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新歲第一次廷議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超棒的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新歲第一次廷議讀書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蔡邕汇报了一通之后,就匆忙的离开了后宫,牧景站在书斋的走廊上,看着那飘落的雪花,心里面却却有些难受。
他对蔡邕的心思,有些明了,可越是明了,越是感觉难受。
老一辈的人,都是从乱世走过来了,大汉从很早开始已经乱了,西北的动乱,然后是黄巾之乱,然后席卷天下的诸侯崛起的……
乱世之下,人命如草芥。
他们看的太多了,有些会学会接受现况,自家门前扫自家雪,但是依旧有些人怀着一颗赤子之心,要荡平天下之不平。
蔡邕,就是这么一个执着的人,难怪历史上他会赴死,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赴死,能让朝廷变得安稳,能让王允安抚朝堂上下的人心。
这对牧景来说,是非常傻的一种做法,不管什么时候,牺牲自己去拯救世界,拯救别人,都是傻子的做法。
但是不得不承认一点,他这种傻,是让人没办法讨厌起来的。
“雪下的这么猛,天气这么冷,你也不知道多穿两件衣服!”蔡琰走进来了,看着走廊下的牧景,就拿了一件衣袍,披在了他的身上,有些娇嗔的说道。
“忘记了!”
牧景这时候才感觉冷的有些发抖,刚才思绪被蔡邕弄得太沉了,反而陷入了思绪之中,一时之间倒是没啥的感觉一样。
他裹紧了衣袍,握着媳妇的手,搂着她的细腰,温柔的说道:“还是昭姬贴心!”
“大白天的,不要胡闹!”蔡琰拍了拍他作乱的手,才问:“父亲这年初二就跑来见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啊?”
“他啊!”
牧景一肚子气,道:“他就是看不得我好,一天不折腾我,不开心,这大家都有年休沐的假期,凭啥我就得常年无休啊!”
“你是帝王,哪有什么休沐啊!”蔡琰轻笑起来了:“帝王者,天下大公!”
“狗屁!”
牧景撇撇嘴:“皇帝也是一份工,打工就得有假期,整天把绷紧了一根弦,早晚会断掉了,我得放松一下!”
“你想要怎么放松?”蔡琰有些好笑,这眼前权倾天下的九五之尊,有时候就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
她非常满意如今的生活,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夫君,有一个完整的家,能做自己的喜欢做的事情,比出阁之前,还要舒畅。
不过人生还是有些遗憾了,若能……
福鼎荣归重生 血阳
算了!
她知道有些话不能说,因为牧景不喜欢,雨露均沾,却四妃无子,那就很明显的,不是她们的问题。
选秀能解决问题吗?
或许有机会。
但是她知道,牧景不愿意,在很多人看来,非常正常的事情,可有时候,她却觉得,牧景非常排斥。
“打麻将吧!”牧景想了想,如今的生活的,非常的缺乏趣味,可也没办法,温饱线都没有越过,哪有这么多力气去追求精神上的满足啊。
这大冬天的躲在宫里面的打麻将,倒是一件比较愉悦的事情了。
牧景打定主意是不上班了。
除了蔡邕这老不死的能倚老卖的闯他的宫殿,这时候谁敢闯他的后宫啊,所以他除了应付一下蔡邕之外,日子还是过的很稳妥的。
一直到过了年初十之后,就得走出后宫,返回大明宫了。
………………………………………………
昭明阁。
明星爸爸宝贝妞 沉入太平洋
太武三年第一次廷议。
牧景有些懒洋洋的坐在位置上,看着周围一张张有些大臣的面孔,无奈的感概一下自己的假期已经不见了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感觉了。
“陛下,政事堂已经做好了今岁的发展计划了!”
开年第一次廷议,政事堂先开炮。
“传给大家,阅览一下!”
牧景平静的说道。
“诺!”
这一份计划书传下去了,能入廷议的大臣,起码也是各部衙的侍郎以上,他们才是大明的栋梁砥柱。
“政事堂要减去一部分未来两年的俸禄?”
