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537章 虎軀一震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精彩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537章 虎軀一震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明静一进来就看到了夏静,那一刻她恨不能弄死这个弄权的狗内侍。
可她却冲着夏静微微一笑。
随后开始禀告。
“费奎贪腐?”
李治重新拿起奏疏看了一眼。
奏疏上费奎很是客观的描述了自家昨夜被百骑突入的情况,惶然之情溢于言表。
可现在明静却说费奎贪腐?
“费奎说,百骑闯入了费家,掘地三尺,一无所获……”
夏静的嘴角微微翘起,细长的眼中多了讥诮之色
明静看了夏静一眼。
——羞于你同静!
“奴婢接到了费奎贪腐的线索,武阳侯近日事多,此事就交给了奴婢……”
事情的起因一定要交代清楚,否则就是贾平安为她抬轿子。
“奴婢昨日得到了消息,那费奎察觉到了百骑的追查,奴婢就带着人在费家外围蹲守,半夜费家突然起火,奴婢当即带人破门而入,见到费奎在烧纸。”
王忠良说道:“费奎说是写了悼念亡父的文章焚烧。”
“奴婢带人闯入时,那些纸已然化为灰烬。费奎暴跳如雷,说百骑污蔑。奴婢晚些带人去了东市。费奎的妻弟在东市做生意,百骑早有判断其中有情弊。等开市时,奴婢带着人进去,拿获账簿,上面的进货……”
明静看了夏静一眼,心想老狗你来啊!
来,攻击我试试?
她此刻格外的兴奋,恨不能夏静站出来和自己辩驳。
夏静却只是微笑。
这个女人在胡搅蛮缠吧!
她想激怒咱,咱若是出头,就会被她拖下水。
女人!
夏静冷笑。
明静见他不出来,倍感遗憾,“奴婢发现账簿上进的麦粉皆是最便宜的那种,可仓库里的麦粉全是最好的那等……”
偷梁换柱!
李治的脑海里有个念头,“费奎管着右卫食料……”
“陛下英明!”
贾平安说赞美要衷心,为了百骑贷明静苦练过表情,此刻她由衷的赞美着,“费奎妻弟卖的饼都是上好麦粉制成,可价钱却不贵,于是食客趋之若鹜,三年来,生意好的不行。可那些上好的麦粉从何而来?奴婢询问,得知乃是费奎伙同人在麦粉运送途中调换成最差的那等,随即差的麦粉送到了右卫,好的送到了费奎妻弟那里……”
李治勃然大怒,“费奎该死!”
军队就是大唐的根基,所以军需供给尽可能的最好,可竟然有人调换军粮……
不死何为?
“陛下,百骑先是得知右卫有军士发牢骚,说是吃的饼太差,有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在里面。随即发现费奎花钱大手大脚……”
完美!
明静站在那里,看了夏静一眼。
明静立功了。
皇帝当即赏赐五万钱。
接着就是雷霆大怒。
“拿了费奎!”
接下来就是拷打审讯,右卫有人要倒霉了。
而百骑能通过将士们的牢骚发现了右卫的不妥,可见敏锐,责任心杠杠的。
众人告退。
明静在前方脚步很快。
“明静!”
明静回身,“夏内侍有事?”
这条老狗位高权重,她惹不起。
夏静微笑道:“有人曾和咱说过,你去年丢了东西,寻了半月都没寻到。后来发现那东西就在自己的屋子里。今年你却抽丝剥茧,轻松查到了费奎的贪腐,你这是突然聪明了?”
这条老狗果然狡猾!
怎么回答?
