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374、攻城專業戶推薦

Home / 歷史小說 /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374、攻城專業戶推薦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至于另外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他想着大概就是沈占傲了,这大帐中,只有他有资格坐在袁青的下手,纪卓的上手。
“一路辛苦了,起身吧,”
沈初摆手道,“都是自己家兄弟,无需那么客气。”
“谢将军,”
韦一山起身,接着道,“启禀将军,叶公子和王公子也来了。”
“叶公子和王公子也来了?”
沈初高兴地道,“人在何处,还不赶紧请进来。”
不止他高兴,帐中众人也跟着为之一振!
他们这些人一直不敢直接攻城,只是因为忌惮城中有什么武功高手,特别是传说中的瓦旦国师阿礼!
上士对上士,他们真的没有什么信心。
叶秋和王栋两个大宗师都来了,他们还怕个屁啊!
阿礼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敌二吧?
只有袁青和沈占傲不明所以,为何三和将领如此兴奋?
这王公子和叶公子何许人也?
韦一山道,“两位公子一路舟车劳顿,已经先躺下了。”
这一趟,他除了带了两个大宗师,还把安康城一千多五品以上的官兵和民夫全部带过来了。
沈初笑着道,“既然公子劳累,我就不打扰了。”
大宗师舟车劳累?
这话说出去,恐怕只有鬼才信了。
唯一的原因,大概就是人家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过,大宗师有这个资格。
实在不是自己能计较的。
“是。”
韦一山朝着左右认识的将领拱手后,在右边靠近帐篷门口的位置坐下。
沈初大声道,“来之前,王爷与何将军可有什么交代?”
韦一山再说起身道,“何将军说,咱们军中多南人,不一定习惯塞北的气候,等天冷的时候,肯定要遭罪的,还是要速战速决。”
至于和王爷,眼前已经不是在三和了,不是他想见就能见到的。
“这天越来越冷了,昨个夜里,老子被冻醒了好几次,还有不少人都生病了,至今昏迷不醒,听人说还有一个月就要下雪了,咱们肯定熬不住,”
浑身上下裹成狗熊的廉人头领康宝站起身大声嚷嚷道,“将军,要打咱们就赶紧打,不打的话,老子就要带儿郎回三和了,这鬼地方,熬一天都是罪。”
“放屁,咱们这地方风水宝地,哪里不好了,”
与韦一山对向而坐的陶应义站起身骂道,“起码就没三和那么大的蟑螂,吓都把老子吓死了。”
其他人听见这话后,跟着哄然大笑。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你觉得好,你留下来,”
厘帅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用并不熟练的官话道,“我,要走,谁都不能拦着。”
“厘帅稍安勿躁,”
站在营帐门口的王坨子看见包奎朝自己递眼色,赶忙对厘帅道,“咱们都是为和王爷效力,同进退的兄弟,等打败了瓦旦人,他们的铁器,成群的牛羊,到时候都是咱们的。”
里人、廉人、阔人等部落人在塞北的人数不多,但是,他们都在三和学过武功,战力并不低,他们一万多人比袁家军、齐家军七八万人还顶用!
如果想在下雪前回家,部落人是不可缺少的力量。
厘帅不置可否,裹紧衣服,转身出了帐篷。
“哼。”
康宝等部落首领也紧随其后,纷纷出了营帐。
大帐中一下子空出不少位置。
“目无军纪,沈将军倒是愈发纵容他们了。”
一直没有发一言的袁青突然道。
“他们本就不是我军中之人,倒是不好用军纪约束他们,”
沈初看着袁青的眼睛,笑着道,“和王爷说过,这些部落人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沙场之上,袁将军也是见识过他们的本事的,杀敌奋勇,可谓是以一当十。”
对袁青,他真是又爱又恨。
身为和王爷的亲舅舅,处处与王爷作对,对王爷没有一点维护之意。
虽然对王爷多有不满,但是此人却并无私心,对抗瓦旦人,不留余力。
如今能取得如此大的战绩,除了他们三和人奋勇,也多亏他出谋划策。
这也是和王爷能放心让他独自领军的主要原因。
“既然将军这些说,那就全听将军的吧,”
沈占傲淡淡的道,“我等领命就是。”
“攻下亮马台,后面便是旭烈兀的大帐,我等确实不能再拖了。”
沈初虽然不高兴康宝等人,但是很认可他的话。
三和官兵和民夫基本都是化劲以上,抗冻能力比普通人要强上一点,但是总归也是有限。
即使冻不死,在冬季也施展不开身子。
更何况,军中不全然是三和人,还有岳州、荆州、南州等地调过来的卫所官兵,他们的功夫可比三和人差远了。
“将军英明,”
陶应义大笑道,“眼前瓦旦人节节败退,咱们自然要一鼓作气,趁他病,要他命。
无敌从钢铁侠开始
请将军下令,卑职原为先锋!”