有人提出意义。
“大战来临,当省则省,我们作为朝廷官吏,需以身作则!”刘劲站起来了,回答这个官吏的话。
明末混球
“这一点,诸位可有一件?”
胡昭抬头,一扫而过,亲自为政事堂的撑腰,眸光有些冷厉而锋锐。
众臣沉默。
“减俸,倒不是一个好的办法!”还是牧景开口反驳了:“这两年大战在即,是必然的问题,财政紧张,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不过朝廷也不要这样做了,可以前俸,但是尽可能的不要减!”
欠和减,那是不一样的概念。
牧景对朝廷官吏还是比较有仁心的,而且他不是朱元璋,朱元璋把历史上朱明一朝的那些官吏弄得表面上两袖清风,但是事实上都是巨贪。
这种方法是不可取的。
想要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牧景在官吏俸禄上的标准,调试的比较高,一个六品官吏,养一大家子的人,只要不太浪费,都没问题。
七八九品以下,会勉强一些,但是在福利方面,还是有一定的保障了,包括医疗,粮食分配等等,都有优势。
当官,不仅仅在地位上高人一筹,在收入方面,牧景也会刻意的提升一些。
这样以来,都察院的存在就变得合情合理的,该给你么的都给了,到时候都察院查出来什么来了,那就不需要手下留情了。
如果说,当官,连一家老小温饱都撑不住,那么这官能有多么的两袖清风,那也是假的。
牧景从来没想过,靠着一腔热血,就能让人为自己的死心塌地。
但是他也是有底线了,该给你的我会给你,不该你们伸手拿的,谁敢伸手,就必然剁掉他。
都察院成立以来,可是做的不少案子,当初把刘劲搞掉了,算是一战成名,那些官吏面对都察院,都有一些战战兢兢。
“臣,赞同陛下的做法!”
都察院左都御史蒯良微微一笑,道:“朝廷俸禄,乃是制度,若朝廷财政紧张,官吏们能理解,但是若是减俸,岂不是等于苛刻,如何能让百官信任!”
任何地方都不会和和气气,在这昭明阁也是一样的。
有人赞同,就有人反夺。
政事堂开始反驳,然后都察院开始据理力争,最后两边吵了一大阵子,压下了整个方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最后真正的落成谁的方案,这个再说,未必会一锤子定局。
这是常规了。
牧景也不希望看到一团和气的昭明阁,这说明他们一条心了,自己又怎么能控制局面。
有人说帝王术那都是庸人用,但事实上帝王术的存在是非常有作用的,权力是急需要平衡了,任何一方独大,都会形成巨大的隐患,没有监督和制衡,权力是容易失控的。
当然,如何把持这个度,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枢密院已经做出了兵力调整,而且枢密院提出了一份提前作战的计划书没希望昭明阁能通过,然后我们迅速的做出一些调整,应对即将下来的大战!”黄忠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前线回来了。
寒冬腊月的,前线这时候其实也没有太多的事情,魏军按兵不动,并没有调兵南下的迹象,江东吴军收缩起来了,燕军也在收拾并州北部的河北的北部。
所以这段时间,还是是一个太平的时间段。
黄忠也不必要在汝州的前线镇压四方了,他可以适当的回来执掌大局,准备即将下来的一场大战。
“传阅一下!”
枢密院提上来的计划书,也通传了四方,不管是政务军务,在昭明阁上,就是朝廷大事情,需要百官探讨的。
“陛下!”
秦颂先开口,他看着计划书,说道:“主动出击,是不是不太好,毕竟朝廷始终还是需要声誉了,陛下三年不战之承诺,还需要维持下去,不然容易被人指责!”
他不是一个迂腐的人。
但是他对朝廷的声誉非常看紧,不允许任何人毁掉朝廷的声誉,因为他认为,朝廷的声誉就是朝廷的诚信。
“臣也认为,枢密院这时候应该以不变应万变,主动出击之方略,不可随意用!”蔡邕想了想,也应声说道。
“臣附议!”
