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修羅戰婿 ptt-第五百二十四章 無理取鬧讀書

Home / 都市小說 / 爱不释手的小說 修羅戰婿 ptt-第五百二十四章 無理取鬧讀書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原来如此。
万道成神 新版红双喜
能听得出来,这叶天纵是在故弄玄虚。
或者说,是绝地求生。
想要通过常规的方式,让任雨柔俯首称臣,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么,通过这种迂回的方式来和对方博弈,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任东国心领神会。
张春琴也是虚惊一场。
虽然不知道那所谓的世纪婚礼,到底是怎样的。
满庭芳树雨中深
但是,叶天纵可是纵横集团的总裁啊,帅气多金,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钱财无法搞定的事情。
至于任雨柔。
她心中很有疑虑。
坦白说,自己内心里,对叶天纵并不是那么的痛恨。
很奇怪的感觉,如果是其他的什么富二代,或者是有钱人,这种做法,她会非常不适应。
可是,仔细回想起来,这叶天纵,一直以来,都是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怨言。
的确。
自己没有问过他。
他也没有义务告诉自己。
可是,她还是感觉自己似乎是受到了欺骗一样。
“你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来原谅你吗?”
“叶天纵,我觉得你……”
“这跟原谅无关,是我作为商人,所提出来的最根本性的要求。”
“你就直接回答我,到底是答应,还是拒绝?”
“是打算让爸妈全都一夜回到解放前呢,还是选择给你,给你,给咱们这个家,一次机会。其实我到底是玩弄的心思,还是真心实意的是在为了这个家,那你就看我的表现,就可以一目了然。”
叶天纵已经把话说到了明面上。
如果还要再据理力争的话,那的确是没有什么多大的意思。
“雨柔,我觉得挺好的,咱们就别再坚持了,你看呢?”任东国试图去化解任雨柔的尴尬。
而张春琴则是完全无法理解女儿的做法,甚至是,有了这么一棵大树,她非要将对方往外面推,她当时就气恼的粗喝道:“雨柔,你别得寸进尺。我觉得,本来是以我的看法,这个婚礼没有必要举办的,但是为了考虑到你的感受,人家已经退而求其次了,可你要是还要再继续坚持的话,那不仅仅是对天纵,包括我和你爸,都是一种伤害。”
面对老俩口的态度。
以及综合考虑到现状。
哪怕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必须要将他们给安排妥当。
事实上,这叶天纵,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之中的讨厌。
可是,她有着自己的想法。
既然这是叶天纵的权宜之计,那自己也不会让对方轻易得逞。
“行,我答应你。”
“就以这个世纪婚礼为界限。你叶天纵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虚以委蛇,那就通过这场婚礼,咱们就来做判定。如果做出来的东西,的确让我们满意,能感受到你的真诚,那这个事情,我就再也不说了。而且,从此以后,我任雨柔就是你叶天纵真正的老婆,反之……”
“没问题,没问题,你放心,这个事情,我绝对……”
“你着什么急,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见到任雨柔终于松口,叶天纵喜不自胜,接连点头。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是被对方冷冷打断。
蒸发太平洋
叶天纵很无奈。
虽然她现在选择了委曲求全,不过内心里,对自己还是很敌视。
或许,只有看时间,还有后续的疗效,才能让她真正的放下心中的芥蒂来吧。
“好,你说。”
“你继续,我都听着呢。”
叶天纵深吸了口气,微微点头。
同时,抬手示意,让岳父岳母,都被打岔。
毕竟,任雨柔已经选择了屈服,那么就没有必要再给她施加多少压力。
而且,叶天纵心里也很清楚,只怕,任雨柔这么轻易答应,没有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我同意,以举办婚礼为契机,处理得好坏,直接关系这我们彼此以后的相处方式。”
我 只是 想 安靜 的 打 遊戲
“那么,这场婚礼,我有三个要求,或者可以说是底线,你不能违背,否则,就失去了本质。”
“这第一,就是不许用金钱来堆积,我需要的婚礼,是纯粹的,不需要其他物质性的东西。”
“而第二点,我需要的婚礼,是得到我的亲朋好友的祝福。爸妈肯定在场的,还有任家的人,不管曾经是怎么欺负我们的,但是,毕竟是一家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但是,除了他们之外,据我所知,我妈以前还有乡下的亲戚,不过很多年没有联系了,也许搬迁了,也许不在人世了,但是你得帮我找到他们,我稍后会给你列个名单,你要将所有人的名单都陈列出来……”
这第一点,还能让人勉强接受。
但是这第二点,不说是强人所难,简直是让人无语!
