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真要逆天啦 柳一條-第1731章 鱷魚的眼淚!熱推

Home / 玄幻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真要逆天啦 柳一條-第1731章 鱷魚的眼淚!熱推

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推薦我真要逆天啦我真要逆天啦
另外一处至尊空间战场。
鳄美丽双目紧盯着鳄元妖皇,眼神逐渐变得冰冷无波。
“为什么还不动手?”
“你把我牵引到这片空间战场,不就是为了吞噬我的血脉本源来强大你自己吗,怎么事到临头,反而犹豫了?”
鳄元妖皇微微一笑,一脸赞赏地看着鳄美丽,朗声道:
“不愧是我鳄元的种,脑袋瓜就是好使,比你兄长鳄丰神子强多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从一开始就选定了让你来替代本皇的精血分身去杨帆的身边蹭机缘、蹭气运,你确实要比你兄长鳄丰神子更适合当沼洼国下一任的妖皇族首!”
鳄美丽闻言,眼神变得更加冰冷。
鳄元妖皇的这两句话,已然清楚无比地说明,它的存在,就是为了供鳄元妖皇在必要的时候吞噬炼化所用。
都说虎毒不食子,这鳄元妖皇的心思,可要比虎煞妖皇狠毒多了。
妖族五大圣地,五位妖皇,估计也就只有它鳄元妖皇一妖,能下得了这样的狠心,特意培养自己的嫡系血脉来吞噬融合。
“怪不得在过往的那多年,每隔一段时间它都会往老娘的体内注入一股血脉之力,帮助老娘提升血脉纯度。”
“更可笑的是,老娘还一直都挺感激,以为它是为了提升老娘的修为实力,是为了我好。”
特战狂龙
“现在看来,所谓的血脉提纯,只不过它为了以后的血脉吞噬在特意培养并提升我与它之间的血脉同源度罢了。”
“毕竟,血脉同源度如果达不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就算是嫡系血脉,也不能轻易吞噬相融。”
鳄美丽瞬间就明白了事情的所有前因后果,心底一片冰凉。
怪不得它从小就被鳄元妖皇像是牲畜一样地圈养起来。
怪不得鳄元妖皇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它们之间的血脉关系。
怪不得铁齿鳄一族中的所有长老、神子对待它的态度都是如此地不同。
原来从一开始,它就是一个工具,一个专门用来供鳄元妖皇吞噬血脉,提升破境的工具!
现在,收割的时间到了,鳄元妖皇终于冲它露出了獠牙,不必再像是以前那样遮遮掩掩了。
“行了,养了你这么久,费了这么多年的精力与心血,也是你该来回报本皇的时候了!”
鳄元妖皇轻轻抬手冲鳄美丽招了招,嘴角带笑,眼角却不自觉地流下了两滴眼泪。
“来吧,小美丽,如果你选择顺从一些的话,本皇可以考虑让你少受一些痛苦。毕竟父女一场,为父也不想看到你临死之前痛苦挣扎的样子。”
鳄鱼的眼泪,从来都是为食物流。
鳄美丽看到鳄元妖皇脸上流出来的那两滴虚伪的眼泪,忍不住一阵自嘲。
亏得它之前还对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报有什么希望与幻想,果然,它还是太天真了啊。
想想看,之前纵是沼洼国圣地被毁,鳄辛、鳄丰神子等一众铁齿鳄族群被完全覆灭的时候,都没有见这位鳄元妖皇出来阻止相救。
现在,只是为了它这个从小就被圈养起来的小女儿,它又怎么可能会有任何怜悯不忍之心?
它的心中只有自己,所谓的圣地、族群、血脉,在它的眼中,都只不过可有可无的工具而已!
“看在你生我并养了我的份上,我最后要提醒你一句。”
鳄美丽没有反抗,看着伸手擒拿自己的鳄元妖皇,面无表情地淡声提醒道:
“我现在已经是二级至尊境,修为比你高,血脉浓度也未必就比你低,一但你激发血脉吞噬秘术,最终的结果未必就是你想的。”
鳄元妖皇闻言一愣,继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不但差点儿岔了气,还顺带着又滴下了两滴眼泪。
“真是个乖孩子啊,都死到临头了,还不忘说这样的笑话来哄本皇开心。”
“说实话,如果不是人族势大,本皇必须要吞噬你的血脉之力尽快地强大自己去为族们报仇雪恨,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取了你的性命呀!”
说着,鳄元妖皇又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
特种兵王纵横都市
不过,它想要禁锢擒拿鳄美丽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
刷!
只这么一下,鳄美丽就被鳄元妖皇给牵引擒拿到了自己的近前,看着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反抗迹象的鳄美丽,鳄元妖皇满意点头,把手在鳄美丽的小脸上轻拂了一下,淡声道:
“小美丽,你放心,本皇会很快的,保证不会让你承受太多的痛苦。”
“还有,你为本皇,为咱们铁齿鳄一族所做出的贡献,本皇还有幸存着的族人们,会永远铭记的。”
说完,鳄元妖皇意念一动,直接引动了体内的血脉之力,激发了血脉吞噬秘术。
砰!砰!
心跳乍响,血脉共鸣,两只至尊铁齿鳄体内的气血之力同时沸涌翻腾,澎湃不止。
“来吧,来吧!”
“二级至尊境界的血脉之力融合,必然能让本皇的实修境界再上一个台阶,到时区区一个杨帆算什么,人族的三大皇者又算什么,本皇人妖就能全部将之镇压!”
