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fit好看的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ptt-第960章 六陽魔靈和八臂天尊推薦-m37tg

Home / 仙俠小說 / pwfit好看的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ptt-第960章 六陽魔靈和八臂天尊推薦-m37tg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60章六阳魔灵和八臂天尊
二十多个玄仙,在此等候已经四五天,他们都是经过时,被这三座巨山和惊人异象吸引过来,以为将有神药现世,或者洞天福地开启了大门。
“魔灵?他是魔灵!”
一个声音,此刻才尖锐的喊叫起来,语气都被惊骇灌满,脸上煞白无血,无比恐慌。
“跑啊!”
“你们害我!”
“这秘境里为何什么都有,该死的!”
三座巨山上,接着就想起惊叫和怒骂,以及悔恨和狂怒,纷纷各用手段,就想为自己挣的生机,仓惶的遁光四射。
“咯咯咯……!你们啊,都太贪婪了,这三座山也是我炼制的仙宝,尔等都已进入囊中,别在挣扎了。”
原本好听清脆的女声,到最后几个字,已经冷酷的不带丝毫感情,并且出现一种摄人心魂的魔力,那些遁光立即摇晃起来。
只见现场情形大变,他们原本坐着的巨山,忽然猛烈颤抖起来,接着再次膨胀无数倍,化作擎天之柱拦截在各处,一道道遁光与之相比,是那么的渺小无力,去路全被挡住。
然后所在的虚空,冒出大量蓝色灵光,一朵朵晶莹透明的巨大红莲,诡异的从各处出现,并且当场绽放开来,一股能渲染诸天的诡异魔力,瞬间铺天盖地,将三山之间全部覆盖。
“魔孽,岂能任你猖狂,大家齐心合力,否则都会死在这里。”
一个粗犷的声音,充斥浑厚法力,如重炮爆炸般狂泻出去,然而除了回音不断反馈,根本得不到其他人回应,似乎已被单独隔绝。
咔!
阵师
已经有犀利的巨斧,在苍穹中划,带着闪电般的厉芒,狠狠向巨山劈去。
一小团骄阳在山腰爆发,却只能引起微弱震荡,仿佛孩童在劈砍巨石,效果非常可笑。
“呔!秘境之内,何以允许此等魔灵存在,这难道是大能之误?”
“道君陨落,大罗无能,已经镇不住仙域的气运,杀劫积累了数百万年,总该有个宣泄,此乃天道!”
女子的声音,忽然一改娇软,变得浑厚雄壮,比男子嗓门还粗,她的声音传遍万里,三座巨山造成无数次回荡,给被困住的玄仙,造成惊天狂骇。
‘不!不该这样的,我不信!’
有人瘫倒在地,嘴唇发青,双眼无神,根本无法接受。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懒懒步
‘胡说八道,就算广元道君消失了,杀劫也不该来的如此之快,他还有圣人余韵未散,至少也要万年以后。’
总有清醒之人,抬手掐指计算,然后按压住惊惧,愤怒至极的冷喝叱骂。
“道君互攻,就是引发杀劫的罪魁祸首,数百年前,十大道君为了夺宝,全部力拼而死,波及无数仙域。尔等众生,每人都有业障,即便蝼蚁也啃噬了草木,数百万年的平和,也是杀劫的积累,在今天爆发,已经是天道大善。”
嘶!
众仙再次脸色狂变,如冷水泼头,顿时牙齿磕碰,发出哒哒之音。
抗日之血肉长城
那么多道君,一起死翘翘了?
他们有的,甚至还不知道广元道君陨落,有的听到些密辛,然而也就猜想争端在两三位之间。
‘呵呵!道君成圣,已经不沾因果,不死不灭,此乃天道,你是哪蹦出来的魔灵,哪个大罗的宠物,私逃出来谋害我等?’
“天道之上,还有大道;大道之上,还有混沌;混沌之巅,还有本源;本源之外,已无法想象,所谓圣人,仍旧脆弱,剥夺根本,仍如蝼蚁。”
“仙界杀伐量劫,由此地门秘境开始!”
咚——!
三山巨颤,天地变色,万里昏暗一片,红莲和蓝光都纷纷崩溃,隆隆之音不知从何而来,一直持续着,似乎永远不散。
苍穹中心,那个女子忽然坠落,掉下数百丈,才蓦的停住,脸色变了数变。
‘方才我在干什么?怎么说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杀劫……?好!’
