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10n優秀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392章 換命(4)相伴-vduhe

Home / 玄幻小說 / ob10n優秀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392章 換命(4)相伴-vduhe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黑色星盘飘向天际。
岳奇消失了……
陆州回身一转,出现在千米开外的天空,大手抓空气!
咔!
岳奇主动将脖子送入了陆州的手心里。
佛祖金蓝罡气加身,岳奇瑟瑟发抖,恐惧袭上心头。
“我服……我服……我服……放,放……”
军婚宠不停:首长大人,翻墙来
咔嚓!
陆州五指一扭,岳奇的脖子断开。
法身出现收缩!
居然还没掉命格?
“老夫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陆州抓住他的躯体,五指如天钩。拍了过去。
岳奇拼命爆发全部的力量,漫天虚影躲避……陆州也同样漫天虚影出现,总能提前一拍抵达岳奇所在的位置,砰砰砰,砰砰砰……
每一掌都打在了他的丹田气海上。
嗡——————
终于,莲座被陆州强行逼了出来。
陆州抓住这一瞬间,祭出未名剑,依旧是满格状态下的天相之力,狠狠地切向命宫。
这一剑,斩天劈地。
回到秦朝当皇 几字微言
咔!
妃高一尺,朕高一丈 上官若静
莲座分为两半。
余威切向大地,大地裂开,切开一线天沟壑。
“啊!!!”
岳奇惨叫了起来。
元气风暴席卷重明,席卷无尽之海,席卷四面八方……
陆州虚影一闪,落在地宫入口处。
战住你别跑 国民丫头
单掌一落!
宿主随念神通!
一座金佛,端坐于地宫之上!
高近两百丈,金光闪闪,刺眼夺目。
超大无比的佛祖金身挡住了元气风暴!
同时回身一转……朝着黄时节,李锦衣,司无涯,江爱剑四人,拍出满格状态治疗神通。
四人身上的伤势眨眼间痊愈。
不多时……元气风暴消失了。
佛祖金身也消失了……
岳奇的尸体从上方落了下来,噗通,砸在了地面上。
陆州身上多重神通,隐没消失。
……
重明山上安静了下来。
满地狼藉,冰块,尸体,以及千疮百孔的地面,还有濒临崩塌的地宫。
陆州看着躺在地上的岳奇,一步步走了过去。
走到他的身边,冷冷地看着岳奇,再度开口:“服?”
岳奇双眼无神,目光中尽是暗淡之色。
恐惧已经将他的自信击溃。
莲座的破碎,瓦解了他的自信。
他现在就像是一滩烂泥,失去了抵抗的手段和力量。
他苦心修行了这么多年,受尽了苦难,达到了圣人……可现在,一切都没了。
他只做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圣人,这对于一名太虚中的修行者而言,是多么大的耻辱。
“服。”岳奇回答。
“现在知道服,还不算太晚。”陆州淡淡道。
噗————
岳奇气急攻心,吐出一口血箭。
晚了!
太晚了!
酒国公子闹翻天
早点说,也许不会这样。
“无论你做什么,你在老夫眼中都是死人。早晚没什么区别。”
岳奇又是闷哼一声!
鲜血汩汩而出,划出嘴角。
“我……我来自太虚,我,我……我是太虚,驭兽师……我是圣,圣殿的……人……“
砰!
陆州一脚踩了下去。
岳奇的声音戛然而止,嗓门像是被噎住了似的,再也发不出半个音节。
“聒噪至极。”
【叮,击杀一命目标,获得50000点功德,地界加成5000点功德。】(小圣)
……
陆州抬回脚,注视着岳奇的尸体,一动不动。
黄时节和李锦衣站在地宫之外,早已被眼前的一切惊住。
他看到陆州还在俯视着岳奇。
男神总裁,别来有恙 灰公主2号
陆州还拿出太虚金鉴,照了照,然后点了下头,收起太虚金鉴,又祭出未名剑,砰砰砰……剑罡戳了几下,这才收了回来。
他看到尸体里的一个圆柱型的瓶子,取了出来。
【获得时之沙漏,圣物。】
黄时节:“……”
这……
不由心中感叹,境界的提升,真的不代表心性的提升,这还是原来的姬老魔啊!
陆州朝着千米之外的羊金虹走了过去。
羊金虹早已石化原地,双腿颤动。
直至陆州来到面前,站定姿势的时候,噗通一声,羊金虹瘫坐了下去。
“你不服?”
“……”羊金虹,神色复杂,充满不甘,却又无能为力……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巨山,不可抗拒不可逾越。
他的三观被颠覆————终于有人向太虚发起挑战了!
嗖嗖嗖。
远处的天空,掠来众多的修行者。
陆州看了过去。
这次来的是自己的援军。
天空中。
于正海,虞上戎,秦奈何,颜真洛,陆离,小鸢儿,海螺等人,全部睁大眼睛,俯瞰着满地狼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有一处完好,甚至连一个完好的尸体都没有。
鲜血满地,令人不寒而栗。
小鸢儿看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这视觉刺激,抬手捂住了眼睛。
海螺皱着眉头,低声道:“师兄……我们,我们好像来迟了。”
“把好像去掉。”于正海说道,“师父在那边。”
虞上戎说道:“还不太迟。”
“什么意思?”于正海疑惑。
虞上戎驾驭剑罡朝着羊金虹掠了过去,说道:“师父,此人交给徒儿。”
羊金虹失去理智一般,拔腿闪身,宁死不愿意投降!
重伤之下,又怎么可能逃得掉。
陆州摇了下头,看着一道道剑罡洞穿了他的躯体。
……
众人落地。
陆州扫了一眼海兽的尸体,朝着孔文使了一个眼色。
孔文兴奋地道:“交给我!”
陆州则是朝着地宫中走去。
其他人连忙将黄时节和李锦衣团团围住。
“黄岛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这……这……”黄时节抬起双手比划了下,又突然不知道怎么去描述这壮观的场景。
他总觉得那些词语不能形容眼前的一切。
“你倒是说啊!都急死我了。”小鸢儿急吼吼道。
黄岛主伸出大拇指,憋了半天,一句话脱口而出:“尊师,太特么厉害了!”
“……”
就这?
众人面面相觑。
我师父厉不厉害还用你来强调?
李锦衣说道:“姬前辈力挽狂澜,击退强敌。说实话,这场战斗超出了我的认知,请恕我无法描述给各位听。”
“那真是可惜了。”
……
地宫中。
魔珠
陆州二指切脉,感受着司无涯体内的变化。
眉头紧锁!
又切了下江爱剑的手腕。
众人走了进来。
黄时节和李锦衣叹息低头。
陆州再次给司无涯切脉,片刻过去,摇头道:“怎么会这样?”
“师父,七师兄怎么了?”小鸢儿道。
陆州大手一抬,在抬起时,出现了明显的颤抖!
PS:稍微晚了点,借口不找了,我道歉,抱歉了……求推荐票和月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