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神秘復甦-第八百七十七章破碎的櫥子閲讀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神秘復甦-第八百七十七章破碎的櫥子閲讀

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杨间一个人离开并不是赶回家休息,而是要去善后一些事情。
带回来的红色木凳需要关押保存,还有那从陈桥头身边剥夺而来的厉鬼也需要妥善的处理,一旦灵异泄露,这说不定又是一件头疼的灵异事件。
别人做这事情他不放心,所以还是得亲力亲为。
好在大昌市目前没有其他的是,所以杨间的工作还是比较轻松的。
等到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已经到了深夜了。
杨间离开了安全屋,独自走在观江小区的小道上,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的活过来之后,冯全又驾驭了第三只鬼,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这个时候冯全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染血的就报纸修改记忆的灵异看来是失效了,这一点从他对我的称呼改变就可以看的出来。”
“不过无所谓了,现在这个局势他就算是恢复了记忆又能怎么样?”
杨间思考了一下之后便跳过了这件事情,接着继续盘算起来:“鬼邮局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下次如果送信任务出现的话我将会在鬼邮局的第四层,鬼邮局第四层一定是存在驭鬼者的,要不然以第四层送信的危险程度,普通人早就死了。”
鬼邮局第三层的送信任务他就已经遇到了大川市301室事件,并且差点栽在了那里。
第四层,危险程度一定会继续增加。
到时候会接触到什么灵异事件他心中也没有底。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比鬼邮局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留意,那就是自己和鬼橱的交易还没有完成。
鬼橱的交易内容是让自己进入一栋老旧的古宅内,打开其中的一扇上锁的木门。
钥匙现在还在杨间手中。
但是那栋古宅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而鬼橱只给了杨间九十天的时间,如今虽然时间还有近两个月,但是让他感到不安的是这交易背后的恐怖,还有违约后的代价。
“现在的我是否可以承受和鬼橱交易失败后的惩罚呢?”杨间第一时间没有想着去完成交易内容。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耍赖。
和鬼橱的交易是一条走向死亡的不归路。
只能应急的时候利用鬼橱帮助自己活下去,却不能一直和鬼橱交易下去,所以最后还是得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耍赖,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一定会被鬼橱的交易内容玩死的。
带着这种想法。
杨间来到了小区内一栋起到装饰作用的钟塔顶楼。
一座涂抹着鲜红油漆,样式老旧的橱子静静的摆放在这里,虽然这橱子看上去很正常,但总是莫名的透露出一种异样的诡异,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红色的木凳,红色的橱子……都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杨间看着上面如鲜血般仿佛要滴落下来的油漆,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之前带回来的红色木凳。
这是民国时期的灵异物品,从外观,样式上都具备那个时代的特征。
不过现在杨间可不是研究这个。
他盯着鬼橱目光微动,带着几分犹豫和思索。
仅仅思考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杨间似乎有了决定。
他鬼眼诡异的转动了起来,红光一闪而过,手中突兀的多了一根金色发裂的长枪。
“是时候做个了结。”
杨间看了看那锈迹斑斑的柴刀,一道黑色的阴影逐渐覆盖了上去。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手中的这件灵异武器当即对着这红色的鬼橱狠狠的劈了下去。
如果鬼橱具备灵异力量的话,那么柴刀是一定能够对其造成伤害的。
所以,杨间今夜打算把这鬼橱给劈了。
果然。
随着手中那满是锈迹的刀锋落下,那木质的红漆橱子立刻就被劈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差点就从中间给裂开了。
手中的武器似乎过于锋利了,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有多少阻碍。
杨间看着那鬼橱上面巨大的豁口,神色微微动了动。
鬼橱那裂开的口子处正在诡异的往外渗着鲜血,仿佛这一刀不是砍在木头上,而是砍在一具鲜活的身体上。
“既然已经动手了就不能退缩。”
杨间无视这种灵异现象,他再次抬起了手中那发裂的长枪,鬼影渗透,触碰柴刀继续劈砍了下去。
第二刀更狠,直接将鬼橱上面的橱门给劈了下来。
橱门里面漆黑一片,那黑色蠕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晃动。
“很奇怪,我并没有遭受到柴刀的诅咒反噬。”杨间随后又发现,自己的身体很正常。
柴刀的可怕诅咒竟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难道鬼橱的存在并不是鬼,柴刀的判断无效?可既然不是鬼的话,那么柴刀的这种能够肢解鬼的能力为什么又能奏效?”
