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零七章 她在哪裏分享

Home / 現言小說 /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零七章 她在哪裏分享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她说在外面与合作商吃饭。这都十点多了,跟什么人吃饭能吃这么久,薄唇抿起,心慌的感觉也不知从何而来。直觉告诉他,夏岑兮一定有事瞒着他,那丫头现在耍小聪明厉害着。
靳珩深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打夏岑兮的电话,无人接听。想了想又换了个号码,没过几秒,那边就很快的接了电话。
“喂。”靳珩深声音清冷,没有一丝温度,直接了当的问她。
“夏岑兮去哪了?”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嘴里呢呢喃喃回了过去:“夏总,夏总在应酬啊。”
靳珩深听清夏岑兮秘书所说的话,顿时心里一沉,刚才有些发慌的心现如今更加紧了起来。
手中握着手机的力度也大了很多,咬牙。
冲那边又问了过去:“她在哪里?”
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初城
他尾音微微带着点颤音,听得出来有些着急,但面上却还保持的淡静。
夏岑兮秘书被这一轮电话攻击吵得是没了睡意,晃了晃神才反应过来,居然是有人在她这挖她老板的信息。
“我凭什么告诉你啊,你谁啊你让我泄露我老板地址,不可能。”
靳珩深的手心攥紧,已经快磨光了耐心,声音冷淡,凉的让人心头一颤。
口中缓慢的吐了五个字,让那头的人手机掉了下来:“靳珩深。”
夏岑兮秘书双眸睁滞,意思立刻清醒了,快速的告知了夏岑兮所在的饭店。
靳珩深听后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起身快步出了大门。随意的挑了一辆离他最近的车。脑海中一遍遍想着那几个让他近乎在气愤边缘的词话。
应酬,饭局,十点半。
靳珩深的掌心用力捶了下汽车方向盘。
夏岑兮,你真是好样的。独自一人就敢去应酬,还是那么一大帮人。
靳珩深想的越深,车速飙的也越来越快,车窗开着半栏,强大的风流充斥在车厢里。却怎的也灭不掉他心中的那团火。一路上时刻看着时间,一遍遍的给夏岑兮打着电话,始终都是无人接听。
慢慢的,靳珩深额头已升起一层薄汗,后背因为强度紧张发起冷汗。
麟之逝狐之悲 叁分度
十点半,街上只有零零散散一些骑着电车自行车的学生,双道都空荡荡的。
靳珩深都不知道自己略过了多少红绿灯,才在最快的时间到达了夏岑兮所在的饭店。
问了饭店服务员,大步上了二楼。包厢门是半开的,在楼梯间就能隐隐听到里面的吵闹声。里面十几个男人有一半人都正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整个屋子都烟雾弥漫的坐在位置上看好戏。
几个个子不高的男人都站在夏岑兮旁边话音猥琐的出言不逊。
一句一句侮秽的词从他们的嘴中蹦出来落在靳珩深的耳中。
他薄唇紧抿着,黑眸深邃深不见底盯在那落在夏岑兮隐隐发怒的脸上。
顿时心中怒火染起,眉梢间满是戾气,跨步上前,抓住离夏岑兮最近的那个人的衣领。
垂在腰间的拳手立马捶在了他满是肥肉的脸上,一把将他踢到了一边。
即使他的正脸没露出来,单单一个背影,夏岑兮就已认出了。那用力的一拳,更像打开自己的心上,鼻尖感到酸涩,眼眶一红。在被所有人辱骂时,她没有哭,被人推搡时没有哭,但他出现了,挡在她身前,给了她保护那一刻。
这一刻她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被靳珩深所打的男人,正是最开始最先挑衅夏岑兮的张老板。
他被打的脸颊立马肿了起来,想说话牵拉嘴角也疼的厉害,喘着两口粗气:“谁,谁打老子。”
张老板拖着身体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愣神迎来的就又是一脚将他再次踢倒。
梦回大清 金子2006
“靳珩深。”仅仅三个字钻进张老板耳里,让他整个人一颤。
刚围在夏岑兮旁边的人都立马退到了一边,离得是要多远有多远。
“怎么回事,不都说她们只是挂名夫妻吗?”
“不是说靳总对她妻子十分厌恶吗?甚至毁了夏家!”
……
瘫在地上的张老板睁开眼看着面前正俯瞰他的靳珩深,大气不敢喘一个。
他薄唇轻启,唇角微勾的让人害怕,仿佛带着丝玩味的凑前一步,微躯下身垂眸阴冷的看他。
“张老板,杰奥百货,是吧?”
张老板被他的举动吓得不敢动弹,他神情都冷的让人瘆得慌,猜不出下一步让人想要干什么。脑子一片混白,僵硬的点了下头,随即意识到什么,又赶紧摇头,嘴里也紧张的说:“不是不是。”
下一秒,靳珩深说的话让他如同雷击,毫无温度的对他道了出声:“那就好,因为过了今天杰奥百货马上就要倒闭了。”
张老板哆嗦的手指颤动,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立马从地上滚起来,跪在靳珩深面前。声音颤抖,抱着他的腿:“不,靳总,我知道错了!您千万不要牵动我的公司!”
靳珩深皱眉,眼都不带眨一下,厌恶的踢开了他。
张老板心里十分清楚,自己没了公司,就是一个穷光蛋。他忽然咬牙,举起自己的手,紧接一掌打在自己的脸上,清脆的巴掌声响彻,脸上立马见红。边扇自己边说:“靳总,我不该贪恋您太太的美貌,是我的犯贱,我不该对您的太太动手动脚的。”
一个接着一个的巴掌声,所有人看的心里都担惊受怕的。
靳珩深的说一不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他下手了,杰奥百货肯定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所有人都往后面缩了缩,生怕待会引到自己身上。
靳珩深没在理会后面一直叽叽喳喳的张老板,转过了身,向夏岑兮走来,微微俯下身。
看到她衣服经过拉扯,变得皱巴巴的,指尖狠狠的触了下。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搭在她的肩上,一把将她抱起来。
夏岑兮窝在他的怀里,这个微暖的怀抱得触意,让她怔的不知所以。
靳珩深的视线扫过那围在一起的男人身上,巴掌声接连不断,他的声音力度不轻不重,摄在每个人心上。
“记住,她夏岑兮,是我靳珩深的人。谁若动她,那就是跟我靳珩深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