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討論-第1252章 難道沒人需要負責嗎?展示

Home / 遊戲小說 /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討論-第1252章 難道沒人需要負責嗎?展示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小說推薦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包旭很是感动。
果然不愧是裴总,并没有让我默默地奉献、牺牲,而是找到了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这下包旭也就彻底没有遗憾了,开开心心地挂了电话。
而后,他把裴总的安排转述给于飞。
“事情解决了!”
“我先简单安排一下这边的工作,受苦旅行的计划还是如期进行。等明天或者后天吧,我会到腾达游戏那边去,跟你一起好好研究一下《鬼将2》的设计方案。”
于飞喜出望外,立刻回去整理相关的资料,等着包旭的到来。
……
于飞回到腾达游戏部门之后,发现胡显斌还在,似乎在等待着自己胜利归来的消息。
果然,看到于飞之后胡显斌立刻充满期待地站起身来:“怎么样了?包哥怎么说?”
这动作,这表情,跟于飞之前看到胡显斌回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只是俩人的角色似乎发生了互换。
于飞脸上洋溢着笑容:“包哥答应帮忙了!”
“是吗?那太好了!”
胡显斌差点高兴得蹦起来,显然,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因为这游戏怎么也得开发个小半年,包旭要在这边帮忙,就意味着不去神农架,他们在撒梓然手下当然能少受很多的苦。
于飞补充道:“不过可能跟你预期的剧本有亿点点差别。”
胡显斌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嗯?什么差别?”
于飞说道:“包哥只在京州留一周的时间,帮我完成设计稿之后就会去神农架。”
胡显斌僵住了。
但紧接着,轻拍胸脯,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能逃课一周也是赚。
这次神农架之行,前两周是野外生存,后两周是游览。
也就是说,这两周的野外生存里面,至少前面一周是比较轻松的。
于飞继续说道:“本来包哥都已经做好放弃去神农架的打算了,但裴总说这也是正经工作,不能因为游戏部门的事情委屈了受苦旅行,所以包哥虽然晚去一周,但最后会补回来。”
“也就是说,野外生存的内容延长到了三周,前面两周,最后还有一周,中间去名胜景点游览的时间不变。”
胡显斌整个人瞬间僵住了。
完了,全完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本来以为包旭不去能轻松一点的,万万没想到,裴总直接给补上了!
跟之前相比,还多了一周的野外生存内容!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啊?
许久之后,他终于回过神来,对于飞说道:“哥,咱们商量商量,这个事情一定要替我保密,千万不要让别的负责人知道……”
如果让别人知道莫名其妙多了一周的野外生存内容,是因为胡显斌的提议,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胡显斌可不希望被愤怒的负责人们直接打死在神农架……
……
……
10月11日,周四。
裴谦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地刷新了一下ioi的官网,再度发成出那个灵魂疑问。
“这群人到底在搞鸡毛呢!”
“艾瑞克跟赵旭明到底在想什么?”
“不行,我必须得打个电话问问了。”
裴谦实在是坐不住了。
“诸神幻想,共临巅峰”这个活动原定计划就是开两周,到现在已经进入到尾声阶段了。
第一周是在假期中,艾瑞克跟赵旭明他们可能在放假,或者对数据变化不太敏感,没拿出什么方案,这也就罢了。
可第二周早都已经开始正常上班了啊?
都周四了,还完全没有任何的动静,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
婚姻 風暴
这个活动的本意,是为了给ioi输送一些新鲜血液,但却因为那个漏洞的问题,变成了两款游戏之间的互相流动。
有大量的ioi死忠玩家为了拿奖励而注册了GOG的账号,为了能参加活动、获得奖励,要过新手流程。
而在这个过程中,免不了要跟一些现实中的朋友一起玩。
那些ioi的死忠玩家,现实中有不少朋友都是会玩GOG的,虽说完成新手对局才能开启活动,但初期的组队是没有等级限制的。
自己肝也是肝,那为什么不跟朋友一起联机玩一下呢?
结果这个活动,越往后问题越大。
GOG那边,玩家们去ioi的活动已经变少了,虽说活动还有个两三天才结束,但那些坚持上线为了拿奖励的玩家就差临门一脚了,各种在线时间之类的要求都已经达到,就等最后一天上线拿个奖励。
而反观ioi这边,那些到GOG来玩的玩家却有点上头的迹象,似乎有点不太想回去了。
虽说在这次的活动中双方的奖品其实差距不大,但GOG的日常福利可比ioi要猛多了!
再加上玩家多,匹配机制更能发挥作用,所以综合来看,游戏体验也更好一些。
种种这些情况,都在数据上有所显示。
能够明显地看出来,ioi那边的数据虽然相比于活动之前仍旧是比较高的,但已经在逐渐地走下坡路,估计等活动真正结束、GOG的玩家们如愿在GOG中拿到奖励的时候,ioi的数据还会有一次大幅的下跌。
慕容世家
而反观GOG,前两天的时候数据就已经追平了原先的数据,如果考虑到活动结束后还会有一些玩家回流,那么这次活动的引流效果实际上相当明显。
或者说,成功转化了一批原本对ioi极为死忠、坚决碰都不碰GOG的玩家……
这事闹的。
裴谦简直吐血,搞岔了,全搞岔了!
