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902章 出路閲讀

Home / 曆史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902章 出路閲讀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四年,12月20日,信州(后世鹰潭-上饶)。
鄱阳湖周边是一个典型的盆地地形,湖水周围是平原,再周围被群山环绕,与外界交通不易,只有少数山间通道可与其余区域交流。其中最重要的通道之一,便是经鄱阳湖东南的信州、衢州走陆路向东,然后沿富春江水系一路通向临安。
反过来说,如果外敌占领了临安,那么顺着这条道路攻过来也是很有可能的。因此,十月中局势的紧张程度升级后,中江军也就顺理成章在信州加强了防御,后来为了应对陈宜中的倒行逆施,文天祥又进一步往这个方向增派兵力。
无心插柳柳成荫,前不久夏国突然宣战进攻,信州一带提前布置的兵力就体现出了作用,万一临安方向的夏军打过来,不至于打个措手不及。
虽说,要是夏军真打过来的话,他们也未必能起多大作用,而夏军也确实没打过来。
“衢州暂时没有动静吗?还好……”
文天祥放下这份来自于东方探子的最新报告,又拿起一份刚从北边送来的战报看了起来。
之前夏国尚未宣战的时候,他曾谋划主动向临安发起进攻以解救皇室,因此就来了信州坐镇,现在战事一起,又直接在当地操持起了军务。
文氏幕府没有无线电,信报传递还是要靠传统的驿马,收到的并不是第一手消息,当文天祥打开这份战报的时候,看到还是昨日夏军在石钟山要塞外围掘壕的事情。
“总算是把夏军阻住了么?边将军做的不错。”文天祥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把这份战报交给了旁边的幕僚刘洙看。
刘洙看过后也露出微笑,继续把信传下去,然后稍一正色,说道:“不过,毕竟湖口是孤军苦守,不可久持。制置,我们是不是该派兵北上解围?之前为了解救临安,往东线调了十多个营过来,结果夏军从江上突袭,反倒用不上了,不如就调一批北上吧。”
文天祥刚要点头,又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这时,另一名幕僚苗再成看完了报告,眉头一皱,看了看刘洙,又抬头看向文天祥,出声道:“制置,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文天祥略一点头:“尽管直言。”
苗再成便说道:“如今,虽说夏军被挡在湖口,然而从战报上来看,夏军掘壕稳步推进,我军却也止不住他们。如此下去,湖口即便能守又守得了多少时日?我们须得想想湖口被破时的对策了。”
刘洙回头看了看他,似乎是对他在获胜之时说些闹心事而有所不满:“湖口一旦被破,夏军战船便可纵横鄱阳湖,隆兴府等重镇必不可守,届时还能有什么对策?非得保万全,也就只能死守湖口不可,不然还不如直接拱手投诚算了!”
文天祥眉头一皱,出声道:“不可言投诚!”然后脸色又沉了下来。
之前的一段时间里,由于陈宜中的发难,实在是有不少人明着暗着地劝他干脆投了夏国算了。他自然不会肯,而且对这些言辞很是恼怒,有如逆鳞。
刘洙连忙对他致歉道:“是属下失言了。”
文天祥摆摆手,看向苗再成,问道:“若是湖口被破,我等可还有什么应对之策?”
赶尸诡异录 赶尸三生
苗再成转身走到东墙上挂着的一幅地图旁边,指着鄱阳湖的东南方说道:“临水而争,我军面对夏军万无力敌之法,若真有那一日,便只能入山了。”
东南方向便是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极少平地,虽然临海,但从海上进入内陆大山也要费不少功夫。要是中江军躲进去,那夏军想对付他们可真不容易。
但反过来说,想在大山里面好好生活,长久坚持下去,同样不怎么容易。
刘洙听到这个提议,脸色更差了,幕府中人大多数都有家有业,怎能轻易抛下一切去山中困守?
他立刻驳斥道:“富地不守,撤去那穷乡僻壤,自损江山,那不等于未败而败?”
苗再成叹道:“可是,如今夏军气势如虹,想要保全大宋社稷,只能行此策了。”
“大宋社稷?”刘洙忍不住笑出声来,“可是官家都还在临……”
他说到一半,突然发现文天祥脸色大变,赶紧吓住不张口了。
文天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此事可是他当下的心头痛——虽说他自己坚持要为大宋尽忠,可是大宋皇帝根本就不在自己这边,甚至还被陈宜中逼迫着下诏宣布自己为叛逆呢!
忠君报国,忠君报国,连个君都没有,还报什么国?
一时间大堂中气氛凝重,刘苗两人都不敢说话。
文天祥站起身来,走到地图旁,盯着这份并不怎么精确但至少把几条入闽通道都标出来了的地图,仿佛要用目光把纸盯破一样。
他看了一会儿,突然表情缓和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也开始有光:“福建,外宗正司……对了!”