蒯良平静的说道。
“臣附议!”
刘劲也点点头。
“臣不晓军务,对军机之事,略有不同,臣对枢密院之方案,不与评价!”鲍苏想了想,微笑的说道。
他不是很喜欢打仗,甚至有些偏激的厌恶打仗,但是也不拖后腿,除非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然对这种事情,不愿意的给太多意见。
牧景沉思了一下。
枢密院的想法,他是知道了,他也在犹豫之中,明军战斗力还没有恢复到巅峰,最少还需要一些时间。
主动出击,一直都是明军的战略方针,这也是牧景的风格带出来的,他就不是一个喜欢挨打的人。
早晚要开战了,为什么不先开战。
“枢密院之心思,朕略有了解,不过此时并非时候,还需要看一看时势,暂时来说,按兵不动,依旧维持原计划,构造一条无坚不摧的防线为主!”
牧景斟酌了一番,便有了主意。
黄忠戏志才对视一眼,最后无奈的点点头,不再争取下去了,他们其实也只是试探一下了,如今的反应,倒是让他们有些摸准了朝臣的脉络。
接下来是都察院在今岁的一些计划,他们做出了一份对今岁官吏的调查表,甚至对地方建立都察院的计划。
太武三年的第一次昭明阁廷议,维持了两个多时辰才结束,从上午一直到下午,大家肚子都饿的扁扁的。
牧景回到九层楼,找了一些点心,填饱了肚子,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谭宗求见。
“进!”
“臣,谭宗,拜见陛下!”
“无需多礼!”
牧景看着谭宗,笑了笑,道:“新一岁了,又老一岁了,没有点成家的心思啊!”
“陛下,臣早说过了!”谭宗摇摇头。
“你啊!”
牧景无奈的摇晃了一下脑袋,道:“不要太执着了,有时候,有一个家,不是坏事,这世界就没有无懈可击的人,你得适当了露出了一些你的弱点,不然人家还得去找你的弱点,多麻烦啊!”
“适当的露出一些弱点?”
谭宗眸子一亮,心里面好像有了一些注意了,牧景说的话,倒是让他醒悟了一些,有些人一直在找他的弱点,既然如此,他何不给他们一些,这样以来,或许能让他们自己入局。
“说吧,啥事情!”牧景坐下来,拿着一本奏本,一边看,一边问。
新岁之后,还是有不少奏本,堆积起来,需要他批阅了,大明疆域越来越大了,事务也就越来越多了,虽然政事堂,枢密院,都察院,六扇门,景武司……各司其职,可蛇无头而不行,他这个天子,需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陛下,对于三大诸侯会盟的事情,查到了一些!”
谭宗说道。
“说来听听!”牧景来兴趣了。
“目前我们知道的并不多!”
谭宗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已经达成了最坚固的联盟,青州给了吴国,河北九军,北五郡是燕国了,南四郡是朝廷的!”
重生之亡命战妃 翠萝寒
“分配的倒是好啊!”
牧景笑了笑:“曹孟德大气,不得不说,他还是看得懂局势了,有舍才有得,他敢把大头给了刘备,自然也有能力压得住刘备,看来这一次想要离间他们,需要费点心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曹操当初从我们渝都火药工坊夺了配方,已有成效了,而且他在会盟上,展示给了刘备和孙策看,甚至把配方给予两大诸侯!”
谭宗说道。
“当真?”牧景眸子有一抹冷意。
热武器是他底牌,不过这世界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壁,他登基之日,制造火药的工坊爆炸,有几个的工匠不见了。
他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火药配方会出现在魏营。
但是这样的事情出现了,他还是有些难受。
“已经确认了!”
谭宗说道:“景武司已经不断的派遣人去打听那个工匠所在,但是他们保护的太好了,具体他们知道多少火药配方的事情,还在打听!”
“继续打听,多花点心思!”
牧景道:“这很重要!”
“是!”
“另外……”牧景道:“既然有些事情藏不住了,那就不需要藏,给点假消息他们,他们不是想要打听我们新式武器吗,这可以做文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