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fqi0精品小說 七海揚明 且看昨日風華-章二 理政王大臣相伴-383xm

Home / 歷史小說 / 4fqi0精品小說 七海揚明 且看昨日風華-章二 理政王大臣相伴-383xm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对于南纬二十度线作为划分标准,双方都是满意的,在葡萄牙人看来,他们只付出了巴西殖民地五分之一的面积,而且是几乎没有开发的五分之一,巴西殖民地核心的甘蔗种植园、棉花产地、红木产区要么在巴西东海岸要么在巴西东北海岸,南部海岸线实在乏善可陈。
而在帝国看来也是合算的,寻常人对这白捡一样的殖民地很是喜欢,而在帝国高层眼里,这也符合国家战略,要知道,除了南洋之外,帝国对开发热带殖民地一直没有多大兴趣。
这里的原因有很多,首先帝国开发殖民地都是国家移民战略,短时间内大量移民过去,虽然大部分是犯人罪人,但也是人呀,热带地区气候湿热,蚊虫多,帝国百姓又缺乏在热带地区耕作的经验,很容易导致大量人口的死亡。
其次,欧洲殖民者喜欢热带地区殖民,因为他们所需的商品,无论是甘蔗还是香料在热带地区都容易种植,就连棉花,他们也有热带品种巴西棉。因为大量使用黑奴,热带地区开辟种植园各方面都适合。
实际上,帝国更喜欢亚热带地区殖民开拓,毕竟主要的移民来源都是本土的亚热带地区,而且亚热带同样可以产出热带经济作物。
当然,在李明勋和李君威父子的眼里,这个划分更为核算了,后世巴西的两大城市,里约和圣保罗都在帝国一方,最大的金矿、铁矿等等也都在境内。
而在南美,新得到的土地已经有了初步的开发,南港是美洲最大的走私港口,西班牙人掌控并不严密,而帝国与葡萄牙又是不错的关系,所以很早以前,葡萄牙巴西殖民政府就允许帝国开发巴西南部海岸。
在得到这片土地后,美洲远征军进行了简单的考察,从当地气候、植被以及各国商人私垦土地来看,就发现南美洲殖民地特别适合种植茶叶和烟草,拉普拉塔地区则是小麦产区和畜牧业发达的地方。
全能仙医
噬天剑仙
于是乎,在获得巴西南部殖民地后,海外事务部首先支持的就是开发当地土地,种植烟草,以满足帝国对欧洲的国家战略,因为那片土地适合种植烟草、茶叶,又以高原峡谷为主要地形,气候湿热,胡汉杂居,海内本土省份之中哪个与之最类似呢,那就是西南省份云南省,也因为这样,美洲远征军在与葡萄牙殖民者完成圣保罗港口的交接之后,把这座港口命名为益州港,周边的殖民地也就被以益州这个云南古称来称呼。
与上一次凯旋而归不同,这一次李君威从西方回来,得到的荣耀并不是很多,主要是帝国百姓对这方面的言论全部被苏伊士铁路和运河计划所吸引,苏伊士铁路公司已经挂牌成立,公开募股,并向主要银行借贷。
風與翼 菊夢秋雨
在帝国的舆论场上,苏伊士计划就是新时代的郑国渠。
反对者认为,裕王在欧洲的合纵连横是促成计划制定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欧洲主要国家的‘疲秦计’,仅仅是一个苏伊士铁路公司就要为这条南北不过四百里的铁路投入六百万两白银,这还是前期投资,如果算上计划中的苏伊士运河,需要多少钱,四千万还是六千万?
要知道,帝国建立后,所有的大工程中,都没有如此投资规模的单项工程,一个操作不慎,很有可能造成国家财政破产。
但在支持者眼里,苏伊士计划就是新时代的郑国渠,只不过是秦国的郑国渠,而不是魏国的郑国渠,铁路和运河的开通,会给帝国控制欧洲的机会,符合帝国的国家战略。
“你也不要管那些风言风语,屁股决定脑袋,坐在什么位置上才有什么样的视野。苏伊士计划是帝国财政破产也要进行的计划,我现在一点也不考虑它是否赔本,我现在只考虑两件事,怎么完成它,怎么保住它!”