杨间觉得里面有疑问。
可是这个疑问暂时的被他压了下来。
既然柴刀的诅咒没有出现那么这是一件好事。
第三刀毫无迟疑的劈下。
鬼橱整个裂开了一大半,上面的橱门彻底碎裂。
武道登仙 血羽天堂皇
橱门深处的黑暗也随着这一刀的劈下消失不见了,仿佛刚才看到的都是错觉一样。
然而鲜血还在不停的渗透。
那血不是从鬼橱里面流出来的,而是从木板内渗透出来的。
杨间一刀看下去鲜血都溅了起来。
但这种灵异现象依然阻止不了他的行动,他决定了的事情一般情况之下很难改变。
第四刀,第五刀……
杨间动作很迅速,他一刀刀的落下,鬼橱以一个难以想象的速度在眼前崩塌,化作了一堆的木板,木片,只不过这些木板木片都浸泡在鲜血之中,透露出一种莫名的怪异感。
很快。
他手中的动作停止了。
赛尔号之星月逆袭 紫晶魂伤佳音
因为事情结束了。
鬼橱被他用柴刀硬生生的劈碎了,而且没有一块木板是完整的。
和鬼橱的这交易,看样子是赖定了。
但杨间并没有大意,是鬼眼不安分的转动着,依然在窥视着眼前的这堆浸泡在鲜血之中的木板。
他要看看鬼橱是不是会产生其他的什么灵异现象。
时间一点点过去。
杨间为了稳妥一点,足足观察了一个小时。
然而这一个小时之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满地的木板没有变化,那不停渗透出来的鲜血也早就停止了。
一切的灵异似乎都平息了下来。
“事情难道就这样结束了?这未免也太过简单了一点吧,鬼橱居然没有反抗的迹象。”
杨间皱了皱眉。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和鬼橱拼命的准备。
但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顺利。
顺利的有些让人感到不真实,因为按照杨间经验和推测,自己劈掉鬼橱肯定要承担相当大的风险,甚至考虑过失败的可能。
“既然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反应,那么这事情就暂时算是解决了。”杨间也不打算一直这样等下去。
他将地上的这些东西全部收拾了起来,用黄金盒子装了起来,然后封死直接埋进了地下深处,而且埋的相当深。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染血的木板永远都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了。
“回去吧。”
收拾完这些东西之后杨间这才返回了住处。
五层高的独栋别墅坐落在小区的入口附近,坐北朝南,临江而望,纵然是在深夜,别墅内外也是灯火通明,丝毫没有熄灯的想法。
杨间此刻站在一楼的大门前,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些奇怪的感觉。
“不对劲。”
他微微皱了皱眉,脚步停滞了一下。
这种不对劲不是自己住处的不对劲,而是一种感觉上的不对劲,仿佛有什么东西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跟着自己,相当的隐晦。
杨间转身回头一看,鬼眼转动了一圈,扫看了周围一眼,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周围静悄悄的,安静异常。
“是我的错觉么?还是说鬼橱的诅咒还在?”他可以确定,这种感觉是劈掉鬼橱后出现的。
在那之前绝对没有这种感觉。
带着这种奇怪的想法。
杨间进入屋内,发现屋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显然,江艳肯定不在家。
否则她那种懒人性格沙发,茶几上肯定已经堆满了各种零食,包装袋。
杨间来到五楼,随后将手中的灵异武器放到房间后,洗了个澡,准备睡觉。
好女不嫁一夫 幸福杯子
但是很快,屋内传来了动静。
“啊!”
是一声熟悉的尖叫声,像是有人做噩梦惊醒了一样。
随后,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一位身材成熟,透露出几分媚态的女子穿着睡衣,头发零乱急冲冲的走上楼来。
杨间站在楼梯间看了过去。
那是张丽琴。
“杨间,房子里有人。”
张丽琴嘴唇微动,她看见杨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像是无助的小孩找到了依靠。
她之前就已经收到了杨间返回公司的消息了,本想着在家等着,哪知道等着等着就睡着了,结果她迷迷糊糊的醒来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房间里站着一个人。
“房子里没有人,你做噩梦了?”杨间鬼眼窥视,屋内的情况立刻一清二楚。
“不,我没有做噩梦,我真的看见了有人在我房间里,就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我怎么敢骗你。”张丽琴急冲冲的走了过来,她抱着杨间的胳膊,成熟的身段微微颤抖着。
那是在恐惧,在颤栗。
这说明她刚才的确是看到了一些可怕的东西,受到了惊吓。
“跟我来。”
最后一个男人 大风吹来
杨间不说话,只是带着张丽琴往楼下走,然后来到了她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亮着灯,而且窗户都拉上了窗帘,除了一张床之外便什么都没有,连衣柜都没有。
这是灵异事件的后遗症,怕家具太多疑神疑鬼的。
“不,不在了?刚才我明明看见有人站在那里,我可以肯定。”张丽琴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一个墙角。
杨间并没有怀疑张丽琴的话,因为没有人会蠢到编出这么一个拙劣的谎言来欺骗自己。
而且自己之前进屋的时候也明显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张丽琴的这种现象似乎印证了之前那种不对劲的感觉。
“如果不是你看错了,那么就是真的有什么东西进入了屋子里,今晚你不要睡这里了,去我房间。”
“好。”张丽琴连连点头。
杨间带着她又返回了五楼自己的卧室。
他并不怕黑,随口把房间里的灯熄灭了,不过窗外的光亮照射进来,让房间里并不昏暗。
“如果真的有问题我会处理。”
杨间并没有睡觉的意思,他坐在床头旁,微微撑着脑袋,像是在打盹。
张丽琴点了点头,蜷缩在一旁,抱着他的胳膊情绪逐渐平静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
房间里一切正常,没有任何诡异的事情发生。
杨间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一只鬼眼却在诡异的窥视着周围。
鬼眼的视线是一片猩红的。
可是依旧没有所为的“人”出现。
“离开了么?”杨间心中这样猜测。
但是张丽琴却没有了睡意,她依旧带着几分紧张的四处张望,似乎想要找到那个东西。
她很清楚,杨间在自己身边,只有趁这机会找到了刚才那种诡异的现象才能彻底解决。
否则,这种现象一直存在的话会让人崩溃发疯的。
不过渐渐的,张丽琴又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错了。
因为到现在为止又一切正常的。
“睡了么?”杨间那冷淡的声音响起。
“没,没有。”张丽琴很疲累,但是却还没有睡。
杨间说道:“回想一下你之前看到那种特殊情况时候做了什么,重复一遍,如果没效果的话,那么这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我不能一直在这件事情上浪费时间。”
“好。”张丽琴回想了起来,她记得,自己睡醒了之后,然后开了灯,接着看到了人,再接着就吓的跑了出去。
“我睡醒了之后,听到动静,知道你回来了,所以开了灯,准备去楼上找你……”
灯?
