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御九天 txt-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展示

Home / 仙俠小說 /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御九天 txt-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展示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鲸牙双眉紧皱,他是绝不能离开鲲天之海,现在,巨鲸族只有他能主持鲲海,进而抵御焚天、奥天两海的侵蚀,上三海各有法则,海域划分,并无固定海疆,只以法则区分海域所属。
这几年,随着老巨鲸王的失踪,在鲸牙的主持之下,鲲天之海只是防御都是勉强支撑,他一旦离开鲲海,鞭长莫及之下,几处边境重要的晶矿就会被焚天和奥天两海吞并,一旦失去,即便是陛下以后鲲血觉醒,真身大成,也难以夺回。
良久,鲸牙长叹一声,望向远处,“鲸鳐,去吹响失落号角,准备鲸落吧……”
话音落下,一枚禁地令符落到了鲸鳐手中。
鲸鳐握着禁地令符,全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鲸牙长老,“祖父!”
“快去。”
“可是,祖父,让我去找陛下吧,我保证……”
“你什么也保证不了,现在的龙渊之海,就是魔鬼之海!没有超过龙初的力量,在那里,就只是棋子,是砧上之肉!去,吹响号角,准备鲸落!”
鲸鳐泪水涌出,猛地起身,转身飞出,她一头扎出王宫大殿的水幕,冰冷的海水让她精神一振,她在水中一个回旋,便朝着王宫深处的禁地游去。
禁地幽深,这里的海水都被空间禁锢,一只无知的海鱼撞到了这片海水,没有一丝反应的余地,海鱼便被禁锢海水的力量震得粉碎,血雾与肉糜很快就被海水稀释不见。
鲸鳐望着那团越来越淡的血雾,她举起了手中的禁地令符,一道淡淡的光纹从令符中打开,令符越来越热,随着一道剧颤,光纹猛地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禁锢的海水瞬间恢复了涌动,鲸鳐就这样举着令符冲入了禁地当中,无数禁制在令符的光纹下停止下来,一道海门忽然打开,时间空间流转中,一张摆放着一枚号角的玉石桌出现在海门的另一边,这边是深海,另一边却是阳光明媚,鲸鳐深吸口气,海水涌入她的嘴中,又从她耳后的鳃排出,她迈入了海门当中。
这海门对面就是巨鲸宝库所在,一枚令符对应一处秘宝,只是,随着老巨鲸王的失踪,大多数巨鲸秘宝都失去了打开海门的钥匙,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海门令符还留在王宫之中。
站在玉石桌前,鲸鳐举起了那枚号角,失落号角,只有巨鲸王族才能听见的号角。
呜……呜……呜……
苍凉的号角的声在鲸鳐耳中响起,这是她作为王族的证明,然而,诸多王族中,现在就只剩下陛下一人拥有可以号令鲲天之海万物的鲲鲸血脉了。
王宫中,所有拥有王族身份的巨鲸族都停了下来,抬起头望向禁地方向,失落号角的吹响,代表着有大鲸将要陨落!
深海,一座大殿中,九名巨鲸长者猛地睁开了眼睛,他们浑浊的眼中闪出淡淡的精光,失落号角吹响了,然而,他们当中,并没有将要陨落者……
嗡!
就在这时,大殿中央,光纹亮起,一座传送阵猛然打开一道海门,浪花飞溅中,鲸牙长老带着三名鬼巅巨鲸迈过了海门。
“鲸牙,出什么事了?”
“九位大长者,请受我一拜。”
鲸牙不答,只是带着三名鬼巅巨鲸一起拜倒下去!
九名大长者微微一笑,没有阻止鲸牙,端端正正的受了他的这一拜。
“是时候到了吗?”
“其实鲲龙失踪时,我们就该献出这残躯了。”
“呵呵,先说说,是遇到了什么事?”
鲸牙苦笑,将王子偷跑去夺宝一事说出,刚刚还云淡风清慢悠悠说话的九大长者都惊惧的怒吼起来,万事可休,只有鲲鲸血脉不能断绝!
“我要主持鲲海,不能轻离,这两年,奥天之海的美人鱼越发的嚣张了,法则侵蚀得厉害,但除了我,没有人能在龙渊之海保证陛下的绝对安全,而且,现在的龙渊之海,是美人鱼的地盘,一旦让人鱼发现陛下就在龙渊……”
“吼!区区人鱼!妄敢称王!”
