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vnb9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孤島諜戰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四章 計劃讀書-fvud9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与刘尧,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汇报,重建码头情报组。贺佐临和冯香莲的离开,让胡孝民只能直接向刘尧报告。
如果是在根据地,能直接报告工作,能大大提高工作效率。在敌占区做地下工作,这对两人都很危险。
胡孝民每与刘尧见一次面,都有可能暴露两人的身份。刘尧是江苏省委书计,胡孝民是特工总部情报处长,两人见面一旦被人发现,哪怕不知道另外一个人的身份,都会特别好奇。
中共的省委书计,会与什么样的人见面呢?76号情报处长,见的又是什么神秘人呢?
他们见面,如果是传递重要情报,传达重要指示,还情有可原。一般常规情报,实在没必要见面的。
刘尧叮嘱道:“党的原则是隐蔽精干,以灰色身份活动。留一条备用的交通线可以,但一定要绝对保证安全。”
胡孝民发展下线,本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发展的下线,如果出了问题,意味着胡孝民也会出问题。而发展的下线,还要担任交通员,就更加危险。
胡孝民说道:“冯五有强烈的爱国心,又有人力车夫的身份掩护,之前也做过一些事情,都干得很好。我相信,以后他会干得更好。”
上午,胡孝民突然接到宪兵队渡边义雄的通知,让他过去开会。说是开会,其实是听取胡孝民的报告。
除了渡边义雄,林资炯也在。宪兵队负责真正的外国使节团安全,胡孝民配合得越好,他们的压力就越轻。
渡边义雄问:“胡处长,你那边的准备工作如何了?”
胡孝民说道:“人员和物资已经准备好,今天晚上将偷运去苏州。”
林资炯的一字胡弹了弹,嗤之以鼻地说:“偷运?胡处长,为什么你办事总喜欢偷偷摸摸的?”
他虽是朝鲜人,但也跟日本人一样,打心里看不起中国人。对胡孝民的做法,自然也就看不惯了。好好的行动,搞得跟做贼似的。
胡孝民解释道:“知道的人越少才越真实嘛。”
渡边义雄靠在椅子上,换了个舒服的状态,问:“你准备怎么偷运?”
胡孝民随口说道:“让跑单帮的掮客,或者找帮会都可以。”
这件事他交给诸福鸣,怎么运出上海,是诸福鸣的事情。
林资炯说到后面时,语气越来越冷:“这么重要的行动,竟然让普通人参加,还怎么保密?外国使节观光团的安全非常重要,不能有丝毫懈怠!”
他对胡孝民的做法很不满,中国人如果能办好事情,还要自己来干什么?他们只配在最底层被奴役。论级别,林资炯与胡孝民差不多,可他觉得高人一等。
胡孝民淡淡地说:“不知林主任有何高见?”
林资炯嗤之以鼻地说:“让登部队派一辆军车,直奔苏州,谁敢阻拦?谁会泄密?很简单的一件事,你偏要搞得这么复杂。”
中国人的效率,就是因为胡孝民这样的人,才被严重拉低。半天能办好的事,他们要十天,甚至要一个月。
胡孝民好像没听到林资炯的讥讽,反而一脸敬佩地问:“林主任高见,今天军车能到位吗?”
渡边义雄说道:“晚上让车子直接开到76号。”
胡孝民感激地说:“多谢渡边君。”
有登部队的军车相送,一路上就更安全了,确实能更好的保密。
胡孝民走出去后,林资炯望着门口看了一眼,一脸轻蔑地说:“渡边君,中国人做事不靠谱,我们的行动,必须对他们严格保密。”
渡边义雄点了点头:“那是当然,你那边准备得如何了?”
林资炯得意地说:“一切准备就绪,与会人员都只知道我们要坐船去南京参加庆典。”
表面的准备工作,都是为了坐船。十六铺码头的樱花丸号已经停在码头,很多别有用心的人,都在打听樱花丸号的情况。甚至,有人想千方百计上船,或以做工、或以送货的方式。
渡边义雄提醒道:“火车站也要注意。”
林资炯介绍道:“那是当然,火车站到处都布满了我们的线人。”
汤伯荪接到余升龙的最新的命令,接近北极电冰箱公司的陈定达,探听陈定达的政治态度。另外,尽快将之前在黑市上零星购买的炸药送往苏州。
这些炸药,将由新二组行动小组长卢义刚的备用爆破组使用。
如果上峰派来新的爆破组,将由上面的人执行任务。否则,将由诸福鸣执行任务。而卢义刚是诸福鸣的预备,一旦诸福鸣出现意外,将由他执行。
陈定达在美国留学,娶的老婆也是美国人,晚上有去酒吧的习惯。汤伯荪得知后,也换了套西装,晚上在静安寺路的酒吧里,与陈定达“邂逅”。
酒吧聊天,天南地北,随便什么都可以聊。汤伯荪有意接近陈定达,两人初次见面,就聊得很投机,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汤伯荪与陈定达碰了碰杯后,问:“陈先生觉得中国的未来在哪里?”
陈定达信心满满地说:“只要把日本人赶走,壮大实业,中国人依然可以进入世界强国之列。”
汤伯荪故意问:“这么多人与日本人合作,要搞和平运动,你觉得可能么?”
陈定达喝了口酒,大声说道:“这是典型的投降卖国,汪即卿实为中国最大之汉奸,此贼卖国求荣,必诛之!”
汤伯荪提醒道:“小心隔墙有耳。”
陈定达不以为然地说:“我有什么好怕的,只要汪即卿民敢来上海,必将他除掉!”
汤伯荪叹息着说:“这些话如果落到特务手里,你可就麻烦了。”
陈定达说道:“大不了就是一死嘛,我死之前,汪即卿一定会先死。”
汤伯荪说道:“陈先生义兴,实乃中国之幸,民族之幸,有朝一日,汤某必将追随陈先生。”
陈定达笑道:“不要有朝一日了,从现在开始嘛,我已经有了一个暗杀汪即卿的计划,正需要老弟这样的人才。”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