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笔趣-Turn308.變動、基地與風暴前夕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都市异能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笔趣-Turn308.變動、基地與風暴前夕閲讀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一些人的一死永远比活着的用处更大。
King死了,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到了刺杀,子弹会射偏,但是刀刃这种东西,加了血槽和厚刃之后,戳进人的胸膛一瞬间喷出的血都是带着红黑或是浅红。
King当场死亡。
然而,即使King在众目睽睽之下死掉了,他所带来的疑云也并没有因为他的死而烟消云散。
他们只会相信他们想要去相信的东西。
我伐天下 从小不会爬
比如,被确定的King的死讯,再比如,King死之前所留下的话。
他们之中存在人类的叛徒,一些不属于人类的家伙,占据了人类中高层的位置,并潜伏起来,等待着清理掉他们中企图扰乱这个世界秩序的人。
得知了如此恐怖的真相,再与King那莫名其妙的死亡联系起来,整个世界都出在了一种微妙的氛围中——人人自危!
这变化是个人就能看得出来。
网络上多了一些暴躁的言论,但是很快连同号主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医品毒妃 紫嫣
接 駕
不只是言论遭到了管制,就连街上也满是巡逻的荷枪实弹的士兵,带着警惕的神情看着每一个人。
游作带着兜帽和口罩走在大街上,只露出了自己的上半张脸,平时这个打扮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但是这一次并没有多少人在意游作的装束。
无论是他,还是走在前面的帕斯,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为所有人的装扮都是一样的。
他们都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已经变得不同了。
一种难以名状的压抑氛围将他们笼罩起来,让他们无法逃脱,并且将现实变为了泥潭,将每个人都困在里面。
其实,游作能感受到,大家对playmaker还是有怨言的。
他能看得到走在街上的每个人,似乎都想对playmaker说一句话。
——你为什么要对我们揭露真相?
为什么?
游作也不知道,他觉得这个虚假的世界对他而言是地狱,所以,他想要从那个囚笼中逃出来,回到人间。
但是,他的行为却让每个人都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地狱的靠近。
帕斯说过,King想要做的事情会让自己在不久后亲身体会,现在,游作已经体会到了。
这个世界不再是乐园,至少对于那些曾经生活在幸福和无忧无虑世界中的人们而言也是如此。
愛情 羅曼 史
自己不应该揭发真相吗?
游作在心底有了自己的迷茫。
但是很快,游作就忘记了之前的迷茫,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件事更加重要,那就是夺回属于自己的自由。
“我们接下来要去哪?”游作对走在前面的帕斯问道。
“我们要找一个行动不会受到阻碍的地方,”帕斯回答道,“足够安全的地方,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还要住在那里。”
“那是什么地方?”艾小声问道。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艾确信,帕斯这个怪胎能听到他讲话。
“地下深处,”帕斯说道,“一处被人遗忘的防空洞,对峙年代留下的。”
战争被King和世界意识弄没了,但是战争的痕迹却依然留在这片土地上。
地下防御工事。
“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话说到一半,游作瞬间醒悟,他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怎么会……”
“没有为什么,”帕斯说道,“事情就是那么简单,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但是那种东西……”
“威慑用的?没错,哪怕这个虚拟的世界并没有战争,最终还是出现了,在真正的现实世界,人们会说那种武器的制造是受到了外神的蛊惑,但是在这个世界,那个武器的出现的的确确是来自‘外神’的蛊惑。”
帕斯转过头来,带着危险的眼神看了游作一眼,“他制造那种武器,并非没有目的。”
“他想要做什么?”
“这个世界是个游戏,”帕斯说道,“别忘了这一点,胜负是要看双方手上的筹码,母亲的筹码是这个世界和构成这个世界意识的人类,而King,他手中的筹码就是他掌握的人类。”
游作再听不出来就要出大事了。
“他想要制造战争!?”
