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婆也重生了笔趣-第151章 保密鑒賞

Home / 都市小說 /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婆也重生了笔趣-第151章 保密鑒賞

我老婆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我老婆也重生了我老婆也重生了
有这四点在,就算勉强入行也搞不出什么成就来。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先从局部入手,比如说买专利。
现在通讯方面的专利有很多,国内国外都有,而且还不受重视,所以价格不高。
趁着那些专利在被人发现之前收购下来,就算自个儿用不上,也能当个专利流氓,等那些专利值钱之后,真可以坐着收钱,每年啥都不用干,光签字授权就能拿到巨额的专利费用。
而且有专利在手,入行之后就可以和同行们进行“友好”交流,以专利换专利,可以最大程度避免被人卡脖子。
行话来讲,这就是技术储备。
有技术储备的前提下,做啥都容易一些,不然的话,只能买买买,那就太难了,譬如说雷老板的某米。
某米的体量也不小,国内国外的销售额相当可观,但为什么某米就是不赚钱呢?
很简单,某米没有技术储备,全靠买,而且为了吸引用户只能走性价比高的路子,这也极大程度上压缩了某米的利润空间。
于是,为了赚钱的某米,疯狂的做周边卖广告做营销。
不过也正常,某米本就是互联网公司,又是以发烧粉起家,赚的是粉丝的钱,一系列操作到也正常。
卡能召唤师 北方有木槿
但某米如果能早点储备一些有分量点的专利,也不至于线上线下都那么被动。
美人目 九尾i
有人也说了,某米每年也没少花钱做研发啊,也是十位数级别的。
但行内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给研发部门发一个亿的奖金,这也是研发费用。
给研发部门高管一人配了一台车,这也是研发费用。
给研发部门盖了一栋科研楼,这也是研发费用。
给研发部门开工资,同样还是研发费用。
所以,看一家企业到底有没有做研发,别看他花了多少钱,要看他做出了多少研发成果。
但凡真正做研发的,十位数的投资砸下去,无论如何也会出一些成果的,如果只能出一点周边和外观方面的研发专利,并且研发费用堪堪卡着报高企减税门槛的那些,笑笑就好。
听其言必责其用,观其行必求其功。
都市 之 少年 仙 尊
这个道理是亘古不变的。
所以,徐杨琢磨着先搞一个小科技公司,不做其他,先收专利,等羚羊科技上市之后,再烧钱开始做手机。
从05年开始做手机,一点也不迟。
某米10年开始做,都能做到那么大,他提前这么久,不至于连某米也做不过。
何况国内现在的手机市场还不怎么成熟,正处于诺记和摩记两强争霸的局面,这个时候做手机,做不出个模样来也就罢了,要是做出点成绩来,只会招来这两家巨无霸的集体攻击。
以他现在的体量,真扛不住。
贵女不承欢
一点机会也没有。
原因很简单,这些国外的企业,对国内同行的打压从来都是毫不留余地的,发现一点苗头就往死里打。
不只是手机市场,家电、饮料等等几乎所有行业都一样。
打不死就仗着体量大收购你。
收购了也不经营,就那么放在一边让你慢慢的憋屈死。
但再过两三年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国产手机迅速崛起,大量手机企业的迅猛崛起直接把诺记和摩记干了个懵,一下子就从两强争霸的局面演变成群雄争霸。
到那个时候他再悄咪咪的杀出去,可以在混乱中悄悄的摸鱼。
霜绛 尉迟凌霄
在混乱的2G3G时代里,他要做的就是在行业内站稳脚跟并且和用户混个面熟。
等到智能机时代来临,才是他大展拳脚的好机会。
到手他一手抓着通讯技术专利和市场,一手抓着互联网和软件开发,想不称霸都难。
而且要是有机会,他还想在国内比较薄弱的芯片制造领域做点贡献。
现在开始研发光刻机是不现实的。
但早点做一些技术储备却也正好。
光刻机,只是芯片制造环节中比较重要的一个一个环节中的主要设备,没必要铁了脑袋的死磕光刻机。
做刻蚀机、光刻胶、多晶硅、高纯度溅射靶材、研磨液等等项目全都一样赚钱,难度虽然没有顶级光刻机那么高,但想做好,同样不容易。
高端产业,任何一个环节做到顶级都很难。
当然,要是有机会涉足光刻机领域,他也不会错过。
但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的他,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缺钱。
