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txt-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我呸你也配!看書

Home / 歷史小說 / 精品言情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txt-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我呸你也配!看書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妈妈!”
“妈妈我好想你啊!”
“好饿!妈妈我好像吃你做的酸面包!”
罗伯特正在指挥着这些人唱歌,然后就看到了有人朝外面爬了出来。
其实他刚才还抱着疑惑的态度的,他觉得这个明军的海军司令大人真的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你以为我们唱几首歌就可以把里面的人给唱出来吗?
怎么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里面的那些士卒可都是赫拉的心腹啊,随着赫拉进行过许多次的征服土著的战争。
可以说都是一群意志坚定的士兵,他们就连那么美味的食物都无法引诱,还能因为这区区唱歌被投降?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如果可以的话一定是上帝在捉弄我们。
也不对,这里好像还不归上帝管,那就是魔鬼亲自出动了。
就在罗伯特准备看曾增的笑话的时候,里面的人真的出来了,他们一个个的向着外面爬着,那个模样真的震惊到罗伯特了。
看他们一个个哭的比自己还厉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的母亲就站在他们跟前似的。
当看到这里,罗伯特才恍然大悟,原来小丑竟然是自己啊。
大明这位海军司令大人真的是恐怖如斯啊,这是魔法,对没错,这一定是一种可怕的魔法。
此时在罗伯特的心里,已经把这种他不能理解的事情当做了奇怪的魔法。
却不知道在我大明,这个战术已经使用的两千年,可谓是最早的心理战之一。
华夏的老祖宗们,在欧罗巴还在玩泥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攻心为上了,对于心理战的用法那可是用的出神入化,令人眼花缭乱啊。
每当决定进行战争的时候,将军们都要先想办法攻击对方的内心,瓦解敌人的作战意志。
只是罗伯特根本不懂其中的含义,他只看到了唱歌能有什么用,殊不知当他站在第一层的时候,曾增已经站在了最后一层。
赫拉明白自己输了,而且还是彻彻底底的输了,一点翻身的余地都没有的输了。
见他平躺在屋子里面的地上,神情突然的放松了起来,可能他是觉得虽然打输了,但是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吧。
上百个士卒虽然投降了,可是他们也活了下去不是吗。
这是不是也算自己信守承诺了,承诺带着他们活下去。
战场打扫完毕之后,所以的俘虏都被压了下去,只剩下了赫拉一个人还摊在地上。
曾增有些好奇的走进了这间屋子,看着躺在地上好似死猪似的赫拉走上前去。
前妻不好 点绛
赫拉好像感受到了有人在靠近他,然后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个年轻的面孔好像有些发愣。
“介绍一下,我是大明海军司令,指挥这场战斗的就是我。”曾增低着头客气的说道。
但是在这种客气之中,赫拉还感受到了一种叫做骄傲的东西。
没错就是骄傲,对啊,他应该是骄傲才对,因为他打败了自己,值得骄傲不是吗。
打败了无数的土著的赫拉终于被土著给打败了,这是上帝给自己的惩罚吧。
我的美女徒弟 柳下僧
幸亏赫拉心里的话没有被曾增给听到,不然一定大嘴巴子抽死他丫的。
老子是这么个意思吗,老子虽然是骄傲,可不会因为击败了你一个小小的荷兰人而骄傲。
我的骄傲是源自于我们是大明的海军,我们将驰骋在这片大海上,我们将战无不胜攻无不取!
因为击败你而骄傲,我呸!你也配!
曾增见了他一面然后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毕竟这可是荷兰人,而且还是一个贵族,曾增对他着实有些好奇心啊。
“你虽然击败了我的肉体,但是你永远也击败不了我的心!”赫拉还在嘴硬的说道。
这就是他所谓的贵族荣耀,就算他被击败了,可是他不服,永远也不服!
“他说什么?”曾增歪着头向通译问道。、
“司令他的意思是他不服,就算您击败了他的肉体,也打不败他的内心。”同通译准确的翻译道。
曾增摇摇头,觉得这就是他在死鸭子嘴硬。
打败你的肉体还不够,我要你的内心做什么,又不能吃。
“告诉他,我已经击败了你的肉体,有本事你倒是击败我的内心啊。”曾增一甩衣袖十分潇洒的离去了。
“他说什么?”赫拉看着通译不解的问道。
“我家司令说了,他不需要击败你的内心,因为他已经击败了你的肉体,但是你可以尝试着击败我们司令的内心,如果你有这个能力的话,不然你就老老实实的躺在这里别说话!”通译嘴角抽动了几下,满脸冷笑的嘲讽道。
当通译转身离开了之后,赫拉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好像自己刚才说的话是那么多愚蠢,被明人给嘲笑了。
可是自己不该嘲笑吗,当然因为他是一个失败的人,失败的人说什么都是失败的,他没有说话的权利。
几艘战船出发向着北方而去,里面装着的都是抓到的荷兰俘虏。
这是送给陛下的礼物,三百个优质的免费劳动力,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送去大明建设开发公司,可以为大明节省多少劳动资金啊。
以后这些人,五个时辰的油耗也就是五斤土豆子了,多节省啊。
而荷兰人费劲巴力在东番建造的城堡也便宜了大明,正好在这里扩建,以后也可以作为我们大明太平洋舰队南洋分舰队的驻地了不是。
荷兰人好几年的努力就这么的成为了大明财产。
远征舰队开始上岸修整,准备进行下一步的作战。
经过了十几天的航行之后,这只小舰队终于就要靠岸了。
赫拉和一众荷兰人被关押在船舱底部的小房间里面,整个房间只有一个巴掌大的小窗子,一点点阳光进入这里,避免了太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黑暗的墙角,赫拉静静的坐在这里,好似在等待一场审判。
他不知道明人将如何的对待自己,但是他觉得终归不会是好事。
杀了自己?不知道明人会用什么手段把自己给杀了,是上绞刑架还是上断头台呢?
赫拉已经不是那么的在乎了,丢掉了贵族荣耀的他精神支柱已经断裂,这个时候他对死亡就没有了那种极度的畏惧,可能死亡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