“用大规模人类的死亡,让母亲手中的筹码降低,可以最小的压制他夺取这个世界时需要的代价。”
游作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行色匆匆的人们。
上班族裹着围脖,在风雪中急匆匆走过,时不时的低头看一眼手表,刚刚放学的学生们三五成群,却不再聊去哪里玩,而是互相安慰和鼓励着,孩子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外面压迫的氛围与她无关,她正甜甜的睡着。
这群人……这群有着自己思想、人格和希望的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赌桌上的筹码。
然而此刻自身难保的游作,却无力守护他们。
不,还是可以的!
游作低下头,看向了变成武器形态一般自己手腕上的决斗盘,像是战士在端详自己手上的宝剑一样。
我还是能反抗的,对将这个世界当做牧场的家伙挥动反抗的利剑……
帕斯带着游作穿过了城市,来到了一处旧城区,走到了一堆不起眼的工程废料堆放处。
那是一个依靠着大山的废料堆,从上面的尘土以及木料钢铁的腐蚀作用来看,已经十多年没有人来过这里了。
搬开上面的废料,然后掀开了盖在下方的毡子,一道被木条和钉子封死的通向山内部的门出现在废料堆中间。
“真的有啊!防空洞!”艾不可思议的说道。
帕斯转过脸默默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轻易的撕开了那些被钉在门板上的木条。
看着帕斯在作业,游作呆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说道:“我能带着我的同伴来这里吗?”
“不要带太多人,否则要带很多储备用的食物才能熬过第一轮爆炸。”
游作点了点头,艾却有了疑问。
“那辐射呢?”艾说道,“那些辐射怎么办?”
“我不是人类,你们也不是,游作,你迟早要离开这个世界,那么在这里遭受到的辐射,不会反馈到你现实中的身体中……除了会对精神造成一些伤害。”
“哦!有道理!那么playmaker大人就能在辐射遍地的世界中自由行动了?”
“……”游作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我的同伴……应该不会老老实实的过来……”
“你想让我帮你把他绑过来吗?”
“不,我是想说……”游作想到了焚魂者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的理由,“他想和自己的爷爷奶奶一起……”
“焚魂者是吗……”帕斯长叹一口气,“想清楚,playmaker,你如果同意了让他将爷爷奶奶接到这里,先将时间上来得及与否的问题放在一边,他的爷爷奶奶也一定会带着许许多多的人一起前来,这里就会成为一个收容所而不是避难设施,失去了隐蔽作用之后,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白搭。”
帕斯说道,“到时候,以公共安全为由,一群警察拿枪指着我们逼我们出来,会比直面核爆更好吗?”
“说的有道理诶……”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艾还是认同了帕斯的话。
游作咬了咬牙,“我可以保证……”
“你的保证能作数吗?”帕斯淡淡的问道,“要知道,你说过他更想和自己的爷爷奶奶在一起,你想将他骗来这里吗?”
游作顿时无语了。
“不过我同意了,无论什么方法,将他带来这里吧,他不愿意的话也不用强求,我不希望这个临时的据点暴露,对我不重要,但是对你们很重要。”
“对你不重要吗?”游作好奇了。
“没错,对我不重要,”帕斯又重复了一遍,“对我来说,你们死不死都和我没太大关系,我是守护者,是一个安全程序,你们死了,我最多也就是等待下一个轮回,
但是母亲她……会伤心,哪怕只是因为那个家伙的存在,所以母亲她会伤心……”
“为了最高意识吗……”艾说道。
虽然知道了所有人的头顶上有一个至高意识的存在掌控一切并且能支配所有人,但是当真正意识到那个存在创造了这个世界,并且从邪恶中保护着大家,艾对于至高意识就从忌惮和复杂,添上了一丝丝感激。
“谢谢……”
“你不必谢我,”帕斯说道,“我只是在学习那个家伙,我在学习他的行动和为人处世的方式罢了,在我的思考方式中,有这么一条,在你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却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的那一刻,那么接下来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与你脱不了干系。”
“稻草人吗……”游作明白了帕斯在想什么。
对于稻草人,帕斯也许是有一丝丝憧憬的吧?
