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隋末之大夏龍雀-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識破詭計閲讀

Home / 歷史小說 /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隋末之大夏龍雀-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識破詭計閲讀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卢龙塞内,守将井随、副将冯立两人坐在椅子上,两人脸色都不好看,两人都是凭借军功坐稳这个位置的,两人都跟随李煜纵横塞外,身上伤痕累累,同样的战功赫赫,像井随当年更是跟随李煜的四百虎贲之一,现在积功至此,也不知道付出了多少。
“那些该死的文官们,就是看不惯我们这些武夫们封爵受赏,就是看不惯我们三妻四妾,家财万贯,这才找我们的麻烦。”冯立喝了一口闷酒,不满的说道:“不就是杀了几个人吗?那塞外的人是我们大夏的子民吗?他们时刻想着攻入中原,我们杀了几个人又能怎么样?现在他们就是看着陛下征战在外,秦王年幼,处理国事的都是文官,才会如此猖狂。”
“哎,我们的功劳实在是太多了,各个封爵,那些人自然是嫉妒了。”井随双目中凶光闪烁,冷哼道:“那都是我们用生命换过来的,想我们征战疆场,脑袋都是挂在裤腰带上,随时都会为敌人所杀,那些文官们呢,躲在后方,过着锦衣玉食般的日子,还能升官发财,现在还来与我们为敌,实在是可恶。”
“将军,听说渔阳的那些人准备!”冯立忽然低声说道。
“愚蠢,我们是谁?我们是陛下的臣子,就算是死,也是要陛下下旨,背叛陛下,那才是该死。”井随听了勃然大怒,训斥道:“我们的一切都是陛下给的,陛下让我们死,我都不需要让陛下动手,立刻死在陛下面前,那些文官们又算什么?哼哼。”
青春伴烈酒
“将军所言甚是,哎,只是这样太憋屈了。”冯立很快就将心中的一点念头抛在后面,说道:“只是不知道陛下什么时候回来,难道我们就这样被那些小吏们押回京师不成?若是这样,我宁愿死在敌人手中,也不愿意受此屈辱。”
死循环女配
井随听了面色涨的通红,虎目中闪烁着一丝愤怒,他们都是跟随天子的老臣了,若是被那些小吏们羞辱,谁都受不了。
“那老夫押你们呢?”外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就见一名老将身材魁梧高大,手执宝剑闯了进来。
“是哪个!啊!大将军。”冯立脾气不好,想也不想,就准备骂了起来,只是看见迎面而来的是李靖,顿时吓的面色苍白,赶紧站起了起来行礼。
“末将井随(冯立)拜见大将军。”军中第一人,除掉李煜之外,就是李靖的威望最高,纵横南北,未有一败,为大夏立下了汗马功劳,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卢龙塞。
“哼,还不错,还认老夫这个大将军,前面有几个不认的,老夫已经让人押回去了。”李靖扫了两人一眼,自己坐了下来,轻轻的敲了敲腿,拍了拍手,就外面走来一个士兵,手上拿着基本奏折,李靖指着两人,士兵当即就将奏折分给两人。
“告诉老夫,上面写的东西是真的吗?”李靖虎目中闪烁着精光,目光灼灼,让人不敢直视。
井随和冯立两人分别看了一眼,顿时面色苍白,双目中闪烁着惊骇之色,因为他们发现上面写的东西都是真的,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写在上面。
“末将死罪。”两人纷纷跪在地上,额头上尽是冷汗。
“哼,还真的以为自己有什么本事吗?若不是陛下,你们当初不过是一个小卒而已,或许会死在某一场战争之中,甚至连尸骨都不知道丢弃在什么地方,你们哪里有今日,封爵为将,真是天大的笑话?如今你们得了富贵了,还不知足?冯立,老夫问你,你的钱财不够花吗?还是身边的女人不够多了?还有你,井随,杀人很舒坦吗?杀了敌人之后,还想杀了那些普通的牧民,还杀了汉人老百姓?”李靖手中的宝剑狠狠的砸在面前的几案之上。
井随和冯立两人听了脸上顿时露出慌乱之色,两人的罪行都被李靖掌握在手上,让他们没有办法反驳,只能是听着,任由李靖训斥。
“怎么不说话了?你们不是很厉害吗?”李靖看见两人的模样,冷笑道。
“大将军,末将两人是有罪,但也容不得那些文官们作践我们。大将军,我们宁愿战死疆场,也不愿意死在那些小吏之手。”冯立大声说道:“还请大将军看在我等立下一些微末战功的份上,让末将去前线杀几个贼人。”
“是啊!大将军,末将也愿意前往。”井随也连连点头,大声说道:“大将军,那些文官们就是在嫉妒我们啊!今天杀了我们,日后还会想办法对付大将军的,大将军,末将等死了不要紧,可是我们这些武夫们可不能让文官们得逞了。”
“住口。”李靖双目中冷茫闪烁,看了两人一眼,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情不是你们能决定的,有陛下在,翻不出什么风浪来。你们起来吧!”
“谢大将军。”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赶紧站了起来。
“你们在卢龙塞这么长时间,想必对卢龙塞周围很熟悉,说吧!若是有敌人从北方而来,想要从卢龙塞出兵的话,会走哪条道?”李靖摆了摆手,就见身边的护卫出了房间,大厅内只有三人,李靖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你们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保住自己的富贵,就看这一次了。”
两人听了面色一愣,顿时露出喜色,他们知道,按照自己的罪行,不管自己有多大的功劳,都难逃一死,现在听了李靖的话,心中顿时生出一线生机。
“大将军,有人会进攻卢龙塞?谁这么大的胆子?”冯立忍不住叫嚣道。大夏威震四海,两人谁也猜不到哪个有这么大的胆子。
“不知道,但老夫和岑阁老推测这次你们几个人被御史台盯上了,弄不好是有人借机生事,除掉你们不过是顺手为之,最主要的还是攻陷卢龙塞,甚至还会进攻燕京。”李靖将目光望着墙壁上的地图,上面将卢龙塞周围的情况都标注出来,看的十分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