滚滚凶意,在女子体内再次扩散,一股股魔光鼓荡,巨山之间响起一声尖锐至极的魔啸,然后红光爆发,漫天都是魔影。
所谓魔灵,是具有魔族本元的后天灵物,紧紧咬住先天真灵后尘,同样罕见而强大,可以忽略部分法则,一路直达巅峰。
可以是一草一木,可以是一块美玉,或者一块顽石,而这秘境内缺失的法则,对灵物影响不大,若它们愿意,仍可以渡劫进阶。
忽然,四面八方狂风一起,先前消失的险恶红莲再现,然后分裂成一只只血色孔雀,足有数千之多,向被困住的玄仙冲去。
紧接着,女子双手连弹,一根根红色细丝,就从十个指尖射出,然后没入虚空没了踪迹。
二十多个玄仙,仍在惊恐之中,当血色孔雀扑来,他们感觉体内法力,似乎遭到制约,能调动的仅有六七成,这万里内等同灵域一般凶险无边卷来。
“呔!你这六阳魔灵,不遵守秘境规矩,私自渡劫成功,本尊镇守在此,岂容你随便撒野。”
咣当!
这虚空,立即哆嗦了数次,三座大山一阵摇晃,有雷霆之声碾压过来,所有人又是一惊,接着狂喜起来,他们的法力已经畅通无阻了。
咚!
一个黑影,莫名出现在女子头顶,接着就狠狠落下,那原来是一把银白色重锤,被人从九天之巅抛下。
数十丈的电弧缠绕锤柄,锤头足有千丈之巨,带着百万吨之力,将空间打开一条通道,代表凶猛和正气。
“八臂天尊,这些年咱们都和睦相处,你竟然在此刻来坏我好事,本灵才渡劫,急需滋补灵体,待吃完这些人,立即离开地门秘境。”
飞向诸多玄仙的血色孔雀,蓦的纷纷停止,并闪电般飞回,无数莲花合拢在一起,形成一多万丈红莲,花蕊重重叠叠,射出惊天魔光。
巨锤砸在其上,血炼当场碎裂,形同几颗氢弹同时爆炸,一股毁灭法则席卷数千里,红光爆开后向上一卷,努力将重力拖住。
银光璀璨如斯,和红光绞杀在一起,双方似乎势均力敌,都在消磨彼此的威能。
魂天變 海上中華鱘
重生之叔叔難當 紫色月玲瓏
“哼!他们可是玄仙,吃两三个也就够了,你想激怒太乙或者大罗,比他们出手镇压自己,还是要借刀杀人,置我于不义之地!?”
砰!砰!砰!
震耳欲聋的脚步声,在每个人神魂里响起,仿佛巨人踩踏虚空而至,无人能抗拒恐怖威压,都在地上匍匐身躯。
‘金仙守护?’
‘哈哈!咱们命不该绝,果然有守护者存在,幸好及时赶到。’
‘吃两三个?我嘈,这么说仍旧有人要永远留下啊,嘶!’
红光和白芒消失,巨锤还是落下了,在地面留下数百丈巨坑,但来的身影更加让人不可思议,本以为至少属于几百斤的汉子,没想到只是精神矍铄的老者。
仅有五尺高的五十岁男子,白发白面,比较清瘦,一步一个脚印,在身后留下金色痕迹,如重锤敲击。
背后法相,八个粗壮手臂跟随摆动,各掐法决,无比威严,堪比西方罗汉。
他的一只左手,拖着一面石碑,虽然仅仅三尺高,却有种身临碑下,一眼无法望到顶端的感觉,表面通体都是晶莹金黄色,有无数粗狂的银纹若隐若现。
“哼!那个老鬼在山谷偷偷藏了二十万年,他吞噬的魂魄真元,几乎如山如海,你咱们不敢干涉?”
女子身上的肌肤,开始多出无数血色纹路,一股恐怖的真魔气开始涌荡,眉宇间凶悍无比,丝毫没有惧怕。
“他吗?已经彻底消失后了,成为别人的大补美味,难道你也想步人后尘,随意挑选两个,吃了就速速离开此地,我会想门口那位太乙前辈为你求情的。”
“你……?方才有个奇怪的声音和强大意念,占据我的形体,宣告杀劫已开,那是整个仙界的量劫。虽不知真假,但他们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存活下来的有三四成就不错了,你还在此装扮圣母。”
被称为魔灵的女子,用手指着白发男子,几乎怒不可遏,声音犀利刺耳。
“嘿!我信大道,尊天道,但也要顾及几位长辈的意思,在他们没有降临指示前,监督仍然继续。”
“呸!顽固不灵!杀劫一起,万物皆有份额,没有道君护佑的仙域,更是惨烈无比,这次是本灵对弱者最后的大赦。”
“善!”
