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一卷 第1016章 跪下唱征服展示

Home / 仙俠小說 / 好看的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一卷 第1016章 跪下唱征服展示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一卷第1016章跪下唱征服
第1016章跪下,唱征服
“青萝,你上前来!”
额?
一身青裙的中年女仙,莫名从惊讶中回神,闻言立即踌躇起来,众人将目光转移到她身上,让此女万分难受。
“不知……那个……您有何指教?”
此女终究还是向前飘去,她看了看裘舜,此人满脸潮红,似乎非常激动,眼角还冒出泪花,对她点头使眼色。
“曾经答应为你寻觅两种神药的,没想到命运多舛,竟然未能兑现,如今终究是有了,希望还有些作用。”
陆寒抬抬袖袍,众人就见到一株酷似竹笋,一颗六叶双花的绯红植物,被晶莹冰层封死,飘到青萝仙子面前。
‘哈!这不是‘水云竹’和‘宝火飞花’吗?足有万年未曾出现了吧?’
‘青萝仙子,你还在发什么呆,赶紧道谢并接过来,人家对你是真好啊!’
‘咦?还哭了,这是……?我说裘舜,他究竟是谁?你得透个气啊!’
“如何?吾这主座,可不可以承受?”
“可以!完全可以!是青萝愚昧,未能感受到前辈往日的风范,一时未能苏醒,青萝就知道前辈自有不灭命格,气运保佑!”
青萝仙子泪眼滂沱,又哭又笑的跪下,深深向上一拜,然后起身才接过两株神药,一脸云开月明。
裘舜和青萝二人的神态,对陆寒竟然出奇的一致,这让主座上季凌和焦沐,心里咯噔一下,接连挺直了身躯,皆都正色严肃,看着陆寒侧影,陷入深刻回忆。
‘我昊冥仙域,还有哪里藏了大罗金仙?’
‘昔日三位道君都曾相召过,然尔一直就是在场的七位,此人这金仙的境界的确没有虚假,即便大罗巅峰,岂能蹦出来就和我伉俪谈论资格,那眼神……’。
“可是……圣元道君?!”
季凌身后的素幽,猛的脸色煞白,恍若眼前有闪电狂劈,开启了一方新世界,莲步轻移而出,死死盯着陆寒,乱心狂跳的小声询问。
世界,莫名安静了,然后响起一枚核弹,猝不及防狠狠炸开,众人感觉一阵摇晃,声音虽小却犹如惊雷,满脸不可思议。
‘前辈说什么?’
‘圣……圣元道君?’
五位大乘霍然起立,似乎梦中惊醒般,满脸震惊的盯着素幽,然后落在陆寒脸上,总想从哪里看出点曾经的痕迹。
若问三大道君,谁还有他们相熟,但当年道祖都传下口谕,不得再纠结道君大战一事,由此证明当时无人幸存,何况是被攻击的一方。
这个年轻人身上,至今未展露昔日的半点痕迹,当年怎么侥幸逃生的?其他八位道君又会怎样?
除非是带着记忆的轮回之体,那又能记起多少?仅仅千多年,就走到金仙境界,的确契合道君重修的水准,但仅能记起几件事?
若仅有残缺记忆,就想凭借圣元道君的称号,回来以小博大,欲要再次主宰昊冥仙域,未免唐突和自负了,滋事甚大,两世之人,不能混为一谈。
嗡!
大殿内掉针可闻,一个个屏住呼吸,坐等陆寒正式回答,那些太乙金仙,未有大罗之辈想的高远,都露出渴望眼神,眼巴巴的等着。
如今,他们骑虎难下,如被一尊尊大佛压着,浑身有力却无法爆发,譬如今天之事,便让人着实难做,还不是因为没了道君,缺少擎天之柱。
但光芒闪耀,回答所有人的是一团团金色辉霞,在桌案上升腾而起,一把大剑凌空现世,照耀的无比逼人,将那个身影遮蔽在刺目毫芒里。
大殿内,唯有剑道永存,一把银白色的剑,中间的剑脊上,有银灰色水纹如长蛇一般扭动着,突破殿宇,直指苍穹,扶摇之上万里。
巴伦峡谷两侧,数百万的修士军团,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顿时齐齐仰望,顿时大惊失色。
他们手里的神兵利刃,全部争鸣发声,颤抖得越来越厉害,颤巍巍欲要脱离主人,想去重新认主。
“圣器?圣器之魂?”