李君华亲自到港口迎接了兄弟的到来,很直接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作为帝国的皇帝,他的胸怀和野心自然是不用多怀疑的。
李君威则是笑了笑:“国家才有百年大计,商人只看眼前利益,这一点我明白。”
我的紅包能通天庭 天天洋洋
二人回了皇宫,现在的皇宫非常热闹,皇帝和裕王的孩子们全都在后宫生活,特别是李君威,无论在申京还是外出办事,都没有闲着的时候,怀了孕的女子或者生下的孩子往往会随着家书送回来,现在的李君威已经是五个孩子的父亲。
而皇帝的后宫虽然只充实进了一个女子,但这位容妃也很争气,第一胎就生了儿子,虽然皇帝只有一个儿子,但子嗣问题已经不是皇室担心的了。
只不过,皇帝的长子李昭稷并未在满周岁之后被立为太子,这曾经在帝国内部之中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各类传言此起彼伏,最为人传播的是,李昭稷是侧室所生,一旦立为太子,若将来皇后有所出,就很尴尬了。
————
但在帝国的高层,都是清楚,事实并非如此,他们都知道皇后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而皇帝李君华更是在国务会议上重申了皇室继承原则,立贤不立长。
这原本没什么,反正皇帝就一个儿子,贤不贤的还不都是他,但是当容妃再次怀孕之后,国务会议代表们也有了疑虑,假如容妃再生一个儿子,而皇帝又突遭变故,立谁呢?
最终太上皇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由皇帝亲笔立储诏书,放在奉先殿里,一旦皇帝有变故,可取诏书来完成皇位继承,这也就是帝国秘密立储法的来源。
李君威在申京放松了一段时间,才第一次被宣诏参加御前会议,与固定的国务会议不同的事,御前会议比较自由,除了内阁首相必须参加之外,其余都由皇帝本人或者首相决定参与人选,小规模的御前会议一般在御书房,规模较大时候则选择在国务会议举办地点乾清宫,而这一次恰巧就在乾清宫。
战神联盟之超时空救兵
“陈大人,这次这么正式,是不是有大事发生?”某个内阁成员见来了这么多人,小心翼翼的向中廷官陈平打探消息。
陈平笑了笑:“顾大人,您这不是为难我吗?这事您问问其他人就知道了。”
这位顾大人是第一次参与御前会议,这一次能来,也是为了人多,让场面显的庄重而已,实际上几位经常有资格列席的,早已知道的缘由,那就是皇帝要给裕王安排一个正式的官职,方便其参加国务。
不多时,李君威进来,他早已得到消息,所以今天显的就比较正式,没有平日的嘻嘻哈哈,他知道今天自己会成为理政王大臣,这是皇室参与国务的一种头衔,从成王李海时代就是如此,只不过那个时候成王是首相,所以是总理王,后来诚王林君弘也参政,只不过安全局总长参与御前会议可以,参与国务会议既不够级别也不合适,于是就成了主管禁卫军和情报的理政王大臣。
在内阁,理政王大臣的地位与副相相当,主管一个或者几个部门的工作,不是常设也不是制度,只是临时委任,这是皇室直接插手政务的方式,当然,有得必有失,李君华在国务会议上承诺,从今以后,不会再有总理王,只会有理政王。
“何长官,许久不见。”李君威正坐着无聊,眼见主管海外事务部的内阁成员何文希到来,立刻打招呼。
何文希见了李君威也是热情打招呼,二人坐下聊了起来。
何文希是第一批侍卫出身,早年就参与安全局工作,到建国的时候已经掌握安全局多年了,但是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遇到了两个问题,其一是诚王林君弘年纪渐长,皇帝有意让其掌握安全局。其二,其同胞兄长何文瑞成为了首相的有力继承人。亲兄弟掌握政权和情报,这是不可想象的。
