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ptt-一千五百五十四 帝國戰車還在前進,但也並非毫無波折

Home / 歷史小說 / 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ptt-一千五百五十四 帝國戰車還在前進,但也並非毫無波折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东汉末年枭雄志
时间缓缓流逝,兴元六年四月,郭瑾亲自主持了皇太子郭承志的冠礼仪式。
郭鹏和曹兰一起出席了这场冠礼仪式,亲眼目睹他们的长孙长大成人,从此作为一个成年人行走在人世间。
而仅仅一个月之后,郭承志就与诸葛瑾的女儿举办了盛大的婚礼,整个洛阳城张灯结彩,郭瑾为此甚至取消了当天晚上洛阳城的宵禁。
郭承志和诸葛氏的婚礼十分热闹,举办起来也花了不少钱,郭鹏难得的很开心,带着欢快的心情度过了这大喜的日子。
半个月之后,曹操病逝了。
郭鹏骤然闻讯,十分惊讶,曹兰更是直接晕倒在地,吓得郭鹏的心脏差点跳了出来。
曹操终究没有扛过这几乎无解的疾病。
据说大医馆曾经提出过一种治疗方案,是华佗主动提出来的。
他说,想要秉持着多年为士兵做外科手术的经验,为曹操也做一台外科手术。
但是这台手术并非是医治刀伤箭伤这种作用在人体其他部位的手术,而是在头部做手术。
从魏帝国建立以前到兴元六年,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外科手术的概念已经从军队里流传到了民间。
很多人都知道外科手术,知道这种需要用锋利的刀子切开肌肤进行治疗的方法。
从最开始的恐惧和不解到后来的渐渐了解,到如今,外科手术至少在城市里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所以一开始华佗说要给曹操做手术的时候,曹家人也没觉得什么,直到华佗说要把曹操的脑壳掀开,在脑袋里面动手术。
这可就把曹家人给吓坏了。
曹昂吓得不轻,曹丕脸色惨白,曹植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从军队里请假赶回来看望父亲的曹彰指着华佗的鼻子就痛骂他是不是想要了他父亲的命。
华佗再三解释,说这也是外科手术的一种,身体既然可以开刀诊治,头颅自然也可以,只是要求更加严格,更加危险。
可是曹操的病本身已经很危险,没有药可以治愈,这种方法是他苦心钻研之后所得出的唯一方法,与其等死,不如一搏。
曹植和曹彰坚决反对,曹丕闭口不言,一向很有主见的丁夫人也慌了神,哭哭啼啼之外什么都做不出来。
到最后,所有人都看向了曹昂。
僵尸医生 高楼大厦
长兄如父,父亲失去了做主的能力,母亲哭的慌了神无法做主,那么曹昂就是实际上的话事人,曹氏的家主。
昏 嫁
王牌近身保镖
曹昂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若如华大医所说,此法极为凶险,稍有不慎,家父性命难保,身为人子,我又如何能把父亲送到如此凶险的境地之中呢?”
华佗很失望,但还是继续劝说。
“此病症会有复发之时,眼下只是暂且平复,若下一次复发,可就真的不好说了,若进行治疗,或许还有康复的机会。”
曹昂内心痛苦挣扎,终究还是不敢背负这沉重如山的责任。
“若是治疗失败,父亲就不好了,若不治疗,父亲还能继续活,我只想让父亲活的更长久一些,华大医,我不能让父亲冒险。”
华佗无奈叹息,不再进行劝说的尝试。
于是不久之后,曹操再一次发病,这一次,他没有扛过去,终年六十六岁。
魏帝国仅存的一位三公级别的官员又一次病逝,这一回朝堂上的震动比之前蔡邕过世要大一些。
蔡邕名声大地位高,但终究没有什么权势,曹操却是实打实掌握了内阁权势十几年的高级官员,在朝中底蕴深厚,科举时代以前,也是有一些故吏为他奔走的。
科举时代到来,科举时代以前的门生故吏关系一次性清算完毕。
但是过往的一些情分大家还是记在心中,被曹操提携过的官员为数不少,之后贪慕曹操的权势主动接近他的也不少。
这些人都是广义上属于曹操的政治势力,曹操病逝了,于情于理他们也该来给曹操送别,同时见一见曹操的继承人曹昂。
至高武尊
当然,这时就没有前汉那种举主过世故吏戴孝的必要了,也没有把这层关系转移到下一代的必要,只是一种礼节性的告慰。
曹操没了,内阁首辅现在是满宠。
