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千秋不死人 第九天命-第七百一十七章 鎮壓儒門一百零八賢者

Home / 仙俠小說 /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千秋不死人 第九天命-第七百一十七章 鎮壓儒門一百零八賢者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千秋不死人
“他怎么就走了呢!他怎么就走了呢!”
子辛眼神中露出一抹惆怅。
他将九五命格送出去了,将自家的十二真神送出去了,将自己的修为彻底清空,本来想着和魔祖鱼死网破,可谁知道魔祖竟然认怂,直接跑了。
魔祖跑了你叫他怎么办?
他一身修为彻底的废掉了呀。
大商的权柄已经不在他的手中,他现在成为了一个摆设,整个天下权柄尽数交由虞七与妲己手中。
子辛很郁闷,不是一般的郁闷。
“大王可是想夺回权柄?”启开口了,他最明白自家大王的心意。
“无力回天”子辛道了句。
他现在被囚禁在深宫大内,就是一个傀儡。
“到也未必,眼下倒是有一个机会。”启一双眼睛看向皇城外:“虞七想要变法,惹得天下权贵反弹,整个大商天怒人怨。大王要是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必然会获得天下世家的支持。况且,十娘与虞七反目,这也是大王可以肘制虞七的底牌。”
“他为了变法,已经陷入魔障了。谁敢阻止他,谁就得死。孤王亦不例外!”子辛声音里充斥着一股难以言述的畏惧。
此时的虞七大势在我,没有人会不畏惧。
命运似剪又似锦
萌妻火辣辣 甘甜
他心中其实更加埋怨魔祖,实在是魔祖有些不靠谱,害得他自废武功,否则又岂会落得如今这般田地?
“妲己与虞七早晚要产生矛盾,陛下只要稍加挑拨,不需大王出手,二人便可打的头破血流脑浆迸裂。”椿静静的道了句。
“不急,先接触外面的权贵,接触十娘再说。各大家族将十娘推出来,孤王正好趁机插手。孤王记得,可是很久没有和这位姑姑叙话了。”子辛看向启:“劳烦老祖亲自走一遭,记得务必要隐秘。”
“是!”启恭敬的道了声,然后身形扭曲,消失在了元气。
这一日
儒门一百零八位圣贤出了朝歌城,奔赴天下各地,各自回返自家的地盘。
这一日,虞七烹饪子骞的暴行,开始在民间发酵。
同一日,七十二路门徒出手,开始刺杀散入九州的各地士子。
翼洲大地
子贡手中拿着一杆戒尺,遥遥的看着翼洲的府衙的大门,戒尺背负在身后,周身浩然之气流淌。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虞七欺人太甚,决不可轻饶。那北地的无数士子,好歹也是培育出的儒门精英,若是能回心转意,投靠我儒门,我儒门也能接纳,成为我各家的供奉、先生。若依旧冥顽不灵,打杀是了。”说完话扭头看向翼洲侯府方向,子贡摇了摇头:“不必理会翼洲侯,他也是天下权贵的一份子,虞七的存在,也是威胁到了翼洲侯府。我若肯出手将翼洲的水搅浑,说不得这老家伙还要感谢我呢。不过那妲己乃是翼洲侯的女儿,听人说妲己已经代替当朝天子执掌朱批金笔……。”
子贡略作沉吟,然后转身向翼洲府衙走去。
翼洲本地的府衙官员早就被罢黜,被虞七派遣了重阳宫治下精心培育的儒门士子。
这是纯正三三主意培育出来的精英弟子,一身正气流淌,三三主意早就已经深入其心中。
子贡一路走来,州府衙门各路侍卫竟然对其视若不见,恍若一道青烟般,来到了州府衙门大堂。
“学生刘苗,见过贤者。”一位三十多岁,面容温和,身披官服的青年男子此时正站在大堂门前,看着远来的子贡恭敬一礼。
“你知道我要来?”子贡看向刘苗,只见其周身浩然之气流淌,显然是已经读书入了骨髓,一身儒道修为深厚无比。
“像你这般年纪,这般精粹的儒道修为,纵使在我儒家也少见。”看着眼前中年男子,子贡心中起了爱才之心。
这般精粹的浩然正气,必然是要一心苦独圣贤书才有的精粹正气。
“在北地,似我这般学子无数,数不胜数。我这一身儒道修为,也只是平常。诸位在儒道上有大造诣的士子,俱都纷纷潜入重阳宫内闭关苦修,唯有我这等不成器之辈,方才被发配下来解救众生疾苦,将我儒家精粹大道传遍天下”刘苗轻轻一笑,然后伸出双手:“大宗师请入内一述。”
子贡点点头,随着刘苗走入大殿:“你还没回答我的话,你似乎知道我要来此?”