“当年不过是我族的玩物,如今……吼!”
“都闭嘴,当年祖神殒败,姓王的改天换地,巨鲸时代早已过去,现在,最重要的是寻回陛下!不能再让王失踪一次!”
“吼!鲸落!鲸落吧!为我等找来合适的继承者,去保护陛下!”
“我等残躯,鲸落吧!”
“鲸牙!这三人,便是你为我等找好继承之人?”
鲸牙深吸口气,“以鲲天之海的名义发誓,继承者将永世效忠陛下!”
三名一直跪着的鬼巅巨鲸此时也昂起头来,对着鲲天之海起誓。
“我等以鲲天之海起誓,永生永世效忠鲲鳞陛下!海枯石烂永世不变!”
九大长者满意的互相看了一眼,便同时的举起手来!尤其是三名长者眼中带着慈意,这三人正是他们三人的纯种后裔。
轰!
光芒从他们身上冲起,九道光柱照耀了整片深海,无数深海海妖和海兽都惊惧的逃命,大殿之外的一座祭坛却猛然运转起来,力量震动中,泥沙在海水的剧烈涌动中被带出。
同时,一道道传送的海门打开,所有还在鲲天之海的巨鲸王族都通过海门来到了祭坛之外,所有人都深沉地望着大殿的大门,殿门正上,是三个古老的鲸文——“鲸落殿”
失落号角吹响,代表着鲸落殿的长者们将要举行最后的仪式!每一个听到号角的巨鲸王族,都会前来观礼!这是王族的义务。
海水涌动中,大殿的大门打了开来。
九道光柱连着海天之上,所有王族一齐跪了下来,一切静默无声,只有海水的涌动。
“祖海啊,是您孕育了我等!”
“祖海啊,是您滋养了我等!”
“祖海啊,是您强壮了我等!”
“祖海啊,我等一切皆来自于您!”
“如今,我等时辰已到。”
“是时候还以祖海了。”
随着长者的讼诵声,九大长者身上全都猛地爆发出了龙级的力量气息!
深沉的力量彼此碰撞,然而,在他们踏入祭坛之后,所有力量又都凝缩成一团,匍匐在他们各自的身前,这些龙级的力量各有形状,有的形似巨鲸原形,有的却是一片波涛海浪,扑打着天地万物,
“还不上前!”
三名被鲸牙挑选出来的鬼巅立时上前,九大长者看着这三名继承者,都是正值壮年,不像他们,虽然有着龙级的力量,但是大限将到,,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血脉纯正的王族!
“来吧,进入祭坛,迎接我等鲸落的第一份馈赠!”
三名鬼巅巨鲸都面色沉重的踏入了祭坛,看着他们各自的祖辈,长者将逝的悲凉与自己即将得到馈赠而兴起的冲动一起涌上胸口。
“无需为我等悲伤,巨鲸生于海长于海强于海,最后的归宿便要还于海!”
九大长者分为了三队,每三位对应着一名继承者,然后启动了祭坛。
轰隆隆……
祭坛震动着,九大长者身上的光柱猛然并成一道,整座祭坛都笼罩在了光芒之中。
光柱中,有巨鲸在缓缓的游动,仿佛是先祖隔着遥远的时空望着这场祭祀。
“第一位馈赠,传承给我族秉承祖海意志的卫士!来吧!受礼吧!”
海之洗礼!
轰轰轰轰轰……
长者身前凝聚的力量化形猛地冲向他们各自选中的继承者,龙级的力量在海水中咆哮,在咽呜,对未来展开,也对过去不舍!
破 空 斬
长者们的力量,也有来自他们前一代再前一代再前一代巨鲸长者的传承,随着一次次鲸落的传承,不断的延续。
然而,悲凉的是,三个巨鲸长者的力量,才能成就一位传承者。
曾经,这座巨鲸殿,最巅峰时,同时存在过上千位等待传承者的鲸落长者!
然而,现在,只剩下这寥寥九位,在他们之后,整个巨鲸族也许连三位长者都难以凑齐!
数百名观礼的王族一齐低下了他们的头颅,双手在前抱起一个恭送的巨鲸符语。
一曲壮烈的鲸语之歌在海水中响起,所有的王族都哼唱着,来于海,强于海,还于海……
随着力量的消散,九位巨鲸长者对着所有观礼的王族露出了释重的一笑,灵智渐渐消退,他们不再能维持着人身,海水的翻涌中,他们化成了九头数百米长的巨鲸!
