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fr2k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929、可能這就是輪迴吧?鑒賞-oliy4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审讯室内。
大家盯着张雅琴,屏主呼吸。
就感觉她在讲鬼故事,很诡异的那种。
但忽然到关键时刻,张雅琴却不说了,像极了小说世界里的断章作者。
“你说呀,你怎么不说了?”卢薇薇有点急了,赶紧催促。
王警官也道:“20年后怎么了?你阿爸出事了?”
“嗯。”张雅琴微微点头。
“有一天,阿爸被工头叫去一处距离工地20里地的新矿工作。”
“作为老工人,工头对阿爸很器重,让他带带那边的新人。”
“可从那之后,阿爸变得郁郁寡欢,老工地上的工友都不知道阿爸究竟是怎么了?就连工头也说不知道。”
“那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顾晨问。
张雅琴点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新矿上,阿爸带的徒弟,就是当初抢走阿妈的男人。”
“不……不会吧?”袁莎莎目光一呆。
这还了得?
这种关系放在工地上,不打起来就算不错了,竟然还是师徒关系?
袁莎莎有些不可思议道:“你阿妈当初离家出走,是自愿的?”
“我不知道。”张雅琴摇头:“反正我只知道,阿妈嫌弃这个家,她受够了苦日子。”
“有一次在集市上买东西,认识了做生意的那个男人,后来被花言巧语给骗走了。”
“我一直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我阿爸也不知道,只是听集市上的人说起过,那男人开着小三轮,将阿妈带走的,从此便杳无音信。”
“可说巧不巧,那男人生意失败,欠下不少赌债,只能经过老乡介绍,跑去新矿工作。”
“那你阿爸又是怎么知道的?”顾晨问。
“我阿爸……”张雅琴稍显犹豫,却是一脸悲愤:“我阿爸起先也不知道,后来带着徒弟在矿井干活时,偶然聊起家人。”
“当那个男人将放在帽子里的家庭合照拿出来时,我阿爸当时整个人都懵了。”
“没错,那个男人的妻子,就是当初抛弃我跟我爸的阿妈,他就是那个抢走我阿爸妻子的男人,也是抢走我阿妈的男人。”
“我的天呐!”卢薇薇擦了擦额头,也是不由分说道:“这种情况下,这两个男人忽然相遇,那还不得打起来?”
感觉可能这就是轮回吧?
什么样的缘分,能让这两个人在矿井里认识?
想想有些细思极恐。
竟然还是师徒关系?
这么一来,两人的关系必定微妙。
“你阿爸当时什么反应?”王警官问。
张雅琴摇头笑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阿爸当初为什么会那么淡定,听他当时的工友说,他并没有告诉那个男人,他才是阿妈的真正丈夫。”
“尤其是那个男人和阿妈,已经养育了一个女儿,而且就比我小几岁,所以我阿爸当时就清楚,阿妈是当了继母,而那个女孩就是韩丽丽。”
“韩丽丽?”袁莎莎黛眉微蹙,抬头问张雅琴:“这么说来,韩丽丽跟你,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张雅琴摇头:“起先我是并不知道的,因为后来矿井坍塌,除了阿爸跟那个男人,还有不少人受伤。”
“当时我赶到现场的时候,阿爸和那个男人都已经处在昏迷状态,而我是阿爸的唯一家属。”
“可就在同一家医院,我见到了我心心念念的阿妈,可她当时已经根本认不出我,但她认出了阿爸,最终才知道,我是那个她曾经抛弃的女儿。”
吸了吸鼻子,张雅琴擦了擦泪水,又道:“我没想到,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与她见面。”
“更没想到,这次的事故,完全是由阿爸和那个男人的操作不当导致的事故。”
“而当其他人发现了二人的秘密后,都说是阿爸为了报复,故意选择将那个男人带入深井,想跟他同归于尽,造成了这场事故。”
“许多伤者家属,甚至要找我阿爸报仇,要不是我阿爸当时昏迷不醒,可能他面对的将是更多人的报复。”
“那你阿爸是这样的人吗?”顾晨问她。
张雅琴摇头:“可我是知道的呀,我阿爸是个老实人,他根本不会做这种事情,否则当初阿妈离开后,他也不会把责任全部扛在自己身上,他就是个本分的老实人,他不会去伤害任何人,我太了解他了。”
“可是,你说的也不算啊。”卢薇薇打断着说道:“你想想看,你阿爸跟那个男人之间的微妙关系,被他的工友知道了。”
“即便你阿爸不这么想,但其他工友会这样想啊,这事情很难说清楚。”
“我妈也相信他不会这么干。”张雅琴忽然说道。
王警官眼眸一怔:“这就对嘛,你阿妈也是最了解你阿爸的那个人。”
“可是那个女孩不相信。”张雅琴抬头看着顾晨,道:“韩丽丽不相信,她坚决认为,是我阿爸故意的。”
“而且两天后,那个男人断气了,韩丽丽把所有的恨都怪在我阿爸的头上。”
“而且那段时间,我阿妈一直在照顾阿爸,并不知道韩丽丽也来到了医院。”
“她躲在门缝看清了一切,也知道了一切,她认为我阿爸就是故意的,她甚至想过拔掉我阿爸的呼吸机,为那个男人报仇,可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
“而且她还恨我,恨我夺走她的母爱,可能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开始决定报复。”
现场忽然安静了几秒,顾晨将这一切全部记录在案后,又问:“那之后呢?你一直没见过韩丽丽,而韩丽丽却偷偷见过你?”
