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龍王的傲嬌日常-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一次親密接觸!

Home / 都市小說 /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龍王的傲嬌日常-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一次親密接觸!

龍王的傲嬌日常
小說推薦龍王的傲嬌日常龙王的傲娇日常
「因为那是我朋友的名字。」
听到敖夜说西施是他朋友的名字,大家的表情都有些……想笑。
苏岱直接就笑出声音。
看到敖夜的眼神看了过来,他又赶紧收敛起笑容面无表情的看向院子里那棵鸡蛋花树。
那棵花树刚刚开出几朵黄色小花,看起来稚嫩而可爱。
汪郁是头一回见到敖夜,看着苏文龙问道:“这位……是?”
他还搞不清楚敖夜的身份,强行把「这位」后面的「白痴」两个字给省略掉了。
“老汪,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苏文龙笑呵呵的说道:“我不是和你说过,我拜了一位大师学习草书吗?他就是我的先生敖夜。”
又指着汪郁对敖夜说道:“先生,这是我的老友汪郁……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当年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发小,住同一个小院,读同一所小学,后来中学大学都在一起……只不过我后来习了书法,他却成了一个画家。”
“老苏,他就是你说的大师?”汪郁大惊,眼神审视的在敖夜脸上身上扫来扫去的,说道:“你这不是乱弹琴吗?他才几岁?能教你什么?他还不会握笔杆子的时候,你都已经成名成家了…….你要跟他学什么?学说胡话?”
会穿越的外交官 昨夜大雨
“老汪……”苏文龙不乐意了,板着张脸生气的说道:“你要是再这样诋毁我先生,就不要再跨进我家的院门了……你也是搞艺术的,难道你不知道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的道理?我先生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一手书法造诣可是直追二王…….”
“我不追「二王」。”敖夜出声说道:“是他们追我。”
二王指的就是王羲之王献之父子,虽然他们也是自己的朋友,但是敖夜并没有从他们身上学过什么东西,反而是敖夜给了他们很多灵感,指出很多颠覆性的建议,让他们创新求变,开一代书法先河,最终成王成圣,受后人景仰。
“……”
“世人都知道王羲之写鹅的故事,但是又有谁知道那只鹅是我送给他的?当年王羲之的书法写作进入瓶颈,找我喝酒聊天。当天晚上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第二天让人给他送去一只大肥鹅……王羲之瞬间大悟,最终书法大成。”
这个典故还有些隐情敖夜没有好意思说,其实他当时只是单纯的想着,今天晚上继续陪王羲之喝酒聊天,但是王家的饭菜太过清淡,他想吃一顿「铁锅炖大鹅」……
只能说,历史是由无数个误会造就的!
“……”
汪郁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人吗?
反正他是没见过!
苏西那双湛蓝色的大眼睛看向敖夜,脆声问道:“你刚才说……你的朋友是西施?”
“是的。”敖夜看向苏西,点头说道。
“可是,据我所知,西施是古代的四大美人……”苏西显然是个「华夏通」,对华夏国的一些风俗文化了如指掌。
“你知道的没有错。”敖夜说道:“她确实挺好看的,但也不是最好看的……我妹妹就比她好看。”
将神
汪郁不希望敖夜误导外国友人,出声说道:“我就想不明白了,春秋时期的美女,你们俩是怎么成为朋友的?难道你还穿越到春秋越国不成?”
“那倒没有。”敖夜说道:“我是从春秋越国走过来的。”
“……”
“那个二王……也是你的朋友是吗?”
苏西看起来对敖夜这个人非常感兴趣,并没有觉得她是在「忽悠」自己。或者,觉得这种「忽悠」也是挺好玩的事情吧。
所以,再次配合的问出问题。
毕竟,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靠运气和看颜值。
“是的。”敖夜点头说道。“他们父子俩都是很好的人,可惜……寿命太短了些。”
“那王氏父子是东晋时期的人,难道你也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汪郁脸色铁青,出声问道。
无耻!
无耻之尤!