他们是那么的苍老,将力量赠予出去的鲸躯老态横生,斑驳之色布满了鲸腹,曾经的雪白,变成了黯黄与沉黑。
嗡……
苍老的巨鲸们发出嘹亮的海鸣声,王族的鲸语之歌随之中断。
九头不再有灵智的垂死巨鲸分了开来,他们朝着不同的方向游去,他们会朝着这个方向不吃不喝的游到力竭,然后朝着海底殒落!
那会是极远的冰冷海域,那里的寒冷令生命难以生存,但是,就在这寒冷的海底,有一座座温暖的“绿洲”,无数生命围绕着这一座座绿洲生存,无数没有智慧的海洋生命,通过这些温暖的海底绿洲从海的这一端,迁徙到另一端去繁衍。
这些绿洲,就是巨鲸长者们殒落后的残躯,他们最后的力量,能够维持上万年的温暖,这就是巨鲸回报海洋的方式。
苍老巨鲸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不见。
王族中,一名长老冲了出来,怒目的看着鲸牙,只有长老们才知道,九位长者还远没有到必须鲸落的时间。
鲸牙只是冷冷地扫了一眼,强大的力量压制,让冲出来的长老又退了回去,陛下去了龙渊之海的消息,越少知道越好。
鲸牙又转身看向那三位鬼巅的传承者,短短片刻,他们身上已经散发出了龙初的气息,只是并不稳定,庞大的力量被巨鲸的身体蕴藏起来,他们的每一个脏器,每一寸肌体,都藏着力量,他们需要时间才能将这些力量完全吸收,那时,他们也就会直接突破龙初。
而在紧急时刻,三人联合一致也能发挥出突破了龙初的力量。
“去吧,去龙渊之海,夺得秘宝,完成你们的使命,别辜负了长者们的鲸落!还有陛下对你们的期待!”
…………
此时此刻,遥远的大陆海岸,两个湿潸潸的巨人从海里走了出来,十几米的身高,海边的一片椰树林都笼罩在了两人的影子下面……
其中一个皮肤黝黑巨人左右张望着,他苦着一张黑脸,说道:“陛下,我们还是回去吧……”
另一个皮肤白嫩的满脸兴奋和好奇,回头瞪了眼黑脸道:“小七,叫我王鳞哥!或者鳞哥,现在不是在海里了!你是想让我曝光吗?对了,人类都很小的!不要被人看出来了!”
片刻,两人身上冒出层层的烟雾,水份从两人身上蒸腾,黑脸那巨大的身型迅速的缩到了两米多高,而白嫩的王鳞哥,则是缩到了一米五出头……
王鳞昂着头看着黑脸,一脸鄙视,“不能再缩了?你这么高,人类会被吓坏的,更重要的是,有可能曝光我!你还是别跟着我了。”
“陛下!不行的,您答应过我让我一直跟着您的……咳,咳!鳞哥,别打了,我……可是我不能再缩了,我只是个普通的乌族,体内的王族血统有限……”
白脸沉吟了一下,无奈的说道:“那你假装兽人吧……书里面说,兽人长得都挺大的。”
“是。”
“对了,你会做衣服吗?”
白脸看着缩小后赤条条的身体,问道。
山林神话 宇战未来
“不会……我,我可以学会!”
一天后……
一高一矮,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兴奋得冲进了一个渔村,矮的拦住了一个老渔民,“请问,极光城在哪里?”
老渔民看了两人一眼,摇了摇头,呵呵一笑,“你们两个不会也是想去玫瑰的吧?”
“对对对,就是玫瑰!”