作为内侍,能去百骑监督就是上了一个台阶,算是小头目。
明静本是宫女,后来进了道观。却也是有任务。后来机缘巧合进了百骑,由此走上了买买买的不归路。
“我没有根基。”明静很坦然的道:“我也没想过做什么,就是想……能不能让我好好的活着,行不行?你要百骑的监督之位,其实……其实你不知道,那个职位不适合你的人。若是你能要了去,我也没话说。”
她服软了。
坦然的服软。
“夏内侍,我惹不起你,只能离你远远的。”明静拱手,“还请放我一马。”
明静在宫中就像是一个小透明,白日去百骑,下午回来,一人蹲屋里不知道干啥,不时能听到有得意的笑声传出来。
这样一个人自然不是什么威胁,也无法入了夏静的眼。
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随着百骑的分量越来越重,明静被夸赞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在不少人的眼中,百骑如今就是个立功的好地方。夏静出手,不是为明静,而是为了功劳。
他冷冷的道:“聪明些就赶紧告病。不聪明的……好自为之。”
我都低头如此了啊!
明静咬牙切齿,真想抓烂这条老狗的脸!
可她不能。
若是以往的话,她会选择顺从,装病从百骑离开。
可在外面待久了,她看着深宫中的一切都厌恶。
腹黑前夫,你被捕了
“夏内侍,你莫要逼我。”
明静很认真的说道。
“你竟然在威胁我?”
夏静捧腹笑了起来。
宫中同样是等级森严,夏静这等便是最顶级的狩猎者,下面的谁敢和他哔哔。
明静一直在低头,一直在装孙子,可突然一下就炸毛了。
“我不敢威胁你,我只是想说,我不惹事,但是你也别惹我,好不好?”
明静有些心虚,按照身手来说,她一拳就能撂倒夏静,可夏静只需一句话就能让她倒霉。
哪日死在枯井里都说不清楚。
我真的不想啊……
明静的面色很难看。
这一切都落在了夏静的眼中。
他摇摇头,觉得这等小虾米的反抗真的是太弱了。
“给你半月。”
他转身离去,步履从容。
明静回到了百骑。
“请客!”
程达在起哄。
他目光闪烁,一开口就是五香楼。
不要钱就能嫖,真的很爽啊!
明静呆呆的坐下去。
咦!
这女人是抽了?
贾平安凑过去,“陛下没赏赐?”
李治也太抠门了吧,这等功劳不赏赐,内侍们哪来的动力?
明静点头,“五万钱。”
“不少啊!”
贾平安盘算了一下,“请客吧,回头剩下的还我的百强贷!”
这一刻他就像是黄世仁。
明静摇头,“没了。”
这女人怎么变得这般沮丧了?
程达非常有眼力见的出去了。
贾平安放下消息,“哎!你这是被谁给呵斥了?陛下?陛下呵斥无需在意,只要不是大错,过后他就忘了。”
明静摇头,想到夏静从刚开始的暗中动手,到现在图穷匕见,不禁心乱如麻。
我挡不住啊!
“难道你是喜欢了哪个人?”
贾平安有些担心,“哎!那些都是没那个的,你这样没结果的,哎!”
他想到了以后的对食。
明静本来很难受,听到这话后……
“你说我喜欢了谁?”
“难道不是?”贾平安笑道:“你这等人只要能买买买,其它事压根就不会放在心上。唯有情义啊!”
他叹息着,四十五度角抬头装个逼,没看到明静的眼睛都要喷火了。
“贾平安!”
“啥?”
贾平安在想着两个大肚婆,恨不能告假回家。
明静一拍案几,“那些人也配?”
贾平安一怔,“那就是你寂寞空虚冷?不是我说你,每日买多了,这人真的会空虚。没事去和兄弟们操练一番,保证你心情大好。”
锻炼能让人心情好,这个是后世证明了的事儿。
什么多芬胺?还是什么玩意儿,贾平安不是专家,但却觉得靠谱。
后来他有焦虑症,没钱寻专家,就在网上搜索了许久,很多都是建议锻炼。
可锻炼没用啊!
锻炼能让他的心情好一会儿,然后又情绪低落了。
这是抑郁症的征兆,网上说是要吃药。
卧槽!
