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討論-第1487章 十二葉聖人(2-3)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討論-第1487章 十二葉聖人(2-3)閲讀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陆州仔仔细细满意地打量着天魂珠,感受着天魂珠散发的淡淡力量。
平静柔和,像是一颗夜明珠似的。
他能感觉到天魂珠中蕴含的命格之力。
凝聚天魂珠以后,命关能力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小试一下。”
陆州虚影一闪,消失了。
闻香谷的夜幕很安静,视野也不太好。
陆州出现在一片无人的树林中,取出天魂珠,默念了一声火莲风暴。
天魂珠嗡鸣作响,悬浮在空中,旋转了起来,以天魂珠为中心,一朵朵火焰金莲飞旋而出。像是不断甩出去的烟花,绚烂无比。
陆州被这更加奇妙的火莲吸引了,非常漂亮。
可能就是这一走神的瞬间,火焰已经吞噬了百米左右的树林区域。
“不妙。”
动静太大的话,很容易引起他人注意。这里毕竟是闻香谷,不能离开太远。
他当即又释放了冰封能力,第二命关的水莲风暴,呈现与之前完全相反的能力,将树林中的火焰浇灭。
陆州满意地点了点头,收回天魂珠。
“看来不仅不影响命关的能力,激发效果反而变强了。”
陆州转身一闪,返回古建筑中。
他看着掌心里的天魂珠,对测试的效果也很满意,接下来并非是开地二十五命格,而是,开启第十二叶。
十二叶开启之后,才可以开启第二十五命格。
“天赋上限只有二十六命格,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开叶上了。”陆州心想。
意念微动。
天魂珠悬浮在面前,嗡鸣作响,莲座出现,天魂珠落入莲座中的圆形区域,重新形成原来的命宫,三十六三角形将圆环重新划分,变回原来的命格区域。
这时,他看到了命宫区域变大了。
足足多出了两个命格区域。
“上限开了?!”陆州大喜。
天魂珠的好处居然这么多。
如果说天魂珠有什么弊端的话,的确有一点——若有明确的保命手段之下,天魂珠遇到绝对的强敌,是要被一次性击杀的。命格纵然比不上天魂珠,它能实打实地抵消一次致命伤害,从而获取逃命的机会。
当然,有了天魂珠的修行者,也应该会多一些其他的保命手段,比如傀奴、异兽法身等。两者相互结合,效果大大提升。
这个问题困扰了陆州许久。
没想到在凝聚天魂的时候的得到了解决,心情瞬间舒畅开朗了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声音——
“徒儿拜见师父。”
“谁?”
“明世因。”
“何事?”
“师父,刚才在东山附近的密林里有动静,徒儿跑过去看了看,不知道是哪个混蛋鬼鬼祟祟,放火烧了一片树林。这混蛋修为不浅,来去自如,徒儿怀疑闻香谷里有其他人存在,特地来跟您说一声。”明世因道。
“……”
陆州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皱眉。
“师父?”
“师父,您还在吗?”
陆州开口,口吻严肃:“你是在说为师?”
“啊?”
外面的声音显得极其不自然,惊讶中带着一丝恐慌,慌乱中带着一丝委屈,然后哭丧着脸道,“徒儿自罚面壁思过,徒儿这就去……”
施今墨医案解读 吕景山
若不是上限打开了,陆州还真得处罚一下他。
不过,不知者不罪,老四的性格有这么谨慎稳健也是好事。
于是道:“去修炼吧。”
明世因松了一口气大喜道:“是,徒儿告退。”
明世因骑着狗子瞬间消失在夜幕里。
进入一片丛林里,左右看了看,跳上一棵巨树,密密麻麻的藤蔓生长攀爬,在古树上撑起了一个临时的“鸟窝”似的形状,明世因往里面一躺。
“我这多管闲事的老毛病啊!”明世因自抽了一下耳光,“以后就算是天塌了,跟我也没关系。”
接着便呼呼大睡去了。
……
陆州看着面前的命宫,心中依然很愉悦,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接下来就是开启第十二叶。”
他抬起手掌,法身出现在莲座上。
凝练天魂他是头一遭,但开叶已经是轻车熟路。
当法身的腰间出现一道圆环的时候,陆州便知道开叶的过程也很顺利。
接着,他将蓝法身祭出。
看到蓝法身的色彩时,陆州露出疑惑不解之色:“金色?”
