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188、吃人血饅頭分享

Home / 都市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188、吃人血饅頭分享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警察同志,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跟小廖是同事,他出了事,我帮他顶着,为此还被那女顾客一顿臭骂,你说我图啥?”
感觉自己是受到万般委屈,赵天德吸了吸鼻子,目光顿时歪向一角。
顾晨瞥了瞥那罐老鼠药,又道:“那你买老鼠药,真的是为了对付老鼠吗?”
“呵呵,警察同志。”闻言顾晨说辞,赵天德直接嗤笑着回道:“老鼠药不毒老鼠,难道毒人?”
“没错,小廖就是这么死的。”王警官直接脱口而出。
在王警官看来,赵天德属于不见棺材不掉泪。
眼看此时顾晨还没将调查真相说出来,赵天德倒有点先入为主的样子。
可王警官这么一说,大家明显感觉现场气氛忽然变得紧张起来。
赵天德收回目光,重新盯着王警官道:“你说……小廖是被毒死的?”
“没错,而且就是被同款老鼠药毒死的。”卢薇薇说。
“不可能。”赵天德摆了摆手,拒接接受:“小廖明明是被货车撞死的,大家都不瞎,不少人都看见了当时的情况。”
“可你们这些警察,却要改口说小廖是被毒死的,你们居心何在?”
“赵天德,到底是我们审讯你?还是你审讯我们?”感觉不放大招,这赵天德还有点得寸进尺。
于是王警官直接又道:“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在赵天德送的那份外卖中,检测出了剧毒物质。”
“而这种剧毒物质,就是你购买的这款老鼠药。”
闻言王警官说辞,赵天德贼眉鼠眼的看向左右,不敢直视大家的目光。
王警官则继续说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赵天德是被货车撞死的吗?那只是表象。”
“根据我们对赵天德的持续调查发现,他在过马路之前,明显有中毒的症状,因为他所送的这份外卖,被他躲在某处角落里偷吃过。”
“所以赵天德来到红绿灯前,实际上已经是毒性发作,他或许已经忍无可忍,像快点奔赴医院,才因此与货车相撞,导致当场死亡。”
“没错。”见王警官说的明明白白,顾晨则继续补充道:“如果从单个监控来看,很难发现问题。”
“就连处理事故的交警也认为,这就是一起因为要抢着时间送餐而导致的交通事故。”
“但是我们将所有监控摄像头进行拼接推理,从时间上来看,小廖就是因为偷吃了那份原本要送给顾客的外卖,才导致身中剧毒。”
“而且这种毒性极强,在短时间内,就造成了小廖的身体反应。”
“要不是发现,小廖并非真的是被这辆货车撞死,你可能就很好的掩饰了小廖的死因。”
“但很不幸,你遇到的是我们,芙蓉分局刑侦队。”
“等一等。”赵天德此刻有些慌神,抬手打断顾晨道:“你说,小廖是中毒身亡,他是偷吃了那份外卖对吗?那除此之外,你们还有其他什么可以证明的吗?”
“或许小廖中毒,根本就不是那份外卖引起的呢?”
“你不用为自己辩解了。”卢薇薇摇了摇头,也是不由分说道:“你以为那份外卖,现在被清洁工清理之后就没有证据了吗?”
“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当天我们刚好路过事发现场,而当时要送的那份外卖,已经被洒落一地,却刚好被路边烟酒店老板的小哈士奇给误食。”
“可今天一早,这小哈士奇就已经暴毙,我们对小哈士奇进行了解剖作业,检测出小哈士奇胃里的食物,含有剧毒物质。”
“而这个食物,就是那份外卖,跟你所买的这份老鼠药高度匹配。”
顿了顿,卢薇薇又道:“卖给你老鼠药的老大爷,我们也去走访过,他告诉我们,你要最毒的那种,我们也同时将那款老鼠药买了回来。”
“经过检测发现,这款老鼠药的成分,跟小哈士奇肚子里所含剧毒食物成分完全匹配。”
“不用多说,如果我们再对比死者小廖的话,那毫无疑问,三者之间所含剧毒物质,应该也是匹配的。”
抬头盯着慌神的赵天德,卢薇薇又问:“所以,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红尘尽处叹飘零 红尘似尘
“不……不是我。”赵天德忽然抬头,目光狰狞的盯住大家:“或许这只是巧合,这份外卖订单,是小廖送的,我并没有经手,怎么下毒?”