话音未落,魔灵女双目射出冷光,在二十多个玄仙身上一扫,然后就狞笑着原地消失。
转眼,三声惨叫先后响起,有玄仙顿时成为白骨骷髅,法体遭到吞噬,仙婴成为强者的美味,只剩神魂仓惶而去。
其他人双腿发软,差点亡魂皆冒,堂堂玄仙,竟然这么脆弱。
“离开吧,此乃道场,我当用此碑镇住这里!”
右手那面石碑,忽然飞上苍穹,然后种种落下,破掉了一切红光魔影,正好砸在三座巨山之间。
仙光狂卷而开,天地元气沸腾,金黄色的石碑拔高千丈,银色碑文闪烁,交映生辉。
魔灵女看了,眼神里闪过一丝忌惮,伸出的长蛇将嘴角残血舔干,贪婪的扫了众人一眼,然后抬手施法,那三座巨山顷刻缩小,最后只剩下一件品字形的之物,未等看清就消失不见了。
“哼!”
直到魔灵女没了踪迹,十几人发现自己全身早已湿透,忙不迭跪倒,对着这位金仙守护叩谢不断。
‘谢前辈搭救啊!’
‘这份恩德,堪比再造!’
‘拜谢守护大人!’
“免了!粗白魔灵藏匿修炼之处,仍藏匿着惊人魔气,万年内当为禁地,不得再靠近!仙界量劫已开,你们的好日子,结束了,各自珍重!”
嘶!
金仙守护将一只手,抚摸在巨碑顶端,度入一道神光,整个石碑立即下沉,陷入大地深处上百丈,并且涌荡出一股神器才有的杀机。
‘前辈!为何如此?!’
‘这杀伐量劫,应该是道君或者道祖定下的,那等级别自有宏大考量,但也突然了,这对众生……不公啊!’
“闭嘴!不可置疑天道轮回,事发突然,必有大变,尔等以位列玄仙,对那些如蝼蚁般的凡人来说,你们哪里公平了。”
众人语塞,脸色苍白,惶恐如斯!
“八元,杀伐量劫已开,你得职责结束了,回来吧!”
就在此刻,一个洪亮且不容抗拒的声音,引起石碑震动摇晃,其他人更是普通瘫倒,一时间无法活动,几乎都被吓尿。
“谨遵萦光前辈法旨!”
这位金仙守护,立即躬身施礼,知道那声音在现场回荡三遍,彻底消失后才挺直身躯,神色也开始黯淡下来。
杀劫真要开始,玄仙大半不活,他们金仙也好不到哪去,级别境界越高,承担的因果越多。
到那时候,各大仙域畅通无阻,各种限制失去作用,几乎融成一体,等同世界大战。
而且仙界杀劫一开,其他诸界也要跟随,影响范围涵盖万族万灵,无论魔鬼妖神,一场灭世浩劫即将席卷寰宇。
“唉!”
他走后,十几个玄仙又瘫倒了,浑身酸软无力,彼此面面相觑,然后尽数低头。
‘怎会这样?怎么会如此啊?!’
‘十大道君彼此互杀,他们究竟为了什么?’
‘作孽呐!老子本以为无须担心,那时早已进入金仙,或者兵解入了轮回,但现在恐怕会神魂皆灭。’
‘呜呜呜……!我不甘心,才跨进玄仙仅仅万年,还未熟悉真正的大法……’。
轰隆隆!
原来宫殿耸立,被黑暗遮蔽的山谷内,剧烈爆炸此起彼伏,这里地覆天翻,整个大地完全拱起,然后遭到撕扯摧毁,当光线照亮这里,早已是数千里废墟。
某地,一片几十丈的洼地,方圆仅有二十里,本来花香鸟语,此刻却有滚滚赤水外冒,血腥气息惊人,转眼就成为小型血湖。
更惊人的是,从血水深处冒出几个大小不一的黑黝黝铁笼,全为端正的四方形,小的不过两三丈,大的却足有三十丈之巨。
表面遍布带有犀利之意的金色符文,内部则长满了无数锋利的银色尖刺,不见铁门,几乎天衣无缝般的浑然一体,笼子内皆有一具尸骨残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