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四百四十二章 訓斥看書

Home / 現言小說 /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四百四十二章 訓斥看書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你虽然是这样说,当年的事情并不仅仅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靳珩深他……”
夏岑兮后面的话实在说不出来,让她亲口向别人承认自己深爱的男人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而记恨自己,她实在是做不到。
南宫晓却是看出了她神情中的意思,也听明白了她的话。
怪不得,每次靳珩深来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原来问题的症结出在了这里。
“砰!”
南宫晓伸出手拍了一下夏岑兮的脑袋,整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凶,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可爱极了。
“你就是个大笨蛋!你以为这么多年靳珩深一直往我这里跑是为了什么?还是说你就因为这么点事就躲起来了?而且还一躲就是好几年!”
“夏岑兮,如果你这辈子就是这样的话,那你还真是要气死我了。”
“我怎么可以输给这样的理由?”
“你的骄傲呢?身为夏家大小姐的自信又去哪里了?还是说在你心里,靳珩深就是那种轻易不会爱上,爱上了也会始乱终弃的人吗!笨蛋!笨死了!”
南宫晓一口气说了很多,直接就把夏岑兮给“骂”傻了。
“你……我这次相信你没有失忆了。”
听着夏岑兮就蹦出来了这么一句话,南宫晓被她气的差点跳起来。
看着她气鼓鼓的模样,夏岑兮也忍不住轻笑出来。
看来,确实是自己太笨了。
“南宫晓,谢谢你。”
“你别谢我,我也不全都是为了你。你知道这几年我过得是什么日子吗?每天他都是顶着一张冰山脸看我,这不,我的心都被冰的凉了。”
南宫晓跳脱的性格,也让夏岑兮最后一丝不好的情绪消失殆尽了。
看着她眼中恢复了清明,南宫晓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下,他们两个人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吧?
“其实,我当年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走的。”
“嗯?”
南宫晓被她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弄得有些迷茫,夏岑兮看她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的话题跳的有点快,匆忙解释。
“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而且现在那个孩子已经长大了。”
夏岑兮还以为这算是个爆炸消息,却没想到南宫晓听到之后反而是一脸的欣慰,“不错,看来方面我给的那支药起了作用了。”
夏岑兮突然之间像是思绪泉涌。
原来,南宫晓什么都准备好了。
有些事情不用全说出来,当年的一些重重迷雾,此刻有多完全揭晓了。
夏岑兮突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有一点他很清楚自己拥有安宁,这个可爱的儿子怕是也要感谢面前的人了。
“南宫晓,谢谢你。”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这么可爱的安宁,如果不是他的话,我真不知道这几年的时间我要怎么熬过来了。
当然这样的话她并没有说出来,因为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完全的揭露,只要他们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也就够了。
“现在在这里跟我这么客气,倒不如想想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吧。”
南宫晓现在是完全可以确定她之所以不愿意跟靳珩深继续在一起,恐怕根本原因就是在自己这里。
而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说开了,那么他们两个人也该步入正轨了。
“我……”
夏岑兮还真的被她的话给问到了,既然现在自己已经解开了心结,那么是不是也应该找个机会和他说清楚了?
就连当事人都已经不责怪自己了,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放下仇恨,同意和自己在一起呢?
“或许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也是时候在一起好好的谈谈了,只不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愿意。”
到现在,她还在担心靳珩深心中依旧是记恨了自己的。
“你真的愿意心平气和的跟他谈一谈吗?”
南宫晓表面上有些惊喜主要是因为之前两个人的状态实在是让她有些不确定。
夏岑兮被他这个问题问的有些脸红,也知道自己之前太过于纠结这些问题,所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嗯,如果他也有一样想法的话,那么我觉得我们可以谈一谈。”
南宫晓这次是真的开心的笑了出来,“爱的人在这里偷听了这么半天了,现在是不是得到了自己的满意的答案?如果是的话,那么你现在应该进来了吧。”
天剑绝刀
异能邪少 证券经纪
夏岑兮不知道她在说什么,门口什么时候有人偷听了?难不成是刚才他们两个人的对话都被别人听了去?
“你倒是个聪明的,如果她能有你这么一半通透,我也就不至于如此这般受尽折磨了。”
“靳珩深!你!你竟然一直在外面偷听!”
夏岑兮想到跟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竟然都被这个男人听了去,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是该羞愧还是该如何。
而靳珩深看着他这样的表情,非但没有被抓包之后的尴尬,反而是回想起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来,心里就忍不住的高兴,更是直接上前一把把人抱在了怀里。
“夏岑兮,南宫晓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你就是个笨蛋。”
就连夏岑兮都听出来了,靳珩深此刻声音都带上了一丝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蛮兽录之天荒记
可是许久没有被他这样抱在怀里,此刻内心确实激动的无以复加,就连脸都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你……你不要这个样子,南宫还在这里呢,你注意一下。”
而她口中此刻应该正在不好意思的南宫晓,早就已经离的他们远远的,来到了窗户口那里,背对着他们二人。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靳珩深当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就连脸上都可以见到一丝笑容。
夏岑兮被他脸上的笑容晃花了眼,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整个人呆呆的,就这样望着他一动不动的。
而靳珩深也被她现在的这样子取悦了,看来有些事情还真的是说开了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惜偏偏以前这个女人从来都不给自己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