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84章:前妻成首富後變海了(05)相伴

Home / 現言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84章:前妻成首富後變海了(05)相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温伏南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镜头,他抬头看向唐果。
唐果左手拿着手机,拨了拨披散在肩上的长发,装作正在用手机自拍的样子。
趁着温伏南收回目光,唐果花掉5积分,将温伏南的照片存进了自己私人文件夹中。
她现在隐隐有些后悔,当初做第一个任务的时候就应该养成习惯,把那些很顺眼的男人照片应该保存下来,这样至少能证明她经历过,还能留下来做纪念。
真是可惜了玄尘和沈修染、甘子漱那种顶级美色……
至于明萧月和司马瑾,算了,留着那两个人的照片,她怕自己大半夜做噩梦。
明萧月一针扎进她脑壳,那种疼痛她记忆犹新。
日!
想一想,感觉脑袋顶又疼了。
……
唐果心有余悸,将手机里的照片删掉,一副若无其事地样子,对过来的温伏南笑了笑。
温伏南阴沉沉地盯着她:“你刚刚拍我了?”
唐果摇了摇头,将手机打开递给他:“没拍,不信你自己看。”
温伏南看着递到面前的手机,迟疑了几秒,将她的手推开:“不用。”
唐果笑得更灿然:“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拍照?”
“我只是讨厌你。”
温伏南嘴角扯了一下,想看她难堪的表情,但唐果才不会尴尬,只是有些意外地扬了扬眉。
“讨厌我,还娶我?”
唐果俯身将脸靠近他,指尖勾着他的下巴,轻轻滑蹭了两下,动作轻挑,姿态邪肆。
温伏南用力捏住她的手指,冷冷地看进她眼底:“我警告过你,别靠近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娶你,自然有你的作用。”
他甩开她的手,推着轮椅径直离开。
唐果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人有点意思,两人谈话的声音很低,内容没人听见。
但是夏风艺站在不远处,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她捏紧了手中的包,狠狠跺了一脚,愤然离开。
战破云霄 项华
……
两人刚到地下停车场,温伏南接到了司机的电话,没一会儿穿着西装的男人就小跑过来,朝唐果微微颔首,站到了轮椅后面接手了唐果的工作。
“少夫人,我来推吧。”
唐果让开位置,两手插在兜里跟在一边:“既然司机来接你,那我就自己开车出去逛了。”
温伏南满脸漠然,似乎早上的失态不曾发生:“随你。”
司机推着他远去,唐果指尖轻轻捻动,舌尖抵着后牙槽,突然有点点不爽。
不过她没打算回去,转身开着跑车离开市区。
她打算去隔壁城市一趟,开车过去要两个小时。
先去看一眼刘灯现在的情况,安排人盯着邵家那边,如果可以……在邵家认回刘灯前,先将刘灯的抚养权拿到手,即使拿不到手,也可以资助刘灯上学,总是能扯上关系。
棋魂烂 戊黎
资助刘灯一个人,做法其实有些太明显。
所以她可能需要成立一个助学基金,做投资人。
简而言之,她必须要开始挣钱。
……
刘家早餐店在一个宁静的小镇,她开车到小镇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跑车在小镇显得格格不入,唐果倒是不在意这些,将车停在小吃街附近的车位,戴着一副黑框平光眼镜慢悠悠地从街头逛到街尾。
刘家早餐店在街道拐角,门口收拾的很干净,台阶两侧各摆着一盆长势颇好的格桑花,五颜六色的花盏簇拥在一起,看起来既阳光又可爱。
她在早餐店门口驻足,看着一个两三岁的幼崽,正提着小喷壶浇花。
小姑娘脑袋毛茸茸的,剪着齐刘海的娃娃头,发质又软又滑,黑色的发丝像丝绸。
唐果看着笨拙地抱着小喷壶的幼崽,笑着问道:“中午浇花,这些漂亮的花花会死掉的。”
小姑娘扭头瞪圆了眼睛,圆圆的脸蛋鼓起来:“你骗人!”
唐果失笑:“我不骗小朋友的,你可以问问你爸爸呀。”
三头身的小姑娘将信将疑:“可是爸爸说这些花花要常浇水才能长得漂亮。”
唐果蹲下身,伸手rua了一把她的小脑袋壳,心满意足地说道:“这些花花的确需要多浇水,但是和我说的不冲突哦,早上和晚上浇水会比较好。”
“灯灯,吃饭了。”店内传出男人的声音。
站在台阶上的三头身小崽崽立刻回头,喊道:“好嘞,爸爸。”
唐果直起腰身,摆了摆手:“进去吃饭吧,记得晚上浇花呀。”
小姑娘抱着喷壶点了点头:“嗯,我记住了,你也回家吃饭吧。”
唐果哑然失笑,小丫头还挺礼貌的。
离开早餐店后,唐果心情愉悦,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她很少接触这么小的孩子,现在印象倒也不错,为这么顺眼的崽崽铺路,以后只要不长歪,想想也就不那么抗拒这个任务了。
……
温家别墅。
温伏南坐在餐桌边吃着午餐,管家拿着手机走到他身旁:“少爷,少夫人说她中午不回来用餐。”
“她去哪儿了?”温伏南拿着调羹慢条斯理地喝着冬瓜虾仁汤。
管家:“少夫人说不在市区,去了一个小镇,晚上回来。”
温伏南的手停住,抬头看向管家:“派人去查查她去哪儿了。”
管家点头表示明白,温伏南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没查出来她那笔钱用到哪里去了?”
管家摇头:“查不到,少夫人将钱取出来后,都是通过现金交易的,我们只能定位到她的车当时开到了郊区,之后路段监控都没拍到有用的东西。”
“那就继续查。”温伏南拨弄着手里的调羹,垂眸掩去眼底的厉色,“顺便查查她之前的人际往来。”
管家:“明白,少爷放心。”
温伏南不再开口,管家识趣地退下。
……
温伏南吃了几口,又没什么食欲,坐在轮椅上突然想起昨晚的那碗面。
唐青的手艺不错,简简单单的食材,她做出来却香得勾人。
虽然这女人有点拜金,还有点市侩,但在温家多少还算有点作用。
如果她没有突然挪用两百万,连交代都没交代一声,他现在也不会这么针对她。
两百万对他而言只是九牛一毛,但他就是不喜欢她的做法。
几个月前,唐青取了两百万现金,银行事后打电话通知了他,他本来是怕她带着那么多现金在外面出事,结果她带着钱,出了市区就失踪了。
恶魔殿下的血色游戏
三个小时后,唐青重新出现在市内监控中。
中间三个小时去做了什么,手里的现金哪儿去了,谁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