因此,何文希功成身退,主动退让,交出了安全局,并且辅助兄长成为了首相。因为他在安全局本身就有军职,所以李明勋曾经想让其到理藩院下属的绥靖区工作,但被何文希拒绝了,何文希主动申请前往欧洲,担任帝国驻欧洲公使。
所以何文希成为了两任皇帝的特使,无论来回欧洲路线上还是在欧洲工作期间,何文希踏遍了这个世界的大部分角落和帝国几乎所有的海外殖民地,而且他做事很妥当,就像两年前任期到达时候,正是葡萄牙国王佩德罗二世提出巴西方案时,何文希没有把这件事作为自己驻欧公使的收尾,反而一力促成为接任者的开端,也因为他的履历,所以何文希从欧洲回来,直接掌管了海外事务部。
何文希既是太上皇学生,也是皇室近臣,李君威西征期间二人也有合作,二人很是熟悉,而御前会议上主要说的都是内政工作,听的李君威头昏脑涨,散会之前才宣布,裕王担任理政王大臣,主管海外事务部、外交部和移民部门的事务。
“何长官,你不恭喜我吗?”散会之后,李君威直接前往海外事务部的衙门,在同行的马车上,李君威问道。
何文希笑了:“王爷,你该恭喜我呀,我们海外事务部成立以来,虽说由副相分管,可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这倒好,划归王爷管,今后我们在同僚面前也能昂首挺胸,抖起来咯。再者说,现在风光一阵,将来肯定是苦差事。
嘿,忘了跟您说了,三天前,英国和荷兰两国驻申京大使向外交部正式通报,奥兰治亲王正式成为英国国王了,两国已经合并咯。”
李君威摇摇头:“唉,我还以为我能在国内多待些时日呢。”
无论是李君威还是何文希都知道,裕王成为主管外务的理政王,就是要抓住全欧乱战的战略机遇期。
虽然法国暂时还未宣战,但这是早晚的事,而现在东欧和中欧已经和奥斯曼帝国打起来,接下来肯定是西欧打起来,形成了天主教孝子法国和奥斯曼帝国各自单挑周边国家的情况,全欧乱战对帝国肯定是战略机遇。
欧洲太远,帝国不太可能大规模介入欧洲战场,但抢夺欧洲各国在海外的殖民地却是绝好的战略机遇,而随着环印度洋地区被帝国掌握,接下来的重点肯定放在美洲,那里天高皇帝远,需要统合各方力量还有与欧洲各国合纵连横,需要一个有能力又有威望的人去做,这个人选是谁,当然是倒霉的李君威了。
这就是李君威叫苦的原因,当个理政王仅仅是开始,很快他就要前往美洲了。
来到海外事务部,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前来迎接,李君威皱眉看着这么一大票热情鼓掌的人,忽然感觉缺少了些什么东西,海外事务部自然欢迎裕王,裕王就代表着他们最大的价值。
“好像缺点什么。”李君威在简单问候后,进入大楼,与何文希说了一句。
见猫
何文希笑着说:“缺少女人。”
李君威这才想起:“是啊,你们堂堂部级单位,没有女性员工吗?”
何文希说:“原本是有的,但我们是新部门,所以少量的女性工作人员都是比较年轻的。而陛下为了您的健康和皇室的声誉,暂时调离了她们。”
李君威无奈:“二哥还真疼我。”
詛咒之龍 路過的穿越者
申京的部级单位里都有女性工作人员,但鉴于现有的民情环境,大部分的女性都是‘别人家的媳妇’,而海外事务部里女性不仅是别人家的媳妇,还是别人家的年轻媳妇,这可对李君威太过于不利了,所以只能选择了简单粗暴的办法。
李君威对此没有办法,家里女人太多了,以往都是因为常年在外,还能以此为理由,现在在申京工作,就没有借口了。他只能说道:“好吧,我们开始工作吧,何长官,需要我做什么。”
“命名!”
隱婚老公深夜來
“给谁命名,大楼吗?”
“不,是给未知的世界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