他本已升为吴州总兵,但是为了返回故土,为了亲手杀几个瓦旦人,直接把这位置让给了何顺地,自己来到了塞北,甘愿做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
“卑职也愿为先锋!”
王坨子也跟着大声道。
“卑职附议!”
包奎也站起身道。
他跟沈初一样心急。
再拖下去,天气愈冷,军心愈发不稳。
“好!”
沈初腾的站起身,豪气的道,“陶应义!”
“在!”
陶应义半跪在地上大声应道。
“包奎!”
“在!”
“王坨子!”
“在!”
“韩龙!”
“…….”
沈初矮个把帐中众人点了一个遍,除了袁青和沈占傲一系人。
“你们民夫也要上了,”
沈初对着黄道吉和莫舜道,“明日攻城,饱和式攻击。”
这是他们从和王爷那里学来的词,用强力不间断的武力攻击敌人。
说白了,就是用绝对武力碾压。
现在叶秋和王栋都来了,他就有这个底气,上士对上士,中士对中式,他也丝毫不惧!
“是!”
黄道吉和莫舜异口同声的道。
两个人跟其他三和将领一样高兴。
他们三和人打仗,从来没有用过这么长时间!
也不考虑什么谋略,上就完了。
除了在大锡城倒过霉,至今无一败绩!
所以,在塞北,更应该一样,毕竟面对的敌军,基本就没什么化劲的!
再这样拖下去,还要不要回家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眼前不止是官,还是三和供应商,多待一天,就要多花一天的钱。
“明日全军出击!”
沈初一掌拍下,面前的桌子断成两截。
“遵令!”
众人异口同声的道。
“将军三思!”
沈占傲突然高声道。
前面一刻他还赌气,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下狠心说什么都不管。
但是当沈初真的宣布直接攻城的命令后,他就直接慌了。
沈初笑着道,“不知沈将军还有何指教?”
沈占傲急切的道,“亮马台虽然不是什么大城,但是依然城高池深,而且里面尚有瓦旦五万精锐,不可轻敌!”
“不错,”
袁青也跟着道,“你我与伯都相战至今,这伯都可不是什么庸才,还是小心一点好。”
“二位将军放心,此战我三和人来!”
沈初傲然道,“二位之所以还有担心,是因为没看过我三和人攻城。”
从安康城出发至今,他们就攻过一座像样的城池!
论攻城,他们三和人是专业的!
第二日,天不亮,三和人开始埋锅造饭,热闹的很。
接着亮马台城墙上的火把也更加亮了。
袁青叹气道,“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三和人是铁了心啊,”
沈占傲叹气道,“他们死不死,老夫倒是不管,可是如果锦山再次失守,瓦旦渡过凉水河,苍生苦矣,受罪的还是这黎民百姓,我等就是这大梁国的罪人了。”
“来人!”
袁青突然高喊道,“传来下去,埋锅造饭!”
正如沈占傲所说,如果三和人败了,让瓦旦人长驱直入大梁国,他们就是大梁国的罪人!
不一会儿,营帐的西边也彻底也有了动静,生起来的火堆绵延七八里地。
亮马台的城墙上涌上越来越多的瓦旦兵。
站在城墙下,就能看见上面堆积如山的火油桶和滚木、石头。
“娘的,冻死我了……”
“这也太折腾人了……”
许多三和人拢着袖子蹲坐在火堆边上,打着哈欠,不停的抱怨。
王坨子抱着胳膊走到黄道吉的身前,抱怨道,“棉袄太厚了,盔甲穿不上,有没有大一点的?”