自己的多年老友竟然被这种小人蒙蔽哄骗,弃楷从草…….这小子简直罪大恶极。
敖夜的这种行为,比那些哄骗老人买保健品和养生床垫的家伙还要可恨一百万倍。
那些老人只不过是被骗了一些钱,而他的老朋友苏文龙却被骗走了「身份地位」和「艺术成就」。
堂堂书法大师,被一个满嘴谎话的小年轻骗去做弟子…….这找谁说理去?
“不经过东晋,怎么能走到现在?”敖夜说道:“虽然很多人走着走着就死了,但是……我不会。”
“……”
汪郁看向苏文龙,痛心疾首的说道:“老苏,你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你怎么能……怎么能拜这样的家伙为师啊?你快醒一醒吧,你是不是被人下了蛊…….”
“老汪,我刚才说过,不许诋毁我先生……”苏文龙忠心护师,厉声喝道:“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些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比现在更加清醒过……当然,是敖夜先生点醒了我,给我第二次生命……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
“另外,我也没有被人下蛊…….我当时给你发过先生的书法作品,你不是也赞不绝口吗?难道现在见了本人,发现人家年少可欺,就开始说这些怪话?”
“我现在怀疑……那些字当真出自他手?”汪郁瞥了敖夜一眼,出声说道。
“除了先生,还有谁能够写出那样一手好字?”苏文龙一脸骄傲的说道。他当初也怀疑过,但是遍寻史册帖林,发现并没有这样的字体。
而且,那些字也都是他亲眼看着敖夜写出来的,怎能造假?
汪郁叹气,捅了捅站在旁边假装看风景的苏岱胳膊,说道:“你这臭小子……你爷爷都这样了,你怎么也不知道劝劝?”
苏岱看了敖夜一眼,说道:“敖夜的字确实写的好……我是亲眼见证过的…….”
“…….”
汪郁瞳孔胀大,脸色惨白。
他觉得一段时日不见,这一家人全都中邪了……
苏西倒是对敖夜意趣盎然,笑嘻嘻的看着她,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可以长生不老是吧?”
“长生我还不能确定。”敖夜出声说道:“但是不老是真的。”
“听说你们国家的仙人…….都是长生不死的。你也是仙人吗?”
“我不是仙人。”敖夜说道。
我是小龙人,但是我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那你是什么人?”苏西状若无意的问道。
“我是好人。”敖夜说道。
“嘻嘻嘻,你真是有趣。”苏西说道。“我见过很多华夏人,他们都太严肃了……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华夏人。”
“……”
汪郁胸口有痛儿疼。
他觉得自己被苏西捅了一刀,可是他并没有证据。
毕竟,这个小姑娘是自己带来的,她怎么可能敌友不分呢?
“那是你见识太少了。”敖夜说道:“你要是见了足够多的华夏人……可能还是觉得我比较有趣。”
凡尘心世录 重易
“咯咯咯,你真可爱。”苏西笑的合不拢嘴,因为身体的颤动过于激烈,胸前就开始波涛汹涌起来。
苏岱偷偷瞄了一眼,又一眼。
然后发现自己的脑袋有些晕……
他晕球。
敖夜目不斜视,直直的盯着苏西的胸前雪白处,心想,还是敖心的皮肤更白一些,胸部也更大一些……
敖淼淼…..咦,为什么要提敖淼淼?
难道自己想妹妹了吗?刚刚才一起吃过午饭啊?
“我知道。”敖夜说道。
汪郁实在受不了这些年轻人的聊天方式,看着苏文龙说道:“文龙,我这次过来有点儿事要麻烦你。”
“什么事?直接说吧。咱们是什么关系,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苏文龙知道汪郁说那些话是为了自己好,脸色也缓和了下来。
汪郁指了指苏西,说道:“苏西很喜欢华夏书法,想找人学写毛笔字……我身边的朋友当中,就你字写的最漂亮,所以就想过来问问你能不能教教她?”
苏西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恭敬的向苏文龙行礼,说道:“还请苏先生收我为弟子。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书法,不会让先生失望。”
苏文龙有些为难,看着汪郁说道:“老汪,不是我不答应你。你也知道,我才刚刚拜了先生学习草书……”
“不碍事。”汪郁大力的摆手,像是要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给拍走一般,出声说道:“你的书法功底我知道,教一个外国学生绰绰有余……你学你的,她学她的,怎么就不行了?”
