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章 公子扶蘇展示

Home / 歷史小說 /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章 公子扶蘇展示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赵括带着李牧与司马尚等人来到咸阳附近的时候,赵康正大声的给他们讲解秦国的情况,秦国的情况,跟李牧和司马尚所想的有些不同,秦国与赵国存在着很大的区别,最明显的区别在道路上,秦国的道路修建是非常完善的,每个县城与县城之间,乃至在乡与乡之间,都有着道路来连接,这样的道路是足以让马车平稳通过的。
而且,秦国的城池建设也是很有特色,赵括一直都觉得秦人有强迫症,因为他们那工整对称的建筑风格实在是显眼了,秦国的乡里都是方方正正的,形成了一个个井字,内部的房屋建设都是如此,留出一个街道,两旁都是整齐的民居。就连耕地,也是如此,井田制早已被打破,可是井田却还存在。
司马尚非常的好奇,他瞪大了双眼,看着道路两边,拉着赵康不断的询问,道路上偶尔能看到成群的士卒…不,是百姓,只是这些百姓不苟言笑,整齐的朝着耕地前进,很难让人分辨他们是农民还是士卒。秦国的成年男丁是要接受操练的,而秦国的操练次数在各国内又是最为频繁的。
当他们来到了咸阳的时候,司马尚惊呼,原来咸阳真的没有城墙啊。
远远的,赵括就看到了一行人正在等候着,人数并不多,大多都是些随行的武士,那些武士们站在周围,不许任何人靠近,赵括看到等候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嬴政,一个是吕不韦。赵括走下车来,李牧和司马尚对视了一下,也是跟着下了马车,赵康又扶着田约下车。
“父亲…”,秦王俯身朝着赵括行礼拜见,身边没有什么大臣的时候,秦王都是以父亲来称呼赵括,赵括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嬴政这才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李牧,司马尚等人,如今,这三位将军都是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这高大的男子,司马尚呆愣了许久,方才问道:“政???”
嬴政笑着行礼,说道:“政拜见三位仲父。”
李牧打量着面前的赵政,当初他离开赵国的时候,个头还不到自己的腰,就是个呆萌的小家伙,而如今,他的变化却如此之大,风度翩翩…李牧愣了片刻,急忙朝着嬴政行礼,如今的嬴政可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家伙,他是一国之君,无论是哪个国家,都不能无礼。
这个时代的风气就是如此,哪怕是敌对国家的君王,大多时候也能得到王者应得的尊重。看到李牧率先行礼,司马尚和田约也急忙行礼,嬴政笑着走上前,急忙让他们起身,他说道:“诸公都是寡人的长辈,幼年时的事情,寡人还记得非常清楚…请不必多礼。”
他拉着李牧的手,认真的说道:“请上车。”
他便亲自带着李牧等三位将军上了车,赵括自然也是这当中,好在秦王的马车足够大,可以容得下这么多人,嬴政表现的非常亲切,对这三位故人,他拿出了面对长辈的姿态,这场景不像是君王来接见投降的将军,而是一个晚辈来迎接自己的长辈,赵括知道,自己不必多说什么了,政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
果然,嬴政三言两语,就成功的让这些人放下了心里的戒备,马车行驶在道路上,嬴政却还是在与他们叙旧,他提及马服乡,说起自己的童年,逗得司马尚哈哈大笑…直到李牧说起平公逝世的事情,嬴政沉默了下来,他说道:“当初跟随父亲离开马服,平公想要让我抱他,我拒绝了..唉…”
