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吳良廣告商 起點-第八百零二章 自救的老何熱推

Home / 都市小說 /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吳良廣告商 起點-第八百零二章 自救的老何熱推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喝酒时候听别人提起过的。”
这位执氵去队的一线人员自然是什么都不清楚的,就算清楚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说——明知道这是个坑,领导让来,就屁颠屁颠的跑来了?
tfboys之站住,易烊千玺!
所以,何同学自然从一线嘴里听不到任何的信息。
一棋至圣 卖萌的灰太狼
不过,他也有办法,系统内部打听点事情还是可以的,如果不怕丢人的话。
系统内的消息,传的真的挺快,等到何同学终于问到隔壁区红山乡的时候,对方隔着电话都传来浓浓的讥讽,“行啊,老何,谁都敢惹啊!”
何同学猛地听到这么一句,更紧张了,“对方来头可大?”
“呵呵,肯花8个亿的大老板,你也敢碰,你真不是死字怎么写的?”
“他明年就搬到你们区了,和我有啥关系?”
“呵呵,搬到哪儿,不还是洛城的企业,再说了,三聚靑胺那么大的事情,你总该知道吧?”
何同学倒吸一口冷气,洛城也在下架四鹿女乃粉,当时联合执氵去,工商、质监、食品药品监察,甚至公安都出动了。
这么大的阵仗,他又是亲自参与的,又是如何不知?
何同学万念俱灰,“你是说,那事儿是他整出来的?”
红山乡局长隔着电话都笑出猪叫声,“你不知道?你居然不知道?我擦!我再送你一个消息,前段时间,那位出国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啊?出国也有说头?”
“啧啧啧,那货就是个瘟神,走到哪儿祸害到哪儿,你居然敢惹他?”
何同学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就听对方电话里继续说,还不忘记卖他一个人情,“这也就是我了,换个人,你看人家会给你说么?”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呵呵,算一算,我这是给你透露多少了?空口白牙就想从我这里拿消息?”
何同学一脸羞愤,可是又不得不拉下脸认真的请教,“张哥,好我的张哥哩,这都火烧眉毛了,兄弟我记着你的好。”
何同学说真着急了,不过对方也知道这位有点狗急跳墙的架势,悠哉悠哉的点他,“这样吧,我给你指出一条路,你趟一下试试?”
如何将人情做扎实,这就是了,甭管姓何的能不能扛过这一劫,对方都求到自己了,该出主意的还是得出,也不枉同行这么多年的交情。
其实,这位局长也是有些兔死狐悲的伤感,辖区内有这么一尊神,能和其搭上关系自然是好事,合适的机会求到对方,人家顺手卖个人情,这就万事大吉。
千万别像老何这样的,有眼不识金镶玉,那么好的卖人情的机会也能被他从手里溜掉,真的是愧对他p股底下那位置了。
只是事已至此,他也只好神神秘秘的告诉老何,“我这话说出来,你别给我卖了,答应我就说,不答应,就当我没接过你电话。”
何同学哭丧着脸继续求情,“我的嘴还不严,您放心,不管成不成的,我那瓶82年的茅苔都归你了!”
“那行,回头我过去拿,你听好了,洛城也有一家广告公司,叫后浪的,老板是个女的,你找她求求情!”
“嗯,这家我知道,怎么,和那谁关系很近?”
“哈哈哈,你丫,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提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好自为之吧你!”
电话挂断,何同学真的是郁闷了。
作为工商单位,对于辖区内的各家企业按说是了如指掌,对各家企业老板的人脉关系等等也是相对比较清楚的。
毕竟,干企业的,离不开工商这个单位,大的股权变更,小的注册登记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变更啥的,事多的很。
平时都提倡一站式服务,但是,话是这么说,重点客户,重点关注这些他还是明白的,哪有那么多的企业都需要上门服务,抓住重点即可。
隔壁区同行说的这家广告公司他也知道,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家公司的老板,更别提登门拜访这些事情了。
印象中,好吧,一点印象都没。
何同学打了几个电话,这才清楚,原来,对方是通过黄牛办理的。
经手人,叫张庹涛,他认识。
不过,不是他的关系,他觉得自己也能和对方说的上话。
于是,何同学又将电话打给了张庹涛,询问后浪的老板是谁,有没有联系方式?