“那些大罗前辈在干什么?但这剑道的意志还在升腾,似乎要一家独鸣,具有超强霸意,似乎要超脱天地,直逼道君!”
“哼!一群面和心不和的家伙,怕是要打起来了,没了道君就开始各怀小心思,一盘散沙,悲哀!”
二三十个金仙,三五成群叽叽喳喳,他们的神器也在嗡鸣,但被下了几个结界,很快就安定下来,有人惊讶,有人撇嘴,因为他们不久前见到,这些昊冥仙域的掌控者们,一个个蔫头蔫脑,没有半个神情激昂的。
寻常,修士可以随心化本,寻求一片安宁,纯化道心修习大法。
但现在这是军团,数百万人的军团,还是被杀伐量劫影响心性的修士大军,即将为了捍卫昊冥仙域,和来犯之敌凶狠杀戮的凶狠之辈。
因此,这里不需要清心,缺少激昂和亢奋,急需一股力量,带起浓浓战意,让士气奔涌起来,而不是算计。
‘一个个的,如同书呆子般,岂能成圣,哼!’
苍穹上的大殿里,那道刺破苍穹的剑光越来越小,到最后消失,但凌厉还在。
反而是剑芒吞噬的人影,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抹光辉从陆寒身上撤去,他变了,从眉梢到双脚,和先前大相径庭。
“拜见圣元道君!”
“恭迎道君回归!御我昊冥,繁盛万古!”
噗通!噗通!
还是青萝仙子和裘舜,不假思索的立即跪下,口中唱喏大力参拜,满脸兴奋和激动。
噗通!噗通通……!
众人骇然,转眼又拜倒了四五个,向上大礼恭贺,虽然眼角里还充满疑惑,但都相信青萝仙子和裘舜,这种场合绝不会胡言乱语,甚至自损身家来演戏。
轰!
一股他们无比熟悉的气息,时隔多年又萦绕在自己身旁,曾经的圣元道君,就是个无上剑修,一剑化万法,成圣后切开十八颗星辰。
眉宇横陈,双目通幽,瓜子脸上刻着坚毅,鼻梁稍高,黑发横飘如同一根根剑丝,六尺身躯站在桌案上,颇有睥睨苍生的气势。
青金色道袍上之绘有一把剑,但给人的感觉,漫天遍野都是剑道,无比玄妙和深奥。
唯一不足的是,并没有出现道君才有的恐怖威压,那种弹指间就碾灭众生的气势,那种瞪眼便让大罗金仙浑身发抖的感觉,没有出现。
左右两侧,季凌在微笑,虽然笑意很假,但仍旧是笑,私下却惊惧和忌惮,旁边的素幽仙子,脸色发白瑟瑟微抖,似乎要预料到什么可怕后果。
白发老翁焦沐,身躯似乎挺直了不少,胡须颤了颤,那双浑浊老眼绽放精光,似乎是真的开心,仍然保持着仰望。
下方,还有几个太乙金仙呆在那里,脑子里空白一片,动作踌躇前后为难,在拜与不拜之间挣扎。
‘真是圣元道君!哇塞!但几位大罗前辈在干什么?还不速速跪拜!?’
日久成婚
再见圣元道君,他们自然是欢喜的,尤其当前局势,时刻充满无尽变数,修士的陨落不会比蝼蚁少,没人比昊冥的人更迫切需要大树。
“晚辈臧仓,恭喜我昊冥仙域道君不绝,可以继续扬眉吐气,不用去抱他人大腿,我辈当再次兴盛战力,一具歼灭鬼族。”
一张方脸,黑衣上挂满金色纹路的身影,震撼中回了回神,嘴角立即翘起,走到中间躬身施礼。
‘咦?真有大罗镜前辈说话了,果然是道君回返,天佑昊冥呐!’
噗通!噗通!
又有两三个太乙拜倒,往日横霸一方的身躯,在此刻匍匐下去,差点五体投地。
‘这话真有意思,既有恭敬态度,又没有确切承认圣元道君的身份,并且言之所指,咋感觉他只是要用圣元道君当工具,作为屏障清扫某些人的私欲谋划?’
‘妙啊!’
“焦沐为昊冥仙域贺!为芸芸众生贺!尔等怎能如此无礼,还不速速恭喜,难道仍然对前辈存在质疑?如此大胆,必须找严惩!”
啪!
