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討論-第1468章 天啓的考覈(1-2)看書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品都市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討論-第1468章 天啓的考覈(1-2)看書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唯一拥有太阳的地方?”小鸢儿有些惊讶。
那白发男子露出笑容,点了下头,说道:“没错。十万年来,无数人类与兽族,想要进入大渊献,享受无上的地位和生活,可惜,无一人,一兽,有这个资格。”
陆州看了他一眼,突然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太虚中人才有的傲慢与骄傲。
言谈举止之间,都能感受到这种不由自主的高傲。
这让陆州很奇怪,便道:“无论大渊献有多好,它始终是未知之地的一部分,永远在太虚之下。”
白发男子觉得这话有些刺耳,但并不生气,说道:“普天之下,无不在太虚之下。”
陆州叹息了一声。
不管是人,还是兽,无论到了哪里,底层互害的现象,永远不会消除。人人抱怨强者欺负弱者,却不知,弱者欺负弱者更甚。
白发男子尝试感知陆州的修为,却被天痕长袍挡在了身外。
千王之王 夜梦寒
他的目光落在陆州的长袍上,仔仔细细打量了片刻,心中微微惊讶。
“三位,请跟我来。”
行走在阳光春色里,这是多少人心中的梦想。
舒适而惬意,无忧且无虑。
鸟语花香,宛如仙境,这与大渊献以外的恶劣生存环境,形成了鲜明对比。
陆州回头看了一眼大渊献以外的环境,身处光明里,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昏暗。
……
一路上,不少身上长着翅膀的男人,女人,投来好奇的目光。
行至半途,陆州三人抬头看向前方,大渊献天启之柱,就在眼前。
直径不知几何,高不知几何,占地不知几何,从他们的视角来看,和之前来到大渊献脚下的感觉一样,只能看到高不见顶城墙似的山体。
下方便是高达百丈的M形大门。
时不时有拍打着翅膀,手持武器的鸟人,进出大门。
陆州问道:“你们是人类?”
白发男子笑道:“我们的种族源自上古时期,名为羽族,世代生活在大渊献之中。当然,大渊献不止羽族,还有很多其他种族的同伴,他们与我们羽族一同保护大渊献。”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你叫什么?”
“在下鸿渐。”白发男子很有礼貌地道。
鸿渐带着陆州三人穿过了大渊献的拱形大门。
“我们已经进入天启的内部,大渊献天启内部,十分广阔,构造奇特,本就是天然的宫殿。进了天启内部,不要到处走动,否则很容易迷路。”
鸿渐一边走,一边介绍着。
天启的内部,四通八达,不同于其他九大天启,里面的结构,像是蜂巢一样。
建造的材质依旧是神秘不明,墙壁上,应该是被粉饰过,画满了各种各样的图画,以及阵纹。
在鸿渐的带领下,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处大殿中。
元首 的 憤怒
鸿渐说道:“这里是大渊献明德殿,由明德长老负责接待各位贵客。”
陆州环视四周的情况。
小鸢儿问道:“明德大殿也是在天启的内部?”
“当然。”
“真漂亮啊。”小鸢儿赞叹地道。
“这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鸿渐说道。
小鸢儿虽然很喜欢这里的景色,但她更期待的是大渊献天启的屏障在哪里,于是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得到天启的认可啊?”
鸿渐露出笑容,看着小鸢儿说道:“不用着急,明德长老一会儿就会过来。”
“明德长老,明德殿……”小鸢儿念叨了一下。
鸿渐说道:“明德长老自上古时期便存在了,乃是羽族举足轻重的长老,人人敬畏。羽皇赐明德殿,以彰显其德。”
“哦。”
小鸢儿说道,“那天启屏障在哪啊?”
“天启内部十分广阔,一会儿明德长老来了,他老人家自会带路。”鸿渐说道。
陆州也没想到大渊献的内部,竟如此广阔,那么……当初的姬天道是怎么找到天启屏障,拿走太虚种子的呢?