要是有足够多的现金,他都想把阿斯麦尔直接买下来。
所以,被贫穷打败的徐杨也跟着陶妈妈一块把陶蕊杨好好的教训了一顿,让这个不安分的女人继续养猪去。
说回到养猪,这就是陶妈妈的强项了。
徐杨化身好问好学的好学生,跟陶妈妈聊了很多内容。
最起码了解到国外国外不同品种肉猪的优缺点,了解到国内有哪些品种猪大概有培育空间。
吃过午饭,又聊了很长一段时间。
颇有越聊越投机的感觉。
原本陶蕊杨也是能掺和几句的,好歹也是中胜实业的总经理,已经计划开始养猪,做过相关研究。再加上跟在陶妈妈身边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了解不少内容。
但聊着聊着就跟不上节奏了。
徐杨以超越时代的眼光去聊养殖业和经济。
陶妈妈以强悍的专业水平去聊养殖业技术发展前景。
都超过了陶蕊杨目前的能力范畴。
陶蕊杨在国外待了好长一段时间,也算是开了眼界的人,但在徐杨和陶妈妈这一老一少面前,还真就不算啥。
结果就是徐杨离开的时候,陶蕊杨也气呼呼的跟着“离家出走”。
上车,陶蕊杨没好气的在徐杨肩膀上狠狠的捶了一拳:“好你个小家伙,跟我妈合伙儿欺负我,早知道就不带你见她了。”
“嘿嘿嘿……”
“傻笑什么?很得意是吧?”陶蕊杨更气:“看我妈那恋恋不舍的样子,哎呀,小徐啊,太可惜了啊,没报我们农大,要是来我们农大,以后的农大一定会以为你为荣的……”
“呵呵呵。”
“还笑,出卖我就这么开心吗?”
“对啊。”
“哼,我跟你讲,五年,就给你五年时间,五年后我一定会卸任中胜实业总经理的位置,去做手机,剩下的你看着办,勿谓言之不预也。”
“行行行,五年就五年。”
徐杨很开心,陶蕊杨怎么讲都没关系了。
开心啥?
当然是因为和陶妈妈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
哪怕学校不同意,陶妈妈个人也会同意的那种。
合作内容很简单,就是在首都旁边修个蔬果育种实验基地,东胜农业出钱,陶妈妈出人,合作研发成果46分成,陶妈妈他们4,东胜农业6。
虽然是一项看起来没有多少钱途的合作项目。
但只要开了这个先河,以后和各大高校的合作项目就有了先例可以参考。
虽说农大在一众名牌学校面前没什么存在感,可也是985的,而且资格很老,实力在同行中毋庸置疑。
这对东胜农业的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不,应该说好处非常非常大。
不管是实际效益还是影响力,都能得到提升。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褚橙。
褚橙属于甜橙改良的一个品种,实际上的改良效果并不算多出色,顶多甜度稍微高一点点。
但就是这一点点,却改出了过亿的市值。
虽然褚橙的走红和创始人老褚的传奇经历有关,但本质上还是因为品种的改良。
越是成熟的品种,改良难度越高,但改良后的收益也越高。
因为大家都习惯了原来的味道和口感,你忽然拿出一种稍微有点不一样的品种,一下子就在市场上脱颖而出了。
这跟美术设计理念中的差异化是一个道理。
现在,徐杨相当于几乎没花多少钱就雇佣到了一帮国内最高水平的科研团队,有经验丰富水平高超的教授带队,有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学生打下手,出成果之后还能拿到六成的收益。
这样的好事儿上哪儿去找?
当然,更具体的合作方式还没出炉,因为那会更复杂,比如说收益分配这块就是个硬骨头。
科研团队是学生和老师,出资方是东胜农业。
加入改良出一种稳定的苹果品种,那么这科研成果到底怎么分配?
一项科研成果肯定不能切苹果一样切割成好几块,只能从使用权、冠名权等方面进行分配,分配之后的营运则需要分配的更加详细,尤其是学生老师这块,是分配到每个成员的头上,还是粗略的分配到整个团体的头上。
不过麻烦归麻烦,只要有这么个开头,这些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
没道理若干年后别人都能解决,现在就没办法。
事实上,在这之前就有企业和高校进行合作,只是成果不算太多,也没能产生多少效益,反而是鸡毛蒜皮的破事儿一大堆,原因就是没有明确完整的合作条款。
这跟合伙儿做生意一样,亲兄弟都要明算账。
但这年头,不管是企业还是高校,都乱糟糟的,尤其是涉及到账目方面的内容,从上到下都是一堆糊涂账,不出问题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