张庹涛接到何同学的电话,心里别提多恶心了。
李斌能够这么快的找到幕后主使,离不开张庹涛的消息。
洛柴、洛钼、好一世、广告公司这些,在洛城也有业务,其中牵扯到一些甚至氵去人变更的、股东变更的手续,基本上都是委托张庹涛办理的。
一方面,张庹涛原本就是干这个的,在洛城地界人面也熟,二来,这种琐碎的小事,也只有张庹涛办的又快又好。
他本人对于工商的内部人员、结构了如指掌,即便现在在鹏城待的时间多一些,洛城这边尤其是工商内部各种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但是偏偏的,这登门找茬的活,就发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李斌打来电话的时候,他一五一十的分析,背后老何肯定是主使,版权这一块就归他分管。
既然老何不讲情面,他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他让李斌找楚子曼,楚子曼一个电话就到了赵秘书那边,巴拉巴拉一说,话里话外就差说老何不是个东西了,帮着外人欺负国内的企业,要是让吴董知道了,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儿?
特异奇侠 萧萧弥乐
赵秘书其实挺腻味楚子曼这样戴高帽子的,他又没说不办!
再一想到底下这些人真的是一点都不省心,眼睛都长p股上了吗?想吃了他老何的心思都有了。
夫妻游戏 著
吴良每次回洛城,没少约赵秘书,另外,在茅苔股票上的收益,他是肉眼可见的。
吴良这么殷勤的和他称兄道弟,不就是让他帮忙处理些小事,尤其是有些不长眼的蹬鼻子上脸的人。
可是万万没想到,第一个蹦出来的居然是这位。
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打到了总局,称,“洛柴的改制算是洛城市国企变革的第一个大事,现在有人想破坏这一成果,引狼入室,我得向枢机反应了!”
总局莫名其妙的接了这么个电话,有些晕,趁着电话还没挂断的时候,也想多了解一下信息,不是很肯定的问,“引狼入室?不会是我们系统内的人吧?”
赵秘书当然不会直接回答,而是透露出一个消息,“听说涧西的执氵去人员现在就在洛柴?”
挂断电话,随便打了几个电话,听闻有这么档子事儿,总局也恼了,嘴里嘀咕着,“赖好等这八个亿投资落地再去也行啊?一点正治敏感度都没有,这人不能用了!”
打电话还是比较便捷的,也得亏这中间也没啥会,这才有了十分钟不到电话就打到了何同学的手机上。
从时间以及对方的反应来看,这肯定是踢到铁板了,何同学很肯定确定以及一定的知道这一点。
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得自救。
依照他得来的消息,直接找广告公司的女老板看到不合适,寻找一中间人才是最合适的做法。
张庹涛就是其中的他自认为最合适的人选。
但是,毕竟,张庹涛发达了的消息,何同学显然还不清楚,不说别的,一句“小庹”就能说明一切——小庹也是你叫的?
张庹涛知道这是老何的自救,有气无力的回答,“领导,认识倒是认识,可是我也不熟啊!”
何同学“嘿”了一声,“怎么,问你要个电话号码,你也不愿意给?你当年在局里办手续的时候,我可是一路绿灯,没怎么耽误你吧?”
张庹涛还真不认这话,人家是大领导,他这样层次的后边的靠也就是个小科长,何局这种级别的,他想认识,人家倒是想搭理自己呢?
他阴阳怪气的“呵呵”两声,问,“既然领导都知道照顾我了,怎么,后浪广告公司的代理业务是我接的,手续有什么不对的么?”
何同学愣了一下,不可思议的不问反答,“广告公司的注册是你办的?”
张庹涛无语望天,他这辈子最成功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工商门口遇到了吴良,这才有了他今后的飞黄腾达。
这么牛哔的事情,他没少跟工商的这些人吹嘘过,甚至,他连他和吴良共同组建了一家公司的事情都没有隐瞒,而你,居然不知道?
这就是鸡同鸭讲了,打了当事人一个巴掌,再找当事人调解?
虽然当事人不是一个人,这求人求到当事人头上了,张庹涛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见老何半天不吭声,也是无语望天,“说句不该说的话,UG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才是张庹涛耐着性子听老何絮絮叨叨讲了半天的主要原因。
UG是大公司不假,但是在天朝这个领域,一个靠卖软件存活的企业并不会过的太愉快,比如金汕软件,播放器也没了,wps苟延残喘依靠官府的订单维持生计,杀毒软件更是被奇唬360的免费政策打的满地找牙。
反而像office这些软件,压根就不提盗版的事情,有意纵容,反而占领了市场。
在张庹涛的想法中,UG应该做的事情是,和萎软一样,刻意纵容,先占市场方为王道,等到市场都是你的了,再为所欲为,找一家大的公司直接打上门,效果难道不是更好。
左右不过就是十来年的功夫,对于一家主营业务并不依靠天朝的公司来说,理应等得起。
现在这么简单粗暴,这不是一家著名企业应该有的魄力。
所以,张庹涛认为,这背后肯定有不为人所知的利益纠葛在里面,他就这么一问,反倒是老何开始诧异了,“你的意思是,我被人当木仓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