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4e9人氣都市小说 一九八一年 線上看-第五百八十四章:又見蓉兒鑒賞-n7p34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黄瀚,你和王慧玲刚才在干嘛?”
萧蔷这个人就是这样,想什么说什么,不说出来心里难受。
“在干嘛?你不都看见了?坐在这里等你们俩呀!”
“我是问你们说了什么?”
“我和王慧玲商量来着,建议她选择读中专艺校。”
“咦!你的建议不错啊!中专毕业都是国家分配工作,比高中毕业强多了。”
王慧玲道:“我不去,我喜欢和黄瀚和你们一起学习。”
萧蔷顿时腹诽,我可不愿意见到你,更加不愿意看到黄瀚在你这个傻丫头身上浪费时间。
陆瑶无所谓,乐呵呵听着。
萧蔷劝道:“学习小组十几个同学,就你学得那么吃力,高中的课程更加紧,你干嘛要自讨苦吃?”
王慧玲坚定道:“我愿意!”
萧蔷还想劝劝,陆瑶拉了拉她,道:“人家乐意,用得着你瞎操心?你看来跟黄瀚太久,也学会了。”
“我学什么了?”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呗!”
“你个傻丫头,我这是多管闲事吗?”
“肯定是啊!人家读高中还是读中专,你管得着吗?”
黄瀚道:“好了好了,你俩别斗嘴,如果我们四个高中还是同学,你俩也帮帮王慧玲。”
萧蔷和陆瑶对视一眼,道:“我没耐心,辅导陆瑶还行,辅导王慧玲可做不来!”
“萧蔷,你什么时候辅导过我了?”
“初一上学期经常给你讲题,你都忘了?”
“总共也没几次,况且都三年了,你怎么还拿出来说事儿?”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丫头!”
“好吧好吧,我今天报恩,我带钱了,待会儿请你吃大雪糕!”
“算你有良心!”
“行了,待会儿给你买十根,实实在在报答你一下,我们出发吧!”
出了门黄瀚忽然想起,这几天怎么没见着陆斌?
“陆瑶,小斌这几天在干嘛呢?”
“哦!忘了告诉你,沪城的教练给家里打电话了,人家给小斌报名参加今年的全国比赛!
我爸爸正好要去沪城坐火车去昆明出差,三天前带着小斌去沪城了。”
应该是陆玉琪、陆惠生怕影响自己中考,没提这件事,直接带上结束期末考试的陆斌走了。
“比赛大概是几号啊?”
“我不知道,只知道这一次的比赛参加的选手很多,高手不少。”
“你怎么知道的?”
“教练说的呗!人家还说了,如果小斌再次参加集训后能够在这一次的比赛中进入前十名,以后都会作为种子选手培养。”
“嗯!小斌年轻,打台球的天赋高,肯定值得培养。陆瑶,等着吧,你家说不定以后会出个全国总冠军,甚至于世界冠军呢!”
陆瑶娇笑道:“咯咯,世界冠军我没想过,因为小斌说了,我们国家的台球选手跟世界水平差一大截呢。全国冠军应该是有机会的。”
“嗬!不简单,肯动脑筋了。再说说吧,为什么小斌有机会成为全国冠军?”
“嘻嘻!他的教练就是上一届全国冠军,都三十好几快四十了,另外几个排名在陆斌前的也老大不小,再过个四五年,全国冠军轮也轮得上小斌!”
“咦!这样分析也是有道理的,陆瑶,你看待问题有独到之处啊!”
“切!什么呀!”萧蔷开始拆台,道:“她的意思就是死了冠军、亚军,第三名就顺理成章当冠军了呗!”
“哈哈!”黄瀚笑道:“实力固然重要,然运气更重要,生不逢时也是枉然,否则怎么会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叹?能够耗死比自己强的,一样是赢家!”
