边响起。
来袭之人本是气势汹汹,可听得这喝声……
为首那名老者忍不住神色一凛。
眼底浮现几分凝重神色,喃喃道:“怎会?这方世界灵气仅仅只至炼真后期便已后力不济,他是如何修至这般地步的?”
只凭这声啸声。
他便敏锐的察觉到了,玄机似乎已经迈出了那其他炼真修士皆难迈出的那一步……虽然才刚刚抬脚,但这乃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来,该是在那遗址之内得了造化了。”
另外一名白发长须的老者道:“走,我等下去!”
在他身后。
还有数名相貌各异的人,衣着、神情、气态都俨然非是同一宗门之人。
但面对老者,他们却皆是没有意见。
身影化虹,顺着大开的阵法,直朝着蜀山玄天峰而去。
玄机大笑着迎上前去,看着这些人落在迎客岩之上。
他目光扫过,笑道:“长眉前辈,多年不见了,看到您老体态依旧安好,晚辈这便放心了!晚辈玄机,见过长眉师叔,见过玄元师叔,见过苍灵师叔!”
心头却忍不住暗暗思衬,看来这回宗主失踪,对各宗门的打击当真不是一般的大!
玄音阁的玄元道人、峨眉的白眉道人、还有驭兽宗的苍灵道人竟然尽都来了……而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廖廖数名炼真修士以及数十名凝实修士,这些人都是各宗门的中流砥柱,长老峰主一级的人物。
弟子更皆是修为高深,最低的也在洞虚后期,一个宗门虽只有几名这种弟子,但数个宗门汇于一处,这声势看来可就大的不行了。
他笑道:“几位师叔好大声势,如今灵气稀薄,却还劳动几位师叔亲自奔赴我蜀山,实在是晚辈的过错,前辈若想见晚辈,随意吩咐一声,晚辈自当上门拜访请安,怎的还劳动前辈大驾了。”
“行啦,我们来者不善,你也不用摆出笑脸了。”
白眉摆了摆手,说道:“我不信你不知道我们所为何来。”
玄机道:“前辈纵然来者不善,晚辈也当以礼相执,我等大殿之内回话,师弟,去取你一元峰上好的玉露唤灵茶,让前辈们好好品一品,我等详谈正事!”
“是!”
薛杏林转身离开。
玄机则领着众人往内里在去……
到得内里,薛杏林奉茶。
玉露唤灵茶说的好听,但事实上,不过是蜀山的水泡了唤灵花散落的花瓣而已。
那些散落的花瓣被玄机收集起来,而后晒干,泡成茶喝,内里蕴含活性灵气,虽然极其稀薄,但活性灵气哪怕只是一丝,也足可让这茶带上独特的韵味。
哪怕是来寻衅滋事。
喝了一口这茶……
白眉等人皆是脸色微动,赞叹道:“好茶!”
“前辈喜欢,离开之时,给三位前辈一人包上一两。”
玄机微笑说道。
“这个不急,我等眼下,该以正事为重。”
“不妨碍,都是小事。”
玄机笑道:“师弟,去给三位前辈一人包上一两。”
“是。”
薛杏林脸上带着古怪神色,点头应是。
如今蜀山唤灵花千余株,哪怕是一日收集的散落花瓣也足足数斤,他一给却是一两,显然是给的越少,反而越显的珍贵。
只是这种拿着废物当异宝的感觉……偏偏这些废物还真的是异宝,感觉也是怪怪的。
薛杏林突然有点明白方正平日里为什么不将这些天材地宝当回事了。
而在薛杏林离开之后。
白眉看着薛杏林的背影,赞叹道:“这小子身周丹气精纯,不想你蜀山竟有如此福气,能有炼真境界的丹修。”
“前辈谬赞了。”
上过了茶,玄机直截了当的问道:“几位前辈,可是为任寿道兄、虎力道兄还有流亭仙子等人失踪之事而来的么?”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