叶天纵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质问,任东国便是抢先发声,低喝道:“雨柔,不许胡闹!你这个要求,谁能做得到?这些人,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过,上哪儿去找他们?而且,你还需要提供名单来,将所有人的信息全都综合找到,想想都让人觉得头大,你这不是……”
“简直是不可理喻!”
任东国毕竟是养父,虽然对于任雨柔的提议,相当不满。
可是他的话,还是比较婉转,至少没有那么难听。
但是,张春琴却是截然不同。她直接粗喝,看着任雨柔的时候,眼神之中,居然怒火熊熊,好像要在顷刻之间爆发出来一般,喝道:“这些人,是我的亲戚,就连我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你让天纵去找,上哪儿找去?他有钱有势,但是他也是普通人,我……”
“没问题。”
不过。
这个事情,在别人眼里,或者真的是难于上青天。
可是对于叶天纵来说,堂堂北境统帅,哪怕人不在位,但是拥有的滔天权势,还是寻常人根本就无法比拟得了的。这一点,就交给火凤凰去统筹,问题不大。
所以。
在夫妇俩为此大为恼火,就要发怒的时候,叶天纵却是微微摆手,淡然的说道:“这个要求,我能够接受。我会在举办婚礼的时候,把咱家的所有亲朋好友都给叫过来。还活着的,肯定得过来,哪怕是死了我也会说明他的具体原因,总之,我一定会做到让你满意的。”
“不是吧天纵,这雨柔的要求,摆明了就是无理取闹,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虽然知道你有很大的本事,但是事关着你和雨柔的婚姻,不能乱开玩笑。”任东国好心提醒。
张春琴也跟着说道:“这个事情,别说是你,就是连我,都不可能答应,雨柔,你……”
“他都同意了,你们在这里掺和什么?”
任雨柔就搞不懂了,不就是个纵横集团的总裁么?
有钱有势那又怎么了,难道还能够只手遮天不成?
相比起来的话,他只是个外人,而自己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
这样公然的帮助外人说话,好吗?
所以。
任雨柔直接打断了两个人的话,看着叶天纵,满脸狐疑,询问道:“叶天纵,这个事情,我没有和你开任何玩笑。钉是钉,卯是卯,你如果无法做到的话……”
“我叶天纵从来不开玩笑。”
“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必定会做到。”
“至于爸妈的担心,我能理解,而你出给我的难题,说是难题,其实在我的层面来讲的话,这也算是考验我的一个部分,所以,我欣然接受。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约法三章,所以,还有第三个要求是吧?你都说出来,我全都答应你。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因为,我对你的感情很纯粹,我希望,我们的夫妻关系,能够维持,甚至是有所提升。”
叶天纵说得深情并茂,让人看不出有任何虚假的成分。
至少,在任雨柔这边看起来,对他的憎恨,稍微减弱了一些。
“好,这是你自己答应的,我可没逼你。”
“知道你有本事,但是,我这份名单,人数比较多,需要知道每个人的下落,还得到场,你要是真的能够完成的话,那我就知道,你不是说闹着玩儿,而是有真实情感存在,既然你都单刀直入了,那我也就不跟你过多废话,我的第三个要求,其实也很简单,我需要你在没有金钱的堆积之下,能够做到任何人的婚礼都还要豪华,这是一种感觉,你只能自己琢磨了。”
这第三个要求。
才是无理取闹。
至少叶天纵是这么认为的。
不用钱堆积,那如何能够做到奢华?
而且还要比肩那些所谓娱乐圈,或者是商业大佬的婚礼?
这不是强人所难,又是什么?
“疯了疯了,简直是疯了!”
“行了天纵,这事情你不用再跟雨柔瞎掰,不管你作出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你。”
夫妻俩对于任雨柔的不满,已经达到了极限。
听完了她的三个所谓要求之后,除了第一个要求还算是勉强过意得去之外,其他的两个,一个比一个难堪,要是直接让叶天纵答应,这就是相当于让两个人离婚,毕竟,在他们看来,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没事。”
“雨柔是我老婆,身为老公,满足她的要求,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现在,总结的来讲,三个要求。我举办的婚礼,既没有金钱的奢华,还需要让失联多年的亲朋好友齐聚,举办出来的婚礼,没有金钱,却胜似金钱,我答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