“你这种理论蛮新鲜。我爱听。”萧蔷由衷道。
吉普车停在院子里的树荫下,用不着担心被谁偷了,因此车窗都是打开的,车里一点点也不热。
机会难得,萧蔷毫不客气,抢先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东张西望一脸兴奋。
八十年代初、中期,在一个县城里,坐汽车的机会真的不多,坐小车还坐副驾驶位置的机会更加难得,干部家庭的萧蔷都是头一回就可见一斑。
反正前一世的黄瀚印象中十七岁才因为出公差第一次乘公共汽车。
“萧蔷,这个位置你恐怕只能坐一会儿。”
“我知道,待会儿接上邱老师当然得请她坐这个位置。”
萧蔷等到张春梅和邱老师上车后立刻继续刚才黄瀚的话题讲,听得张春梅若有所悟。
见孩子们讲“既生瑜何生亮”邱老师笑道:“黄瀚说得不无道理,司马懿总是不如诸葛亮,但是他命长啊!耗死了诸葛孔明,他就一发而不可收了。”
黄瀚道:“命长、身体好就是优势,而且是最强大的优势!所以你们要爱惜身体,加强体育锻炼。”
“完全正确。”邱老师已经快六十岁,深有体会。
“邱老师,您现在有没有坚持每天早上打太极拳呀!”
“一直在练着,我这两年反而觉得身体比前几年好多了。”
张春梅道:“您这是越活越年轻呀!”
“呵呵,成天听到你们这些少年人的笑闹,想不年轻也做不到啊!”
……
黄瀚不着急慢慢开,尽可能不踩刹车,保持匀速。
因为黄瀚知道陆瑶晕车,知道车开得平稳,她就啥事儿都没有。
果然,四个女孩子的精神头都不错,一路上欢声笑语。
邱老师和黄瀚、张春梅等等太州的领导都认识,分管文教、宣传的高市长更是老相识。
他亲自接待黄瀚等等,听邱老师表明来意后立刻同意了。
只不过一场给三万块报酬有些为难,因为没有先例。
高市长一直想办好“激情凤凰城”,也知道黄瀚团队的名气今非昔比。
他采取变通手段,提出可以给黄瀚团队的每个成员抄两个月工资表,加上误餐费、补助费可以算到三百块钱,以一百人计算。
人人都知道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一个半小时的节目按照两个月的排练时间计算报酬根本不离谱。
除了这三万块工资加补助等等,另外再给两万块,这钱就算演出人员的服装费和交通费、黄瀚、张春梅、陆瑶、成文阁等等大牌的出场费。
黄瀚心里暗笑,高市长蛮厉害,其实是把三场演出的要价从九万还价到了五万。
他没有为难高市长,要求舞台上醒目位置打出“风牌”服装的广告,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果然,高市长根本没在意广告位的价值,满口答应。
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人家高市长,那就是跟三水县的领导们沟通。
这事儿好办,高市长表态明天就带队去三水县跟姜书记、赵县长谈谈。
这种事情只要摆明了谈,没有可能谈不妥,因为谁都拉不下脸阻挠。
排练在第二天就开始了,老师同学们积极性很高,那是高市长来三水县协商结束后,特意来看彩排。
三天后,高市长就安排人抄好了两个月的工资表,参加排练的所有人都拿到了二百块钱工资和补助费、误餐费。
演出结束后还能拿到一百块钱服装补贴。
彩排了两个星期后,黄瀚很意外地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沈晓蓉七月二号就和已经上大一的哥哥沈晓锋一起回了国,这些天一直在杭州陪家人。
她想找机会来三水县看看黄瀚,可是说不出口,又担心妈妈一口回绝。
还好秦淑珍觉察到了女儿的心思,主动提出陪她来三水县看看。
沈晓蓉能力杠杠的,她这回事先打电话订好了“事竟成宾馆”的房间,依旧是要了二一二房间。
她故意不给黄瀚打电话,当然是为了给黄瀚一个惊喜。
秦淑珍早把女儿那种近乡情更怯的样子看在眼里,她已经想通了,随遇而安吧,心里根本就不排斥女儿和黄瀚有什么,不想干预。
赌世界杯玩得比较大,秦淑洁和沈晓蓉商量后,决定暂时不告诉秦淑珍,免得她有心里负担。
因此秦淑珍根本不知道妹妹和女儿已经拥有百万美金,更加不知道黄瀚已经有了超过千万美金的身家。
到达三水县的当天下午,沈晓蓉就一个人找去了徽派宅院。
谁知不巧,没见着黄瀚,黄颦也不在,院子里葡萄架下,黄馨和六七个不认识的女同学在做习题。
“黄馨姐姐,黄瀚今天不在家呀?”