童林传
“呵呵,那可远着呐,你们靠两条腿是走不到的,不过你们可以去扒魔轨列车,得看好了要是货车才能扒……不认得什么是货车,就是黑皮的,车身没有窗户的……”老渔民心善,巨细无遗的指点说道。
很快,两人便心满意足的朝着老渔民指点的方向奔去了。
老渔民看着两人的背影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唉,现在真的是什么人都想去玫瑰碰碰运气……”
就他在的这个渔村,也有好几个自诩有些力气的年轻人都扒货车去了极光城。
这么多年了,这是他们这些平民第一次看到希望……
……
极光城的魔轨列车站台上此时看起来热闹非凡,整个站台张灯结彩,挂着只有圣辰节时才会挂上的南瓜灯笼、长条彩带,站台的正中央区域更是忙活得不行,有一整支马戏团正在做着紧张的准备工作,时不时的能看到表演者正在尝试一些喷火的装置之类,旁边还设有一块宽敞的露台,四周拉着警戒线。
新上任的极光城城主先生安柏林,此时正在那里检查着一些安排布置的摆放,他身旁跟着至少数十个各方媒体的记者们,虽然被几个牛高马大的兽人保镖设置的人墙给拦住,但闪光灯不停,记者们七嘴八舌的各种问题一直都在回响着,但却并未得到安柏林的回应,城主大人此时的心思可没在这帮记者身上,这些天他也是没吃上一顿饱饭,权力斗争的残酷性不用提了,一场失利绝对不会是简单的失利,对于玫瑰来说,至少要输的有颜面才有活下来的余地,结果……赢了……
所有人都看走眼了,那个马屁王竟然是绝顶高手,圣光和圣路上的说法他是信的,仔细想想,如果不是拥有这样的底气,他凭什么敢这么那么浪?
非常人,行非常事儿,还是有实力打底的。
这一战的胜利对于安柏林也极其重要,他的地位稳固了,不仅如此,未来一片开阔,可以说真正有机会施展自己的商业才能了,当然对于这些采访他没什么兴趣。
这就让老范成了风头人物,土生土长的极光人,为极光城培养出了优秀本土子弟范特西的酒坊老板——范忠实!
得不到安柏林回应的记者们很快就将目光调转到老范身上,看着这四周的焦点对准自己,老范早已经激动得热泪盈眶了。
对范忠实来说,能有扩招的机会让范特西成为圣堂弟子已经是光宗耀祖了,原以为等范特西慢慢从玫瑰熬到毕业,然后以玫瑰虎巅弟子的身份,在极光城进入一个公职部门,那就已经算得上是实现了阶级跨越、功德圆满的人生了,可是没想到啊……这家伙竟然成了个鬼级!还在圣堂挑战赛中大放异彩、为极光城为玫瑰争光,成为整个圣堂所有弟子都要仰望的英雄式人物!
让他这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竟然还享受了一把站在极光城城主身后的C位,这、这……
而除了这热闹隆重的主台位,整个站台上此时都还聚集着至少有上万人,他们手里都拿着整齐的红色小旗帜,或站或坐或蹲,正在不停的议论纷纷,神奇的是,挤在这些人群里的兽人居然有不少。
玫瑰战队这一路历经两个多月的挑战改变了太多太多,很多时候极光城是孤立的,这是一个开放城市,本就最容易接受新思想,对兽人也相对宽松,这也是兽人来这里的原因,但本质上依然是看不起的,可是随着坷拉和乌迪在战队中起到的重要作用,人类满满接受了,而这时在看兽人的时候就不知不觉发生了改变,而玫瑰圣堂也是着重宣传这一点,而当战胜了天顶圣堂,在巨大的荣誉光环下,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
另外一方面,乌达干也没闲着,在安柏林和克拉拉的安排下,城市里出现了不少黑势力,而城卫军毕竟人力有限,很多时候都不那么及时,而却总有兽人站出来伸张正义,还不图回报,只说这是对圣堂的感恩,双管齐下,整个极光城空前的团结。
一个团结的极光城才能面对未来巨大的商机和挑战。
如此隆重的场面,极光城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过了,哪怕是新老城主交替、又或是每年的圣辰节也没有如此隆重,整个站台上此时嗡嗡声一片,每个人都时不时的朝那条空空如也的魔轨远方扫上一眼,翘首以盼的期待着什么。
直到艳阳当空,时近中午。
末日 侵襲
哐哐哐哐……一辆魔轨列车从远处飞驰而来。
“来了来了!车来了!”
“是玫瑰坐的那班吗?”
“废话!今天上午整个航线都停运了,不是他们的车是谁的车?!”
“玫瑰圣堂!老王战队!咱们极光城的英雄回来了!”
“HOHOHO!兄弟们,鼓敲起来、锣打起来,所有人都吼起来!”
原本只是嗡嗡嗡的车站瞬间就喧哗了起来,无数人都站起身,在站台边上拥挤着、兴奋的探着头,车还没完全进站,可他们已经挥舞着手里的小彩旗,在场边激动的呼喊着吆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