那根竹杖向地面重重一点,白发老翁转身看向下方,顿时怒不可遏,大罗后期的威压,猛的咆哮而出,六七名台太乙金仙顿时飞了出去,然后如被巨力压着趴在地上,无法挣扎半分。
‘这些老贼,果真是不会轻易信服的,若如此轻易便拜倒,我还真要掂量他们能否被继续造就。’
“你们想看到的这幅相貌,此刻却让吾浑身不适,陆某也不愿意再让他出现,毕竟已成过往,可以说圣元道君如风那般,随着当年的剧变一起消失了,诸位免礼吧!”
啊——?!
才被压趴在地的几个太乙金仙,顿时满脸苦涩,带着几分幽怨眼神,小心翼翼向焦沐瞥去,然而他们见到这位元老,依然保持着恭敬,满脸继续含笑。
其余身影怔怔发愣,又瞥向最先跪拜的裘舜和青萝仙子,一脸戏谑表情,却见二人仍旧激动未去,仍旧大眼灼灼,满脸虔诚。
‘着魔了?人家都承认圣元道君已经消失,你们二人是嗑了药吗?’
‘那方才,我等堂堂太乙,岂非白白跪拜了陌生客,将来哪还有老脸混下去!’
这些太乙金仙,纷纷郁闷至极,仿佛夹在虎狼之间,原来畏惧山巅的强者,此刻竟然屡屡吃瘪,一股愠怒环绕道心,差点就要暴走。
“但是,吾换了一副躯壳,继续坐在这里,尔等就心生腹诽,将往日姿态丢弃干净。不尊道君于内心,觉得自己舒坦了千多年,变能承受吾之一击,做起强者的美梦,不远清醒了?”
“今天,吾陆寒再次,重新给尔等立规矩,智者上,庸者下!”
咔!
咔!轰隆——!
天地,忽然忽然震颤起来,所有人猝不及防,骤然摇晃摆动,纷纷大吃一惊,因为他们感觉,这座浮在云团上的大殿,欲要崩塌分解。
太古 神 王
七名大罗金仙,蓦的感应到了什么,迅速抬头看去,然后瞳孔深处立即大凛,一个个看向陆寒,彻底勃然变色,但他们不敢有所动作,慢慢躬下身躯。
苍穹诡异的出现了漩涡,并且冒出一片片银白雷斑,和紫霄神雷截然不同,然而威能却不遑多让,而且散发出的气息,充斥无穷阴寒,似乎要冻毙神魂。
整个大殿,真的裂开了,在七道堪比水缸粗细的巨型雷柱落下前,殿宇裂为两半,如北神魔硬生生撕开。
每道电光都早已锁定一人,带着天道都不曾有的寂灭杀伐之意,将所有大罗金仙笼罩在内,万里内空间,同时被牢牢禁锢。
嗡——!
一个三千里直径的**,莫名出现并快速转动,和往日决然迥异的是,开始正转三圈,接着又倒转三圈,一个个锯齿,似乎代表了大道极数,忽明忽暗闪烁不定。
虚空中,大殿渐渐碎裂,继而化为齑粉,众人脚下空虚,一干蒲团和绫罗宝伞都尽数粉碎。
作为太乙金仙,他们感觉自己陷入冰层中,根本动弹不得,感受着毁灭气息,以及那个身影的凌绝霸灭之意,各个亡魂皆冒。
‘原来……原来……那真是堂堂道君啊!’
“这是……要怎样?”
季凌想要后退,满脸惶恐的盯着陆寒,但他发现背后仿佛有无名大手,已经将其牢牢按住,周边的法则,此刻竟然颇为陌生,无法应对。
“还在此故作不知,那就跪下受罚……享受被征服,并且唱诵圣人法谕九便。”
轰咔……咔咔咔……!
如水缸粗细的雷柱,几乎同时将七名大罗湮没在内,宛若末日降临般,就此进入生死一线。
下方的金仙,数万里内的云云修士军团,全部大骇狂呼,他们清晰或隐约看到一个陌生身影,负手当空接连点指,雷劈昊冥大罗。
一股庞然巨压,从万里苍穹轰然而下,所有波及到的金仙,笔直栽了下去,法力难以运转,地面的低阶修士,更是浑身瘫软,似乎毕生所得,从体内尽数消失了一般。
雷暴在倾慕了七个大罗金仙后,化为无穷霹雳雷海,很久才彻底消失,缓缓露出七个身影,满脸苍白!
“那人……那位前辈是谁?”
“能镇压大罗者,唯道君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