要知道,单单他们见到的三首人和羽族,这防守力量便极为强大,大渊献之中还有各种强大的圣凶。
就在陆州思索的时候,外面传来声音——
“明德长老驾到。”
鸿渐微微转身,朝着门口弓着身子。
陆州三人看了过去,门口出现的是一位年迈至极的老者,白发苍苍,皱纹可怖。
倒是有几分陆州穿越之初的模样。
“拜见明德长老。”鸿渐见礼道。
重生之这酸爽的人生 湖涂
明德长老走了进来,目光扫过三人。
鸿渐低声道:“这三位,乃是白帝的人,想要尝试得到大渊献天启的认可。”
明德长老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在三人身上打量了片刻。
小鸢儿和海螺,直觉掠过,最终落在了陆州的身上。
他感受到陆州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气息,这股气息,仿佛与生俱来。
不仅仅是修为的体现,亦是久居高位才有的气势。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能有这般气势,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想要得到大渊献天启的认可,先要经过天启的考核。”明德长老,负手走了过去,端坐在椅子上,目光如炬。
陆州淡淡道:“天启的考核?”
“你们虽然是白帝的人,但不意味着可以随意进入天启。”明德长老说道,“譬如,修为。”
陆州说道:“天启的认可,并无修为的要求。”
“这是我的要求。”明德长老说道。
话音一落,明德长老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强有力的压迫力,这股压迫力使得他的气息变得极其敏锐,无孔不入。
那些气息迅速将陆州包裹。
这不是元气,也不是罡气。
陆州第一次感觉到这种非常奇特的压力。
奇经八脉正常,元气调动正常,丹田气海正常……但就是让人感觉到压力倍增,像是有一座巨山从天而降。
“意志压制?”陆州心道。
在过去的修行中,意志只能决定一个人的韧性,能否吃苦,承受力有多强。
但是,将意志当做武器的,陆州几乎从未见过。
意志力,应该是大规则的一种。
普通人也容易受到他人强大的意志影响,尤其是带有某种情绪感染的意志。
陆州从明德长老的身上,感受到了这种强大的意志压制。
明德长老目不转睛地盯着陆州,深邃的目光,加上他这幅表情,更是让他的意志压制增强了三分。
陆州无法估计明德长老的修为。
单这意志力,远在他之上。
他忽然想起天书口诀里,似乎有应对的方式,当即默念了起来。
不需要释放天书神通,口诀本身便有凝神静气的效果。
果不其然,天相之力迅速传来清凉感,嗡——
明德长老本来处于绝对的上风,只觉得一股无法言喻的力量将他的意志力顶了回去。
他的身子向后倾斜了一下,差点因为反噬而受伤。
呼!
明德长老收摄心神,看向陆州,说道:“你真是白帝的人?”
陆州安然无恙,淡淡道:“玉牌还能作假?”
一旁的鸿渐说道:“我已经看过玉牌,的确是白帝的。”
明德长老点点头,微微叹了一下,说道:“白帝一心求长生,自入了无尽之海,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陆州并不关心白帝的事,毕竟跟他一点都不熟悉,说多错多。
明德长老看向陆州,说道:“能在我面前撑住不倒的人类修行者,少之又少。你算是一个。”
陆州摇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老夫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你这个老东西,太过于自视甚高了。
明德长老又岂会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不怒反笑道:“你误会了。我之所以用意志试探你的高低,是因为大渊献的天启,考核的便是意志和心境。”
“意志和心境?”陆州疑惑。
“只有意志出类拔萃者,方可得到天启的认可。至于心境,是成为道圣以上的必经之路。譬如刚才,我以意志压制你。从你微弱的气息波动来看,我感受到了你产生了怒火。这便是心境不定。故而,你最多止步于道圣境界。”明德长老说道。
陆州没说话。
刚才承受意志压制的时候,他的确心又略微的不爽。
如果心境是修行路上的必修课,那么太过于心境波动,的确不利于修行。
然而,小鸢儿却开口道:“不对。”
明德长老转头看向小鸢儿,道:“小小年纪,已有真人之境,难能可贵。你有何见解?”
小鸢儿道:“我师父必成至尊!”
“???”明德长老以为她会有什么独到的见解,整了半天,就这?
小鸢儿又道:“道圣真算不了什么,就算是白帝见了我师父,也得礼让三分。”
“???”
