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1020、在美國的憨寶寶(求月票)讀書

Home / 都市小說 / 精彩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1020、在美國的憨寶寶(求月票)讀書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美国湾区时间5点左右的时候,湾流550稳稳降落在机场的跑道上,此时正值夕阳晚照,飞机滑行的过程中,在昏黄地面上落下一片移动的光影。
陈子佩站在爸爸的怀里,一瞬不瞬盯着窗外,她不会像姐姐那样,看到有趣的东西会大声“喔”一下。
小小憨包总是一言不发,她如果不想看了,也只是默默的转过头,小胖脸趴在爸爸肩膀上,安静的吐着泡泡。
不过这个时候,这幕大戏的主角既不是陈子佩,也不是陈汉升,因为父女俩根本没办法出去,目前担纲女一号的其实是覃英。
当飞机停稳舱门打开以后,梁美娟不出意外的过来叫唤了:“陈汉升,你还要在炼丹炉里呆多久啊,自己不想出来就算了,快点把小小鱼儿给我们。”
梁太后把休息室比喻成“炼丹炉”,就是形容陈汉升藏在里面不出来。
“哎呀!”
陈汉升不耐烦的回道:“闺女刚才尿裤子了,我正在帮她换尿不湿,你们先下去吧。”
其实小小憨包都没有尿裤子,陈汉升只是找个理由搪塞一下,因为真相最好出了飞机场再坦白。
“梁阿姨,萧主任,陈董还有一些私人飞机方面的签字手续。”
覃英开始发挥作用了,她在旁边礼貌的说道:“我们先下去吧,已经有车辆等着了,我还会为你们介绍一个新同事,她将接替我在美国的工作。”
在这十几个小时的旅途中,覃英对梁美娟和萧容鱼服务的非常周到,语气彬彬有礼,说话做事也挺稳重,梁美娟对覃英挺满意的。
所以听到覃英要走,梁美娟还有些诧异:“小覃,你要回国啊?”
“是的,梁阿姨。”
覃英微微躬身:“我身上还有其他任务,所以下面将由另外一个同事为您服务,她就在飞机下面呢。”
覃英借着“介绍新同事”的理由,语气里传递出一种“催促下飞机”的意思,因为萧容鱼已经准备打开手机了,如果开机后打电话回国,或者收到建邺那边的短信,事情立刻就要暴露了。
首席 大人 寵 上天
尽管现在暴露问题也不大,但是这不符合陈董的期望,覃英正在努力完成领导的意图。
梁美娟虽然是直性子,但是很讲道理,也没有仗着儿子有钱有地位就颐指气使,听到有人正在等自己,她果然没有在飞机上继续逗留,沿着舷梯下去了。
只是萧容鱼看了看休息室的木门,稍微觉得有些不妥。
这种不妥的感觉很奇怪,明明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可是她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正常来说陈汉升没必要继续关着门了吧。
“萧主任。”
覃英又用另一个理由劝道:“陈董在这边购置的别墅,前阵子重新装修了一遍,这一切都是我同事操办的,她很忐忑您能不能接受那种风格。”
“没关系。”
萧容鱼被打断了思绪,笑了笑说道:“有个落脚的地方就很好了,谢谢你们。”
“不客气,一切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覃英一边说,一边伸手引导着萧容鱼下飞机。
面对这种殷勤的态度,萧容鱼打消了敲开休息室木门的打算,也跟着下了飞机。
·····
覃英在美国的同事叫朱赛雯,26岁左右的样子,比聂小雨年纪大,比覃英年纪小,看上去倒是比较活泼,刚见面就自我介绍,还帮忙往车上搬行李。
车就是机场的泊客车,专门接送乘客前往到达大厅,等到一切收拾好以后,覃英在车下说道:“梁阿姨,萧主任,祝你们在美国生活开心,小朱记得照顾好大家。”
“放心吧覃姐。”
朱赛雯摆摆手告别,然后对司机点点头:“Go。”
“不等陈汉升吗?”
后排的梁美娟问道。
“梁阿姨您放心。”
朱赛雯转过头,笑吟吟的说道:“这个车随叫随到的,我们在机场门口等着陈董。”
“原来是这样。”
梁美娟明白了,她问着朱赛雯:“小朱,你和小覃一样也是秘书吗?”