“你还在装?”见赵天德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顾晨也是直截了当的道:“实际上,这份外卖订单你不仅经手过,还利用三四分钟的时间下毒。”
见赵天德脸色发青,顾晨又道:“我们调查过那家餐厅,也问过后厨是谢师傅。”
“谢师傅告诉我们,那份订单原本是小廖的,却被你抢先一步拿走。”
“当时大家都在忙碌就没多注意,可现在看来,你完全是故意拿错订单。”
看着赵天德低下脑袋,顾晨继续说道:“而之后小廖来打包订单,在询问谢师傅之后才发现,订单不见了踪迹。”
“谢师傅当时正在忙碌,也没注意,所以小廖在后厨整整找了三四分钟。”
“而好巧不巧,就在这三四分钟之后,你又跑了回来,说自己的订单拿错了,但在这段时间内,你完全有机会下毒,可你却说你没有经手过?你还说你不是在撒谎?”
“我……我……”被顾晨揭老底,赵天德此刻目光呆滞,似乎内心的最后防线已被攻破。
顾晨则趁热打铁,继续说道:“你假装拿错订单,偷偷躲在后厨与餐厅大堂之间的通道,因为那边有个小厕所,你潜在洗菜阿姨之前冲了进去,在厕所下毒,随后再将订单还给小廖。”
“可就在小廖偷吃了外卖之后,毒发引起车祸身亡,你却又假惺惺的帮他重要了一份新的外卖,送到那名女顾客手里。”
“你从头到尾精密布局,却还在最后时刻吃人血馒头,为自己赚足了曝光度。”
见此时的赵天德正在瑟瑟发抖,顾晨又问:“可我还是不明白,你到底是跟小廖有仇,还是跟那名女顾客有仇?”
乐阳 温柔的堕落
“按理来说,如果你目的是对付那名女顾客,那小廖偷吃就属于意外事故,但你重新配送的外卖里,却没有再次下毒。”
“而如果是另一种情况,你非常清楚小廖的为人,知道他会偷吃,所以才下毒害他。”
“但如果是这样,女顾客也会食用那份带毒的外卖,这样一来,你就是毒害两人。”
“哈哈,不愧是警察同志。”闻言顾晨说辞,赵天德忽然变了脸色,猛的抬头看向顾晨,问道:“如果是你,你认为是哪种情况?”
打穿steam游戏库 岚德鲞
“我更偏向于第一种,或许你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女顾客,因为就算小廖有偷吃顾客外卖的习惯,但你根本无法判断,他是否每次都会这样做。”
“所以,我更相信小廖的死,只是因为自己嘴馋而造成的悲剧,而你真正的目的,其实是那名女顾客,因为假设你要谋害一个人,那必定会对那人非常了解,更别说那份外卖订单。”
“啪!啪!啪!”
就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赵天德嘴角一扬,忽然拍起了巴掌。
王警官见状,赶紧怒喝道:“赵天德,你想干什么?”
“厉害!”赵天德忽然对着顾晨竖起大拇指,不由赞叹道:“真想不到,我精心布下的局,竟然被你一眼看穿。”
抬头仰望天花板,赵天德也是无奈叹息:“我原本只是想毒死周熙雯那个臭女人,没想到,这该死的小廖坏了我大事。”
少爷似锦
低头看向众人,赵天德也是面目狰狞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小廖竟然会做出偷吃顾客外卖的龌龊事情,都是因为他,害得我计划全部打乱,他还真是该死。”
“你到底什么意思?”见赵天德诅咒起来还上头了,卢薇薇直接反问他。
而此时的赵天德,也撕下了之前的伪装,直接苦笑着道:“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女顾客周熙雯。”
“那你原本还有第二次机会下毒,你也重新让餐馆老板补做了一份外卖,由你亲自送过去,那你为什么这次没有下毒?”袁莎莎例行性的问他。
“哈哈。”赵天德干笑两声,也是不由分说道:“我傻呀?第一次下毒,我精心布局,就算追查起来,我也能找几个背锅侠。”
“可要是第二次下毒,一来我的毒药已经用完,二来如果我下毒,那么周熙雯一死,你们警方肯定会追查到我身上。”
“我没那么笨,要弄死周熙雯,我完全没必要急于一时,所以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将那份外卖送过去,给自己赢得一些名气。”
“是你自己通知的媒体对吧?”顾晨问。
赵天德表情一呆:“你……你连这也看出来了?”
