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爛柯棋緣 愛下-第954章 法錢鋪路熱推

Home / 仙俠小說 / 都市言情 爛柯棋緣 愛下-第954章 法錢鋪路熱推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对于阿泽的事情,魏无畏也帮不上忙,就借此良机,又向计缘描述了自己目前的计划进展。
以四大洲为首的一些较为重要的仙港基本都安排了人手,并且有不少都开设了玉怀宝阁,除了玉怀山的支持和魏家人的全力运作,在此道上已经算是极有成就的灵宝轩出力极大。
现在已经开始向如天禹洲、方台洲、星落岛洲和梧桐岛洲等大岛陆洲推进,至少保证上头有一家分号,当然类似千礁岛域等修行之人较为密集且往来频繁的地方,也会优先设立分号。
可以说除了绝对禁地的黑梦灵洲和荒海之外的地方,理论上说,多年以来,魏无畏已经将玉怀宝阁开到了天下各处,很多时候甚至也帮助灵宝轩拓展了分号。
魏无畏徐徐道来,在计缘面前讲这些的时候,心中也是有一股自豪感存在。
“时至今日,算上千礁岛上的新分号,玉怀宝阁已开设四十六家,零星附带的其他商铺有三百二十三家。”
计缘已经挺久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的进展了,这会听到魏无畏较为全面的汇报,心中也是微微吃惊,感觉最多才十几年,魏无畏居然已经将掌控的宝阁规模扩展到了这种程度。
“魏家主,你们魏家凡尘的生意似乎也没拉下,哪里有这么多魏氏子弟能帮你的忙?”
终于听到计先生问这个问题,准备许久的魏无畏算是被挠到了痒处,先是露出标志性的笑容,然后缓缓开口解释。
“先生有所不知,自十多年前您向我提及此事,并商议可行性之时,魏某就隐隐预料可能会有这么一天,这将是何等的宏伟志愿……”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魏无畏此刻也有一点点激动。
“我魏氏全族上下不过数百口人,除却老弱之人,可堪大用的不少,能担大任的也有,但数量远远不够,遂早在当年,魏氏就不断在人间各处寻找孤苦适龄孩童,将其收养并赐姓魏,悉心教导之下,其中成才之人并不少,够魏某施展抱负。”
计缘了然,原来如今奔波天下的魏氏子弟,并不是人人都真的有魏家血脉。
“魏家主辛苦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魏无畏只是笑笑。
“此乃乐事,更是功在千秋之事,谈不上辛苦。对了,计先生,魏某斗胆问一句,何时,可以将分阶法钱炼制之法传出去?”
计缘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魏无畏反问一句。
“魏家主以为,何时合适?”
魏无畏想了下,斟酌着回道。
“此道若完全掌握在我等手中,各大仙府和各道修行圣地就算涵养再好,一颗求道之心再是虔诚,也难免意见不小,但直接奉上也不美。魏某的意思是,各个宝阁可开始炼制前三等法钱,在有人前来宝阁交易的时候尝试当做以物易物之宝,借此让修士慢慢接触法钱。”
“等到各个修行名门开始意识到法钱之物时,若有人前来询问,我等也可大方合作,将所有四等法钱炼制之法分享……”
计缘笑看着魏无畏。
“哦,魏家主舍得?”
“呵呵呵呵,此乃百利之事,又有什么舍得不舍得呢,皆为推行此道罢了,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玉怀宝阁与灵宝轩大方一些,反倒能建立名声,最早竖立此道魁首的威望,最终看的还是经营。”
魏无畏倒是豁达,不过也是因为他清楚,最高等的乾坤如意钱,世上恐怕只有计先生一个人能较为轻松地炼制。
这可不是魏无畏瞎猜的,而是专门求教过居元子、应龙君和秦神君等高人,当然还有灵宝轩中的大部分高人,甚至是獬豸他都求教过一次。
前面几位高人都言,乾坤如意钱乃是近道之物,计先生简单名其曰法钱,其实是直指本源要义,乃显法道器,就算知道炼制之法,他们要炼制成如意钱,也相当于是炼制一件宝物,时间精力和法力损耗都不会少,而前几等法钱则会好不少。
至于魏无畏问到獬豸的时候,对方直接笑了笑,简单回答一句:“除了计缘,其他人就别想炼制如意钱了。”
所以本就对自己十分自信的魏无畏心中还是十分有底气的,毕竟自己背后站着计先生,法钱之道都是他悟出来的。
听到魏无畏基本将一切都想得清清楚楚,甚至比计缘自己想得都通透,那计缘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毕竟要顾及的事情太多,相信魏无畏就好了。
“好,既然如此,那你便放手去做吧,法钱还够吧?”
魏无畏心中狂喜。
武 聖 星辰
“多谢先生信任,法钱还足够,嗯,不如说魏某还一个都没用过!先生若是无其他事情,魏某要赶紧回去准备了,还得同灵宝轩道友商议一下。”
“好,魏家主慢走,嗯,对了,天牛坊口的卤面铺子,若那魏氏子弟有别的志向,也无需让他一直摆摊卖面了。”
魏无畏赶紧再次行礼。
“是,魏某知晓了,先行告辞了。”
“嗯,我就不送了。”
“不敢!”
魏无畏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居安小阁,他也知道计先生的意思,如今魏氏正是勇猛精进甚至可以说是开疆拓土的时候,所有年轻一辈的魏氏子弟必然心怀抱负,而能在天牛坊外摆摊的魏家人也绝对不可能是庸碌之辈。
魏无畏脚步轻快地走出天牛坊,看到那挂着孙氏卤面牌子的魏家子弟正在那边忙碌,这会客人刚刚都离开,有不少碗筷要洗刷。
魏无畏走了过去,还不等才发现他的对方行礼,便开口道。
“明日开始,你若不想摆摊,便可回德胜府城,另行安排重任。”
那摊主微微一愣,立刻放下手中的碗作拜。
“家主,可是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好?”
“哈哈,你并无什么过错,只是无须刻意如此了,当然,你若乐于在此摆摊卖面,享受这份宁静,我也是支持的。”
这名魏家子弟面露惊喜。
“在下愿意追随家主开拓魏氏不世基业!”
魏无畏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并且飘回来一句话。
“得和孙家好好说明缘由,别忘了收拾好摊位送还孙家。”
“是!”
听着魏氏子弟激动的回答,魏无畏微微侧颜却没有回头,只是心中默默叹口气,这人虽然算是聪慧,但看来还算不上大器之资,若他更乐意在此摆摊,不管是真是假,魏无畏都绝对会对他高看一眼。
不过魏无畏也不忙回家,还得再去牛奎山一趟,陆山君对胡云意见极大,这事他不能装作没听到,得帮陆山君去向胡云表明一下怒意,也算是提醒一下胡云。
居安小阁内,魏无畏已经离去,计缘则还在思索此前魏无畏说的话,他虽然来得时间不长,但描述的信息着实不少。
“先生,那个练平儿也太可恨了,竟敢冒充你道侣害人!”
“师尊,就连寻常妖魔提及您都会尊称一声计先生,而此人却毫无顾忌,不早日除去,今后定是大患。”
计缘捻着手中的棋子,将之落到了棋盘上的一点,然后看向枣娘和白若。
“白若,你去一趟云山观,请青松道长算一算那镜海重水之下的妖血去了哪里,得到讯息之间传书而回,你自己就暂留云山观,看一看那几册天书。”
“弟子领命!”
“枣娘,你想去的话也一起去吧。”
不过枣娘却笑着摇了摇头。
“那几册天书我都看过,而且先生在小阁呢,枣娘要照顾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