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大奉打更人-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鑒賞

Home / 仙俠小說 / 精华都市小说 大奉打更人-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鑒賞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身边的许元霜劈手夺过密信,凝神阅读,接着传阅给柳红棉、白虎和乞欢丹香。
看完,众人面露异色。
这是入江湖集龙气以来,天机宫的宫主,首次下达命令。
深海多寂寥 沫清cair
突兀的,铃音般的笑声响起,笑声先是欢畅,继而有些凄凉,众人纷纷扭头,看向捧腹大笑,笑出眼泪的柳红棉。
姬玄默默的看着她,隔了一阵,直到妖娆妩媚的女子平静下来,他语气柔和的说道:
“红棉是万花楼的弟子,她对武林盟最为了解。”
“是前弟子。”
柳红棉纠正了一句,明媚如桃花的脸蛋,噙着淡淡的笑容,又恢复了往常那副颠倒众生的姿态。。
她沉吟片刻,道:
“剑州被江湖誉为武道圣地,就是因为武林盟的存在。
“从开国之初,它就是剑州的庞然大物。六百年里,武林盟维护剑州江湖秩序,让剑州有了帮派繁荣成长的土壤。
“时至今日,剑州江湖排的上号的帮派,都是武林盟的下属。”
柳红棉扫了一眼在座众人,继续道:
“武林盟的附庸势力里,有九个门派最为强大,分别是神拳帮、万花楼、墨阁、千机门、神行宗、铁衣堂、禹山、白鹤观、剑州商会。
“这些势力的祖师,要么是武林盟里出去的,要么是在武林盟的扶持下开宗立派。几百年来,与武林盟同气连枝。
“至于小帮小派的,我便不赘述了。”
许元槐沉声道:“这些帮派里,都有四品高手?”
柳红棉颔首:“至少有一位。”
众人顿时沉默。
撇开苍龙七宿不说,若是仅凭他们,根本不用武林盟亲自出手,麾下的众帮派,就能让他们灰飞烟灭。
而且,附属帮派里肯定还有其他高手,只要没到超凡境,车轮战是可以有效杀死四品的方式。
断臂的白虎则道:“说说武林盟总部的情况。”
闻言,众人目光聚焦在柳红棉身上,包括苍龙七宿。
“武林盟在犬戎山,山脚下有一座军镇,号称有两万重骑兵,但其实最多八千骑兵,而重骑不会超过四千。两万兵马是当年老盟主的嫡系部队,当然,已经更新换代不知道多少次。”
柳红棉边回忆,边说道:
“除军队外,武林盟内部的高手不好统计,就算是我,也无法准确判断。我认为真正值得重视的,是曹青阳和老盟主。
“曹青阳在江湖百强榜中排前五,半步超凡。单打独斗,我们中任何一位遭遇他,都是死路一条。
“至于老盟主,虽然江湖上不少人认为他的存在是武林盟制造出的噱头,但以我们的层次,自然知道他是真实存在的。
“不过老盟主数百年来,从未露面,此前我不知道这是为何,如今看了宫主的迷信,才知事情原委。”
介绍完剑州江湖的情况,她不再说话。
“我们需要跟多的人马。”姬玄冷静的做出判断,他看向禹州密探,道:
“传信给东海龙宫的东方姐妹,还有两位金刚,于此地议事,让他们速速赶来,越快越好。”
………..
今日休沐,许二郎骑乘快马出城,一个时辰不到,抵达了京郊的云鹿书院。
他快速登山,穿过书院,径直来到后山竹林。
“院长,辞旧拜见。”
许新年在竹楼外作揖。
他脚下清光一闪,人被带到了竹楼内。
雅致整洁的竹楼里,赵守一人端坐在案边,手里品着香茗。
对坐的位置,已经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茶。
许新年知道这是给自己准备的,也知道这是赵守给出的态度。
原本以他的身份,没资格和赵守平起平坐。
不管是修为,还是师长的身份,在赵守面前,许辞旧都应该站着。
“多谢院长。”
许新年作揖,坦然入座。
“两件事要托你帮忙。”
赵守放下茶盏,目光温和:“替书院呈一份折子上去;替我约王贞文,午后喝茶。”
许新年目光闪烁,略作迟疑:“好。”
………..
江州边界。
小母马甩着马尾,低头嚼着木桶里的精饲料。
两边的两匹公马,对它的饲料垂涎不已,把脑袋探过来试图分一杯羹,每每这个时候,小母马就会甩动脖子,给对方一个头锤。
溪边的篝火前,慕南栀在架起的铁锅里翻炒着野菜,许七安剁着山林里打来的野味。
李灵素则在蹲在溪边清洗食材。
苗有方没有干活,他在不远处打拳,浑身大汗淋漓。
“铜皮铁骨之后,就是五品化劲,这个境界最大的特点,就是从吐纳气机,回到打熬气血。”
许七安一边片肉,一边传授:
“但和炼精境时纯粹的打熬气血是不一样的,你需要用心的感悟身体的律动,完美驾驭力量。”
苗有方手脚不停,高声回应:“我已经能驾驭了。”
李灵素“嗤”的笑道:“你还差的远。”
“你一个道士懂个屁!”苗有方骂道。
李灵素不理会他的脏话,说道:
“人生而能控制自己的手脚,驾驭身体,但这是对身体最浅薄的运用。
“常人能发挥肉身的力量不足十之一二,危机关头会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便是最好的证明。
“五品化劲的精髓,就是掌控这些无法掌控的力量,我说的可对?徐前辈。”
许七安点头,赞同李灵素的话,补充道:
“这个境界无法速成,也无法用资源去堆,靠的是个人天赋和顿悟。越往高品级走,越需要机缘和悟性。各大体系都是一样的。
“不过先辈的经验能让你少走很多弯路,我建议你除了打拳外,每日坚持不懈的冥想,锤炼元神。”
苗有方问道:“为何还要锤炼元神?不是打熬肉身吗。”
许七安笑道:“因为身体是受大脑操纵的,脑子开发的越好,对身体的驾驭能力越强。”
苗有方似懂非懂,李灵素则若有所思。
……….