“呀!蓉儿?真的是你呀!你这是从美国回来了?”
黄馨最欣赏沈晓蓉的气质,特喜欢黄瀚能够跟她有什么,此时真的高兴坏了。
沈晓蓉立刻被几双妙目审视了,杜佳更是上上下下都没放过。
“嗯!我回来几天了,一直在杭城家里,今天是特意来看看你们。”
“我这就带你去找黄瀚!”
“他去哪儿了?”
“他呀!总是会瞎忙,这个时候应该在学校大礼堂彩排节目呢!”
“是不是为“激情三水”晚会彩排呀?”
“不是,这回是“激情凤凰城”,准备八月一号在太州演出。”
“太州?”
“对呀!我们县的体育馆过了九月才完工,黄瀚准备先利用暑假热热身,所以帮太州排演“激情凤凰城”。”
黄馨拉着沈晓蓉的手就走,身后杜佳喊道:“黄馨,等等我们,我们也去看看黄瀚的排演。”
李梅认识沈晓蓉,大大方方打招呼道:“沈晓蓉你好,欢迎你再来三水县!”
“你好,三水县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当然要经常来!”
八个女生刚刚走到礼堂门口,沈晓蓉忽然间站住了,里面传来歌声“……轻轻的捧起你的脸,为你把眼泪擦干,这颗心永远属于你,告诉我不再孤单……”
“呀!这首歌真好听!”
黄馨道:“你没听过?这是今年刚刚流行的,歌名是《让世界充满爱》。”
杜佳道:“我认为黄瀚他们唱得更加好听。”
李梅道:“嘘!我们小点声,悄悄的进去听。”
礼堂里,没有一百位歌手,但是有七十几位同学和老师,他们正在排练《让世界充满爱》。
沈晓蓉和黄馨几个默默的听着,杜佳、李梅觉得黄瀚团队的水准绝不输于原唱团队。
这一曲很长,但是没人觉得,曲罢,沈晓蓉、黄馨、杜佳等等立刻鼓掌。
“蓉儿!”
“沈晓蓉!”
“沈班长!”
“蓉儿姐姐!”
见到忽然出现的沈晓蓉,黄瀚真的有些喜出望外,然其他人未必,最起码萧蔷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陆瑶根本不认识沈晓蓉,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她特好奇,因为沈晓蓉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实验小学毕业的同学们口中。
正在弹钢琴的黄颦如同见到了亲人,立刻跑了过去,黄瀚跑了两步,觉得不妥,又慢了下来。
“蓉儿姐姐,你什么时候到的呀?”
“应该是到了两个多小时!”
“是不是住在事竟成宾馆呀!”
“嗯!还是二一二房间。”
“我想让你听我弹钢琴,我还想听你弹。”
“是不是想跟我比一比?”
“嘻嘻!不是,邱老师说了,我现在还比不上你!”
“嗯!你是心里不服气对不对?”
“没有,我们是自己人,我喜欢你弹得更加好!”
这话说的,沈晓蓉不由得红了脸,听得张春梅、王慧玲、萧蔷等等心中蛮不是滋味。
这时张春梅、成文阁、钱爱国、刘晓丽几个都上前打招呼,萧蔷也不好意思躲着,远远地挥手喊了声:“你好!欢迎你回来。”
陆瑶赞叹道:“这就是沈晓蓉啊!太与众不同了。”
萧蔷心里正不爽呢,白了陆瑶一眼道:“人家比你强多了!”
陆瑶斗嘴可不会输给萧蔷,她这回还哪壶不开提哪壶,道:
“嘻嘻!我犯不着跟人家比,因为人家在美国呢,挨不上!
只不过你恐怕想比也比不过人家,如果我是黄瀚,选择题应该不难做!”
萧蔷被打击到了,怒道:“你知道为什么许多同学都不喜欢你吗?”
“用不着你提醒,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不屑也不愿意挑好听的说,明知道当面说你比不上沈晓蓉会让你不高兴,我还是实话实说了。”
萧蔷被打败了,道:“得!我服了,原本我真的想咬你。”
“啊?那么现在呢?”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挠你!”
陆瑶的弱点是怕痒痒,顿时被萧蔷挠得“咯咯……”笑个不停。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