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58章 阿富婆:有完沒完分享

Home / 其他小說 /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58章 阿富婆:有完沒完分享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和柯南离开那么久没有音讯,阿笠博士和妃英理磨不过孩子们的纠缠,心里也放心不下,还是决定叫上和仓家的人,组队出来分头寻找。
出来没多久,众人听到那怪异的鸣叫声,担心有人遇害,尤其担心遇害的是跟着怪人跑进树林的池非迟和柯南,也都陆陆续续往白藤泰美之前被穿刺的献祭之树赶来。
一群人在死过人的献祭之树前汇合,柯南刚把他们掉坑里的事说了一下,远处又传来人的尖叫声。
这一次死的是和仓洋一。
福浦玲治、饭合拓人、和仓凉二三个人组队找人,到了一棵献祭之树下方的时候,血刚好滴在他们头上,一抬头,就看到了和仓洋一被穿刺的尸体。
福浦玲治被吓得彻底崩溃,当场跌坐在地,又手脚并用地站起身,反复喊着‘我要回去’,跑向吊桥所在的方向。
饭合拓人不放心,追了上去。
所以在池非迟一群人赶到时,只有和仓凉二一脸苍白地站在一旁,诉说了发现尸体的经过。
和仓洋一尸体被枝杈挂在树上,脊椎同样被反向折断,整个尸体呈‘<’状,腰往后折倒,手和脚都快挨到了一起。
柯南抬头看着尸体,“跟白藤小姐有点不一样,洋一先生的头部有凹陷的伤,似乎被钝器击打过。”
人伤成这样、一身骨头断了这么多,如果不是亲自见证了白藤泰美被‘穿刺’的前后经过,如果不是人的脊椎骨很难被人力折断成这样,他都快怀疑这是一个生前惨遭无数人群殴的死者了。
灵异日记:霸道鬼王轻点爱
池非迟戴着手套,捡起树旁掉落的纸张,打开看了一眼,往旁边递了一些,让凑过来的柯南能够看清楚,“被凶手叫出来的。”
纸上写了一句话:要知道独占和仓家财产的办法吗?我有一个计策,想知道的话,今晚到第二贡品下等着。
和仓洋一应该就是这么被凶手叫出来杀害的。
柯南看过纸条,突然注意到尸体下面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忙道,“池哥哥,那里!”
池非迟从草地间拿起那个东西。
一块扇形的黑曜石碎片。
柯南拿出之前池非迟装进证物袋、塞到他口袋里的黑曜石碎片,跟池非迟手中那一块合了一下,缺口刚好能合在一起,合成一块半圆,“是黑曜石镜子!”
相爱致死 吴道雁
碎片合成的半圆,一面除了边缘雕有花纹的一圈凸起之外,中间是平滑的,黑亮的平面隐隐能够映出两人的脸,而另一面是一个奇怪的雕刻图案。
妃英理站在一旁,弯腰看着背面的图案,“这是鼓吗?”
“又像是盾牌。”灰原哀凑在另一边,观察着图案,“目前还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纹路,不过凶手似乎是打算杀一个人放一块碎片,说不定是在暗示大家犯案动机,如果收集完所有的碎片,大概也能知道凶手为什么杀人了,但那样的话,还会有不止一个人遇害。”
“至少还会有两个人遇害。”柯南语气沉重,看了看池非迟,心里又稍微轻松了一些。
犬神传 百世经纶
但如果验证池非迟那个猜想没错的话,就可以缩减到‘能拿到水库闸门开关控制器的人’这个范围,整个村子里能拿到那种东西的人应该不多。
妃英理一看孩子们也在往尸体下面凑,直起身道,“非迟,先带孩子们到一旁等吧,驻警土师先生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到时候再让他用无线电联络山下的警方,跟目暮警官说明情况。”
池非迟转身拉住往他们跑的元太、步美、光彦,带五个孩子走到一旁。
土师一诚很快赶到,身后是大群举着火把的村民。
和仓琴美和和仓美沙姐妹俩也到了,看到尸体后,齐齐愣了一下,脸色煞白,随即又抱在一起哭了一通。
“是谁?”和仓琴美哭过之后,转头扫视着周围拿火把的村民,含泪的眼里布满赤红的血丝,“到底是谁做的!”
“是大鸟神!”阿富婆从人群中走出来,火光照耀下,满是皱纹的脸显得阴森森的,“那家伙打破了我们三百多年来的平静生活,是大鸟神抓走了他、把他当成祭品了!”
“没错,这就是大鸟神的报应!”
周围村民大声附和,还有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双手合十、颤颤巍巍地祈求原谅。
“看到了吧?这就是大鸟神的报应,”阿富婆用手里的拐杖指着村口的方向,“外乡人们,如果不想死的话,现在就立刻滚出村子里去!”