鳄元妖皇张开双臂,兴奋至极地昂头咆哮欢呼。
它期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今日若不是借助虎煞妖皇的东风,它可能还要继续隐藏苦熬下去。
毕竟,杨帆还有他身边的那些至尊弟子与至尊宠兽并不好惹,单打独斗的话,它有九成的可能也会步入白熊妖皇的后尘,成为杨帆成长路上的踏脚石。
但是现在,它成功了。
它马上就能吞噬了鳄美丽体内的血脉修为,它马上就能成为二级至尊、三级至尊、甚至四级至尊境!
到时候,整个本源星,天上地下,唯它独尊。
这种事情,光是想一想,就让它忍不住一阵小兴奋呢。
“诶?”
“嗯?!”
“怎么回事儿,这不对啊,血脉吞噬已经开始,为何本皇体内的血脉力量非但没有增强,反而还在不停地外泄呢?”
很快。
兴奋之中的鳄元妖皇就发现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
它想像中的血脉增强、实力大增的情况并没有如约发生,反而它自己体内的血脉力量与神魂修为,竟然在不自觉地向外流逝,在反向地涌向鳄美丽的体内!
不由地。
鳄元妖皇就想到了刚刚在它激发血脉吞噬秘术之前,鳄美丽那番面无表情的警告。
“我现在已经是二级至尊境,修为比你高,血脉浓度也未必就比你低,一但你激发血脉吞噬秘术,最终的结果未必就是你想的。”
小美丽的话音犹如在耳,可是刚刚鳄元妖皇却没有把这些话给当回事儿,完全是当成一个笑话来听的。
而现在。
发生在它们身上的状况却无一不说明,鳄美丽刚才并没有在开玩笑,它体内的血脉浓度,竟然真的要比鳄元妖皇丰厚、强大!
“这怎么可能?”
“你可是本皇的种,是本皇的血脉延续,你的血脉之力怎么可能会比本皇还要强大?”
“这不可能的,放你离开之前,本皇亲自查验过你的血脉浓度,甚至连本皇的三分之一都没有!”
鳄元妖皇不敢相信。
这些年为了将鳄美丽体内的血脉同源度调整到与自己相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程度,鳄元妖皇每次都会亲自将自己的血脉之力注入到鳄美丽的体内。
所以,对于鳄美丽的血脉强度,鳄元妖皇清楚无比,至少在它闭关之前,鳄美丽的血脉浓度绝对是远远不如鳄元妖皇。
“只用了短短半年的时间,你体内的血脉浓度竟然提升了三倍以上,完全超越了本皇,你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又是因为那个杨帆?!”
想到了其中最有可能的原因,鳄元妖皇一脸地错愕与不甘。
“杨帆那个混蛋,他到底是什么妖孽?能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让你的修为突飞猛进,先于本皇一步提前超脱破境也就罢了,为何连你体内的血脉浓度他也能帮你提升得这么迅速?!”
就算是本源意志的化身,就算是气运之也,也不能这么欺负妖,这么变态的啊!
“我主人粑粑的能力与胸襟,自然不是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小丑所能理解的。”
听到鳄元妖皇的不甘咆哮,鳄美丽抬头轻瞥了它一眼,不屑道:
“说起来,我还要多谢谢你,把我送到了主人粑粑的身边,让我遇到了我这辈子所能遇到的最大机缘!”
提起杨帆。
鳄美丽的脸上不自觉地就泛起了一丝崇拜与狂热。
之前因为杨帆剿灭沼洼国、虐杀铁齿鳄一族所造成的种种不快与芥蒂,也在这一刻全都变得无关紧要,变得烟消云散。
现在,它已经不算是铁齿鳄一族的族人了。
现在,它唯一亲近的人也就只剩下它的主人粑粑了。
看到鳄美丽脸上的不屑表情,鳄元妖皇心中一片苦涩。
它机关算计,苦等数年,甚至连圣地被毁、族群被灭都能忍着蜇伏不出,可是最后,却换来了这样一个下场!
这算什么,报应吗?
眼看着自己体内的血脉本源、修为感悟,全都在不停地向鳄美丽的体内传输,鳄元妖皇的眼角一润,眼泪再次忍不住流了出来。
这一次,它是为自己而哭。
因为血脉吞噬秘术一经激发,就不可逆转,除非一方被完全吞噬,否则永远也不会停止。
换句话说就是,它已经不会再有任何活下去的希望了。
“这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没想到我鳄元妖皇机关算尽,小心翼翼、缩头缩脑地苟了一辈子,最后竟然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小美丽,不管你心里再怎么恨我,你体内终归还是流着本皇的血脉,以后咱们铁齿鳄一族,就全靠你传承延续了!”
在身形虚化,血脉渐稀的最后一刻,鳄元妖皇的目光又落在了鳄美丽的身上。
此时,鳄美丽身上的修为气息大盛,才这么会儿的功夫,它就已然突破进化,晋级一了三级至尊境。
听到鳄元妖皇的临终嘱托,鳄美丽面无表情地轻摇了摇头,淡声道:
“你想多了,从你对我施展出血脉吞噬秘术的那一刻起,你我之间的血脉关系在我心中就已经完全断绝了。”
“从此以后,我鳄美丽只代表我自己,铁齿鳄一族与我没有半点儿关系!”
“还有,我以后会继续追随我的主人粑粑,一切都以主人粑粑的意志为先,如果主人粑粑想要将铁齿鳄一族游离在外的那些低阶铁齿鳄全部剿灭,我不会再有任何异议!”
鳄元妖皇闻言,面上苦涩一片,张开嘴巴,竟然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