“所有的新闻爆点,都不可能在极短时间内得到广泛传播。”顾晨抬头盯住赵天德,也是一本正经道:“因为补做那份外卖,是你打电话通知的餐厅老板。”
“所以媒体要想知道你是事迹,只能通过你,或者是餐厅那帮人才知道。”
“但我也问过餐厅内的所有人,大家都不曾跟媒体透露过,但是我电视台的朋友却告诉我,她们是接到网友在电台社交媒体上的多条私信,才赶过去查明真相。”
“所以我认为,如果餐厅没有将这件事情透露出去,那补送外卖这件事,必定是你自我炒作。”
看着赵天德一脸不服的模样,顾晨也是实话实说道:“我太了解新闻媒介的传播途径,那个给电台投稿的热心网友,应该就是你没错吧?”
“呵呵。”闻言顾晨说辞,赵天德长叹一声,也是无奈说道:“看来我今天是要栽你手里了,没错,那个把消息透露给新闻电台的人,就是我。”
“我想利用这次暖心外卖小哥的身份,掩饰我之前的布局,我得给自己找台阶,我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暖心同事的形象。”
“只有这样,媒体才会大量报道,我也非常清楚,媒体就喜欢这种正能量新闻,而且老板姓也喜闻乐见。”
“我就是抓住公众的玻璃心,让大家同情我,为我点赞,从而伪装我所犯下的罪恶。”
顿了顿,赵天德死死盯住顾晨道:“所以一旦电视台定性我为暖心外卖小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我可要将这件事情推得干干净净,却还能收割一波公众的同情。”
“你这是在吃人血馒头。”王警官怒拍桌子,也是愤怒不已道:“你同事小廖,因为你下毒导致身亡,你却在利用他的死,给自己制造话题伪装,你还是人吗?”
“吃人血馒头又怎么了?”赵天德质问王警官道:“如果我不这样做,我特么分分钟要被你们警方找出破绽,我只能这样,利用公众对事件本身的注意力转移,才能让大家误以为,他小廖就是车祸身亡,这件事情就这么定性。”
“除此之外,你们说,我还有其他办法吗?我只能吃人血馒头保全自己,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说道这里,赵天德直接哽咽了一下。
眼眸中含着泪珠,似乎随时想嚎啕大哭。
为了缓和现场紧张气氛,也为了安抚目前过于激动的赵天德。
顾晨不再问这个话题,而是转而将话题引到在周熙雯身上。
“那个女顾客周熙雯,你跟她有仇?”顾晨问。
春物
赵天德深吸一口气,默默点头。
“可你们并不认识呀?”昨天晚上的送餐经过,卢薇薇也是看在眼里的,于是继续追问赵天德。
然而赵天德却是摇了摇头,嗤笑着说道:“她周熙雯不认识我,但我却认识她。”
“当初要不是她脚踏两条船,我弟弟也就不会悲愤的去喝闷酒,最后醉死在小河里。”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周熙雯,我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可她却还好好的活着,还在滋润的享受生活,她配吗?”
“你有话说清楚,什么你弟弟醉酒猝死?”顾晨感觉情况似乎没这么简单。
此时此刻,赵天德似乎也放开了所有。
刚才既然说出这些,似乎就已经将压在心中许久的压力完全释放。
赵天德躺靠在座椅上,也是缓缓说道:“这个周熙雯,原本是我弟弟毕业后,参加工作交往的第一个女朋友。”
“他们一直很相爱,没过多久就同居在一起,为此,我弟弟经常跟我这个做哥的,分享他跟女友的日常,甚至还说过年带回家让爸妈看看。”
吸了吸鼻子,赵天德也是哽咽一声,道:“当初,弟弟带着周熙雯回到村里,村里所有人都以为,我弟弟找了个漂亮老婆,结婚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后来所发生的一切,是让我弟弟始料未及的,周熙雯跟我弟弟回到村庄后,感觉我家条件太过一般,所以从那时候开始,便有跟我弟分手的打算。”
“等等。”听闻赵天德说辞,顾晨忽然打断他道:“你说你弟弟曾经在过年的时候,带周熙雯回家过?”
“没错。”赵天德默默点头。
“那既然如此,你跟周熙雯应该也是见过的,可昨天你在给周熙雯送外卖的时候,我们其实也在路边看在眼里,似乎周熙雯根本就不认识你,这是怎么回事?”
