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六十一章 狐狸醒了閲讀

Home / 言情小說 / 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六十一章 狐狸醒了閲讀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狐狸·羽的睫毛微微轻颤,缓缓的睁开,狐狸爪子动了动,想要伸手抱过凰久儿的腰身,只是,伸出的爪子,顿在了半空中。狐狸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下一秒,很快的归于平静。
刚睡醒,他忘了自己已经变成一只狐狸的事,伸出的爪子又适时的提醒了他,他现在是一只狐狸了,狐狸的小短爪抱不住久儿的小柳腰了。
这对他来说真是件难熬的事。
只是现在这姿势似乎也挺好,他靠在久儿臂弯里,她白皙的雪颈就近在迟尺,微微垂眸就能看到她雪颈下的肌肤凝脂,如玉般白瓷。
自己的女人,他不觉得看几眼就是耍流氓。早晚都是他的,只不过想到现在是狐狸之身,他不得又敛下心里的非分之想,索性闭上眼。
可是他一连睡了七日,精神饱满的很,哪里能睡的着。
动了动狐狸身,小心翼翼的不惊醒熟睡的凰久儿,从床上爬起来,跳下床,眼神不经意的扫到桌上的折子,停下脚步。下一秒,轻盈的身子一跳,轻松的跳上了桌。
都市 邪 王
萌妻来袭:大叔消停点!
只是,他跳上桌后,没有去翻看桌上的折子,眼神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一幅画,狐狸眼中溢出一抹柔情。
这画很完美,只是他觉得还缺了些什么。
他垂眸瞧了一眼搁置在一旁的狼毫,还有砚台里剩下的墨。思索了片刻,才抬起自己的狐狸爪子瞧了瞧,眼神里似流露出一丝无奈。
但是,下一秒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就将爪子伸向那只笔。
他墨君羽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即便他现在是一只狐狸的形态,他也要做独一无二的狐狸。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狐狸的爪子想要握紧毛笔已是不易,更何况还要在纸上作画。但是墨君羽很聪明,试了几次之后就找到了要领。
初次当狐狸,又是初次用狐狸爪子画画,虽然没有他平时画的那般流畅,游刃有余,但画出来的美人也还是惟妙惟肖。
没错,画上缺的就是他的心上人,如此就完美了。
他放下笔,眸华一动淡扫了一眼一开始就打算看的折子,这些折子既然能出现在这里,那就表示批折子的人应该就是久儿。
他好奇的随意的拿起一本翻看,当看到上面批注的字,狐狸嘴都忍不住抽了抽。
他笑着摇了摇头,无奈的将折子放回原处,没有再去看其它的折子。
久儿办事他放心。
当日夜晚,泽丰城迎来了入冬的第一场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簌簌而落,静谧而唯美。很快整个泽丰城就被皑皑的白雪覆盖。
清晨,凰久儿一睁眼,下意识的就伸手往旁边一捞,这是墨君羽变成狐狸之后就养成的习惯。只是今日却捞了个空。
她心中一紧,忙掀开被子,心中的慌乱让她忽视了突降的寒冷。只是,被子都完全掀开了,暖和的热气也很快的消散,仍是没有看到墨君羽的半点影子。
她急忙的下床,连外衣都没来的及穿。
然而这时,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狐疑的将眸子转向外间,隔着屏风,她看不见来人。
“谁?”
她的声音有点冷,但是没有怒。
但进来的人也没有回答她。
凰久儿眉宇紧锁片刻,然下一秒似是想到了什么,眸光一亮,鞋都来不及穿的就要往外跑。
墨君羽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她光着脚准备往外跑,狐狸眼里眸光渐深,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玉莲。
小巧白皙的玉足很完美,只是该死,这么冷的天她感觉不到冷吗?
“墨君羽你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凰久儿看见狐狸·羽,眸光闪烁,眼里似有晶莹的泪花流动。
墨君羽妖媚的狐狸眼一凝,一丝细密的疼痛浮上心头,他加快步伐,一跃跳上了床榻之上。
正张开双臂准备接住他的凰久儿,身子一顿,美眸微滞。
这家伙居然躲开她,跳上了床。
这是什么意思?
她转过身,唇角勾起一丝不悦的看着他,只是当她看清他的动作,想要质问的话也是说不出来。
墨君羽抬起狐狸爪子,朝她勾了勾,又拍了拍身侧的位置。
这意思明显的不要不要的了,过来,上床睡觉,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比划完,自己率先钻进了被子里,露出毛茸茸的脑袋,眸光闪闪的看着她。
久儿的怀抱他很想,但是他刚从外面进来,身上携着的寒意还未褪去,他不想寒着久儿。
先替她暖床,再替她暖身,岂不一举两得。
凰久儿含着笑走过去,也快速的钻进了被窝里。
“你去哪里了?”明知他不会回答,凰久儿还是忍不住要问。
墨君羽没有回答,狐狸眼眨巴两下的看着她,似乎在说“你猜”。
凰久儿微微皱着眉头,敛下眸子认真思索,小脸上绞尽脑汁的模样,看的某只狐狸在心里直呼可爱。
要不是狐狸身,他真的很想在这小脸上捏一把。
可惜这狐狸爪子要是捏上去只怕会是几道爪子印。
网游三国之天下诸侯 小巷布衣
不过不能动爪子,倒是可以动身子。身上捂暖和了,也该替久儿暖身子了。
御意
于是他开始往凰久儿怀里钻,只是这钻的位置不对啊,
一抬头,对上两座柔软的山峰。
他身子一僵,狐狸脸一红,只是谁也瞧不出来红了。但是他自己能感觉的到,只因,他身上很热。
凰久儿倒是没有想太多,见他钻进被子里,只以为这家伙是怕冷,下一秒也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今天确实挺冷的,我陪你。”
对于头顶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墨君羽始料未及,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包,有些无措的僵着身子一动不动。
但是,下一秒,一双小手,抱着他,将他往上抱高了些与她平视。
一人一狐对望着,谁了没有再开口。
只是,这样一直闷在被子里,温度在急剧上升,那是空气不流动的闷热,跟其它无关。
这样的情况就是,不多久之后,一人一狐迅速的将被子一掀而开。
“墨君羽,我差点要被闷死了。”凰久儿小脸通红,猛吸几口新鲜空气,有种劫后余生的畅快,眸中含着丝丝笑意的说着。
“我感觉我们这样有点傻这么回事?”自己将自己闷死可还行?说出去要被人笑掉大牙。
墨君羽狐狸嘴微张,微喘着粗气,狐狸眼稍抬,眼里笑意明显。
确实挺傻的。
想到自己干的傻事,凰久儿不由得越觉得好笑,最后终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脸上的笑很璀璨,像绽放的玫瑰花,火热又娇媚,迷幻了墨君羽的狐狸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