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222、何苦來哉鑒賞

Home / 歷史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222、何苦來哉鑒賞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望向了他。
黄道吉吓了一跳,赶忙道,“别这么看着老子!
你们他娘的想干嘛!
老子替你们挡灾了,你们就没有一点感恩之心吗?
你们的良心都是让狗给吃了?”
他心里非常懊悔。
打铁把自己打成了铁憨憨!
没事瞎嚷嚷什么啊。
嚷嚷也就罢了,怎么就眼睛不好使呢,最后自己变成那个出头的了,众目睽睽之下,丢尽了脸面。
猪肉荣笑呵呵的道,“老黄啊,你干的不错,没人责怪你,真的,我就是替你高兴,你黄道吉的名字终于入了王爷的耳朵,以后发达快乐了,别忘记众位兄弟就好。”
“你少放屁了!”
黄道吉跳脚道,“都是你们坑的,老子要是倒霉了,一定拉着你们一起垫背,一个都别想跑。”
在三和,和王爷是什么样的人,简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可是出了名的小气鬼!
说是睚眦必报也不为过。
尊老爱幼?
不存在的。
和王爷记起仇来,别说他这样的老头子,就是孩子都不会放过。
再说,扰和王爷睡觉,可不是小事!
和王爷大庭广众之下,曾经亲口说过他最恨两件事情:一是打扰他睡觉睡到自然醒,二是影响他数钱数到手抽筋。
否则他一定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碾转反侧”、“破财消灾”。
压根就不是一个什么大度的人!
黎三娘嗤笑道,“黄掌柜的,你刚才的气概呢,只要双足踏地头顶天,乌云遮盖是惘然。”
俨然已经忘记,刚才她也是积极参与的一份子。
“今年的免税不会真的没了吧?”
王小栓心惊胆战的道。
“哎,”
梁庆书叹气道,“王爷金口玉言,自然是真的。
你等倒是无所谓,值百抽一,横竖不过几钱、几个铜板的事情,我就倒霉了,多了不说,几万两银子是至少的,回去了,还不知道怎么跟东家交代呢。”
他梁家作为供应商,光是每日过手的银钱就有上万两!
这要是交税钱,还不得肉疼死!
“哎呀,这么一说,我就没那么难受了。”
王小栓笑着拍了拍胸脯。
虽然他今年挣了百十两银子,但是他撑死就象征性的交十几个铜板——田亩赋税,毕竟他不是货商,各地的关卡根本抽不到他的税。
而且大多数民夫都是这种情况。
真正倒霉的还是各家供应商,货物经过各处关卡的时候,什么货、多少货,书册上都写的明明白白,想匿税都没办法。
“就是,就是,跟咱们关系不大…..”
其他人也纷纷跟着附和,嘻嘻哈哈,有说有笑。
突然间,空气中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幸福和痛苦,有时候就是这么对比出来的。
只要你不比我过得好就行。
“人的劣根性啊……”
林逸站在城楼里,透过城楼的洞口,露出一双眼睛,遥遥的看着。
他向往的是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奈何这届的群众都是刁民居多,大多数没进过学堂,大字不识得几个。
不能光给萝卜,还有学会用棒子,与他们“打”成一片。
包奎赔笑道,“王爷,这些人都是属驴子的,不打一鞭子都是不肯走一步的。
还是要多多教训。”
林逸揉揉眉头叹气道,“明日领军出门的是谁,安排好了没有?”
包奎道,“沈统领的意思是自己亲自去,属下明日领军回潭城,纪卓回庆元城。”
林逸叹气道,“人手还是不足啊,怎么越来越不够用了呢。
麻贵,你出去锻炼锻炼吧,别在老子面前碍眼了。”
“王爷……”
麻贵吓了一跳,赶忙道,“属下根本不懂军务,王爷还是另选贤能吧!”
林逸淡淡地道,“有能力的人有很多,但是值得本王信任的不多,你不去谁去?
带上吴州总兵庞庚,告诉他,这是本王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在忠心与能力之间,他当然选择忠心。
“卑职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麻贵见林逸如此说,噗通跪下,不再多言。
“行了,不要搞这个样子,好像生离死别似得,看着膈应,”
林逸又朝着包奎摆摆手道,“既然你明日要回岳州,就赶紧去准备吧。”
“是。”
包奎同样磕了响头,然后起身离开了。
麻贵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包奎走了,直接去找沈初。
至于后面谁接替他和王府侍卫统领的位置,就是总管的事情了,他想操心,都没那个权利。
夜深人静。
洪应等林逸安然入睡后,悄悄合上了房门,看了眼守卫在门口的一名侍卫。
然后很是淡漠的道,“何鸿。”
“总管!”
一名高大的汉子赶忙拱手应声。
“从现在起,你接替麻贵的位置。”
洪应不等他回话,便飘然而去。
按照王爷的命令,他与叶秋等人需要日夜守护在娘娘与公主的房门口。
突然,他的耳朵耸了一下。
旁边的瞎子淡淡的道,“我去吧。”
说着拿着竹节,没入了黑暗之中。
在布政司衙门的围墙边,他直接停下来了,对着站在围墙边的黑衣人道,“你不该自寻死路的。”
说着手中的竹节毫不客气的朝着黑衣人挥了过去。
黑衣人手中的剑刚格挡在胸口,整个人便砸上了围墙。
然后嘭嗵一声,直接落地,蜷缩着身子。
瞎子的竹节抵在黑衣人脖子上,正要有所动作,他听见了声后的动静,淡淡地道,“和尚,你还不睡觉?”
“瞎子,麻烦你饶了她吧。”
和尚双手合十,很是诚恳的道。
瞎子摇了摇头道,“我说了不算的。”
只要有洪应在的地方,都由不得他们做主。
“阿弥陀佛,”
和尚朝着黑衣人走过去,叹气道,“谢姑娘,你何必自讨苦吃呢。”
黑衣人拉开了脸上的面罩,皎洁的月光底下,露出了谢小青那绝美的容颜。
她擦拭了一下嘴角溢出的鲜血,惨笑道,“和尚,我两天没看到你了,城里的客栈都关门了,我没地方去了。”
“何苦来哉。”
和尚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