一看到吃药贾平安就下意识的拒绝。
那时候穷,一进医院钱包就哗哗往外流,基本上是能扛就自己扛,实在是扛不住了再去医院。
贾平安就认识个人,病了不敢去医院,一问说是怕死,再问是担心一进去就是个无底洞。那人结婚了,老婆孩子都齐全。一次喝酒之后,苦笑道:“进去是小病还好,大病我不敢治,治不起。老婆孩子知道了会痛苦煎熬,我自家怕也扛不住那种精神压力……所以不去,生死有命。扛过去了卵朝天,扛不过了……好歹家里还能留点钱给她们母子。”
对于穷人来说,自己的命都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超过了多少,这条命就分文不值,这一点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标准。
所以贾平安觉得明静就是矫情。
“回头喝酒吧,喝醉了自家蒙在被子里大哭一场,什么都好了。”
明静趴在案几上,突然埋头。
她的身体一抽一抽的。
这竟然哭了?
“啥事你倒是说啊!”
贾平安起身,“不说我走了啊!”
又不是我婆娘,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他又准备跑路了。
回家去看看两个大肚婆,再去看看高阳那个娘们。
春回大地,那个娘们又开始嘚瑟了,和一群贵妇人出城跑马,或是在城中打马毬。长安食堂就是她们的据点,一群女人举杯畅饮,叫嚣着我们不需要男人!
“武阳侯。”
走到门外的贾平安回身,明静抬头,眼睛竟然红了。
“说话!”
贾平安真的想回家了。
程达很纳闷,觉得贾平安大好前程,为何不珍惜呢?换了是他做大统领,别说是早退,天天加班都心甘情愿。
可贾平安却觉得无所谓。
前世他本就是个底层,也曾梦想仗剑行天涯,刚开始满怀憧憬,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性格有问题。
别人做生意风生水起,和客户好的像是穿一条裤子,经常一起吃饭K歌大宝剑,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这样的人才适合做生意。
而他刚开始时下不去脸,张罗不了气氛,和客户一起吃饭都是尴聊。至于去唱歌,别人刚一婉拒,他就像是如蒙大赦般的轻松。
然后还暗自欢喜:又省钱了。
抽烟抽便宜的,出门两包烟,一包便宜货自己抽,一包硬华子开封抽一根……因为你给客户递烟时不能现场开封,客户会觉得你这人是个low比,竟然连华子都抽不起。
一包硬华子有时候能带着一个多月,然后猛地发现……麻痹,竟然受潮了!
那种恼火啊!
然后再买一包,这次发誓一定要保存好。可然并卵,看着要不行了,他依旧舍不得抽一根。
这样做生意的结果就是扑街。
后来他反省自我,发现自己压根就不是这块材料,最好的路子就是去工作,每日努力做事,挣钱养家。
天才魔妃 MS芙子
经历了这些,什么雄心壮志自然而然的就灭了。
“夏静威胁我。”
“啥意思?”贾平安不解,“你这不是立功了吗?他怎地还敢威胁你?”
明静点头,“他说给我半月,不主动告病就收拾我。”
门外探出一个脑袋,是程达,“这等事为何不早说?”
明静羞怒,“老程你竟然敢偷听,回头我弄死你!”
我喜欢女人!
程达很坚定的道:“都是兄弟,大家都看出来你不对劲,你不肯说,只有偷听了。”
边上出现一人,却是包东。
“明中官只管说,回头兄弟们一起为你出头。”
“滚蛋!”
明静羞怒,但心中却从未有过的踏实。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没有靠山,没有任何依靠。所以她不敢惹事,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唯一的爱好就是买买买。
可看看他们,连最喜欢撇清麻烦事的程达都目露关切之色。
明静拍着案几,“赶紧出去!”
众人大笑着,程达进来,一脸老谋深算的架势,“此事我看该给他下黑手。到了夏静这等地位,家中人怕是都来了长安,如此寻到他的家人,威胁也好,利诱也罢。咱们是百骑,难道还怕了他夏静?”