“对。”张雅琴点头承认,道:“韩丽丽私下调查我,因为她已经没了父亲,而母亲却又一直在照顾我阿爸,她感觉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她觉得这一切都是我阿爸一手造成的。”
“所以,知道我阿爸可能永远醒不来的她,决定把报复的种子,放在我身上。”
“她决定接近我,取得我的信任,然后想办法让我痛不欲生。”
顾晨微微点头:“所以她就开始利用找工作为噱头,开始接近你?”
“嗯!”张雅琴承认道:“原本我也是小资水平,拿着高额的收入,可以过着潇洒的生活,我甚至都开始憧憬未来,憧憬在这里买房生活。”
“可阿爸成了植物人,加上又被认定为事故主要责任人,因此矿上给出的医疗补贴早就用完,我不得已,只能开始将所有收入,用来给阿爸续命。”
“我不想再失去他了,我希望他有一天能苏醒,我愿意等,所以当我看见韩丽丽主动送上门,我只是把她当普通韭菜,我太想拿提成了。”
“可没想到,原本是套路韩丽丽,却差点被韩丽丽套路。”
“等一下。”顾晨忽然打断了张雅琴说辞,问她:“可是韩丽丽自始至终,都一直在你的套路下,你并不吃亏,反而吃亏的是她啊。”
“对呀,她还想跳江来着,要不是我顾师弟当晚发现她,把她从桥上就下来,可能她早就……早就那啥了。”
卢薇薇也是实话实说,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
似乎这之间有些矛盾。
张雅琴似乎看穿一切,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她的眼中依然带着泪珠。
“她那是在糊弄你们。”张雅琴说。
“糊弄?”顾晨不太懂,问她:“你是指……”
“她故意选择寻死,其实就是想让你们警方帮助她,她当时也确实没钱,如果不找你们警方包吃包住,可能她真的会饿死。”
“因为她原本因为会分配到网红公司,跟我成为搭档,她是想用自己的方式,让我在全国人民面前身败名裂,她就是想亲手毁了我。”
“可是……”
说道这里,张雅琴冷笑了两声:“可是她千算万算,没算到我会忽然消失,连房租都让她来承担。”
“可能她以为她已经取得了我的信任,正准备实施她的报复计划,可她突然找不到我了,她慌了。”
抬头看了眼顾晨,张雅琴又道:“所以她才会在七夕夜里上演苦情戏,让你们警方帮助她,尤其帮助她找到我。”
“那你租下几千元的公寓不住,又是怎么回事?”王警官问。
张雅琴面如死灰,双手在憔悴的脸颊上搓了两下,这才回道:“我当晚看到微博信息,是关于警方和消防救下一名轻生女子的消息。”
“我当时就感觉情况不妙,因为以她这种高度被关注的情况,你们警方一定会迅速展开调查。”
“可如果动用你们警方的资源,应该会很快找到我的新住处,所以我带了些东西,离开了租住的公寓。”
“可我们并没有追踪到你,你是故意躲避监控?”