“那时您还年幼,不知道这些事情。”
“是啊,若是我当时大几岁就好了。”
当马车来到了王宫门外,嬴政拉着他们走进了王宫,而吕不韦却是急忙跟上了赵括,吕不韦苦笑着说道:“武成侯啊,您险些就破坏了我的策略啊…我耗费了几千金,数百匹骏马,动用了近千人的秦国武士…好在李牧离开了赵国。”,赵括知道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是自己理亏。
他也向吕不韦道歉认错,只是吕不韦不是来找他问罪的,吕不韦说道:“而李牧,司马尚,田约这三个人,都是天下闻名的将军,若是他们能为秦国征战,一王天下,触手可及啊..请您一定要说服他们,让他们留在秦国…”,这才是吕不韦的目的,赵括并不能肯定这三个人是否会为秦国效力。
虽说他们都经历了背叛,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狠下心来帮着他人来灭亡自己的国家,就是韩非这样的人,都久久不能释怀,常常去颍川郡来祭拜先祖…更何况是李牧,司马尚这些一生都在与秦国交战的将军,要让他们直接投降原先的敌人,甚至帮助他们来对付自己的国家,赵括觉得这不太可能。
可他还是想要试试,吕不韦说的不错,若是这三个人可以加入进来,那对秦国是有着巨大的好处,司马尚善攻,田约善守,李牧能守能攻….而他们走进王宫的时候,王宫里也并没有其他人。嬴政坐在上位,众人坐在了他的两侧,嬴政又聊了一会家常,方才忽然说道:“寡人出生在赵国,成长在赵国…赵国也是寡人的家乡。”
当话题涉及到赵国,众人顿时沉默了下来。
嬴政继续说道:“寡人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总是要说一王天下,直到寡人成为秦国的王,寡人明白了…各国之间不断的战争,使得民不聊生,每年都有近十万无辜的百姓死在战争之中…耕地荒芜,官吏凶狠,税赋苛刻,徭役不断…想要结束这样的灾难,就只有统一!”
“要将全天下变成一个国家,没有战争,百姓们都可以安心的在家耕作,这就足够了。”
“寡人想要一王天下,这不是为了寡人的私欲,更不是为了秦国,是为了全天下…李牧将军,各国都会成为一个国家,这对各国的百姓没有任何的影响,他们不会失去任何东西,相反,他们能活得更好…父亲曾说:您是赵国的长城,誓要守护赵国,那寡人想问您,您是否愿意帮助寡人,来拯救受难的赵国百姓呢?”
嬴政死死盯着李牧的双眼,言语非常的直接。
李牧,司马尚等几个人没有说话,嬴政又说道:“寡人可以保证,在结束天下的战争之后,会让各地的百姓都过上富裕的生活,减轻税赋,免除徭役,修养生息…不会再有人被饿死,被冻死,被逼死!”,他说着,再次看向了李牧,李牧缓缓站起身来,他迟疑了许久,这才朝着秦王俯身一拜。
“请大王允许我不出征赵国。”
嬴政大笑了起来,李牧的意思很简单,他可以为秦国效力,但是他不会去攻打赵国,这对嬴政来说都不算事,你不去打赵国,可以去打楚国,去打燕国…齐国..嬴政看向了司马尚和田约,司马尚起身,说道:“我愿听从您的命令。”,这位更直接,他对赵国都已经没有什么留恋了。
只有田约,他说道:“并非是不愿意,只是我受了伤,没有人搀扶,到今天都没有办法走路…实在是没有办法为您效力,还望您恕罪…”,嬴政自然也没有强求,田约双腿被马车所压住,伤势有些严重…就这样,赵括都没有开口呢,嬴政就成功的说服了两位将军,正式加入秦国。
吕不韦再一次感觉到,大王真的是长大了。
秦王赏赐给三位将军院落以及粮食等物资,安排他们先在咸阳住下来,离开王宫之后,赵括就带着他们赶往自己的家里。除却要修养的田约外的两个人来到了赵括府邸,他们拜见了艺,艺看到家乡的故人,也是非常的激动,当然,他们也看到了赵括的小女儿善,善倒是有些害羞,不敢出来。
赵括便带着他们去见母亲。
“母亲…李牧,司马尚他们来了…”
“谁?”