“我不是呀。”
朱赛雯摇摇头:“我的boss是曹建德曹董,果壳打算在美国设立办事处和数据中心,我们就是考察的先头部队。”
“生意都做到外国了啊。”
梁美娟嘀咕一声,陈汉升的生意规模到底有多大,其实梁太后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总之不算小。
因为港城的一把手书记想找陈汉升,现在都需要通过陈兆军约时间。
同班同学
能够被选任接替覃英,综合能力一定不算差,朱赛雯说话的时候,她看到萧容鱼一直在左右摇晃手机,立刻知道没有接收到信号。
“肯尼迪机场这边就是这样的,就算是开了全球通业务,信号也不太稳定。”
朱赛雯建议道:“萧主任,您重启下手机试试。”
“好,谢谢。”
萧容鱼重启了一遍手机,在这个过程中她随口问道:“朱小姐,我们的身份资料都放在空姐那边了,她什么时候还给我们呀?”
“嗯?”
朱赛雯愣了一下:“我不知道啊,我接到的任务就是服务好你们,并不知道身份资料这些东西。”
我的老婆是明星
“是吗?”
萧容鱼皱了皱细眉,那种“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到机场大厅的路程并不远,当萧容鱼第二次开启手机的时候,她们已经下车了。
进机场需要严格的手续,但是私人飞机出去并不需要任何凭证,轻轻松松的走出VIP通道,这个时候萧容鱼手机也有了移动基站覆盖过来的信号,短信开始“叮叮叮”的响个不停。
除了一些广告短信以外,熟悉的人里边诗诗发来了三条短信。
4月11日16:30,边诗诗:小鱼儿,我好想你啊,看到你的身影在检票口后面逐渐消失,我瞬间就泪奔了。
4月11日20:05,边诗诗:吃过晚饭在看电视,我还是很想你,要不我飞去找你吧。
4月12日05:30,边诗诗:到美国了吗,记得给我打电话。
这是诗诗同学在想念闺蜜,小鱼儿很是感动,不过母亲吕玉清的短信竟然有八条之多,而且根据时间的变化,她发短信的情绪似乎也是在不断变化。
4月11日17:40,吕玉清:闺女,老陈怎么给我们打电话,他说陈子衿还在建邺啊。
4月11日17:55,吕玉清:我和你爸现在去找老陈,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4月11日20:30,吕玉清:闺女,小小鱼儿真的在建邺,跟着你们上飞机的是沈幼楚女儿!
4月11日21:20,吕玉清:陈子衿我已经抱回家了,你不用担心,开机后给妈妈电话。
4月12日02:22,吕玉清:宝宝被饿醒了,她要吃母乳,爸爸妈妈正在前往沈幼楚那边,希望你不要怪妈妈。
4月12日03:40,吕玉清:宝宝吃完睡着了,我们也在沈幼楚这边休息,开机后给妈妈电话。
4月12日04:50,吕玉清:小鱼儿,到了吗?
4月12日06:20,吕玉清:到了吗?
“唰!”
萧容鱼看完这些短信,脸色直接就白了,她转身就要去找陈汉升验证短信的事实,可是机场已经进不去了。
没买票,怎么能进机场呢?
可是没有身份证,又怎么能买票呢?
“小鱼儿,你怎么了?”
梁美娟很是纳闷,不过萧容鱼来不及解释,她慌慌张张的给吕玉清回过去,电话接通后小鱼儿声音都要崩溃了:“妈······你别吓我,子衿真的在建邺吗?”
“什么?”
梁美娟更纳闷了,大孙女明明一直在陈汉升的手上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戴着墨镜的陈汉升终于出来了,手里抱着一个小婴儿,他这次也没有再躲躲藏藏,宛如从“炼丹炉”里修炼圆满的孙大圣,准备大闹天宫了。
梁美娟没有管陈汉升,她走过去只是瞟了一眼婴儿,立刻跳脚似的说道:“哎呦我的憨宝宝,你怎么在这里啊!!!”
······
(求个月票,谢谢大家。另外真有点怕你们说那个时间在水字数,那个时间变化折射着一种情绪变化,真的没水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