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zyx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 ptt-第五十九章 原初燭晝的風評 (6400)鑒賞-b1ir3

Home / 其他小說 / d1zyx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 ptt-第五十九章 原初燭晝的風評 (6400)鑒賞-b1ir3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多元宇宙警察,听上去很威风,可遇到了的先驱冒险者恐怕只能啧上一句‘晦气’了。
习以为常地啧了一声,芙妮雅将视线投向最后一个任务。
这任务还好,不算太离谱,但也不是她自己一个人能解决的。
“哎,这是要大决战了吗?平定四方之星,第一骑士伊洛维兹,即便是我,年幼的时候也听过他的名字啊。”
从座位上坐起,皱着眉,芙妮雅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来回渡步。
并非是为敌人的强大而紧张,毕竟即便是第一骑士,他的实力也没到SSS级任务,在有着原初烛昼相助的情况下,芙妮雅并不觉得对方有什么危险,毕竟任务目标仅仅是保护希光高塔,而不是协助战胜。
问题在于一点。
芙妮雅头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站在引领整个世界走向全新未来的风口浪尖。
这反而令这位向来无所畏惧,胆大包天的女士感觉到些许恐慌。
——原初烛昼,会为这个世界带来如何改变?
自己的故乡是会更好,还是更坏?
網遊之沈浮天下
神木是被诸神所伐,这点他们作为希光结社的高层也知道了。
所以,谁能知道,完全成熟后的燃薪神木不会因此而摧毁旧世界,自己再缔造一批没有叛逆前例的新生命,开创全新纪元?
谁又能知道,在黑暗过去后,是不是比黑暗更令人畏惧,容不得半点瑕疵的燃灵焰光?
而且,原初烛昼拯救了这个世界后,谁知道祂会如何对待这个世界?人类是否能承受那样的统治?
因为不知晓未来的走向,所以选择分外令人难以抉择。
先驱者明明应该是开拓探索未来,击碎未知之人,但芙妮雅却羞愧的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害怕起选择。
因为,这并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未来,而是埃安世界数百亿人的未来。
“不能因为害怕变得更坏,所以畏惧不前。”
但就在此时,红发美人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出现。
一个苍老男人的声音,浮现在芙妮雅的耳畔,带着坚不可摧的信念:“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畏惧未来故而不迈步,比起后退更加令人耻笑,也会造成更加灾难性的后果。”
“因为后退,起码也是选择。”
“斯维特雷导师?!”听见这声音,芙妮雅不禁就为之一惊。
——倘若刚才斯维特雷一直都在关注她的话,那心里话被听见了还好……最重要的是,自己摸鱼偷懒的事实岂不是就被发现了?!
不过很显然,苏昼并不怎么在乎芙妮雅一时半会的摸鱼。
归根结底,大家都是人,最近这段时间希光结社大规模扩张,高层本来就很忙碌,摸鱼不过是自我调整状态的一个方法,不需要大惊小怪。
苏昼对于这方面向来很宽容,汤缘除外。
博君壹笑甘為妾 洋蔥嬌滴滴
因为汤缘真的是他秘书.jpg
“芙妮雅,作为人类,不应当害怕失败。”
所以,他只是提醒道:“先驱更应该如此,所以先驱眷属最重要的,其实不是一往无前的意志,而是明明知道会失败,也依然愿意承担起责任的意志。”
“虽然我相信我必定成功,但倘若真的失败了,那么就下次再来——错了不要紧,怕的是因为害怕犯错,所以就什么都不干,只是等待。”
我是狗策劃
“你也想要创造一个可以让复活后的父母也能幸福生活的世界,对不对?那就朝着这方面努力,一时半会做不到,但你是先驱的眷族,日后漫长的时光中,总是可以做到。”
谆谆教导,苏昼的声音似乎笑了起来:“而且,不用担心,拯救完埃安世界后,我就会离开,不会统治这里,而是交给你们这些本地人。”
“咦?”听到这里,原本陷入深思的芙妮雅顿时抬起头,她有些错愕:“为,为什么?”
她一直以为,原初烛昼不停穿越其他世界并拯救的原因,本质上是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
而将危难中的世界拯救出来,自然可以塑造出一大批最坚定的真信徒。
也正是因为原初烛昼不断地这样在诸多世界中旅行,并留下子嗣,所以才能在诸天万界中都看见烛昼的身影。
东方不败之八风渡
她本以为烛昼就是这样的一个在多元宇宙内徘徊的种族,以善意扩张自己,以拯救作为自身职责的混沌善系神兽群族。
结果……祂说什么?
祂说祂救完就走?
这合理吗?!