他们想要获得一样的政治地位,需要积极靠拢满宠,而不是继续靠拢无法把尊荣维持到第三代权力核心的曹氏。
更何况曹氏眼下最高职位的官员就是在内阁做辅臣的曹昂,至于曹昂什么时候能走到曹操的那个地步,可就不好说了。
大家来送一程,也算是全了之前曹操对他们的提携之恩。
曹操为官数十载,从前汉入魏,作为太上皇郭鹏的妻兄,与之从小就有好的关系。
后来加入郭魏政权,历任国相、郡守、州刺史、内阁首辅等官职,深耕郭魏官场二十余年,没有犯过大的政治错误,一路有惊无险的走下来,自有一份传奇的味道在里面。
能走到这个地步,自然是曹操的本领,是他的政治智慧,是他谨小慎微的处事态度。
他在地方安定百姓,为冀州战后的平复立功很大,在中央执掌内阁大权,为魏帝国政令通达立下很大功劳,总体来说,是一个优秀的官员。
于是太上皇郭鹏和皇帝郭瑾携带家人一起参加了曹操的葬礼,之后太上皇郭鹏亲自给曹操拟定谥号,谥曰【敬】。
曹操的政治遗产大部分都归属了曹昂,其他的被他的几个儿子均分,曹丕和曹植得到了职位的升迁,曹彰也得到了军职的提升。
不过对于曹家的几个孩子来说,或许曹操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没能在曹操在世的时候赶回来的曹冲之而言,或许更是如此。
曹冲之接到曹昂的信件之后就紧赶慢赶的往回赶,他当时正在罗马首都,一路往回赶。
本来时间是够的,结果不幸遇到了海上风暴,船只在印度地区搁浅,幸亏得到了郭珺的帮助才得以重新上路,但是耽误了时间。
等他回来的时候,曹操已经在谯县老家安葬了。
曹冲之只能对着父亲的坟墓痛哭出声,哭到昏厥也不能抚平心中的遗憾与伤痛。
他决定为父亲守孝三年,结草为庐,穿布衣,吃素食,不饮酒,不作乐,以此弥补自己未能见父亲最后一面的错误。
虽然说科举时代之后,守孝这种事情已经不再有任何政治上的利益,但是所有人都愿意相信曹冲之是出于纯粹的孝心而做出这样的决定。
丁夫人因为过度悲伤,从曹操下葬之后就生病了,缠绵在病床上,让曹昂心神不宁。
曹昂只能上表向郭瑾请求让他在家里侍奉母亲,他实在是不能放任母亲在病床上而忙于公务。
郭瑾答应了曹昂的请求,让曹昂的副手暂时接替曹昂的工作,给曹昂一段时间的休假。
除了曹家遭遇这样的变故,曹兰也十分伤心,为了曹操的去世病了一场,让郭鹏十分紧张。
他日日守在曹兰的身边不离开,亲自给她煎药、喂药,守在她身边伺候她吃饭睡觉,就和一个普通人一样。
曹兰的病终究还是治愈了,郭鹏长长松了口气。
这些事情好一顿折腾,等折腾完,时间也来到了兴元七年。
期间郭瑾特意找曹冲之做了一番谈话,得知此时此刻罗马帝国正在内战的边缘徘徊。
皇帝卡拉卡拉通过军事威望获得了更大的权力,并且亲自掌握了近卫军,开始向地方要权,要学习魏帝国搞中央集权,要把地方行省的财政和军事大权收到皇帝手里。
这哪里能让地方答应呢?
于是皇帝和地方行高官官们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政治斗争,你来我往,拳脚相加,眼看着政治矛盾无法调和,双方就要大打出手了。
这段过程之中魏帝国外交人员和商业人员作为重要的调和势力还参与过双方的谈判。
也正因为魏帝国商业力量的存在,所以双方投鼠忌器,勉强进行了一些政治上的妥协,把一些无关紧要的监督权力交给皇帝之类的。
但是卡拉卡拉并不满足,接连获得了几次镇压叛乱战争的胜利之后,他的野心越发的膨胀,开始要求更多的权力。
他采取了往地方派遣更多忠于他本人的官员的方式争夺权力。
地方军头们渐渐不能忍受的皇帝的诸多无理要求和夺权行为,双方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战乱一触即发。
因为涉及到了军头们的核心利益,商业利益与之相比也就不能算做多么重要的利益了。
魏国的外交使馆和商人们对此无能为力,无论怎么找人斡旋都没用,曹冲之作为卡拉卡拉皇帝身边的红人,也没用。
卡拉卡拉皇帝是哑巴吃秤砣铁了心,就是要搞。
鬼知道之后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但是不管罗马帝国怎么乱,魏帝国的政局始终是安稳的,君臣和睦,安定团结,大体上没有什么波澜,帝国战车不断地向前进。
当然,前进的过程之中,也不是没有一些小小的波折。
兴元七年二月,幽州传来消息。
张飞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