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346精华言情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愛下-第545章 誰也不忍心叫醒一個睡的正香的小蘿莉看書-xofci

Home / 科幻小說 / rw346精华言情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愛下-第545章 誰也不忍心叫醒一個睡的正香的小蘿莉看書-xofci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夜色转瞬即逝,白昼到来,温暖的阳光,撒遍人间大地,驱逐走了令人瑟瑟发抖的严寒。
当然,天气该冷,还是冷的,没有彻底的回温。
只是在温暖的阳光之下,自然感受不到严寒的残酷。
间桐家的客厅之中,苏白一大早就回来了,顺带着还给间桐雁夜那个舔狗和小萝莉樱带回来了早餐。
昨天晚上他也没有找到什么乐子,主要是其他英灵都藏的挺好的,唯一能找到的就是远坂家的那个金光闪闪的最古之王了。
但苏白现在还不想跟金闪闪去打交道,于是在外面瞎转了一圈,了解附近的地形,主要是要发生战斗的仓库街。
圣杯战争期间,第一晚上的大混战,就是在仓库街中爆发出来的。
提前踩好了点,等到了大战爆发,他就可以闪亮登场了,绝对能抢了路灯王的风光!
“早上好。”
间桐雁夜很早就醒了过来,换好衣服,洗漱过后,便来到了客厅,正好遇到了从外面回来的苏白,当即打了声招呼。
“你起的挺早的呀。”
苏白笑着说道。
“再早,也没有你起的早。”
间桐雁夜说道。
“我又不用休息,昨天出去跑了一晚上,将冬木市转遍了。”
苏白说着,将早餐扔在了茶几上:“今天早上回来之后,我顺便给你们带了早餐。”
“多谢。”
间桐雁夜感激道。
“哎呀,这也没什么好谢的,我主要是给小萝莉带的,你纯粹是占了小萝莉的便宜。”
苏白说道。
“你这家伙该不会是……”
间桐雁夜看向苏白的目光都变得古怪了起来,警惕中带着防备,似乎担心他做什么坏事。
“喂,你这个舔狗,正事不做,光去脑补了。”
爱妃给朕下个蛋
苏白一眼就看透了间桐雁夜的想法,当即气的要死,愤怒的瞪了间桐雁夜一眼,然后解释道:“小萝莉那么可怜了,我这是关心她,你不要给我胡思乱想!”
“我都没说什么,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间桐雁夜古怪的看着苏白说道。
“我这不是担心你胡思乱想吗?”
苏白说道。
“我可没有胡思乱想。”
间桐雁夜说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今天有什么打算?”
苏白问道。
“你觉得该怎么办?”
间桐雁夜现在倒是释然了,小樱不再受到老虫子的控制,也让他没了拼命的理由了。
至于在圣杯战争里对付远坂时臣,这个对于他来说,也是可有可无了。
在舔狗的心中,女神是第一位的,女神的孩子是第二位的,教训远坂时臣什么的,则是放到了最后。
山河风雨晴 藏花主人
如果小樱不能得救,舔狗或许会恨屋及乌,将教训远坂时臣放在第一位。
但是,现在小樱得救了,不再受到老虫子的威胁,这让舔狗放下了心里的重担。
“我在问你呀,你倒好,直接反问我了。”
苏白嫌弃的看了间桐雁夜一眼说道。
“我没什么特殊的想法,一切都由你来做主就行了。”
间桐雁夜说道。
“你这个家伙,觉得我不会去做坏事吗?居然对我这么放心,不怕我搞出来什么大乱子,从而影响到你吗?”
苏白笑着问道。
“我现在没什么好怕的了。”
间桐雁夜淡淡的说道。
“切,你这个家伙可真够没趣的,既然如此,我就自由活动了,搞出了什么乱子,你别怪我哦。”
苏白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说道。
“我不会怪你的。”
间桐雁夜说道:“但要是其他从者针对你,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点希望你能够谅解。”
“我知道了,你这么弱鸡,当然帮不上什么忙了,其实我都想让你找个地方藏起来,过了七天之后,你再出来。”
苏白说道。
“我哪里都不去的。”
间桐雁夜坚持道。
“好吧,你这么坚持,我也不让你藏了,何况还要帮你补充生命力呢,顺便干掉时辰的时候,我也得让你看到……”
“你真的要去干掉时辰?”