赵天德吸了吸鼻子,苦笑一声道:“那是因为我没买到回家的车票,加上去年有点背,在外做生意,被人骗光了身上所有钱,所以我没脸回家,就骗我爸妈,在外头找了个女朋友,要去女朋友家过年。”
“可就是我跟爸妈这么一说,爸妈才告诉我,弟弟过年也带女朋友回家了,还把弟弟跟周熙雯的照片发给我看。”
擦了擦眼角的泪珠,赵天德也是无奈摇头:“那时候,我真的好羡慕弟弟,爸妈问我女朋友长啥样,我不敢给他们发照片,因为这一切都是假的,我只是躲在异乡的出租屋里,羡慕别人的新年假期。”
“那后来呢?”顾晨见赵天德已经打开心扉,于是便顺水推舟,继续问他。
“后来?”赵天德摇了摇头,也是悲愤不已道:“后来,也就是半年之后,突然有一天,我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
“他告诉我,周熙雯脚踏两条船,原来他一直蒙在鼓里,那个男人是周熙雯的老板,跟她关系不清不楚很久,就我弟人傻,以为找了个终身伴侣。”
“可后来才发现,自己才是那个小丑,直到某天,弟弟出差之后,在没有通知周熙雯的情况下,便提前返回到出租屋。”
“甚至为了给周熙雯制造惊喜,还特地买了她一直心心念念很久的项链。”
“可推开大门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傻眼了,地上一片狼藉,周熙雯跟他老板的衣服散落的到处都是。”
吸了吸鼻子,赵天德努力平复下心情,继续说道:“这两个狗东西,就这么睡在我弟弟的床上。”
“我弟弟当时就懵了,感觉一阵晴天霹雳,可就在这个时候,周熙雯却直接跟他摊牌说,自己喜欢的是老板,并不是我弟弟。”
“她说她跟我弟弟是不可能的,你们说,她周熙雯还是人吗?”
“所……所以,你弟弟……”
听闻赵天德痛诉周熙雯,吉喆也感觉不可思议。
这对于一个年轻男人来说,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赵天德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摆了摆手:“还能怎么办?我弟弟当时受刺激过度,深夜跑到酒吧买醉,将自己的遭遇,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哥哥。”
“那天晚上,我也一宿没睡,直接安慰他很久,让他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该分就分。”
“那你弟弟当时什么反应?”王警官问。
赵天德摇了摇头:“当时答应的我好好的,当晚就找了个宾馆先住下。”
“但是我不放心,就在第二天继续给他打电话,想知道他当时的状态。”
“可弟弟表面上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挂断我电话之后,当晚又直接跑去酒吧买醉。”
“我知道,弟弟陷得太深,他已经无法从这种屈辱中解脱。”
“所以,就在当晚,喝得烂醉的弟弟,一个人走到了河边,纵身一跃,跳进了河里。”
“直到被蓝天救援队捞上岸边,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
说道这里,赵天德整个人情绪奔溃,嘴角不停的抽搐,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弟弟,就是这么被那个女人给害死的,那可是我唯一的亲弟弟,他死的太冤了。”
“所以从安葬好我弟弟的尸体之后,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找到周熙雯,我要让她血债血还。”
“所以,你开始来到江南市,策划了这起投毒事件?”顾晨问他。
赵天德没有否认,直接点头承认道:“后来我曾去找过周熙雯,可能是周熙雯听说了弟弟的事情,有些害怕,所以偷偷离开了那座城市。”
“但恶有恶报,那个跟她绿我弟弟的老板,也在前不久,因为在高速路上打电话,被一名女司机别车的时候发生车祸,当场死亡。”
“但周熙雯却下落不明,但我不肯放弃,这几个月来也一直在苦苦寻找,终于还是皇天不负苦心人,让我知道,她就躲在我一直工作的江南市,而且在一家电商公司上班。”
“所以你为了达到谋杀的目的,伪装成外卖骑手?”卢薇薇问。
赵天德默默点头:“为了报复周熙雯,我入职了外卖公司,开始了我的计划。”
“但是我千算万算,唯独没有算到,我同事小廖竟然会因为嘴馋,而贪吃那份有毒的外卖。”
说道这里,赵天德也是无奈摇头,道:“我真的是没想害他,只是想利用他当我的背锅侠,帮我做掩护,但我并没想毒死他。”
“可这个蠢货,他为什么要偷吃?如果不是他,或许现在倒下的……就应该是她周熙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