王府。
许二郎在王府用过午膳,被王思慕带到了闺房的外厅。
即使两人有婚约在身,但尚未出嫁,女子闺房也不能让未婚夫进去。
外厅摆设奢华,铺设昂贵地衣,博古架上摆着各种古玩珍品,墙上挂着名家字画。
王思慕才情极高,秀外慧中,与她相处总能感觉到愉快。
偶尔也会向情郎发发小性子,好在二郎不是以前的钢铁直男,还是会哄几句的。
“等春祭过去,玲月妹子应该就十九岁了吧。”
王思慕笑吟吟的问道。
许二郎心里想着事儿,心不在焉的点一下头。
“也是到婚嫁的年纪了,可有定亲呀。”
王思慕又问。
在大奉对于女子婚配的年纪,平民通常是14岁以后,达官显贵家庭,则在16岁以后。
最迟不能超过22岁,否则就是大龄剩女了。
许二郎看一眼21岁的未婚妻,道:“不急,再过几年吧。”
王思慕笑着点头,补充一句:
“等我们成婚后,她能挑的夫婿就更多了。”
王思慕的思路很清晰,将来嫁入许府时,一定要把许玲月嫁出去。
单单是一个许家主母,就给她巨大压力,若是再让那个喜欢装可怜扮柔弱的妹妹横插一脚,自己将来的地位堪忧。
当然,王思慕也不是个好斗之人,嫁人就是为了宅斗。
她只是想减轻自己身边的“威胁”,尽量不受人钳制。
许二郎“嗯嗯啊啊”的敷衍了片刻,道:
“我还有事与王首辅商量。”
王思慕点点头,柔声道:
“爹似乎病了,前阵子一直在咳嗽,人也昏昏沉沉的,总是发呆。”
许二郎一愣,关切道:“找司天监的术士看过了吗?”
王思慕叹息一声:
“司天监的人说,爹是积劳成疾,忧思太重,需要静养。另外还染了些风寒。
“以前魏渊在的时候,他斗志昂扬,现在魏渊死了,他没了政敌,那股子劲一下子泄了。
“原本还可以一展抱负,谁知灾情汹涌………”
许二郎神色沉重的点头。
从未婚妻住处离开,他轻车熟路的来到王首辅书房前,扣响了门。
得到允许后,推门而入。
王首辅抱着热腾腾的茶盏,坐在案后,身前空无一物,刚才似乎在坐着发呆。
“首辅大人,院长想见你。”
许辞旧开门见山。
王首辅定定的看了他片刻,淡淡道:
“没什么好见的,我已没精力替他周旋,更没那个兴趣。
“新君登基,他云鹿书院想借此重返庙堂,这势必会造成朝野动荡,引来文官的抗拒。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许二郎沉声道:“云州叛军蓄势待发,云鹿书院若是能重回庙堂,无疑是极强的助力。”
王首辅摇头:
“朝廷现在需要的,不是他云鹿书院的那群清流,是银子,是用不完的银子。你去告诉赵守,如果他能让国库多五百万两纹银,老夫的位置,拱手相让。
“抵触云鹿书院读书人,是天下士子的共识,是文官的共识。若是放开这个口子,你猜那群文官会不会“逼宫”?
“那么,谁去赈灾呢。”
许二郎叹口气:“我明白了。”
第三日,他请假未去翰林院,前往云鹿书院“复命”。
“王首辅虽然没见院长,但把折子递上去了,只是陛下,他没有理会………”
许二郎道。
“罢了!”
赵守叹息一声,望向京城方向:“我对永兴已经仁至义尽。”
此时的许二郎,还不明白这句话所代表的意义。
………..
月朗星稀,寒风凌厉。
一艘飞舟穿梭在云雾中,缓缓“停泊”在巍峨雄城的上空。
东方婉蓉傲立船头,秀发与裙裾飞扬。
“师尊,禹州到了。”
……….
小院里,姬玄正在招待度难、度凡两位金刚。
“不知两位金刚可有寻到九龙宿主?”
姬玄望着坐在上首的佛门金刚,试探道。
度难微微摇头。
修罗金刚则闭目不语。
姬玄笑了笑,没再说话,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足以让两位金刚重视。
净心说道:“姬玄施主,你让我们等的盟友是谁?”
姬玄如实回答:“巫神教之人。”
度难金刚睁开看他一下,继而阖眸,未曾发表意见。
武僧净缘眉头微皱:“届时,龙气如何分配?”
与潜龙城合作,是佛门高层的决定,龙气即使归潜龙城所有,他也没有意见。
但巫神教与佛门的关系还没到这一步。
姬玄正要说话,忽然扭头看向院外。
净心净缘等人同步做出类似的动作。
俄顷,小院两扇破旧的木门敲响。
柳红棉扭着腰肢前去开门,门口站着以东方姐妹为首的东海龙宫一行人。
姬玄起身相迎,笑眯眯道:“两位宫主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