间桐雁夜皱着眉头问道。
“怎么?你舍不得了?”
苏白笑着说道。
“你不要说这种容易引发误会的话好不好?”
间桐雁夜苦笑着说道。
发个QQ给女娲 小四黑
“这话很容易引起误会吗?”
苏白疑惑道。
“当然。”
间桐雁夜点头道。
“不是吧,我就是想说让你亲自干掉时辰,然后去出口恶气,你居然都能误会成了别的!”
苏白震惊的看着间桐雁夜说道。
“你是这个意思?”
间桐雁夜多少有些懵逼。
“是呀,我就是这个意思,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
苏白问道。
“我……”
间桐雁夜深吸了口气,然后说道:“是我理解错了,真是抱歉。”
“道什么歉呀,我也没生你的气。”
苏白笑着说道:“你不用道歉的了,我就是跟你说一下啦,待会儿我就要出去了,你觉得是直接去找时辰好呢,还是过几天再说呢?”
“你确定要马上去找时辰吗?”
间桐雁夜问道。
“当然,我可没有拖延症,早点解决了这个问题,早点轻松,你觉得呢?”
苏白说道。
“呃,还是算了吧。”
间桐雁夜犹豫了半晌,最后放弃了找时辰的麻烦。
“你居然要放弃!”
苏白震惊的看着间桐雁夜说道。
舔狗不是讨厌死了远坂时臣的吗?
都说出了一切都是时辰的错。
为什么现在要放过时辰了呢?
舔狗的野望跑到哪里去了?
难道不知道干掉了远坂时臣,就能得到女神跟女神的女儿了吗?
果然!
正常人是理解不了舔狗的想法的。
“是呀,我想放弃了。”
间桐雁夜点头道。
“为什么?”
苏白问道。
“巴萨卡,我没跟你说过吧?”
间桐雁夜突然笑着说道。
“是呀,你没跟我说过,现在说说原因吧。”
苏白说道。
“我呀,一开始参加圣杯战争,为的就是小樱呀。”
间桐雁夜说道。
“这个……我是知道的。”
苏白说道。
“现在小樱安全了,不再受到脏砚的威胁,我也没有了当初的愤怒了。”
间桐雁夜缓缓地说道:“所以,我就放弃了报复时辰的想法,当然,要是有可能的话,我也想要给时辰一个教训。”
“你这家伙的心思,我还真是搞不明白呀,明明按照我给你出的主意,你就能得到你想的了,为什么最后放弃了呢?”
苏白摇了摇头,无奈的看着间桐压夜说道。
“可能是怕葵姐伤心吧。”
间桐雁夜说道。
“你这个家伙真是优柔寡断。”
苏白撇了撇嘴,然后对他说道:“算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逼你了。”
“多谢你的体谅。”
间桐雁夜感激的说道。
“不用谢,不用谢,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的。”
苏白说道。
“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你,因为你没有逼我做不喜欢的事。”
间桐雁夜说道。
“好了,接下来的七天里,你就乖乖的待在间桐家吧,不会有不长眼的魔术师来找你的麻烦的。”
苏白说道。
“你呢?”
间桐雁夜问道。
“我呀,当然是出去搞事了。”
苏白笑着说道:“吃完了早饭,看完了小萝莉,我就出去了。”
“那个……圣杯战争期间的潜规则里,不许在白天搞事。”
间桐雁夜说道。
“哎呀,你也说了是潜规则了,既然没有形成条文,当然不用去遵循了。”
苏白说道。
“你不要冲动呀,真要是闹出了什么大新闻,那就糟糕了。”
间桐雁夜马上说道。
“放心好了,我心里有数的。”
苏白说道。
我就是不放心啊。
你这个假冒了兰斯洛特的家伙,心里能有什么数?
我看呀,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间桐雁夜在心里疯狂的吐槽了起来,有心劝说苏白一下,让他不要出去作死的。
但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间桐雁夜感觉自己郁闷的要死。
“好了,时间不早了,小萝莉怎么还没有起床,我过去叫她起床了。”
苏白转身就走。
“等等!”
间桐雁夜马上喊道:“小樱还是个孩子,你别对她下手呀!”