作为替代品诞生,并在他庞大的阴影下活过了一段时间,但是真的遇到那家伙的时候,却一次又一次被那家伙打败,却并没有留下庞大的阴影,也许在帕斯的内心深处,自己并非是稻草人的替代品,而是稻草人本人,他所希望成为的那种人。
“不知道稻草人接下来会怎样……”
“他不会死,”帕斯说道,“能预料到目前为止的一切,他不会有事,他只是在惩罚而已。”
“惩罚?”
“对,惩罚你们。”帕斯说道,“惩罚为了眼前的利益,背叛真正救世主的人,现在你们遭受的或者正要遭受的,都是他对你们的惩罚,甚至比他现在的境遇糟糕得多,而且全都是你们自找的。”
“等一下,稻草人大人……”艾挠了挠头,“有这么小心眼吗?”
“小心眼?不,他只是在玩而已,能对你们施加援手的时候他会救你们,不想救你们的时候会冷眼旁观,
拯救这个世界有很多种方法,但一些方法中被拯救的名单里面并没有你们,你们应该感到庆幸他现在是站在你们这一边的。”
“我们现在所遭受的都是他对于我们的惩罚吗……怎么这样!?”艾张开双臂拥抱苍天,“稻草人大人请你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吧!”
“稻草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没有义务告知你这个问题,”帕斯说道,“更何况我并不知道。”
从很早开始,帕斯就与这个世界的中央系统断开了联系,虽然很奇怪,但是母亲这样做一定有母亲的道理。
是为了保护稻草人的信息,还是其他的什么目的。
帕斯的确很好奇,但是有比这件事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替代稻草人的位置,拯救这个世界的人类。
汉血丹心 流年书柬
吱呀——
防空洞的木门被缓缓的打开了,一股陈腐的臭味从深渊中飘出,让帕斯愣了片刻,也让游作退避三舍。
接下来的日子要在这里面度过吗?会不会在外面挨核弹轰炸更好一些?
“你们该走了,”帕斯说道,“这里面应该被清理一下,想救多少人随你们喜欢,但你们心里至少要有数。”
“哦!得救了!Playmaker大人!”
游作并没有拒绝,转身离开,“我会尽力将焚魂者带来的。”
“啊对了!”游作忽然间停住脚步,对身后的帕斯说道,“谢谢你,不论你是为了什么目的在帮我们,非常感谢。”
说完后,游作离开了废弃物堆,消失在了前往DEN城的道路上。
帕斯看了一眼离开的游作身影渐行渐远,摇了摇头,继续清理垃圾堆。
他原本还想叫一个人过来,蓝色天使,但是想想看,世界线在财前晃死后就已经变动了,那个女孩根本不认识自己,她还会跟着自己来吗?
比起蓝色天使,还是赶快收拾好这个保命的地方比较好。
会发出陈腐的味道,说明里面的通风管道被堵住了,想要清理干净,不用点小技巧是不行的。
想到这里,帕斯随手一挥,拿出了一支火把,扔进了防空洞里,火把顿时熄灭了。
连氧气都耗尽了吗?这是防空洞还是古墓啊……
不过好消息是这里面堵成这个样子,就意味着里面没有老鼠之类的活物。
帕斯再次随手一招,小小的家务机器人排成阵列落到了他的脚边。
“清理干净这里面的东西。”帕斯下达了命令。
小机器人们纷纷朝着帕斯敬礼,随后进入了防空洞中开始整理这里面的垃圾。
帕斯转身走向了废弃的垃圾堆场,看着眼前堆满了垃圾的山脚,沉思了片刻,并没有召唤机器人,而是自己开始动手整理。
召唤机器人的话,难免会搬动大件,会被人从天空中察觉到。
回到DEN城里,游作再度回到了压抑的空气中,戴上了口罩,假装自己与世隔绝,但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巡逻的士兵数量似乎变多了许多。
躲开人群,一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穗村尊所在的医院,游作压低了兜帽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