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盛唐陌刀王笔趣-第八百零九章 拙劣的離間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盛唐陌刀王笔趣-第八百零九章 拙劣的離間讀書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盛唐陌刀王
当夜李嗣业在帐中灯下奋笔疾书,用绢布给封常清写了一封叙旧信,信中只字不提当前的战事,而是声情并茂地叙述过往的同僚之谊,然后他把这封信分隔成几块,趁着夜色用强弓从不同方向射入潼关关城内。
潼关内部的兵力配比大概是龙骧军四万人,龙武军三万人,郭子仪的心腹军队三万人,封常清在其中只有七八千人,占全部军事力量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而太监直接掌控的军队数量已经达到了七成,相信这些箭矢只要有一支落到他们的手里,他拙劣的离间计就会生效。
城头巡夜的兵卒捡到了其中一支,连忙呈送到郭子仪的大帐中,但其余的两三支却被龙骧军和龙武军士卒捡到,这些兵丁自然要先呈送给太监鱼朝恩和程元振。
郭子仪接过箭矢后,将缠在上面的绢布拆解下来,笑道:“果然是离间计,手段如此拙劣,想必李嗣业是黔驴技穷了。”
等他抻展绢布一看,才发现被离间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封常清,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李嗣业的这种招术对他使的话,不会有任何效果,但是对封常清使出来,恐怕封常清连自辩的机会都没有,正因为皇帝本来就对封常清怀疑,因为他昔日是被李嗣业一手提拔起来的,更因为封常清现在所掌握的兵力在整个潼关守军中微不足道。很轻易就能够被抛弃。
郭子仪慌忙放下箭矢传令道:“对方射进来的箭矢肯定不止这一支,马上派人去搜寻,找到以后送到中军帐中来。”
他但心这些箭矢被鱼朝恩和程元振这两个太监得到,他们本身就是那种嫉妒功臣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物。
亲兵们得令之后立刻出去在城关内搜寻了一阵,回来向郭子仪禀报道:“我们找到的只有这一支箭矢,其余的都如石沉大海,渺无音讯了。”
郭子仪疲惫地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等到天亮时,才派人去把鱼朝恩和程元振请到帐中来。
他热情地请两位坐下,直接了当地问道:“昨夜叛军在城下向城内抛射绢布信件,两位公公是否捡到了,或许还看到了里面的内容。不管叛贼李嗣业在里面写了什么,这都是他的离间之计,请两位公公把箭矢的信件交给我来处理。”
鱼朝恩两人先是矢口否认,但郭子仪把亲兵叫进来当面对质后,两人很快又改变了口径,鱼朝恩硬着脸皮回怼道:“郭司空别忘了,我不只是受你管辖的龙骧军军使,还是朝廷派来监察军政的监军。不管这绢布上的内容只是叙旧,还是别有所图,或者封常清就算是清白的,也应该让近在长安的陛下知晓军情吧。他到底有没有与叛军李嗣业勾结,也只有陛下才能够决断。”
对方将这种话一出口,他就无法辩驳,只好说道:“那好,我也向陛下写一封奏疏,是非曲直,还请陛下决断。”
……
皇帝已经开始在关中,朔方,陇右三地征兵抓丁,扩大军队组织打持久战,只要潼关能够坚守住,李嗣业大军暂留陕郡洛阳便是无根之水无本之木,军心必然离散。将来郑蔡节度使季广琛和滑濮节度使许叔冀,淮南西道节度使来瑱,南阳节度使鲁炅等人稍稍恢复实力后,六路大军齐出,定能重新夺回河南。
只是最近他的身体日渐消颓,经常性的卧床休息,多数政事都交给李辅国来处理,但涉及到潼关的奏疏,李辅国需要亲自向他来汇报。
辅国跪坐在皇帝的榻前,先把鱼朝恩的奏报和观点输出:“叛军向潼关城内发射箭矢联络封常清,虽然内容俱是伤感叙旧一类的字词,但鱼朝恩怀疑里面有暗语,不然李嗣业不会这么闲。封常清经过数次惨败之后,麾下兵力只剩下六七千人。虽然这些兵力不足以固守城垣,但若是里应外合偷偷打开城门潼关则危矣,长安也将拱手让与他人,还请陛下慎重对待。”
李辅国又和盘托出郭子仪的建议:“郭子仪武断地认为这是李嗣业的离间之计,应当不予采信,他说如果封常清要反叛的话,在邺城之下的时候就该跟着反叛了。他还说陛下确实对封常清生疑的话,就请以避嫌的名义将封常清调离潼关改任他职,如此才能不使三军将士寒心。”
李亨从病榻上支棱起身体,询问李辅国道:“以你之见,谁的话更可信一些。”
李辅国低头笑了一声:“郭子仪这个人对陛下是忠心耿耿的,但就是喜欢雪中送炭,救人于危难之际,圣人若采纳了他的话,想必封常清必然会对他感恩戴德。整个大唐军中都是这样的联系,上下级相互提携一团和气,以恩情以纽带维系成的小集团比比皆是,损失的却是陛下的天威。”
李亨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冷声说道:“继续说。”
“其实封常清是否与叛军勾结都无关紧要,紧要的是他们都喜欢给自己留后路,前些日子鱼朝恩给奴婢寄来的信中说,他把李崇云的尸体吊在了潼关城墙上,说是奉郭子仪的命令。但郭子仪立马把脸拉了下来,似乎不愿意承受这样的名声。还有这次,李嗣业往城墙内射箭联络封常清,郭子仪若杀了封常清,就与叛军李嗣业彻底撕开了脸面,他抱着做好人的心思愿意给封常清机会。所以说这天下的人都有退路,只有陛下和奴婢没有退路。”
李亨声调中有坚定也有怒意:“静忠,你说的没错,这大唐社稷若亡,朕无路可退,百官却皆有退路。立刻传旨意给郭子仪,封常清勾结叛逆,意图谋反,命他亲自在潼关城头上监斩封常清,让他做个恶人又何妨。”
……
那些迎风流的泪 暖小葵
末缠之线
皇帝的旨意传到潼关,霎时间众将无不惊诧莫名,郭子仪尤为震惊,他在奏疏里已经给皇帝说得明明白白,阵前斩杀大将乃是军中大忌,但皇帝依然要杀封常清,这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吗?
念完圣旨的鱼朝恩低头凝视着跪在地上的郭子仪道:“陛下的旨意你也听到了,要求斩杀封常清。他麾下尚有精兵七八千,为了免生波折,还请郭司空下令将他叫到这里来,宣布圣旨将他擒杀。”
郭子仪沉思道:“此事请容我思虑一二。”
“呵,”鱼朝恩笑道:“还有什么可思虑的,难不成郭司空有所忌惮,还是郭司空认为封常清不该杀?”
郭子仪嗅到了这中间潜藏的杀机与诡谲,皇帝的疑心是来自与多方面的,他必须承担恶名,成为挨骂的那个人,才能够完全获得皇帝的信任。
如今为了郭氏子孙,为了大唐社稷,他只能狠狠心去担当这个刽子手。
“传我军令,请封常清到议事厅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