“喂,你这个混蛋,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好人呀,刚刚从老怪物的手里拯救了你们两个,现在你却把我当成了坏人,真是太过分了!”
苏白嫌弃的看了间桐雁夜一眼说道。
“你误会了,我没有觉得你是坏人,只是想跟你一起去叫醒小樱罢了。”
间桐雁夜马上解释道。
“你这都监视上我了呀。”
劍俠風雲錄 蕭清風
苏白黑着脸说道。
“我没有那个想法,真的是跟你一起去叫醒小樱的。”
间桐雁夜再次解释道。
“好吧,我就相信你了。”
苏白说道:“现在就去叫醒小萝莉吧,那么可爱的小萝莉,老虫子居然敢那么对她,真是太过分了,消灭掉他,也是应该的!”
“小樱现在应该起床了。”
间桐雁夜说道。
“你都没有看到,怎么知道小萝莉起床了?”
苏白问道。
“小樱一般在这个时候都起来了。”
间桐雁夜说道。
“既然已经起床了,为什么还没有过来呢?”
苏白反问道。
“可能是在洗漱了。”
间桐雁夜猜测道。
“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苏白说道。
“好。”
间桐雁夜点了点头,终究没有阻止苏白的意思,而是跟在他身后去了小樱的房间。
当两人进了小樱的房间,却发现小萝莉没有起床,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从来到间桐家后,小萝莉就没有好好睡过,每天都在痛苦中度过。
现在呼呼大睡,也只是因为真正感受到了安全,不用再去跟虫子来亲密的接触了。
“原来还在睡觉呀。”
苏白说道。
“嘘!”
间桐雁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示意苏白跟他离开房间。
苏白倒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跟在了间桐雁夜的身后,一同离开了小樱的房间。
“谢谢你没有把小樱给叫醒。”
间桐雁夜感激地看向苏白说道。
“小萝莉睡的那么香,我也不忍心把她给叫醒呀。”
苏白笑着说道。
“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你。”
间桐雁夜坚持道。
“好了,不用跟我说这些客套话了,小萝莉难得睡上一个好觉,我当然不会打扰她了。”
苏白说道。
“小樱她这一年半确实受罪了。”
间桐雁夜说道。
“这都是老虫子的错,现在他也挂了,小萝莉不会再吃苦了,你该高兴的才对。”
苏白说道。
“是该高兴,但我却高兴不起来。”
间桐雁夜说道。
“为何?”
苏白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早些年有能力,就不会让小樱吃苦头了。”
间桐雁夜自责的说道。
“呃,不是我高看你呀,就算你从小开始学魔术,也变不厉害,因为你的天赋实在是太差劲了。”
苏白直言不讳的说道。
“你这么说,真是让我伤心了。”
间桐雁夜苦笑着说道。
“我这说的是实话呀。”
苏白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实话最是伤人心吗?”
间桐雁夜问道。
“我知道呀。”
苏白说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说?”
间桐雁夜反问道。
“当然是因为我觉得这么说有道理啊。”
苏白说道。
“我跟你没办法交流了。”
历史维修工 何时秋风悲画扇
间桐雁夜无奈的说道。
“没办法交流,我们就不用交流了。”
苏白笑着说道:“正好我也不怎么想跟你交流了,时间不早了,我出去逛逛了。”
“先等等,你出去的时候,能不能改变一下形象?”
间桐雁夜突然问道。
“为什么让我改变形象?”
苏白好奇地问道。
假面邪皇:專寵小奶娘 壹泓
“你现在的样子太古怪了,这么直接走出去,会引起骚乱的。”
间桐雁夜说道。
“我觉得你想多了。”
苏白说道。
“不,在我看来,我没有想多。”
间桐雁夜说道。
“好吧,应你的要求,在出去之后,我会改变一下形象的,不会引起轰动,现在你该放心了吧?”
苏白问道。
“多谢了。”
间桐雁夜说道。
“哎呀,你这个家伙,我都说了,不用跟我道谢了,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苏白嫌弃的看着间桐雁夜说道。
鬼喘氣 邪靈壹把
“真是抱歉。”
庶女重生
间桐雁夜又一次道歉。
“算了,我不跟你这个家伙一般见识了,我先出去了,今天晚上看看情况,或许我就不回来了。”
苏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