“不为什么。”
面对芙妮雅的疑惑,苏昼的声音显然并不意外,但却也颇为不以为意:“本来就只是路见不平,况且。”
“拯救了世界,和统治又有什么关系?我拯救埃安,是因为我想,从未想要过回报。你们可以给我报酬,但我也可以不要。”
——说得好像你们也能给我发任务奖励一样,哪怕能,我也不需要啊。
因为有高情商,所以这种心中的小心思苏昼就没有说出来。
“不谈这些,芙妮雅,来高塔上层,要开会,商讨接下来对帝国的行动计划了……”路过开导,随意挖角了一下先驱眷属后,苏昼打算结束这个话题,毕竟还有正事要做。
“……请等一等,导师!”
不过,就在苏昼要收回自己这份用来通知的分神时,他却听见了芙妮雅的请求。
他自然停了下来,然后有些疑惑地投注目光。
然后,他便看见了,出现在芙妮雅手中的事物。
“原初烛昼……斯维特雷导师,您可能比我更加适合进入先驱空间……无论怎么想,我都觉得应该是如此!”
说出了会让雅拉怒拍尾巴的话,一开始芙妮雅还有些迟疑和紧张。
但很快,她便做出了选择。
她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一根看上去像是护腕,又像是手表一样的银色金属造物。
上面浮现出代表先驱的‘无限辐射线’纹章,萦绕着和天神刻度颇为相似的银色光辉。
“虽然可能您并不需要,也不愿意加入先驱者空间……但我认为,倘若您想要更快地在诸多世界间履行,拯救,改变,令更多的世界变得更好……”
“那么它,这份可以让人成为先驱探索者的考核信标,一定可以帮助您!”
流畅地将一连串话说完,红发的美人吁了一口气,她擦了把汗,平时的语气又出来:“哎,可算是说出来了……真害怕啊,但真的说出来后,反而却没什么好怕的了……”
她已经不再畏惧,因为芙妮雅已经做出选择。
无论苏昼答应不答应,起码她不会后悔,因为她已经做了,并且打算担负起责任。
考核信标本质上,是先驱探索者用来招募本世界队友的——只要他们的队友能够通过先驱的考核,便可以来到先驱空间。
当然,这并不能立刻组队,因为组队是需要前往乌托邦世界令先驱空间做见证才能逐渐探索团的。
而芙妮雅本身也并不是想要让苏昼进入自己的队伍……她只是很单纯的,觉得,苏昼很适合先驱者空间。
对方为了帮助诸多世界竭尽全力,那自己能做的也不多,无非就是提供给对方一个方便,让对方可以更好的去拯救更多的世界。
不过,说了这么多,实际上,芙妮雅心中回荡的声音,其实颇为恶劣。
“这不是很有趣吗?”
她如此想,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等到那群平时看见烛昼就跑的探索者,在公共空间看到一位‘原初烛昼’……噗嗤,哈哈哈哈啊哈!”
她真的笑出声来。
全世界都在逼我做女神 璉歌
“真是……颇为令人意外啊。”
而苏昼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一幕,没在意芙妮雅的笑声。
芙妮雅手中拿出的先驱者考核信标,令他灵魂中的天神刻度为之一震,就像是昔日天神刻度面对诸位伟大存在时那样,产生了些许反应。
系统之人在江湖
看来,天神刻度中蕴含的封印本质中,有一部分和先驱的本质产生了共鸣。
这也并不奇怪,毕竟天神刻度蕴含的穿越无数世界的权限,其中自然有封印本身的力量,但肯定也利用了先驱的部分权柄。
苏昼隐隐觉得,天神刻度,似乎可以吸收这份信标。
很显然,这考核信标是货真价实,可以让人成为先驱眷属的神物……放到神话传说中,就是服之可成仙的神药。
对此,苏昼一开始愣了一下,然后便笑了起来。
虽然他早就有所准备,在空间中也有自己的眼目,但这是头一次,有人邀请他前去先驱者空间。
所以,无形的力量伸出手,拿起了芙妮雅手中的信标。
大唐高手混都市
苏昼认真地回答道:“感谢你的信任,探索者女士。”
“这邀请,我就收下了。”
芙妮雅和苏昼的精神很快就来到了希光高塔的顶层会议室(并非塔顶)。
在这里,拂晓,燧光,西塞罗还有洛亚伽沙等人都已经到了,芙妮雅算是最后一个。
但令红发探索者颇为惊讶的是,银妖精这个时候居然在一旁流眼泪,而苏昼正在那边温和地摸着对方脑袋,似乎正在安慰对方。
作为神意巅峰,芙妮雅自然能听清发生在另一侧角落的对话声。
“我原本以为是天灾摧毁了他们,但实际上他们是为了下一个纪元能够存在才奉献了全部……”
拂晓低声哽咽着,似乎是在回忆着过去:“我过去怎么能感觉我活着毫无意义呢?我活着,我活着本身,就是一切的意义啊……”
“好啦,别哭啦,你年龄比全人类都大啊……”
苏昼有些无奈地拍了拍拂晓的头,他极有耐心地安抚道:“你忍耐了这么久,总是想要被夸奖的吧?说实话,你做的已经非常不错了。”
“帮助了这么多纪元,留下了那么多珍贵的技术,如果不是有初耀舰作为原型,还有资料库中的科技,希光高塔中的许多技术都很难实现。”
“只要我们能拯救世界,就相当于是你和你过去的朋友们一齐拯救了世界——他们和你一同维持着这个世界的存续,自然会被人永恒铭记。”
在苏昼的安抚下,拂晓逐渐恢复了平静。
而看着这一幕,芙妮雅心中的感想就很简单了。
“不愧是原初烛昼啊。”她赞叹道:“不愧是在多元宇宙中留下这么多子嗣的强大存在,照顾孩子就是强啊!”