“至圣先师杀了子骞,世家之人断然不会毫无反应。大家奈何不得至圣先师,就只能拿我们这群北地的弟子出气。”刘苗笑容很轻、很淡。
“咦,你既然看的这般透彻,知道我要来,又为何不躲?为何不藏起来?遁入深山老林,亦或者返回北地,保全性命?”子贡不解:“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我是懂这个道理,但我更知道,舍生取义。我要是走了,谁来解放翼洲的百姓?谁能推行至圣先师的思想?”刘苗看向子贡:“贤者知道至圣先师的本事,知晓至圣先师神通广大不可抵抗,你又为何不逃跑?”
子贡笑了,然后点点头:“舍生取义也。”
“你有如此天资,我不愿取你性命,可惜了你的才华。至圣先师已经入了魔障,你若肯回心转意,加入我门阀世家,我必然可保你荣华富贵,保你子子孙孙富运不断,成为这人上人中的一员。”子贡看向刘苗。
“先生是想要断我大道吗?”刘苗没有回答,只是问了一句。
“可惜,不曾想你竟然如此冥顽不灵。既然如此,却也怪不得我了。”只见子贡深吸一口气,缓缓拿出了戒尺:“我且再问你一遍,可愿臣服于我门阀世家?”
“门阀世家已经到了末路,先生依旧看不穿、舍不掉,早晚要为门阀世家陪葬。”刘苗静静的看着对方:“此时回头,犹自未晚。”
“你有你要坚守的道,我有我要拼死守护的世家。道不同不相为谋,实在是可惜了。你虽是我儒门惊才艳艳之辈,但我却也依旧不能放过你。”只见子贡手中戒尺绽放出一道乳白之光,一道道玄妙文章在戒尺中流转而出,向对面的刘苗飞去:“今日,便是你殒命之日。”
眼见那戒尺镇压而下,刘苗面对孔圣亲传弟子,毫无反抗之力,即将葬身于戒尺之下,忽然只见虚空一道神光迸射,自刘苗眉心处绽放,化作一道光罩将其牢牢的护持住。
“铛~”
戒尺落在那光罩上,只见神威流淌,不见丝毫动摇。
“子贡,本座等候多时了。”那神光扭曲中逐渐凝实,一道人影缓缓出现在场中。
“虞七!!!”看着那逐渐凝实的人影,子贡忍不住心头一阵惊呼,然后飞身后退:“不好,中计了!”
“想走?太迟了。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只见那神光朦胧的人影手掌伸出,接着虚空中扭曲,锁定了一方时空,子贡的身形倒飞而回。
“给我开!”子贡手中戒尺猛然回身抛出,想要利用自家宝物争取一线生机,可先天神圣出手,一举一动大道相随法则缠绕,又岂是子贡一个肉体凡胎能抵抗的?
那戒尺与手掌碰撞,瞬间犹如泥牛入漩涡,没有丝毫浪花卷起。手掌法天象地,一把将子贡攥住,然后收了回去。
然后那身影逐渐消失,最终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刘苗的眉心祖窍内。
“恭送至圣先师。”看着离去的神圣,刘苗起身恭敬一礼,眼神中露出一抹敬畏:“至圣先师果然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又岂是这群跳梁小丑可以可以挑衅的?今日过后,只怕一百零八门徒将会成为绝响。”
西岐
西岐府城
子渊手中攥着一本书籍,静静的看着远处府城,眼神里露出一抹感慨:“可惜了。大家都是儒家之人,却偏偏要将屠刀对准自家人,老祖我也很是无奈。”
说完话,子渊慢慢来到西岐府城,只见其口中诵读经书,守在门前的侍卫竟然看也不看,任凭其走了进去。
府城大堂之内,一道人影静静端坐,身前摆放着一杆玉笔,一本文书。
此时人影低头,慢慢的研磨。一双眼睛盯着不断化开的砚台,眼神里露出一抹沉思。
一阵疾风划过大堂,然后只见一道人影出现在大堂内,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端坐在大堂的人影。
“刘文儒?”子渊开口道了句。
“刘文儒见过贤者”刘文儒放下笔墨,站起身恭敬一礼。
子渊在看着刘文儒,刘文儒也在看着子渊。
刘文儒今年五十有六,满头发丝花白,但整个人却有一股子难以言述的精气神,就像是青松一般挺拔的站在那里。
“可愿改换门庭?”子渊问了一句。
“哈哈哈”刘文儒闻言仰头大笑,声音里充满了莫名的怪异:“贤者此言差矣。”
“为何?”子渊不解。
“若贤者肯回头,未来前途远大,长生大道可期。若继续一意孤行,只怕劫数不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