卢薇薇就感觉很好奇。
尤其是以何俊超的监控水平,没理由找不到张雅琴。
除非只有一种情况。
那就是张雅琴在刻意躲避。
张雅琴微微点头:“实不相瞒,没错,正如你所料,我当初离开公寓的时候,刻意伪装自己,躲避了许多监控。”
“后来我不敢用身份证去开房,却找到了那处废墟平房,并在里面短暂的住了一晚。”
“后来我发现,这地方挺安静,适合躲避追踪,我想等事情平息后,再慢慢想办法离开。”
“那韩丽丽是怎么找到你的?”顾晨忽然问起。
张雅琴表情一呆,整个人懵在原地。
“请回答我的问题,韩丽丽是怎么找到你的?你们是怎么约好在网球场外头见面的?”顾晨又问。
张雅琴知道隐瞒无用,于是便低头说道:“由于我当时选择关机,韩丽丽找不到我,但我同时也会间歇式的开机。”
“我发现,韩丽丽一直在给我发短信,为了引我出来,她是真急了,她告诉我,她就是那个男人的女儿。”
“她还告诉我,我不出来,她会杀了我阿爸,还有我阿妈。”
“她甚至连我阿爸住那所医院,几号病房都知道,我慌了,我当时彻底慌了。”
“她把自己接近我的所有目的都说了出来,甚至把自己如何报复我的细节都全盘托出,她甚至毫无保留的揭我的伤疤,说我阿妈的坏话。”
说道这里,张雅琴瞥了眼袁莎莎:“不信你们可以让那个小女警把的手机解锁打开,看看那些信息是不是她发的。”
“我想所有人看过之后,当初都应该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干掉这个狗娘养的,她就是个恶魔。”
“所以……”顾晨说。
“所以我当时愤怒极了,我知道,我不出来,她一定会对我阿爸动手的,我只好约她昨晚8点在福山小区外头的网球场见面。”
“你就是这样杀了她?”卢薇薇问。
张雅琴点头:“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愤怒,当初她阿爸夺走我阿妈,现在我阿爸躺在病床上,成了植物人,可她认为她阿爸的死,完全是我阿爸为了报复,才干出来的丑事。”
“因此她现在只有一个目的,跟我做个了断,我知道,那天去赴约,不是我死就是她死。”
“所以我没有给她机会,我拔刀刺中了她咽喉,她倒在了地上。”
说道这里,所有人都沉默了。
这种事情原本不该发生,可是两个失去亲人的女子,却开始相互伤害,彼此作恶。
做错事的人,往往总觉得事情过去,而承受的人,只能随着时间慢慢沉淀。
有时候无罪的人还会自责,有罪的人却心安理得。
但顾晨一直觉得,生活可能就是一件件你始料未及的或大或小的事情构成的。
可能如你所愿,或不尽人意。
看着面前的张雅琴,顾晨摇头叹息道:“所以你根本不理智,这种事情,就应该坐下来好好商量,或许矿井里的事情,根本就不是矿主跟工友所说的那样呢?”
“或许,这只是矿主为了推卸责任,故意让工友这么说的呢?又或者你阿爸跟韩丽丽的阿爸,只是刚好偶然受重伤呢?这种事情,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你应该和韩丽丽,一起去调查拿起伤人事故的真相,而不是在这里相爱相杀的。”
张雅琴眼角含着泪珠,她点了点头:“或许,你说的对吧,可现在已经晚了。”
“所以人才一定要经得起假话,受得了敷衍,忍得住欺骗,忘得了承诺,放得下一切,淡定从容,才能百炼成钢。”
顾晨还是安慰了一句。
张雅琴却是无所谓道:“反正就这样了,我辛辛苦苦赚钱,原本开始憧憬美好的未来,可未来好像并不喜欢我,给了我沉重的一击。”
“阿爸的受伤,让我的憧憬彻底破灭了,但我也知道,不管是生活还是感情,不可能叫人处处都满意,但还是要热情,坚强的活下去。”
抬头看着顾晨,张雅琴忽然笑了:“所以人活一生,值得追求值得去爱的东西有很多,不应该为一个不满意,一份遗憾,一场挫败就萎靡不振,失去向往。”
顾晨微微点头:“所以人这一辈子,对我们来说,除了生死,没什么是大不了的。”
“其实人做得越绝,你反而越容易走得出来,因为衰,莫大于心不死,莫过于死的彻底。”
“你原本可以放下跟韩丽丽之间的恩怨,好好商量之后的事情,毕竟……你们有同一个阿妈。”
“可是……”张雅琴抬头看了眼顾晨,问他:“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没有了。”顾晨摇头。
“我就知道。”张雅琴垂头丧气。
顾晨又道:“不过我可以联系你老家当地的警方,让他们帮忙调查一下这次事故的真正原因,不会让你阿爸白白成为植物人的。”
张雅琴再次抬头看向顾晨。
这一次,她嘴角含笑,忽然就站立起身,对着顾晨深深的鞠上一躬:“谢谢。”
……
……
由于主动配合,张雅琴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罪状。
并且主动坦诚,告知自己是这条产业链老板廖凯的情人身份,并给顾晨提供了几处廖凯可能藏匿的地点。
顾晨根据这些线索,当天就对几处区域展开搜查。
并且在一处老旧民房内,将藏匿的廖凯一举抓获。
至此,整条黑色整容产业链,主要负责人一网打尽。
有了张雅琴的坦诚交代和配合,顾晨调查进展神速。
不仅挖出了这条藏匿在江南市的黑色整容产业链,甚至还调查出了几处藏匿在兄弟城市的黑色产业团伙。
最后三组作为顺手人情,联系当地警方,将这些人的联系方式和地点,全部告知给兄弟单位。
一整天,顾晨都在与兄弟单位配合办案,动静闹得有些大。
一整天,芙蓉分局也抓了不少人,审讯起来也是个大工程。
一整天,大家都没怎么去食堂,方便面火腿肠,似乎成了大家的饮食担当。
不过好在主要嫌犯都已交代,审讯起来比较轻松,毕竟所有证据就摆在面前。
忙碌了一天的工作,顾晨终于舒上一口气,眼看时间也已经到了晚上8点。
顾晨犹豫了一下,问身边的卢薇薇:“卢师姐,今天跟赵局商量的那事,赵局那头有回复吗?”
……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