池非迟侧目,平静脸,盯。
阿富婆:“……”
这个年轻人这是什么反应?真是……看得老人家心里毛毛的。
其他村民没注意到两人的对视,拿着火把逼近和仓家的人,也逼近池非迟、妃英理这群人。
“滚出去!”
“现在马上滚出我们的村子!”
池非迟默默上前一步,挡在妃英理、天堂晴华、阿笠博士和五个孩子身前,依旧看着阿富婆,平静脸,盯。
他能打能跑,不过没法护着其他人不受伤,那么,要是打起来的话,就先‘擒贼先擒王’,锤他们的祭师……
阿富婆:“……”
怎么还用这种没什么情绪的目光盯他……有完没完。
“胡说八道!”一直苍白着脸站着的和仓凉二爆发了,朝一群逼近的村民咆哮道,“什么大鸟神?我大哥绝对是被你们之中的某个人害死的!”
村民们被和仓凉二突然的爆发吓住,静了一瞬。
“婆婆!”
一个年轻村民从村口吊桥的方向跑来,大声喊道,“糟了!吊桥……通往村外的吊桥被人弄断了!”
村民们再次闹了起来。
“什么?这样不是无法离开村子了吗?”
“喂,是不是你们和仓家的人把吊桥弄断的?”
“不对,”阿富婆突然出声,“弄断吊桥的是大鸟神!大鸟神为了让和仓家的家伙作为祭品,是绝对不会让他们离开这里的。”
见其他村民惶恐起来,土师一诚上前道,“大家请冷静一下!连续杀人犯一定会被警方抓到的,为了以防万一,大家今晚千万不要单独行动……”
“你是不相信大鸟神吗?”阿富婆死死地盯着土师一诚。
“呃……”土师一诚一汗。
“如果不平息大鸟神的怒火,不仅和仓家的家伙们,连村民也会遭殃的,”阿富婆伸手抓住土师一诚的手腕,“我今晚要去百舌鸟翔神社祈祷,你要是村子的守护者的话,就应该跟我们大家一起去!”
土师一诚脸色有些发青,抽出自己的手,“不行啊!我还有工作……”
“你这样是会遭报应的!”阿富婆怒道。
土师一诚结结巴巴坚持,“可、可是……”
“算了!”阿富婆转身,“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可不会管你……大家跟我一起去神社祈祷吧!”
一群村民呼啦啦跟上,举着火把走向神社。
土师一诚松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土师警官,”妃英理心里感慨这个警察驻守这里也不容易,“虽然不想再麻烦你,但……吊桥真的被弄断了吗?”
“应该是,”土师一诚道,“发现的村民也没必要在这种事上撒谎。”
“我们还有两个同伴,因为被洋一先生的尸体吓到,所以跑出去了,”妃英理无奈道,“现在还不清楚他们有没有离开村子,而之前非迟和柯南还掉进过坑洞里,要是他们一直没消息,村民们恐怕也不愿意帮忙找人……”
土师一诚懂了,宽慰道,“明天要是他们还没有消息,我会帮忙劝说村民一起寻找的,不过现在还不确定他们是离开了、还是回去了,而且……也不确定吊桥是不是他们弄坏的,所以你们就先回去休息吧,等明天早上再说。”
妃英理点了点头,“看来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对了,您联系过山下的警官了吗?”
“没有,”土师一诚脸色有些难看,“实不相瞒,这里没有手机讯号,我在来之前,就发现村子里唯一的电话中转设备被弄坏了,还有我的无线电对讲也是一样,我会试着修一下,不过今天晚上是没法联系山下警署的同事了。”
“怎么这样,”和仓美沙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之前有一个披着羽毛的怪人突然跑到我家里去,说诅咒我们全家不得好死,我爸爸的心脏病又发作了,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但情况还是不太好,要是吊桥被破坏了,医生赶不过来,他会很危险的……”
“之前还发生了这样的事?”
土师一诚惊问了事情经过,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说回去修理一下无线对讲,叮嘱一群人赶紧回去、别单独行动,就告辞离开了。
和仓三兄妹也没了主意,只能不舍又难受地看了看树上和仓洋一的尸体,带着池非迟一群人先回去。
跑来跑去一整天,柯南也没力气再乱跑了,决定先回去理理头绪,关键是他饿了。
除了早上在露营地吃过早餐,他算是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上午进了十五夜村,本来应该到和仓家吃午饭的,结果白藤泰美死了,根本没心情吃午饭,好不容易等目暮警官把尸体带走、他们到了和仓家,还没等晚饭做好,那个怪人出现,他追出去、和池非迟一起掉了坑洞,等爬上来,还没回到和仓家,和仓洋一死了……
再这么继续下来,凶手没查出来,他就得饿晕了。
妃英理、天堂晴华、灰原哀、元太、步美、光彦也没好到哪里去,之前晚饭是做好了,但池非迟和柯南一直没回去,他们也没心思吃晚饭就出来找人了。
状态好一点的,大概就是吃过午饭的和仓三兄妹,还有中午吃过面包的池非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