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w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主神再啓-第八百六十八章 兵臨山下看書-pqr9o

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
扬州,江宁郡宜城形意门。
正端坐在静室古盛得到消息的时候,滕青山已经带着大军回到了宜城,此次出征,万余的先天精骑全员回返,无一减员,伤的最重的也不过是折了手脚,休养一段时间压根不影响战斗。
火鎏铁占家在九州的开局第一战,战果异常辉煌,一战以万人打下一整个青州,震撼了整个九州大地,这批身着赤甲的先天精骑,如今被誉为九州第一强军,各方势力无不侧目。
先天精骑在这一场战争中的表现实在是太亮眼了,若不是有更加震撼的扬州四大虚境出世,整个天下的目光都会被他们吸引,就算是现在也是让无数人上了心思。
当然,现在更多人更想知道的是扬州形意门方面下一步将会有什么举动,青州一战,形意门一下子爆出四大虚境,二十二岁的滕青山当然是焦点,甚至有人暗地里宣扬,百年之后九州姓滕,这种说法还特有市场。
这实在是滕青虎和滕青山这两兄弟的崛起实在是太过于奇迹到让人绝望了,先后出现两个二十五岁之下的虚境强者,至少也有三百年的巅峰期,可以预见虚境大成不会是他们的终点,这样子的一对兄弟,还有着超过四尊虚境神兽跟随,这样子的组合,如何不让人绝望到极点。
“传令下去,休整十日,大军开拔南下,一战平定炎州。”
先天精骑们各自回家之后还没有坐稳,下一道安排命令便是已然到达,这一道军令的出现,再度搅动了整个九州的风云,也让炎州这极南之州少见的成为了九州焦点。
四月初五,休整十日的扬州铁骑出兵南下,过楚郡而直入炎州,楚郡不轨势力半日之内扫荡一空连根拔起。
四月初九,炎州北境第一郡兵马溃散,旋即便是整个炎州的全线溃败。
四月十五,距离扬州宣战不过十日,先天精骑饮马射日神山之下,射日神山在此大本营与扬州方面展开对峙。
……
射日神山之下,上万的先天精骑将整个神山主要通道牢牢堵死,万人固然不足以封锁整个射日山脉,但只是将神山本部和回援的外界兵马截断还是能够办到的。
射日神山的上空,滕青山驾驭紫龙,身边跟随着凤凰小青和六足刀篪,俯瞰着下方那神山金宫,神山金宫之外,申公屠申公伏两兄弟带着射日天狼对峙滕青山,两方虚境数量差不多,真的打起来也是谁都没有胜算。
申公屠和申公伏一副猎人打扮,各自背负着一张古朴神功,背后的神箭带着丝丝缕缕危险气息,射日神山的破虚箭在虚境层次的强者之中鼎鼎大名,号称能够弑杀神兽的强绝手段,端的是威力惊人。
这两兄弟的身边,一头足有三四丈长的神骏妖狼呲牙咧嘴对着滕青山身边的三大神兽挑衅着,这头妖狼通体毛发都为银色,极为地顺滑,而这头妖狼的眸子却是竖瞳,为暗金色,一根尖刀似的尖角从其额头长出,异常的妖异与可怕。
射日神山的镇派神兽射日天狼,神山长盛不衰的真正保证,固然在神兽之中算不得拔尖,但也不会太弱,比起一般的虚境大成强者更强,六足刀篪、紫龙和凤凰虽然都是神兽之中的顶尖种族,但就现在的实力而言,它们还不是射日天狼的对手。
“滕青山,我们射日神山无意于你们争锋,你们形意门当真是要赶尽杀绝不成。”
申公屠身躯壮硕挺拔,作为九州第一箭手的他眼神如鹰,一眼便是锁定了半空的滕青山。
滕青山俯瞰着申公屠,“射日神山退出炎州镇压极南蛮荒,可留一郡之地,这是我兄长临来之前的意思,申公屠,你应该做决定了。”
“当真是笑话。”
申公屠还没有说话,申公伏先是忍不住了,“这炎州自三千余年前便是以我射日神山为尊,什么时候你这侵入炎州的卑劣之辈也能如此理直气壮了。”
“哈哈哈哈……”
滕青山发出一阵长笑,“申公伏,你这话可真没道理,你们射日神山也并不是没有入侵过他州,装什么受害者呢!九州一统,乃是每一个有志至强的强者意向,不会以你区区射日神山的不甘而转移,比起逍遥宫来,你们算是好多了。”
滕青山说完这番话并没有继续开口,这等劝降之事并非他所擅长,但却是一种必要,至少姿态是需要有的。
他并不是一个喜爱征伐之人,但在这些执掌大军的日子当中,他也逐渐理解了古盛的一些想法,分散的九州实际上并不是一件好事,盗匪横行,强如凌弱,底层百姓苦不堪言,上层武者视而不见。
九州八大派与众多的大小宗门实际掌握一方,却又做不到治安工作,以至于百姓疾苦,几乎是民不聊生的局面。
就拿滕青山出现之前的滕家庄来说,真的是艰难求存,时常有帮派过来剥削收钱,就算是这样子也要担心被突兀灭门。
滕青山滕青虎的父辈多有遭难而折,滕青虎便是早早没了父亲,女眷被掳掠受辱而死,这样子的情况并不鲜见。
这样子的滕家庄,在九州还不算最底层,最底层的那些,真的和奴隶没什么两样,别说人权,基本的生活都不能保障。
九州大地之上严重的匪患,不说和这些宗派息息相关,但至少来说,和他们都脱不了关系,作为一方势力却无法保障百姓安全,任由乃至纵横匪患严重,本身就是极不合格的行为。
这些宗派并非不能肃清治安,但却没一个愿意去做,去承担责任,并且联手封锁了内劲秘籍,让普通的百姓只有融入到他们的团体当中才能晋升。
这样子的体系社会本来就是错误的,古盛既然知晓了弊病,又接受了统一任务,自然不会坐视现有格局,这些大门大派既然做不好,那就把他们一个个踢开,他自己来做。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