包东笑嘻嘻的道:“下官觉着还是等夏静出宫时动手最好。”
明静低着头不说话。
“可两个法子都有后患。”
雷洪看着有些晋升为程达二世的意思,谨慎的道:“程副尉的法子很好,可一旦动了夏静的家人,明中官在宫中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这个确实。
明静想到夏静在宫中的关系网,觉得自己要宫死了。
“包东的法子太简单,再说打一顿有啥用?他以后出宫多带些人就是了。”
“那该如何?”
众人惆怅纠结。
撲 倒 男 神
明静突然笑了起来,“不管了。”
她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至少这些兄弟不会被自己牵累。
“都消停了。”
贾平安在门外想了想,“此事都别轻举妄动,等我回来再说。”
“武阳侯你去哪?”
明静担心他冲动,心想武阳侯果然是义气无双的一个人,以往我却对他冷漠了些,要不……以后百骑贷不借了?
或是多洗几件衣服。
她心中感动,可贾平安却随口道:“我去巡街,有事去道德坊寻我。”
贾平安!
老娘真想弄死你!
贾平安施施然的出了皇城,去了高阳那里。
“夏静你可熟悉?”
“夏静?”高阳摇头,“我以前压根就不在意那些人。”
先帝在时她是天之骄子,后来就扑街了。
贾平安觉得问道于盲了,刚想走。
“郎君……”
高阳盈盈起身,轻轻一动,底线全无。
卧槽!
何方妖精?
贾平安再出来时已经是一个多时辰之后了。
他只得再度去请教了新城好兄弟。
“夏静?”
新城想了想,“有些印象,那人眼睛细细的,看着就是心机深的那等人。我不喜欢这等人,所以就没搭理。”
娘的!
果然皇家的人都看不上那些内侍。
贾平安头痛,新城见他苦恼,就挑眉,“要不……我进宫一趟?”
这兄弟义气的没话说。
但此事贾平安目前还不想大张旗鼓。
若是他动用了关系,比如说请阿姐出手,事情自然能摆平。但从此百骑和明静都和阿姐打上了一个亲密的标签。
百骑是帝王的私人力量,你一个女人和他们走得那么近,这是想干啥?
帝王的疑心病无穷无尽,贾平安不想带累别人。
“不必了。”
他很认真。
新城冷笑,“看不起我?”
贾平安虎躯一震,新城毫无反应。
她和高阳那个娘们的性子截然不同啊!
“此事吧,就是百骑内部的小恩怨。若是你出手,就和百骑走的太近了些……”
“怕什么?”新城淡淡的道:“皇帝疑心谁都不会疑心我!”
可你的驸马姓长孙!
就凭着这个姓氏他就上了皇帝的黑名单,就等着秋后算账,全部弄死。
“此事不妥!”
“为何不妥?”
新城看样子……竟然有些兴奋。
贾平安倒吸一口凉气,“你不会是静极思动了吧?”
新城惊讶的道:“你果然是我的知己。不瞒你说,我整日在府中装柔弱都要憋疯了,恨不能寻个机会去外面转转,寻个人来大闹一场……”
果然,这娘们是憋疯了。
“此事还是算了吧,等我先去试探一番。”
贾平安赶紧跑,否则这个娘们说不得会趁机大闹一场。
“哎!小贾!”
新城的心腹宫女知道自家主人的两面,就捂嘴偷笑。
“公主!”
外面来人。
新城的身体委顿,神色怅然,从李湘云变成了李黛玉。
“咳咳!”
咦!
小贾说咳嗽会引发肺疾。
我怎地忘记了?
新城心中后悔,赶紧清清嗓子,“去弄杯热茶来,别放羊油。”
“是!”
进来的侍女用怜悯的目光看了新城一眼。
出去后,她对同伴说道:“公主真可怜。”
“是啊!茶汤里不放羊油没油水,不好喝。”
府中的人都知晓公主体弱,在她身边都把脚步声放低了。
新城却心痒难耐。
“小贾会怎么收拾夏静?要不,我进宫去看看?”
……
晚安!