直到现在她还以为烛昼的幼年体是树型,苏昼种树的行为就等于是繁衍,而多元宇宙中的烛昼都是原初烛昼遍地播种种出来的。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相当大的误解,但遍地播种这事儿说的还意外的没什么错——苏昼的确到处都在种树,虽然此播种非彼播种,但还是非常难以反驳。
原初烛昼风评被害.jpg
而就在苏昼安抚拂晓时,另一侧的燧光等人已经开始在讨论如何进一步确定希光-延霜领周边的管辖稳定了。
因为手下的团队逐渐多了起来,希光结社也愈发壮大,这个以众生平等为根本信念的组织已然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
所以,作为创始人的苏昼反而没有什么事情要干,最多也就是拿捏一下大方向的操控。
陌上梨花落 心若雨汐
燧光大师和洛亚,以及拂晓三人管控技术区,他们和来自逐光教团的炼金术师团联手,从初耀舰的资料库中提取出了大量极有意义的上古以及资料,其中大部分技术在如今这个时代还能用,而有些不能用的主要是因为如今这个纪元的源能密度太大。
在最初妖精纪元时,灵气密度也不过是一两倍于平均值。
可等到翼人和魔鬼的纪元,就飙升至十几二十倍。
现在这一纪元,一开始苏昼感知到的是四十倍左右,可随着圣日将熄,源能密度上升的速度又再次飙升,如果真的还有下一纪元的话,那么源能密度起码有标准的五十五倍以上。
如此可怖的灵气密度,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埃安世界当初的燃薪神木本体,的确强大到难以想象,祂的力量根本不是区区这么一个普通世界能够容纳的,祂绝对是大天尊中的巅峰,极有可能是天帝阶。
也只有这样,祂仅仅是残骸燃烧,就能让整个世界的灵气密度飙升……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意味着燃薪神木的灵气总量,远大于五十个比地球更大的世界的总量。
总而言之,技术三人组讨论的问题就在于这里:如何让数个纪元前的紧密设计,适应这个能源过强,感染也极强的时代。
步步驚華:懶懶小妖妃
而伽沙就很简单了——他如今是希光结社战术突击部队的带队大队长。
每个世界,革新的方法都各不相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保证武力。
而有超凡力量的世界,武力就不仅仅是种田,更需要把握住强者,而有着快速突击斩首能力的强者更容易对局势进行颠覆。
如今,所有希光结社势力范围内,不愿意接受希光结社管束的移动都市贵族,要不是因为罪孽太大,被当场斩首示众,要不就是被突击部队抓来进行劳动改造。
什么?有无辜的,抓住错人了?
不可能,埃安世界的贵族抓住一个枪毙一个,都算是少的了,因为有些人罪孽之大,需要被枪毙不止一次。
“教授,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等到苏昼解决了拂晓的问题后,龙人少年便认真地上前,严肃地向苏昼请求指导:“北部诸多自由城邦已经被延霜大将军平定,他们愿意接受希光结社的‘规则’,解放农奴和魔化者奴隶矿队,并且开放金库,重建各类民用设施。”
“接下来,我们要开始与帝国军正面战斗——或许不需要,但我们要整备全部力量,防止对方朝着我们进攻。”
苏昼的指令也很清晰:“接下来,带上燃薪神木的分枝,栽种在各地,就像是火把一样,我们要保证我们的管辖范围内,全部都能被神木的光辉覆盖串联。”
“圣日将熄,永夜将临,到那时候,军队毫无意义,只有光芒才是唯一指引。”
和外人想象的不同,希光结社高层会议颇为简单普通,毕竟苏昼在这方面并不追求仪式感。
在大致布置了接下来的任务,并且决定了‘防备帝国,准备与帝国决战’的大方向战略后,苏昼又意外从西塞罗那边得到了有关于东海天龙贵族的意外消息。
天龙贵族,本质上就是一群有着巨龙血脉的贵族联合体,因为有翅膀,也有水龙这种擅于航海的血脉,故而在纪元初期霸占了几乎所有沿海优越地区的港口,而各大海岛如今仍然是他们的自留地。
天龙贵族的无敌舰队现在也可以在海域上和帝国海军扳手腕,胜多负少,而他们规避末日的方法也是潜入海底火山地带的大空洞中,将整个城市置于海底地底之下,这样无论是怎样的天灾,几乎都不可能妨碍他们生存。
希光结社和天龙贵族有些摩擦,其中有天龙贵族袭击伽沙一事,也有苏昼斩了一位大贵族继承人的缘由。
不过现在,因为苏昼的实力太强,所以原本还在踌躇是否要报复的贵族们立刻下定决心,放弃复仇,并且向苏昼献上了一份大礼。
他们送上了四块多年来自海域各地收集到的大型初耀圣岩,以及一则重要消息。
——帝国海军舰队正在从全海域收缩,并且朝着南海领域靠近,目的未知。
“初耀圣岩不算什么,有了燃薪神木,圣日结晶的意义就不是那么大了。”
听见这消息后,苏昼微微眯起眼睛,他若有所思道:“反倒是对方这附赠而来的一则消息,却颇有意思。”
“海滨之都已经隐藏至南海远海火山群中,他们目前没有观测到帝国舰队的异动,这证明帝国舰队并非是去围剿他们的,那些舰队另有去向。”
“可是南方究竟有什么东西,需要让帝国收拢自己威慑全世界海域的力量?”