他一拍掌,坐回席中,声音高亢地说道:“是个出路,我们就去福建!”
“啊?”刘洙愣了,声音带点结巴地问道:“制置,为,为何啊?”
文天祥笑道:“福、泉有两个外宗正司在,多有宗室。据有福建,一旦临安有变,官家不幸,我等便可择忠孝宗室拥立之,社稷有继。”
王者荣耀之横扫无敌 原来是狐狸
刘洙长大了嘴巴,好一会儿才喃喃道:“原来如此。”
苗再成也说道:“确实是正道。”
文天祥摆了摆手:“就是这般。如今大军汇聚信州,正好可以向南,自分水关入闽。此外还有其余部队和家眷,可再走一路,从南边的梅岭入闽。数万人的大挪移,事务繁重,稍后你们就去把众幕僚召集起来,商议个章程出来,先走精兵,再走随员,又有谁谁殿后把守,云云。”
然后,他神情一变,黯然叹道:“湖口那边,也只能辛苦边将军多支持些时日了。”
刘洙和苗再成各叹一口气,起身告辞,准备研究这个撤退计划去了。
这个计划声势浩大,涉及的人员和物资流动极多,而且几乎要将过去的成果全部抛弃,在幕僚之中也争议巨大,不像是短时间能拿出个成果的样子。
可是没想到,就在一天后,又一份来自于湖口的急报抵达。信中的内容令诸人大惊失色——昨日还被牢牢堵在防线前的夏军突然大显神威,一连攻破三道防线,已经逼到山口附近了。这才让幕府真正认识到预想的失败并不遥远,将入闽作为生死存亡的要务抓了起来。
终极医师
而时间甚至比他们最坏的预想还要紧迫。
12月22日,夏军夺取了石钟山要塞的后方山口。
12月24日,除夕,夏军攻入石钟山要塞,守将边居谊被擒。
12月25日,阴历新年的第一天,夏军的舰队便浩浩荡荡进入鄱阳湖,直逼隆兴府。所到之处,中江军皆非一合之敌。
急报如雪片般从各地飞到信州,文天祥的入闽决定也从空想越来越变成了当务之急,文氏幕府众人再也坐不住,匆匆安排军民向福建转移。
在派了一个营的先头部队入闽后,文天祥亲率一个约三千人的旅,入武夷山,经分水关进入了福建的崇安县。这一路上山路众多,险要处还有关隘,若是外人前来,不知得费多少功夫。所幸把守这条路仍是宋军,文天祥他们一路走来不但不用闯关,还能随时取得补给和向导,前进速度竟不慢。
崇安县中有崇阳溪流过,此水是闽江水系的一部分,在全境遍布山岭的福建,这条水系是难得的天然交通通路。文天祥等人顺水南下,经建宁府,抵达了闽中枢纽南剑州(南平)。
南剑州地处群山之中,外界难以接触,同时又有许多水路连接其它地方,不至于被完全困死。而且当地又有不少耕地和人口,可以倚为根基,所以文氏幕府便打算将其作为新的根据地重点经营。
文天祥抵达此地后,将大部分兵力留下来布置防务,又率领一营精兵沿闽江轻装东进,最终在新一年的1月21日抵达了福建重镇福州。
而此时,外面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了。
在江北,夏军四路齐出,尽取江北州县,所到之处几乎没遇到什么抵抗。
在江南,夏军在镇江登陆,取了建康(南京),又与上海、临安的驻军配合,从三角形的三个顶点开始,逐步收取江南的其它州县。在此之前,临安的小皇帝赵昰发布了退位诏书,要求治下子民无条件投降。江南早已被华夏国深度渗透,夏军拿着这份诏书去接收城池,当地人完全没什么抵抗意志,所到之处几乎传檄而定。
当然,赵宋传承这么多年,总归还是有一些忠臣义士的。不过,在之前临安内斗的时候,张世杰就率军在安吉州(湖州)打出了真正忠君爱国的旗号,忠臣义士早就汇聚到他旗下了,能留在各县组织抵抗的几乎没有。
也是因此,张世杰占据的安吉州成了夏军唯一的阻碍,不过也不是大阻碍。他在安吉州经营时间尚短,没法修建完备的工事,仅仅面对夏军的几个营就感觉到实力不支,开始向徽州撤退。而鄱阳湖一带已经被夏军控制,即便张世杰到了徽州,也只能继续向南,在山区之中躲避。
在长江中游,夏军也从武汉郡两路出击,一路向南攻略湖南,一路向东攻占了兴国军、蕲州等被中江军占据的要地。
到了现在,宋军几乎已经丧失了所有重点地区和军事设施。接下来,夏军所面对的与其说是军事问题,不如说是部队的行军问题了。
而在这个背景下,撤退到福建的文天祥成了真正的孤军,也成了赵宋最后的骨血……如果真能算“赵宋”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