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33 好奇害死的未必是貓推薦

Home / 言情小說 / 超棒的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33 好奇害死的未必是貓推薦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徐岩还说,“乔大小姐,平日里你都是如此精明的人,怎么面对韩云熙的所作所为就四六不懂了呢?”
“火是他放的,我二哥哥二嫂嫂就这么被他给杀死了。”
“火不是他放的,他根本不可能会伤你家里人半分。”
第二世界online
徐岩全盘托出,讲出了当时云墨坊的火灾不是韩云熙放的。
“云墨坊着火之日,韩云熙他受伤了。”
“他怎么会受伤?”
“是乔涵儿还有司空昌害得他受伤的,当时是鹿鸣路过,救了韩云熙,那云墨坊的火也是司空昌和乔涵儿密谋给先帝放的,先帝知道云心先生没死,特派人召见过韩云熙,后来确认韩云熙就是云心先生后,对其不停试探,好在韩云熙忍辱负重,成功的骗了先帝,也骗了众人,自然也是骗了你。”
难怪,难怪前几日他突然出现在皇宫,身着一身太监装,在她坚持不住的时候,出现在了她身边。
徐岩说,是乔涵儿还有司空昌密谋烧了云墨坊,她知道的事是,乔涵儿差点儿失手杀了司空昌,可为何司空昌还要帮助她,他们之间的决裂难道不是真的吗?
“他们是假决裂,乔涵儿心思狡猾,她这一生中只有司空昌为她着想,她怎么可能错手杀了她一辈子的支撑,自然是故意设下圈套,混淆你们的视听,从而接近你们,烧了云墨坊。”
逆天成神
徐岩继续说道,“前几日我审问乔涵儿身边的贴身丫鬟春兰,是她告诉我,乔涵儿和司空昌根本没有决裂的,还密谋着要杀了你和韩云熙。”
“这个乔涵儿,自小我就觉得她不善,没想到前几日皇上亲自抓她,她还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小娘当时气的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让她尝尽人间百苦,才能换婵儿妹妹的安宁。”鹿鸣也吐槽着乔涵儿,“可这司空昌着实可恶,他好像做什么事情都是有备而来,她知道小娘生擒了乔涵儿,故用断魂散和迷香将所有人给晕倒,从大牢里带走了乔涵儿。”
特工 邪 妃
“我这里还有司空昌的亲笔信,他在信件嘲讽了所有人,其中还说了他为何能这么绝情的放火烧了云墨坊。”
徐岩用眼神示意,自己的怀里还有司空昌的信件;乔墨儿也不顾男女之礼仪,从他怀里掏出了信。
信上是这般写道:
想要杀乔涵儿,也得看我司空昌答不答应。你们都觉得乔墨儿处处都比涵儿好,可是她除了傻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蠢。
熟读十年书,却什么也做不了,如果不是占着闫旭,耿逸怀,韩云熙,鹿鸣,还有徐岩这群人庇佑,我怕她什么地方都不如涵儿好。
你们众人眼里可以出乔墨儿这个西施,就必须得接受乔涵儿在我眼中也是美女的事实,你们可以爱她迁就她,而我自然也会因为爱我的涵儿,与你们所有人为敌。
我本无心杀乔於珂和乐芸芸,可是他们二人的敌人太多了,仅凭我一人的恩怨,都足矣让这二人死上数百回,更何况她们二人得罪的又只是凤毛麟角。我是和乔二爷无仇,但我不代表和乐芸芸无仇。
当年她以自己的毒香之术,侮辱我的才学与能力,害我不能在楚云庄生存,甚至让我一度怀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有问题,总是一蹶不振,直到我在秘境山庄重遇乔涵儿,我才发现她就是我的白月光,一直住在我心里,小时候的一面让我对她念念不忘,以至于秘境山庄一见,我对她更是情深义重。
乔墨儿念完这一段之后,完全看不下去了,吐槽道:“什么叫小时候一面让他念念不忘,乔涵儿小时候的模样,可是和我长得不分一二,他哪儿来的自信觉得他喜欢的小时候对象就是乔涵儿啊。”
“师姐,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总不能因为我们喜欢师姐,就不允许别人喜欢其他女子了吧。”
乔墨儿猛敲鹿鸣的脑袋,“什么叫我不允许别人喜欢别人,我可一个字都没有说过,我只是怀疑他是不是看错了,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这般助纣为虐呢,喜欢一个人是应该把她往善的方向引导,而不是恶,我在耿王府也遇见司空昌,他对乔涵儿可不是以善待她,而是事事迁就,坏事坐在她前头,好事得力的事,都给乔涵儿占了便宜,这样的喜欢也能叫喜欢?”
“那是你看不惯,不代表人家不能这么喜欢一个人。”
徐岩也不怕死的怼了乔墨儿一句。
乔墨儿抽了几张信纸,不爽的继续看下去。
自先帝被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会完事之后,杀了我的涵儿,所以我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所以我趁韩云熙不备的时候,偷袭了他,其实他很聪明,只不过他的心思全在乔墨儿的身上,所以当时我让人易容成乔墨儿的样子,在走水的云墨坊呼喊韩云熙,当时的韩云熙确实也信了,再发现救了的那个人不是墨儿的时候,他没有失望,毕竟他没有放弃过每一次救人的机会,也没有放过每一次能救乔墨儿的机会。
那日的韩云熙,被砸伤了,我有幸目睹了他之前易容的样子,所以我又将晕倒的他,易容成他人的模样,偷偷的将他运送成出了云墨坊。
最可悲,最可笑的事情,是当时乔墨儿回来发现乔亦珂还有乐芸芸死了的时候,韩云熙正好在他的身旁,听着她哭诉完了一切,而制作这一完美计划的人,正是出自我司空昌的手笔,我司空昌也从没有想过,我一个良工,竟然能有话本先生那般厉害的编纂,硬是活生生的拆散了一对苦命鸳鸯。
娇妻太可口:首长请节制
不过,按照你们这样审案的速度,怕是韩云熙娶了新媳妇儿,乔墨儿都未必能回秘境山庄,索性啊,我就打发慈悲的告诉你们一半事情的真相,剩下一半事情的真相,就让乔墨儿自己来秘境山庄找答案吧,我可不会再和你们多说了。
江湖之大,有缘,各位再相见。
“有刀吗?”
绝爱悲恋:霸道总裁温柔妻
乔墨儿问道。
鹿鸣手上握着一把剑,摇摇头说:“我没有。”
徐岩也摇头说:“别看我,我没有,我手还在这儿绑着的呢。”
乔墨儿抓狂的捏着信就离开了庭院,徐岩好奇的问鹿鸣,“你师姐墨儿,究竟是怎么了,她干嘛要刀啊?你手上不是有剑吗?”
“你知道好奇会害死什么吗?”
“我又不是傻瓜,好奇害死猫啊。”
徐岩还是想打破砂锅问道底,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告诉你,你竖起耳朵过来听。”
徐岩听话的凑近鹿鸣。
“不行,再凑近点儿。”
徐岩又贴近了几步,“我师姐那是要杀人的表现,你觉得我会把手上的剑给他吗?”
鹿鸣说完掉头就走了,留下徐岩呆在凉亭旁,笑也不是哭也不是的旋转着,又不失礼仪的和各位路过的人鞠着躬,“你们别走啊,倒是把我给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