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丹武毒尊》-第兩千七百九十章 無理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人氣都市言情 《丹武毒尊》-第兩千七百九十章 無理閲讀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不得不说,南虹的心性的确不差,纵然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的初心也未曾改变,甚至还能保持之前那般的平正。
恐怕之所以南虹被看重,其中缘故也非常简单,那便是他的心性非常好。纵然在一梦之中突破诸多境界,也能够保持着一个较为平和的心态,并没有因为一飞冲天而失去自我判断的能力。
这一点便就是殊为不易之处,自古以来便就有着不少人,因为暴得大运的缘故,整个人的心气都会随之改变,性情也将天翻地覆一般出现转折。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开始罢了,南虹还并未尝到这个境界的甜头。譬如说万人敬仰,不论去什么地方都会受到极高的礼遇。
这些都将会如同糖衣炮弹一般打在他的身上,而他最终是否还能够保持如今的心态,恐怕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至少就眼下而言,南虹的回答,让他们还是非常满意的。
一个人的心境若是一直都能够好生保持下去,是需要每一步都不走错的。
就现在来说,南虹还在继续走着以前的步伐,所以他想要改变,那更是不容易的。但是,一切是否能够始终如一,那就不好说。
每个人都会因为经历一些事情,或多或少的开始改变,但若是能够有着一个尺寸始终都在规束着,那么就不会出现太大问题。
至少也不会变得太离谱。
“如此甚好。”萧扬说着,嘴角下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听闻此言,南虹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便就笑着颔首。他自然也明白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始终都抱有一颗赤子之心,那本就是不易之事。
在这数百年的时光里面,南虹同样也经历了不少事情、风波。但却也因为经历得多的缘故,他才越发坚定自己的内心。
如果要随波逐流,亦或是做出一些妥协,以此来换取自己更加强大的力量,那又有什么意义?
花魁为后:皇上快到碗里来 简尾喵
到了那时候,自己还是自己吗?
随着萧扬的表态,再想着以前的事情,南虹的嘴角下也露出了一丝歉然的笑意来。
萧扬等人在自己汲取阴焰界气运迅速破境之时,却并没有出手对他进行斩草除根,由此可见他们的心性亦或是为人,都是不差的。
但是他们三人的名声,在阴焰界中,那还真是当得起声名狼藉四个字。
这也是让南虹尤为琢磨不透的地方,又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才让其陷入如此尴尬的局面。
南虹也不会以偏概全,其中必然是有着缘故,全凭他们口说,那自然是无用的,也只有自己仔细的去体悟,才能够知晓其中滋味。
听别人说,那始终都是别人说。
到底谁说的才是真话,谁都说不准,只能自己去调查和判断。
南虹虽然正直,但却也不傻。
虽然说武皇三阶,对于他们三人而言,根本就无法造成任何威胁,但是假以时日,因为世界的眷顾,成长那是非常迅速的。
日后必然成为大患。
他们自持能耐通天,根本就不将他南虹放在眼中,所以放任他就此接受馈赠?
恐怕这也未必,有时候斩草除根那还是较为爽利的,甚至可谓一本万利,什么不用再去担忧。
若是因为一时的心慈手软而留下无尽后患的话,那才是最为笑人。
萧扬他们三人一战打的摩家势力直接垮塌,没了再站起来的机会,可见他们是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的。
故此他南虹能够活着,并且还完整接受阴焰界的馈赠,这其中本就值得让人寻味。
明珠公主依旧那般,宛如坐定一般。
这些事情,和她又有什么干系?
既然萧扬想要顺水推舟,看看是否可以让阴焰界就此改变,那么她也不介意拭目以待。
若是以后南虹当真要对他们四界联盟出手的话,不过是再将其斩杀罢了。
纵然你得了一个世界的气运又如何?若是你一旦离开阴焰界,那可就没太多倚仗了。
一个世界的气运而已,明珠公主可是受尽三千小世界的气运!
也是此处大道不在明珠公主,不然一个南虹,还真不够看。
白剑则是趴在栏杆上,他现在也不想再去看一眼。越想心里面就越气,以前觉得自己在剑痕渊中看破心结,一路高歌猛进,进步可谓神速,在这一点上面能压倒不少人。
但是和这暴得大运的南虹比较起来,似乎什么都算不上。
如此大的心理落差,他又怎么能够好受?
“三位非得和集火盟不死不休?”南虹忽然话锋一转,沉声问道。
这话一出,顿时明珠公主和白剑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暴得大运的小子。
怎么,现在成了武皇强者,就想要来劝和,甚至是扳扳手腕?
萧扬拂袖道:“不是非得,而是必然。我等只是灭了摩家势力,你便就满腔热血的来找我理论,若是我带着大军前来,无数无辜之人都惨死在战争之中,你又当如何自处?”
还是那个问题。
“冤有头、债有主而已。以后不论是摩家势力还是集火盟,要找我们三人报仇,那也不无不可。”萧扬冷声道。
罪鬼
虎 豹 騎
这一次足以将这两大势力直接打的头都抬不起来,若是运气不好,说不得还会在大势之下烟消云散。
到时他们就算是想要报仇,也得看看自己是否够格。
南虹皱眉,感受到三人那无比沉重的恨意和杀气,顿时他的眉头也不禁皱了一下。
当初自己只是听说一些传言,便就把持不住冲过来,甚至是不惜一死。
情难圆恨难眠 乐小信
三国之薛仁贵称霸天下 巴恩特
南虹也无奈的叹息一声,此事郁结所在,似乎也只能用鲜血去清洗。
想要让其就此结束,那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南虹自认人微言轻,此事也不占理,不敢再多言半句。但是此事,我也一定会调查清楚。”南虹抱拳,道。
不论怎么说,此事还是得勘察清楚再下结论。
既然自己是前来讲理的,那么自然也不能落了下乘。
理不在己,怎能厚颜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