说话的时候,嘴巴不停的冒着热气。
“都这会了,老子从哪里弄大一号的?”
黄道吉没好气的道,“不行就把袄子脱了吧,那么厚爬墙本来就不方便,别把裤裆给崩开了,到时候又是一笔开销。”
王坨子白了他一眼道,“亏你说的出来,估计啊,他们宁愿被射成刺猬,都不会脱袄子。”
黄道吉着急道,“那怎么办?
瓦旦人的弓箭可厉害着呢,想硬碰硬,就是找死了。”
王坨子叹气道,“能怎么办,我去找沈将军去。”
“哎,”
黄道吉叹气道,“这叫什么事。”
话音刚落,发现火器营那边传来了动静。
离着老远就听见了莫舜的骂声。
拉炮台的牲口生病了,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
“谁他娘的把老子的衣服穿跑了!”
“老子的鞋子也没了!”
“裤绳…..
裤绳没了…….:”
从岳州、荆州等地过来的卫所兵乱糟糟一片,不少人光着膀子从营帐从跑出来,大喊大叫。
反观西边的袁家军和齐州兵一切井然有序。
“奶奶个熊,”
陶应义对着王大海道,“沈将军不是说了嘛,你们卫所兵不用上,你们何必出来添乱。”
纪卓笑着道,“老陶,你这话就没人爱听了,只许你一个人立功,就不准咱们了?”
陶应义道,“你们下面的人根本没怎么训练过,打顺风仗还行,真攻城,那可是丢命的事情。”
他更担心的是卫所兵的眼神,这会天这么黑,别到时候自己砍自己人。
“正所谓慈不掌兵,”
王大海冷哼道,“不在死人堆里滚一滚,他们如何能成材。”
陶应义正要说话,号角声响起。
赶忙跑到马下,翻身上门,高举手中的大刀,大喊道,“列队!”
“列队!”
“……”
旗令官的声音在大营中彼此起伏。
最后鼓声响起。
三和旗在冷冽的寒风中招展。
“杀!”
“杀!”
“………”
慢慢的声音汇聚到一起,响彻天地。
莫舜命人把五十门火炮推上前去。
随着旗令官手中旗帜的挥舞,炮手把手中的火把对准了引信。
轰隆声不绝于耳,接着漫天的火光。
几乎没有人能听见瓦旦人的惨叫声。
旗令官再次挥舞旗帜。
三和兵施展轻功,密密麻麻的蜂拥上了城墙。
重生之仙神纪元 道人天涯
“胡闹!”
袁青看的目瞪口呆,“弓箭手,射!”
三和兵的战力他是羡慕的,毕竟基本都是在化劲以上,但是不借助登云梯,直接攻城,还是把他吓了一跳!
为了不酿成大军,他急忙让袁家军的弓箭手在后面掩护。
“简直是肆意妄为!”
沈占傲也是气的咬牙切齿。
那些民夫居然都上了!
这是没把他们齐州兵当回事啊!
“将军,三和人上城墙了。”
沈占傲身边的校尉突然大声道。
沈占傲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三和人登上城墙,居然依然势不可挡。
“撞城门!”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带人撞击城门。
他的话音刚落,亮马台的城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冲!”
沈占傲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蜂拥进城的三和官兵,只能咬牙领着兵马冲进了亮马台。
“杀!”
等他领兵进城,城内已经是火光一片,到处是瓦旦人的尸首。
就这么进城了?
他依然还不敢置信。
天亮了。
鼓声再次响起。
妒夫,和离吧 江南未雪
鸣金收兵。
无论是袁青还是沈占傲都处于迷迷糊糊地状态中。
与三和官兵打交道的时日已久,他们知道三和官兵有多强,但是,如此不费力气的拿下亮马台,还是非常出乎他们的意料!
这可是攻城!
却想不到三和官兵就这么拿下了。
他们二人除了浪费了一点见识,一直都是一个旁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