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obd6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迷蹤諜影笔趣-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魏家賭局看書-ppaxs

Home / 軍事小說 / 8obd6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迷蹤諜影笔趣-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魏家賭局看書-ppaxs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何团附!”
“任老板!”
何家振之前和任英豪也见过面,算是熟人了。
顯國公府 姀錫
这次来南京,为的是领军饷的事情,本来想去拜访一下浅口贤二,可谁想到人家说公事繁忙,直接给他吃了一个闭门羹。
去维新政府,签了字,军饷估计这两天就能够领到,带来押运军饷的士兵都安顿下来了,可是自己这两天在南京怎么过?
东宫
正在那里发愁,没想到就遇到了任英豪。
何家振知道这个人不但是个有名大汉奸,还是个大老板:“任老板那么巧,也是来这里办事的?”
念夢璇 給妳我的小心心丫
“不是,我是专门来等你的。”
“等我?”何家振一怔。
“何团附,咱们别走边说。”任英豪陪他走了出去:“浅口太君知道你要来,本来是想着亲自陪的,可最近事情太多,抽不开身,我就主动请缨了,能够请你何团附,是我任某人莫大的面子啊,晚宴已经备好,还请何团附务必赏光。”
何家振大喜过望。
这人是个大老板,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这几天可就不用犯愁了。
……
紫灵大陆 双子动漫
任英豪出手大方,在南京最好的饭店订下了一个包间,最妙的是,还特意请了两个舞女一起陪着喝酒。
这可是何家振的意外之喜了。
他本来就是富家子弟出身,吃喝嫖赌样样都会,家道败落之后,从了军,虽然吃穿不愁,但手头再也没有过去那么宽裕了。
除了这两个舞女,还有一个陌生人。
瞧着年纪也不大,戴着眼镜,嘴唇上一撇漂亮的小胡子。穿着考究,尤其是手腕上的一块浪琴表,价值不菲。
“何团附ꓹ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从上海来的蔡雪峰蔡老板。”任英豪热情的介绍道:“蔡老板ꓹ 这位是和平军第一团团附何家振,那可是真正的年少有为啊。”
这位“蔡雪峰”,除了他孟绍原孟少爷再无别家分号。
地獄滅世
之前一直使用的“祝燕凡”ꓹ 因为频率太过于频繁,有暴露的危险ꓹ 只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闲置不用了。
“何团附,久仰久仰。”
“蔡老板ꓹ 久仰久仰!”
拱了拱手ꓹ 按照主宾位置坐下,何家振开口说道:“任老板,这又不是在军中,别一口一个我的何团附了,听着好像马上要去打仗一样。”
任英豪“哈哈”一笑:“那就叫你何公子吧。曼莎、朱莉,你们可得配好蔡老板、何公子。他们喝不好,我可唯你们是问。”
曼莎整个人都快凑到何家振身上了:“何公子ꓹ 你听到没有,你要是喝不尽兴ꓹ 任老板可是要怪人家的呢。”
一座城池 韩寒
何家振心猿意马ꓹ 骨头都酥了:“好ꓹ 好ꓹ 喝好,喝好ꓹ 今天不醉无归!”
孟绍原和任英豪相视一笑ꓹ 殷勤劝酒。
再加上两个舞女轮番上阵ꓹ 何家振喝的是满面红光。
絕殺金三 信周
喝到一般时候,餐厅经理进来:
“请问哪位是蔡老板ꓹ 外面有您电话。”
“我是!我去接个电话。”
孟绍原站起身,告了个罪出去。
“何公子,再来杯。”
“再来杯,再来杯。”
何家振也爽快,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没一会,孟绍原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老魏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他那里玩。”
“哎哟,蔡老板,玩什么啊,玩别的姑娘啊。”朱莉撒娇的摇晃着孟绍原的胳膊:“不许你走。”
“哈哈,不走,不走。”孟绍原笑着说道:“要不咱们到老魏那里喝酒?他那可有好酒,一边喝酒,一边赌上几把,赢了,给两位大美人买香水的钱,怎么样?”
曼莎和朱莉自然是拍手叫好。
任英豪随即说道:“何公子,一起吧,反正现在还早。”
何家振却有一些为难。
倒不是他不喜欢赌,而是身上没带着钱啊。
中國神秘事件錄之 古墓秘咒 老龍
任英豪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他在耳边悄悄说道:
“我给你一万,赢了,归你,输了,算我的。”
有这种好事,何家振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
魏老板家住在一幢二层小楼里。
这是南京浩劫后劫后余生留下来的,后来也不知道被谁给买去了。
非常的宽敞,光是楼下的大客厅就可以坐上十几个人不止。
一张赌桌早就摆好了。
那魏老板看起来和和善善的,一脸笑容。
和“蔡雪峰”与任英豪,看起来早就相熟,一见面便亲热的不得了。
已经有了四个客人,都是某老板某经理的,一看便是有实力的。
坐在那里喝了会茶,孟绍原,慢吞吞地说道:
“魏老板,咱们可不是来喝茶的啊。”
“对,对。”
獨家婚劫 檸檬七
魏老板一拍脑袋:“诸位,那咱们就开始吧?”
几个人笑嘻嘻的上了赌桌。
“玩什么?”魏老板问了声。
“玩梭哈吧。”孟绍原率先说道:“那是外国人顶顶流行的游戏了。”
任英豪小声问了声:“何公子,会不?”
“会,会!”
一看到赌钱,就好像看到自己的亲生爹娘一般,再加上赌资又是别人出的,何家振精神大振。
魏老板拿出牌来:“咱们一百块钱的底,五千元封顶啊。”
“那么小。”孟绍原嘟囔了一声。
“哎哟,我还从来没看人玩过这个呢。”朱莉陪他坐着,嗲声嗲气:“赢了钱,我可看中了一条项链啊。”
孟绍原摸了一把她的脸:“买,赢了钱咱们买!”
这一开赌,和家政是全神贯注,就连身边的曼莎都忘记了。
一开始,孟绍原小赢几把。
可这挡不住何家振的认真赌博,仔细思考分析。
慢慢的,何家振面前的钱开始多了起来。
孟绍原几把牌都正好被他吃掉。
他偏偏又是个执拗性格,牌明明不行,还非要跟对方一路跟下去。
越是这样越是输。
何家振心里轻蔑的笑了起来。
干坤缔天 味盐
就这样,有多少钱得输给自己多少。
这才多少时候,孟绍原带来的一万块钱,已经输了个干干净净。
他的眼睛有些红了,掏出支票本来,签了一张支票:
“魏老板,给我拿五万块钱来!”
“好勒,您等着。”
魏老板转身上了二楼,没多少时候变捧下来了一大堆的钱。
“蔡老板,您点点。”
“点什么点?”孟绍原漫不经心地说道:“这才几个钱啊?”
随即看了一眼赌桌:“这赌的也太小了,咱们得赌的大一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