“李牧!司马尚!就是我从前的好友啊…”
赵括解释了许久,赵母这才想起了他们,赵母不由得伸出手来,摸着李牧与司马尚的脸庞,哭着说道:“我没有能认出你们啊。”,随着年纪的增加,赵母变得越来越爱哭,她这么一哭,大家心里也都不好受,李牧和司马尚就与她寒暄了起来。众人在一起吃了顿饭,直到晚上,两人这才离开。
赵括坐在院落里,看着远处忙碌着的艺,低着头,迟疑了许久,这才叫道:“艺…”
艺抬起头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走到了赵括的身边,“怎么了?”,赵括抿了抿嘴,这才起身,看着艺的双眼,严肃的说道:“许公逝世了…我…李牧他们说的…”,赵括非常的害怕,声音都在发抖,果然,艺呆住了,她呆呆的看着赵括,看了许久,两行清泪忽然流下。
赵括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这些年来,艺与她的家人分居两地,完全没有机会见面,只能通过书信来交流,老人家在得知自己有了孙子,孙女之后,非常的开心,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能亲眼看到他们…艺哭的非常的伤心,就连善都忍不住的哭了起来,赵括只好抱着她们两个人,不断的安慰着。
帝宫欢,绝宠艳后
或许在当初,自己就应该坚决一点,将他绑到赵国来,也不至于如此啊。
这一天,赵括哄了很久很久,艺哭的几乎失声。
艺非常的痛苦,而赵括,比她还要痛苦,因为他无能为力。
如此过了几天,王宫忽然有使者赶到,他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昨天夜里,王后为秦王生下一子,这份喜悦,倒是能冲洗一下家里的悲伤氛围。艺也不顾自己通红的双眼,便急着要去王宫里看孙儿,赵括没有办法,他看起来有些随意,并不像艺那样的紧张,赵康驾车送父母来到了王宫。
当艺冲进了后宫的时候,嬴政正抱着一个小家伙,傻笑着。
最强佛主系统
当初的小家伙,也成为了一个父亲,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伙。
他看到父母前来,自然是笑着举起手里的孩子,咧嘴笑着,艺却急忙从他手里将孩子抢过来,训斥道:“不能这样抱孩子!”,嬴政无奈,随即,赵括也冲了过来,伸出头,看着这刚刚诞生在世界上的小生命,小家伙浑身皱巴巴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赵括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便从艺手里接过了孩子。
“来,叫大父!快点,叫大父啊!”
赵括逗弄着孙子,而艺也是激动的再次落泪,两人忍不住的亲吻着孩子,嬴政在一旁站了许久,他们也不曾理会…过了片刻,艺方才问道:“茗呢?”
“她很好,正在休息…我去见见她,你照顾好孩子…”
“知道了,母亲。”
“我没给你说。”,艺急急忙忙的去见儿媳,赵括则是抱着小家伙,就在王宫内走了起来,小家伙就在大父的怀里安安静静的睡着,嬴政走在他的身后…“父亲?您累了吧?让我抱一会啊?父亲?”,赵括根本不理他,好像他就不存在一样,只是看着怀里的小家伙,时不时的做着鬼脸。
“取了名吗?”
“取了…扶苏。”
“扶…”,赵括一愣,仿佛想到了什么,他抱着怀里的孩子,认真的对嬴政说道:“扶苏,由我来亲自教导,若是将来你敢欺辱他…家里那木棍我可还留着呢!”
“他是我儿子…我怎么会欺辱他呢??”
而在此刻,艺坐在茗的身边,用着蹩脚的楚语,正在询问茗的情况,茗脸色苍白,看着面前的母亲,她微笑着说道:“您用雅言就好,我已经学会了雅言。”,艺笑着说道:“我只是想让你听着亲切一些…幸苦你啦..你就好好在这里养身子,孩子你不用担心,有我和孩子大父呢,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过了许久,艺和赵括离开了王宫。
嬴政一脸沮丧的走进了后殿,坐在了茗的身边。
“父亲和母亲离开了吗?”
“是啊,他们抱着扶苏就走了,连告别的话都没说…寡人被他们彻底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