苏文龙不好意思拒绝多年老友,有些为难的看向敖夜,敖夜若有所思的看了苏西一番,说道:“你的事情你自己决定。”
苏文龙不好再推,便点头说道:“那好吧……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可以指点一下。”
“太好了。”苏西「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砰砰砰的连磕三个响头,说道:“谢谢师父。师父在上,弟子给你磕头了。”
苏文龙急了,说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都知道的。”苏西仰起脸来,一脸笑意的说道:“听说华夏人拜师父的时候都要磕头行礼……这样表示对师父的尊重。我很尊重苏师父,所以我要给你磕头。”
敖夜看向苏文龙,苏文龙脸色难堪之极,咬了咬牙,就要跪伏下去……
香港 1968
“爷爷…….”
“文龙…….”
敖夜赶紧把他拦截下来,说道:“算了,别折了老腰。”
“……”
苏岱见到这一幕也松了口气。
爷爷这么大岁数了,要是当真给敖夜给跪地磕头,以后他还怎么有脸出去见人啊?
“谢谢先生……”苏文龙感激的说道:“但是礼不可废。”
“没事儿。”敖夜瞥了苏岱一眼,说道:“让你孙儿代劳就好了。”
“……”
苏文龙看向苏岱,说道:“苏岱,你来替我向师父磕头。”
“爷爷……”
苏文龙破口大骂,说道:“浑小子,你难道想要让爷爷自己磕头吗?”
苏岱当然不想了。
爷爷给敖夜磕头比自己给敖夜磕头还要让他难受。
当然,他自己给敖夜磕头也非常非常难以接受。
苏岱把心一横,「扑通」一声跪倒在敖夜面前,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我替爷爷磕头了。”
“起来吧。”敖夜说道。
谁让你总在鱼闲棋面前说我坏话,每一次都被我写进《龙王日记》了。
霸情中校的小妻子
龙族是最记仇的种族!
苏西起身看向敖夜,说道:“你是我师父的师父,那么……你就是我的师公?”
“怎么可能?”敖夜自然不愿意担这个责任,出声说道:“我的弟子……到苏文龙这里就断代了。”
“……”
因为有敖夜这个「外人」在,汪郁并不愿意在苏家多呆。
看到老友苏文龙差点儿被逼着给人磕头,他就更呆不下去了。
“老苏,既然你已经答应收苏西为弟子,那么,每周就抽出一天时间指导苏西写字如何?”
“没问题。”苏文龙点了点头,说道:“就定在每周的周五吧。”
“谢谢师父。”苏西高兴的说道。“我也会和师父一样,成为一个伟大的书法家的。”
“呵呵……”苏文龙尴尬的笑笑。
敖夜刚刚才说他的字「不错」呢。
在先生的心里,「不错」距离「伟大的书法家」大概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吧?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汪郁说道。
“师父,我们周五见。”苏西也跟着告辞。
又转身特意对敖夜说道:“师父的师父,希望下次过来还能看到你…….”
“那你就希望着吧。”敖夜说道。
有希望是好事儿,来不来是自己的事儿。
敖夜对苏文龙并没有固定的授课日子,他只会在「想来」的时候来。
等到汪郁和苏西离开,苏文龙看向敖夜,一脸歉意的说道:“先生,收徒并非我的本意……只是老友所托,实在是不好拒绝。”
“我明白。”敖夜点了点头,说道:“我倒是希望你能够收下她。”
“为什么?”苏文龙疑惑问道。先生之前不是说过,做事不可分心吗?
敖夜眼神深邃,出声说道:“因为我想知道,这个外国女人能够写出一手什么样的毛笔字…….”
“原来如此。”苏文龙恍然大悟。
罗西对汪郁再三道谢感激他的引荐之情之后,便走向自己的灰色保时捷。
她坐进车里,锁上车门车窗,环顾四周没有敌情之后,这才伸出手指拨通了一个电话,出声说道:“第一次亲密接触……..收获颇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