准确来说,陆州的蓝法身,只有莲座命宫和法身上有一道电弧划过。
“什么时候变了色彩?天魂珠的影响?”
只有这个可能。
陆州推出一朵莲花,赫然是金色莲花,只不过在金色莲花之上多了一道闪着深邃光华的电弧。
“融为一体了?”
显而易见,两者相融了。
陆州感觉到蓝法身的强度并未减弱,反而增强了几分,又检验了下蓝法身的自由度,细腻操控等动作,都比之前增加了不少。
换言之,凝练天魂珠以后,也影响到了蓝法身。
“但也不至于全部转向金色,融合以后,不应该是一半金色,一半蓝色?”陆州心生疑惑。
若是黑莲,那岂不是成了黑人?
意念所致,刚这么一想,身前的蓝法身,果真朝着黑色转化。
“嗯?”
陆州皱眉。
老夫只是随口说说,别特么瞎搞啊!
宁可变白,也不能黑吧?
随着他的意念变动,法身果真朝着白色转化。
陆州恍然大悟。
“可以自由转化了?”
陆州开始测试,法身果然又从白变成了金莲,又朝着红莲,紫莲,青莲转变。
最终变回了蓝莲。
不管哪一种法身,都会有一道电弧萦绕,使之看起来更加威风,霸道。
并蒂莲本是两种莲,重叠在一起之后,两莲相融,变成了一种玉青色之莲。
准确来说,应该是九种莲花,加上自己独一无二的蓝莲,正好是十种莲花。
这就是所谓的“十全之身”?
想到这里,陆州感觉到莫名亢奋。
不管增强与否,蓝莲的变化,可以让他很好的隐藏身份,隐匿卡也就彻底省下了。
他打开商城看了一下隐匿卡,果然,隐匿卡变暗了下去。
陆州收起思绪,看着金法身继续开叶,待其进入稳定的状态之后,便参悟天书去了。
到了深夜的时候。
一道光华从金色的法身上亮起,冲天而去。
巨大无比的光柱,照亮了闻香谷。
在南侧古建筑下,陈夫感应到了这个动静,虚影一闪,出现在了空中,看向东山的方向。
“十二叶圣人之光?”
陈夫皱了下眉头。
“陆老弟,你太着急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开叶,而不是先凝练天魂。
“可惜啊可惜。”
他虽然感觉到很可惜,但没有过去打扰,毕竟刚开叶的修行者,需要安静的氛围稳固境界。
陈夫返回,继续调息,压制自己的伤势,汲取天地间的生机。
接着便悠悠叹息一声:“我这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有闲心过问他人的事,也许明天一早,便就此长眠了。哎。”
……
第二天一早。
殿外传来道童的声音。
“陆前辈,陈圣人邀您一同论道。”
陆州睁开了眼睛。
看了一眼金法身。
金法身却早已消失不见。
拂袖而过,嗡——
金法身出现在眼前,他第一时间看向莲座,莲座上果然多了一叶。
“第十二叶,成了?”
顺利得难以想象。
他在参悟天书的时候,保持着感知的能力,居然丝毫没发现金法身已经完成开叶。
不管怎么说,十二叶的开启完成,令陆州感到十分的满意。
陆州收起金法身,正好可以跟陈夫交流一下后续开命格的心得。
陈夫虽不及自己,但在阅历和经验上,远胜于他。
三人行必有我师,即便陈夫的方法未必适合自己,但多知道一些东西,总归不是坏事。
“知道了。”陆州淡淡回应。
虚影一闪,出现在殿外。
他看到道童正恭恭敬敬站着。
道童看到陆州,说道:“恭喜陆前辈晋升十二叶。”
“你也知道?”陆州说道。
“开启十二叶必有圣人之光,昨天晚上的事,估计大家都知道了。”道童说道。
有这么夸张吗?