明德长老微微蹙眉。
他早就不用外貌去判断一个人的年龄了,小鸢儿的气息波动,足以证明,这是个小丫头。权当她年少无知,不予计较。
陆州挥袖道:“鸢儿,不得胡言乱语。”
“哦。”
小鸢儿心里嘀咕了一句,我可没胡言乱语。
陆州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让小鸢儿得到天启的认可,而不是跟人抬杠,这些都没有意义。
大渊献里,他没有一个熟人。
万一出了事,那就真的是瓮中捉鳖了。
陆州说道:“可否现在带路,前往天启核心?”
明德长老说道:“这么着急?”
陆州说道:“未知之地赶路多年,为的便是这个。一日不得天启认可,一日难安。”
明德长老点了下头,说道:“好。”
他站了起来,又道:“鸿渐,你也一起吧。”
鸿渐躬身道:“是。”
明德长老负手离开了明德殿,鸿渐带着陆州三人,离开大殿后,跟在明德长老身后,朝着附近的符文通道上走去。
众人上了通道,光华一闪,消失了。
没多久,他们出现在一座更大的宫殿前方。
由于他们始终在天启的内部,故而看不到天空。
从头到尾像是在地下行走似的。
陆州对此倒是没什么不适应,毕竟前世在地铁站经常这么走。
宫殿外,汇聚着不少的羽族人,还有其他种族的人。
宫殿的大门,亦是高达百丈。
“拜见明德长老。”
宫殿外的羽族人纷纷躬身。
明德长老道:“免礼。”
“咦,有人类!”
“大渊献之外的人类!“
羽族人小声议论着。
“能让明德长老和鸿渐陪着,身份不简单啊!”
“大渊献已经很久没有外人来了,能来这里的,当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类。”
进入大殿中。
陆州,小鸢儿和海螺,看到了宫殿内部,四方台上的圆形球体屏障。
屏障的中间,幼苗状态下的太虚种子,坚挺而笔直。
屏障忽明忽暗。
能清晰地感觉到屏障上散发的力量。
当陆州注视那屏障的时候,竟有一种昏昏欲睡之感。
“迷惑?”陆州催动紫琉璃,紫琉璃传来的清凉之意,驱散了光华带来的迷惑感。
这就是意志力和心境的考验?
明德长老指了指屏障,说道:“这就是大渊献的天启屏障。在过去的十万年时间里,羽族人得到其认可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当代羽皇。”
明德长老转过头,看向陆州说道:“羽皇与白帝算是旧友。白帝既然说了,这个面子自然要给。不过……在进入屏障之前,我要与你约法三章。”
陆州看着那屏障,没说话。
明德长老道:“其一,你们来到大渊献这件事,必须保密,毕竟大渊献天启,不属于我羽族独有,传出去羽皇和白帝都会丢面子;其二,天启的认可条件极其苛责,若得到认可,需留下效力三千年,这三千年,大渊献也不会亏待你;其三,也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大渊献天启考核的是意志和心境,二者若不过关,便不要强求,否则,反噬入魔,非傻即疯,不管结果如何,都和羽族无关。这三点,你可同意?”
没等陆州开口。
小鸢儿第一个道:“三千年?!您没开玩笑吧?!”
明德长老看了小鸢儿一眼说道:“这是大渊献的规矩。小丫头,你们应该慎重考虑第三点,而非第二点。”
“就考虑第二点,这太霸道了,我恐怕不能答应。三千年的自由,哪有这样的。”小鸢儿心中不满,但这里是大渊献,很多话没直说。
心中腹诽着,一群强盗霸占着大渊献天启,还要勒索别人,真是可恶!
明德长老哈哈一笑,说道:“大渊献的规矩,不可更改。不过,念你们是白帝的朋友,这第二点,我可以代为免了。”
让白帝的人留在这里三千年,与囚禁无异。本来就是要给白帝面子,这么做反而还可能得罪白帝。
小鸢儿面露喜色道:“真的?”
明德长老淡然道:“我说话,自然算话。”
“那太好了,师父,我可以开始了吗?”小鸢儿兴奋地道。
明德长老疑惑道:“是你要进行天启考核?”
“是啊,怎么了?”
PS:求月票最后几天了!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