这个问题暂时无解,整个会议室中的人面面相觑,却都答不上来。
苏昼也没指望能得到答案,他微微点头:“所有应对末日的方法中,也就南境贵族那边最不讲人权——汲取众生生命,以成全自己达成究极生命体……这种邪法必须被第一个打压。”
苏昼此刻,也想起了当初他和艾文德伯爵战斗的时候,那个时候,艾文德伯爵的血铠就已经显露出这份特征。
他可以无条件地汲取周围骑士和女仆的生命力,作为自己再生恢复的储备粮。
除此之外,他还有着黄昏之魂的碎片,用来净化自己体内汲取过量他人生命力带来的可能魔化畸变。
“等等……”
一想到这里,苏昼不禁微微皱眉:“艾文德伯爵体内,有着神木的根须……这并不奇怪,毕竟帝国显然掌握有相当与燃薪神木相关的资源,不然的话,那位太阳皇的心光体也不会是一株神木了。”
“而黄昏之魂目前也经过我考究,乃是最初燃薪神木的思念凝聚而成,虽然是黄昏,但也是神木,只是为了存在而活的生命死后,本就是最大的虚无。”
“换而言之,艾文德伯爵,其实集齐了神木之体和神木之魂,他的力量虽然不强,但是位格却相当高……这显然是某种实验!”
是阿斯莫代十三世的实验!
苏昼突然反应了过来。
艾文德伯爵是皇帝死忠,他的力量都是太阳皇赐予,太阳皇让自己这位实力低微的手下聚齐了神木之体和神木之魂,而南境贵族应对末世的方法,是汲取万物众生的生命力,成就自己作为究极生命……
再加上,完美推演中,太阳皇不到五百年,就将整个埃安世界烧的破碎的事实……
“我要去南方看看。”
简短的留下一句话,苏昼当即便准备出发离开:“东海贵族这个消息还颇为重要,最近就不找他们麻烦了。”
“有事我会依靠化身联系,你们做好警戒,南方可能会出大事,注意接收流民。”
苏昼何等雷厉风行?他念头一动,整个人便已经来到了希光高塔之上的高空,而会议室中的众人虽然一开始颇为惊讶,但后续却也都耸耸肩,不以为意。
毕竟不管怎么说,苏昼总是做正确的事情。
而就在苏昼找准方向,准备朝着南方前进的之时。
突然,异象突显,遥远的天际彼端,有雷霆和风暴炸响。
简直就像是日出黎明,暗金色的强光混杂着银色的流辉,盖满了整个天际穹顶,没有丝毫空余。
一道璀璨的十字星印记,正在苍穹之上闪烁。
感应到远方传来的强者威压,那显然有着‘燃灵’之境实力的存在,苏昼微微眯起眼:“看来太阳皇早有计划,居然现在还派人来阻拦我吗?”
他也并不意外,毕竟假如他是太阳皇……
呃,他要是太阳皇早自裁了,就这德行活着也是遗臭万年,他苏昼才没那么不知廉耻。
摇了摇头,苏昼正准备呼唤自己的武装战斗。
但是,意外却发生。
就在苏昼的目光中,那原本遥遥锁定了自己,正气势汹汹而来的强者气息,似乎在中途感应到了什么。
然后,没有任何迟疑,他赫然是干脆地抛下了苏昼,直接转向,朝着大陆南方直飞而去!
留下有些发愣的苏昼眨了眨眼,然后便眉头一皱,紧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