陆州本想低调的,这开十二叶居然会诞生强大的圣人之光,也是有些太夸张了。
道童又道:“陈圣人在圆盘那边等您。”
“带路。”陆州负手走了过去。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圆盘附近的一座高台上。
那里有一张石桌,四张石凳,视野极佳。
圆盘之中,秋水山的弟子,和魔天阁的弟子们,相互讨论修行,时有切磋。场面看起来一派和谐。
见陆州走来,陈夫道:“恭喜。”
陆州径直坐在了他的对面说道:“不过是十二叶罢了,不值一提。”
陈夫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十二叶,晋升命格强者之后,每十二命格可开一叶,每个修行者可以开十二叶,一叶相当于六命格的修为。不过,第三十六命格开启之后,便是要晋升至尊。所以,千界婆娑,共有十二叶。”
陆州点了下头。
这个推断从虞上戎的砍莲之道上,已经知道。
只不过,陆州开启十二叶之后,还没来得及感受修为的变化,并不知道自己变得有多强。
从凝练天魂开始,总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应当,顺理成章似的,感受和心得都比以前变得很清淡,平静。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自己的感官的确是这样。
陈夫继续道:“不过……陆老弟为何不先凝聚天魂,你这样先开十二叶,以后再凝练天魂,便是难如登天,几乎不太可能再凝聚天魂了。”
“无妨……”陆州正要坦白。
陈夫自看到那十二叶圣人之光,忍了一夜,自然忍不住,哪怕他是圣人心境,也不由得连忙道:“不不不……我是在替你感到可惜。”
“可惜?”陆州疑惑。
“天魂珠的妙用无需多言,它可以切换命格和天魂两种形态,天魂珠比命格之力要强很多。舍弃了这一环,等于是自断一臂。今后即便成了大圣人,乃至道圣,都会落入下乘。”陈夫露出惋惜之色,“你太着急了。”
陆州疑惑道:“你误会了。”
“误会?”
“老夫已经凝聚天魂了。”陆州淡淡道。
陈夫说道:“陆老弟,你这玩笑……咦?”
嗡——
陆州懒得跟他多逼逼,也不喜欢在这种细枝末节上浪费时间。
直接祭出了莲座。
陈夫看到陆州的莲座中的圆环时,话语停住,眉头紧蹙。
这时,陆州通过意念将其悬浮,剥离了出来,一颗亮晶晶的天魂珠,悬浮在身前。
“这可不是假的天魂珠。”
陆州催动天魂珠。
天魂珠光芒大放,宛若一轮太阳,将圆盘空间方圆十里范围,尽数照亮。
魔天阁众弟子,秋水山众弟子纷纷抬头,看向高台上的那刺眼夺目的光华。
陆州掌心一推。
天魂珠飞到空中,胜似太阳。
天魂珠在圆盘的上空盘旋了一周,又飞了回来,落入莲座,只一眨眼的功夫,天魂珠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
陈夫愣住了。
看到这一幕的双方弟子们,也愣住了。
包括在树林里睡觉的明世因,也不由得抬头嘀咕了一句:“这次就算烧光,我也不会管。”
吃一堑长一智,闻香谷中,没有别人。
管他作甚?
与此同时。
陈夫惊讶了许久才开口道:
“不可思议。”
“有何不可思议?”陆州问道。
“我说过,正常情况下,凝练天魂珠,少则三五月,多则三五载。你这……才一夜过去,这……不合常理。”陈夫不住地摇头。
“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时辰左右。”陆州说道。
“……”
陈夫无法理解:“这是为何?”
“也许,老夫属于非常理的一部分。”陆州淡淡回应。
他只能这么解释。
陈夫说道:“陆老弟,莫不是早就在准备凝练天魂了吧?”
“若早就凝练天魂,圣人之光又岂会变化?”
嗡!
陆州的身后,再次出现一道光晕。
那光晕比上次陈夫看到的时候,强大十倍百倍。
众人的目光再次被陆州吸引了过去,也包括眯着眼睛时不时看一眼天空的明世因。
强大的光华,很难令人不注意。
他看了一眼强光的方向,好在有密密麻麻的树叶抵挡……尽管如此,他依然感受到了那光华的强大。
明世因皱眉。
请伊入瓮
好刺眼,是谁在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