杨间目光一动,他立刻开了灯。
灯光一闪。
昏暗和光亮交接的一瞬间,一个恐怖的灵异现象出现了。
杨间房间里的墙角里,一个诡异的人影浮现,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那个人像是一具尸体,浑身染着鲜血,支离破碎,但仔细一看却又不像是一个人……可是这一切却又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灯光亮起的角落,什么都看不到了。
刚才那惊悚的一眼如同惊鸿一瞥,转瞬即逝。
“消,消失了?”张丽琴又缩了缩脑袋。
杨间此刻站了起来,他随手一抓,发裂的长枪握在手中:“没有消失,灯光关闭的时候那东西不在,灯光亮起的时候那东西不在,只有在灯光闪烁的一瞬间才会浮现出来,藏得很深,需要某种特殊的条件才能看见。”
他又关闭了灯光。
灯光一关闭,光亮和昏暗再次交接。
墙角里的那恐怖阴影再次一闪而至。
这一刻杨间看清楚了。
那是被一个支离破碎的红色橱子,染满鲜血,犹如无数的断肢拼凑出来的一般,又好似一具诡异的尸体站在那里。
杨间快速的打开,关闭开关。
随着灯光连续不断闪烁,那东西的身影越发清晰了。
是染血的鬼橱。
“那东西还在…..”杨间看了过去,感受到了一双怨毒诡异的眼神在鬼橱里注视着自己。
似乎自己被盯上了,无法摆脱。
“砰!”
下一刻。
在灯光闪烁的一瞬间,他手中的长枪飞了出去,直接钉向了那产生了某种异变的鬼橱。
如果是鬼的话,棺材钉压制会起到作用。
然而一声巨响。
棺材钉钉在了墙壁上,钉出了一个洞,却没有钉住那灯光闪烁之间出现的鬼橱。
“不存在现实的东西,棺材钉无法接触。”杨间目光微动。
此刻灯光亮起。
那墙角里诡异的鬼橱消失不见了。
網 路 小說 網
但是墙壁上却留下了一个扭曲,鲜血形成的字迹:二十九天。
字迹很快模糊,化作鲜血滴落下来,染红了墙壁。
这是一个期限,是杨间和鬼橱交易的时间。
然而这个时间却缩短了。
杨间和鬼橱的交易是九十天,按照正常的推算话至少还有五十多天,可现在鬼橱给出了二十九天的提醒。
似乎,杨间继续这样赖账的话,这个时间还会继续缩短。
“缠上我了么?看来这欠鬼的账,不好赖。”杨间心中暗道。
“不过鬼橱以这种方式出现,避开了棺材钉和柴刀的袭击,不存在现实之中,这说明它也在怕我,否则我还能继续把它拆了。”
“不,不对,它感到了威胁,这说明我身上存在某种彻底解决鬼橱诅咒的方法和手段,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鬼橱遵循着某种交易规则,在期限没有到来之前,鬼橱没有办法直接伤害我,可若是期限到了,鬼橱就可以无视规则直接失控……”
“鬼橱被我劈碎之后第一次出现在张丽琴身边而不是出现在我身边,这说明鬼橱在提醒我,如果我不完成的话,鬼橱将有可能出现在我身边的每个人周围。”
“这是一种威胁。”
杨间心渐渐沉了下来。
交易矛盾激化了。
不过他并不后悔,因为这是早晚要面对的事情,自己无法永远和鬼橱交易一直交易,与其如此,倒不如趁着自己状态好的时候翻脸,免得受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