本来是想给ioi输血的,可为什么血管连起来之后吨吨吨地就往自己这边流呢?
那么多的预防措施,似乎完全没起到效果啊!
最离谱的是,明明是ioi那边出了漏洞,他们还硬是不管不顾的,这迟钝的反应简直是令人难以理解。
裴谦是真的等不住了,纠结再三,最终还是拨通了艾瑞克的电话。
哪怕会被对方误会也无所谓了,这个电话一定要打。
如果不能搞清楚真相,那裴谦简直是寝食难安,死得不明不白。
电话响了一会儿之后才接通。
“喂?裴总。”电话那边的艾瑞克声音平淡。
裴谦:“呃……”
如果艾瑞克直接破口大骂,或者声音中带着困惑,那裴谦还有话说,可现在艾瑞克的态度似乎充满着无所谓,这让裴谦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俩人就在电话中沉默了几秒钟。
裴谦想了想,不能这么冷场啊,想好的问题还是要问一下的。
“你们到现在都没意识到这活动跟之前规划好的不太一样吗?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裴谦刚说出口就后悔了。
这话说的,好像带着点歧义……
裴谦的本意是真心发问,但这话在对方听起来,却似乎带着一种胜利之后索然无味的欠揍感。
好像是在说,我在活动里埋了一个陷阱,本以为你们能把陷阱找出来、给我们的战斗增加一点乐趣的,结果你们竟然就这么踩进去了?!
但是话已出口,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果然,艾瑞克理解错了。
“裴总你这招确实很高明,故意诱导我们改了一个活动的设定,让整个活动产生了跟预期截然相反的结果。”
“不过……早在活动开始的第二天我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了。”
裴谦困惑了:“那为什么不改?”
艾瑞克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因为我无能为力。”
“我上次去述职,回来之后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现在虽然名义上还是ioi在大华夏区的负责人,但实际上只是个傀儡而已。”
“达亚克集团要进一步加强对指头公司的控制,从ioi身上获得更多的利益,而这个活动是符合高层预期的。”
“而且,ioi国服与其他区服的情况完全不同。”
“其他的区服,虽然也同样存在漏洞,但玩家的数量差距没那么大,在双向流动的过程中,ioi的本地数据也在增长。”
“对于高层而言,这个活动虽然有一些小漏洞,但运转良好,想要堵上这个漏洞所需要花费的代价以及产生的负面影响太大,得不偿失。”
“活动期间的一切数据都不错,谁又能未卜先知地知道,活动结束后的数据一定会暴跌呢?”
“更何况,裴总,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是跟腾达一样的架构。”
“如果有人坚决要堵上这个漏洞,那么一旦在这个过程中出现问题,他就要负全部的责任,没有人会做这种蠢事。”
仙 藥 供應 商
“什么都不做的话,这就是所有人一起做出的决策,哪怕出了问题也是共同承担责任。”
“从其他地区的情况来看,什么都不做才是最佳选择。”
“当然,唯一的例外就是大华夏区,因为双方玩家数过于悬殊,所以后果严重。”
“但还是那句话,我只是一个传声筒,遇到这种问题也只能选择上报。而且,这是一个全球性质的活动,肯定不可能单独改掉大华夏区的活动,那样会让玩家觉得受到了差别对待。”
“所以,在我上报了这个问题之后,高层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他们也无法达成统一意见。”
裴谦:“……”
碧眼金雕 萧瑟
无话可说。
可能这就所谓的大公司病吧……
在腾达久了,裴谦总是有一种错觉,就是某个公司的意志实际上是以领导者的意志而转移的。
在腾达,裴谦的意思虽然常常被员工们曲解,但总体而言还是保持着对整个公司的绝对掌控。
想做个什么事情吧,基本上能非常顺利地推行下去,哪怕是比较离谱的事情也没问题。
但达亚克集团可不一样,它们本身是一家大的集团公司,高层次的领导层不会去关注旗下某家子公司的某一个活动;
直接负责的这些高层们看到活动在其他地方的数据还可以,缺乏动力,不希望因为轻举妄动而导致背锅;
艾瑞克可能意识到了问题,但在走流程的过程中,他也干不了啥。
总之就是,懂问题的人可能说了不算,说了算的人离得太远,意识不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于是,拖来拖去,就卡在这里了。
这让裴谦想到了那个著名的笑话。
第一阶段,我们宣称什么事都没有;
第二阶段,说也许有事发生,但我们不该采取行动;
第三阶段,说也许应该采取行动,但因为种种问题的存在,我们实际上什么都做不了;
第四阶段,说当初也许能做点什么,但现在已经太迟了。
裴谦感到这件事情非常匪夷所思:“所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有人要对此负责的吗?”
艾瑞克:“有啊。”
裴谦:“谁?”
艾瑞克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无奈:“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